<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3章 魔教教主篇(3)
        最近沧溟教内,四处都可以听到教众谈论关于教主身边的大美人的话题。

         “难怪教主这么多年荤腥不沾,原来好这口啊。”

         “这也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子,被教主抓来当了压寨夫人。”

         “真是可怜。”

         “可怜什么,你傻啊,咱们可是魔门第一大教,要钱有钱,要势有势!何况一看咱们教主绝对是风华绝代,被教主看上那是福气,你懂不懂?”

         “说的好像你看过教主一样,江湖上都传言咱们教主是银面阎罗,长得凶神恶煞。”

         “那是嫉妒,纯粹的嫉妒!如今名门正派那些人谁是咱们教主的对手?不过,这事儿要是被顾护法知道了就热闹了。”

         “可不是嘛,谁都知道顾护法暗恋教主多年,被个小白脸抢了,顾护法肯定快马加鞭,已经在回沧溟的路上了。”

         。。。。。。

         顾瑾之,魔教二护法,顾家第三子,五年前因为不知名原因加入魔教,其实也就是闲的蛋疼,用现代的话来说加入魔教完全是玩票性质。

         顾瑾之用了三年时间一跃成为魔教护法,教中地位也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顾家乃皇商,顾家商行遍布全国各地,当仁不让的首富。

         在沈浟看来,顾瑾之就是一移动提款机,国家首富嘛,就是人傻钱多,自从顾瑾之加入魔教,她再也没有为钱烦恼过。

         有个顾瑾之,沈浟就可以一毛不拔,只进不出,攒攒自己的小金库。

         当顾大护法,火烧屁股似的赶回总部,急匆匆地找到沈浟的时候,就看见沧溟教的教主、圣女、四护法纪白和那个传闻中的小白脸在凉亭里围着一副棋盘的温馨画面。

         “教主,落子无悔,你都悔了不知道多少子了。”纪白总是忍不住吐槽沈浟的棋品。

         “小白,你有意见?”纪白对着沈浟的眼神选择乖乖的闭起了嘴。

         “就是就是,就小白你话多。”丁凝在一旁附和着。

         “马屁精。”纪白一直看不惯丁凝一幅狗腿的样子。

         “说谁呢,你是赤果果的嫉妒!”

         “切,小爷才不跟头发长见识短的弱女子计较。。。”

         两人开始了每天的斗嘴日常。

         “教主夫人,您就让让我们大教主呗。”教主这耿直的性子,一幅棋两人变着法下了一个下午了。不负所望纪白又收到沈浟的一记眼刀,乖乖蹲墙角去了。

         只是在对面的景某人,嘴角明显上扬。

         “嗯,你们教主向来好胜心比较强。”

         “哼,我总会赢过你的。”从围棋到象棋最后到五子棋,妈蛋,居然一次都没赢过这个几千年前的老古董,这个世界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

         “不急,我们来日方长。”某人又开始笑了,沈浟稳了稳心神,谁和你来日方长啊喂,结果却只能干瞪了瞪景某人。

         一旁的丁凝觉得这两个人的背景应该配上正在绽放的红玫瑰,活脱脱的傲娇别扭受和温柔腹黑攻,觉得自己鼻血满满有木有。

         可惜玫瑰花四处绽放的气氛被人生生打断了。

         “参见教主!”

         顾瑾之一直以为教主是不会信任任何人的,那种亲昵的笑容怎么可能出现在她的脸上?他花了五年的时间也从没见过,短短两月到底发生了什么。

         顾瑾之见自己一出现,沈浟便收敛了笑容,袖中的拳头确是紧紧的握住。

         沈浟看着站在庭外一身紫衫的人,同往常一样他从来不会和别人一样会跪下来行礼。虽然不是沧溟的土特产,这个人仍然十分俊逸,没办法本来就是个~n~p小说里面的主角配角基本个个都貌美如花,人见人夸。

         沈浟也不在意,带着点若有若无的笑意:“哦?顾大护法回来了?”十分自然地放下手中的棋子,刚好有个理由逃了这盘。

         “可是,顾大护法,你是不是忘了本教主的规矩。”一个掌风过去,顾瑾之堪堪躲过,但是不得不暗暗心惊,教主的功力两个月内又增强了不少,眸中闪过一丝暗色。

         棉花糖表示,无形装b真可怕。浟浟妹子越来越木有节操了。

         顾瑾之摆上了一贯放荡不羁,浪荡纨绔的样子。

         “我这不是担心教主安危,害怕某些心怀不轨之人利用了么?”瞥了一眼某位公子,暗示之意不言而喻。

         沈浟还没来得及反驳他,便听到景钰清清冷冷的声音:“我对小浟,却是心怀不轨。”

         然而,你又能如何?

         丁凝在一旁真想拍手叫好,这个人在原书中是会背叛魔教的,一直以来就是个十足的卧底,也是害死沈浟的主谋之一,自己必须多提醒下教主几次。不知道为什么,她觉得教主和景钰明明两个气质性格完全相反的人,在一起总是那么协调。

         她一定当个好红娘,撮合这两个人,不能让女神有下场凄惨身首异处的结局,这次必须是hd。

         景钰看着沈某人闪躲的眼神,以及银面以外迅速红透透的脸颊,无视顾瑾之愤恨的眼神,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家小浟,无论何时都十分好看,只是害羞的时候,格外诱人。

         沈浟瞪了瞪景钰,这个人总能三言两语挑起自己的情绪,她眼睛转了转。

         “明天我便会和景钰离开沧溟,教内事务望顾护法多多担待。”她也只是意思意思,所有事物早已让自己的暗卫军团接手了,这个白眼狼不是看在他人傻钱多早就想不知不觉废了他。

         顾瑾之的手握紧了又紧,这个人越来越不好把握了,如今景家不知是什么态度,自己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明明是无聊时的消遣,最后遇到这个人却一步步深陷,放荡不羁的顾三少何时变得这般不堪了呢。

         “教主此次去中原所为何事。”

         沈浟这次好脾气地笑了笑:“自然是为我的教主夫人寻药引呐。”

         打发完顾瑾之,沈浟回到自己的卧室。

         【浟浟妹子,没想到你10岁的时候为了任务也是蛮拼的呀?】

         “你又偷窥我记忆?”

         【对不起,浟浟妹子。】棉花糖的声音听起来颇为伤感,因为一些特殊的事情它没有陪在沈浟身边,看了沈浟的记忆他知道这个人经历了太多,在她最需要的时候他没有帮上一点忙。其实,它最害怕是某个人会迁怒。

         沈浟倒没什么在意,“景钰对我的好感度基础值因为10岁那时候和大妖孽帮他驱蛊,我照顾他不少,几次其他势力对他的刺杀我也帮了不少忙,还为他挡过刀。。。不过那时候没想过刷什么好感度,因为少了你所有人任何好感度我也不知道,只是纯粹的认为他死了任务就失败了。至于最近这两个月的相处,只能说景钰的确拥有让人倾心的资本。”

         沈浟躺在软榻上,无聊地把玩着貌似是十年前景钰送给她的定情信物,小说世界13岁情窦初开的少年么?

         “棉花糖,这个世界不是没必要攻略任何人么?”她单身了十几年也没有出什么事。

         【浟浟,这次是系统故障啊,主线是原主的愿望,但是每个世界你都必须找到命定之人的,而且由于景钰特别那个风华绝代,却英年早逝有很多读者不满的,所以这次必须达成教主和景钰hd。】

         沈浟将那枚玉环戴在了脖子上,平静地躺了下来,没有在意棉花糖略微紧张的声音:“那怎样才算称霸武林呢?”

         景钰对她的好感度已经达到80点,这个任务倒是很轻松,虽然这些年她一直在暗地里扩大魔教的势力,然而让她一统江湖当上武林盟主走向人生巅峰这个任务还是有点困难啊。

         【浟浟妹子这些年已经将魔教全国推广发也展到一定规模,只要在武林大会上力战群雄灭了各个门派的嚣张气焰,顺便ko掉现在的武林盟主李老头和女主后宫之一的李小头就好啦。】

         “真是好轻松啊,棉花糖,你出来,我保证不打死你。”站着说话不腰疼。

         沈浟不知道另一边,景钰也正在和秋姨谈论着自己。

         眼前的青衣妇人神情淡漠,素雅恬淡,完全看不出这是十几年前秦家庄张扬跋扈的大小姐。对于景钰来说,这位妇人可以说是他的师娘。

         十几年前秦家庄的灭门惨案,资料早已原原本本在景钰的脑中,但是这个唯一的幸存者为什么会出现在魔教却是不得而知。

         秦秋和公孙扬本是亲梅竹马,自幼定亲。公孙扬却是年少轻狂,选择闯荡江湖,名声越来越大得罪的人也不计其数,报复的矛头便指向了他的未婚妻子一家,等公孙扬赶到秦家的时候就只剩一片废墟以及秦家被灭门无一活口的消息。

         公孙扬报了仇之后便浑浑噩噩四处为家,直到一年前有了秦晚秋的消息才一直呆在魔教,守在她的身旁。

         曾经的海誓山盟,如今漠不关心,以后又是如何呢?往事成烟,那份弥足珍贵的感情是否还存在,还是已经随风而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