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游篇(1)
        上个世界沈浟辅佐了两代帝王,直到沈鸿实现了帝王一统天下的理想,她才和自己的夫君辞官归隐,将自己身上的重担交给了自己唯一的女儿。这样,对于原主她也算尽心尽力,不负所托了。

         回到系统空间的沈浟,交叠着双手枕着自己的后脑勺靠在沙发上看着半空发着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浟浟,你肿么了?】这次回来居然不关心上个世界的积分和奖励,明显不正常啊。

         “没,突然想感慨下不同的人生真是多姿多彩。”叱咤风云,名流千古放到原本自己的身上大概也只能是自己极度中二期的梦想。

         【还不是多亏了本君。】

         “嗯,谢谢你。棉花糖,不说了继续下一个世界吧。”沈浟坐了起来,大大滴伸了个懒腰,擦了擦眼角生理性的眼泪,打了个哈欠。

         【你不看自己的属性和奖励了?】棉花糖还是一副软萌小正太的样子,只是这次屁股上坐着一本奇怪的古书,漂浮在天空中。

         “不用了,送我进下一个世界吧。”反正该给的棉花糖不会漏掉一分,她更加期待进入下一个世界,会是怎样的人生,又会遇到怎样的“他”?

         “倒计时3、2、1,传送到下一个世界……”随着机械音的响起,白光之后沈浟的身影便消失了。

         等到沈浟回过神来,耳边传来悠扬的笛声,非常有规律,没有间断。她发现自己处在一个鸟语花香的场景内,整个人站在水潭中间,抬头能看到巨大的瀑布,飞流直下如同水帘悬挂。水潭中甚至能看到在水里嬉戏的仙鹤以及前来喝水的很多小动物。

         她行走在水潭上,于履平地。瀑布下水潭中间有着□□个石柱,只有最左边的两个上面一动不动地站着一男一女,其他的石柱上都是空空如也。

         一个是个约莫十七八岁一头银色白发的少女,一身翠色广袖流仙裙,袖口绣着精致的金纹蝴蝶,不知名的武器绑在手腕处,间断有规律地散发着炫灿的彩光。裙摆处刺着大片的莲花和荷叶,腰系一条莲花状的青绿色腰带,别着小巧精致的药篓。

         另外一个是位黑衣黑发,带着黑色面纱看不清面容的男人,腰间附着一双血色双刃,仔细观察可以看到手腕处同样别着一幅袖里剑。男子有着一双如同红色宝石的双眼,额间的火焰色花纹也让男子颇有神秘色彩,让人忍不住想揭开他的面纱。

         沈浟和这两个人一起站在水潭中央,如履平地。看着眼前这两个人头顶上蓝色的角色名称,沈浟已经大致明白自己进入了什么样的世界。

         【全息网游?】

         【操作失误,操作失误。哪知道刚来原主这么凑巧就快要狗带了,把你的灵魂带到了原主所玩的游戏之中。浟浟,你等我会儿啊。】棉花糖稚嫩的声音从脑中传来过来,带着些懊恼。

         “棉花糖,不着急,我正好四处看看,啊啊啊,好怀念我的全息网游啊。”她现在还有着深深地怨念,自己花了大价钱想要体验的vr世界,大陆首款成功发行的全息网游。肯定是因为她上辈子拯救了全银河系,所以才能抢到内测账号的,结果才刚刚出了新手村到达主城的时候被棉花糖坑了,妥妥滴人间杯具。

         沈浟本还想转转,可是还没来得及迈出一步她整个人便从哪个场景里脱离出来了。

         我屮艸芔茻!

         醒过来的时候她正趴在电脑桌上,整个脸都贴在了键盘上,十分不舒服。试着动了一下,她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都不对劲,全身无力,极其疲惫。

         面前的桌子上放着乱七八糟的各种纸张资料,有打印的也有手写的,甚至桌子的左边还放着几份外卖盒子,因为里面的残渣已经产生了一些异味,看到这些沈浟紧紧皱起了眉头。

         随后,勉强站了起来,扫视了一下这个房间,乱七八糟的衣服甩得到处都是,垃圾桶也好久没有处理,都是些泡面桶堆在上面,仔细看还有不少飞虫环绕。

         沈浟的眉头是越皱越深,烦躁地捏了捏了眉心,颇为头痛,只好深深叹了口气。

         【棉花糖,一会儿再给我输入记忆,先修复一下我的身体。这个状态我可是什么也干不了,想想原主家里也不会有什么食材,别还没到这个世界三分钟我就被饿死了。】

         经历几个世界的沈浟在无形中养成了一点轻微的洁癖,一般情况她勉强都能接受,可是原主这种“极脏、极乱、极差”的生活方式她实在不能苟同,也忍受不了。

         她大概也能猜到这个妹纸是怎么狗带的了,活脱脱的资深宅,还是个网瘾少女,大概是长期熬夜不顾身体休克死亡。

         沈浟原本也差不多是这样的人,也不反感,每个人都有自己喜欢做的事,自己独特的生活方式。可是,前提是不能太过沉迷,让生活变得乱七八糟,甚至把自己都给弄死了啊。

         人一死,可就什么也做不了了。这不能被称为是一种爱好,而是一种可怕的疯狂了。

         【嗯,可以。回复正常人状态,但是只能坚持三个小时,并且这段时间内不能接收原主记忆。浟浟,你速度哟。】

         沈浟看到房门右边的角落宠物小窝里面躺着一只肥肥胖胖的白色波斯猫,带着些疑惑:“棉花糖?”

         【是我啦。】这只胖猫长得非常讨喜,一身光滑而柔软的白色长毛,举止优雅,气质高贵华丽,真不愧是有着“猫中王子”以及“王妃”称号的波斯猫。

         令沈浟不解的是明明家里全贴着脏乱差的标签,自身都自顾不暇,可是原主养的猫却一点看不出脏乱,甚至毛发都被梳理的十分非常柔顺。

         【挺可爱的啊。】沈浟很喜欢小动物,本想摸摸,棉花糖一脸嫌弃优哉游哉地跳开了。

         【浟浟,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

         沈浟无语,把她安排到这么憋屈的身体里,还是这种奇葩状态。现在居然还嫌弃她起来了,棉花糖!我们友尽!

         沈浟现在也不用去纠结,接受记忆之后大概就能搞清楚原主的状况了,当下首要的倒真是要把自己清洗干净,收拾一下,吃点东西,补充点能量然后将这个窝来个彻底的大扫除。

         从衣柜里拿了些衣服,便打开门走出了房间。客厅里倒是没有那么夸张,只是因为长时间没有打扫,家具上面落了一层灰。

         这间房子的布置倒是很温馨,客厅中间是一排白蓝相间的长沙发,茶几上摆着几本杂志和书籍,还有个可爱的日历上面显示的时间是五月八日。

         茶几上方是简约的大型白色吊灯。沙发的对面是厅柜,上方挂着50寸的液晶电视。电视机的上方是照片墙,上面只有年轻女孩和男孩的照片,从小到大。

         沈浟的眼睛在看到墙上的照片后停顿了几十秒钟,便若有所思地走进了浴室。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沈浟表情有点纠结。

         这个女孩有着漂亮的鹅蛋脸,柳眉杏眼,周边的黑眼圈虽然有些大煞风景降低了她的颜值,但是也衬出了她白皙的皮肤。她的眉宇之间有着淡淡的忧愁,鼻子长得玲珑小巧,明眸樱唇,五官带着一丝古典的韵味,看起来像一位娇小不食人间烟火的“小仙女”。

         长相没什么可挑剔的,可是上个世界她拥有一米七五高挑身材,这次居然只有一米六,创造有史以来最低身高,沈浟目前稍稍有点不习惯。

         【准确的说是一米六三,四舍五入可以当一米六五嘛。】棉花糖不长眼地出现在浴室门口,瞥了一眼表情奇怪的沈浟,漫不经心地舔着自己的毛。

         “你算术学得真好,我都不知道有这样一米五等于一千米的四舍五入。我要洗澡了,你一边去!”

         洗完澡后,这才觉得全身舒爽,她找到了原主的包包,准备出去把自己早已空空如也的五脏庙填满。

         出门之前,沈浟在这个家里闲逛了一圈,看看有什么都需要自己购买的。沈浟找到了原主的包包,发现里面现金倒是不少,看了下原主的手机,开机指纹解锁后发现上面由无数条未接来电和短信,有同学的、老师的、朋友的还有一位标注为“抛弃者”的。

         不了解原主的情况沈浟也不知道怎么处理,她只好再次关机,等解读完原主所有的记忆再做下一步打算。

         五六点钟出门,四五月的天气还是有一些凉意。沈浟不由紧了紧身上单薄的外套,在棉花糖这个强力的gps指导下,迅速在商场购买了一些必需品、日常用品以及大袋的零食。

         回到家里,沈浟没用到半个小时,吃了点东西喂饱了自己,便开始撸起袖子准备将屋子里里外外清扫一下。

         两个小时后,屋子里大大小小的家务都处理完毕,身体也回到了原主本身疲惫不堪的状态,她完全是什么都不想干,连动一动手指都觉得要累死,直直地躺在床上挺尸。

         “棉花糖,什么事儿都留到明天说,这个身体实在到了极限,我要睡。。。”

         话都还没说完,人就已经沉沉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