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女尊傻王篇(完)
        后记

         晋国边城的一座简单的宅子里,几个小孩子围着一个老人,央求老人给他们讲故事。

         “婆婆,婆婆我要听女皇一统凤栖的故事。”

         “不要,我要听辅国元帅和七大将军的故事。”

         “好好好,我们一个个慢慢讲。”老人在孩子的搀扶下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到了老槐树下,摸索着天天坐着的柳木椅子,坐了下来。

         “婆婆小心点。”一个腼腆的小女孩有点紧张地抓着老人袖子,小脸红红地犹豫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老人虽然眼睛失明,感官却异常敏锐。

         “小玲,有什么话要和婆婆说,婆婆都听着呢。”这个孩子是村里私塾先生的小女儿,性格有些内向,很喜欢思考很少主动说话。

         “听娘亲说,当年三国乱战,晋国大胜,还有个人也是居功至伟的,女皇现在还在寻找这个人呢。”

         老人听到孩子的话,怔怔地愣住了,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谁呀?没听说过啊,是杨夫子告诉你的么?”旁边的孩子都非常好奇,围着叫小玲的孩子七嘴八舌讨论起来。

         “婆婆,你知道那么多大晋的故事,那你知道临亲王的故事么?”

         老人明明早已失明,眼睛却不由自主地看向了东边的天空,老人轻轻呢喃道:“那个人啊,婆婆没有听说过呢,可能人太老了已经记不住太多的事儿了。”

         一阵风吹过,老槐树的叶子沙沙作响,槐花落满一地,老人又和往常一样和孩子们讲起了故事。

         大晋帝国(公元前196年——公元31年),始于晋惠王,终于晋献帝沈颖,共十五帝。

         晋文帝沈琦,(公元前190年——公元前103),前166年即位,在位36年。

         晋武帝沈鸿,(公元前161年——公元99年),前130年即位,在位31年。

         公元前130年晋武帝鸿武大帝即位,掌大晋政权,第二年,便带领晋国大军,以摧古拉朽之势,横扫其他四大国,收复大陆各诸侯国,统一凤栖大陆。

         前128年,晋灭梁;

         前125年,晋灭越;

         前124年,周帝降,晋灭周;

         前124年—120年,晋收俘凤栖诸多小国,完成统一,晋皇沈鸿称帝,后称鸿武大帝。

         某一大学的阶梯教室里,一位带着无框眼镜年轻的老师在黑板上刷刷刷书写着这节课的板书,十分有节奏,就像一位优雅的钢琴家正在演绎自己的乐曲。

         一手十分漂亮的板书,不得不说字如其人,行云流水铁画银钩,如同这位老师一样带着点从容不迫显得颇为斯文优雅。

         所以,他的课堂上,几乎座无虚席,学生们都十分认真,不知道是为了这位老师的长相还是为了他的课程。

         下面偶尔也会传来学生们的窃窃私语,或是小声的轻笑声,或是课程还未开始,还有人小心地盯着自己的手机屏幕,时不时观察着讲台上老师的反应。但是,绝对是没有人在这位老师的课堂上睡觉的。

         “沈恬,沈恬,醒醒,一会儿马上开始了。”旁边的室友小声地提醒自己这位不怕死的“勇士”。明明十分期待司空老师的课,一直满面红光神采奕奕的,怎么突然上课才几分钟,突然就趴在桌子上睡了起来,叫了几遍居然一动不动。

         沈恬记得自己已经死了,只是在将死之际,隐约听到一个小男孩的自言自语:“一个心软,一个心疼,一个个都不省心,不知道现在能量很重要嘛。哼哼哼,又浪费,救个无关人士……我怎么就天生劳碌命,摊上这两么两个主人……心情不好,无关人士你自求多福。”之后,她便陷入了黑暗,什么的感觉不到了。

         沈恬在迷糊中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心想自己不是已经死了么,死在了年轻女皇的一杯鸩酒之下,死在了那个千年前的女尊社会,无声无息……

         最大的遗憾是到最后都没有珍惜近在咫尺的幸福,从来都没有将自己的感情向那人吐露半分。

         沈恬慢慢睁开眼,完全不可置信地看着周围,猛地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哗啦一声,在安静地教室异常刺耳,教室里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她的身上。

         讲堂上那位年轻的教授,也停下了笔,转身看了过来。

         教室里此时突然全场又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外面风吹树叶的沙沙声。

         那位老师皱了皱眉,用极其犀利的双眼看着“鹤立鸡群”的沈恬,沈恬感到一股寒意和压迫从这位老师身上袭来。

         与他的摄人的气势不同,这位老师的声音干净透明,清冷而高贵,十分好听:“同学,我还没开始提问,还不需要这么积极。”

         教室里一片笑声,那位老师做了个停的手势:“好了,那我们来讲今天的内容。”

         沈恬觉得脑袋嗡嗡作响,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为什么自己回到了现代,现在的自己又是谁,周围这一切是真的么?是不是一场梦魇?她呆呆地在座位上坐了下来,直直地看着黑板前面,眼神有些呆愣。

         “虽然女尊社会已经离我们很远,但是,谁都不能否定大晋鸿武大帝的无数功绩。想必鸿武大帝的丰功伟绩,在场的大家早已耳熟能详,那我们来讲讲先晋的乱世之争,关于晋文帝沈琦时代的故事。”投影仪上展示着一些史诗资料,和最近出土的关于先晋时期的一些文物。

         “我们知道大晋文武两帝时期,不论思想、文化、教育、军事、科技方面都是人才鼎盛,成为历史上少有的“坡峰”时代。鸿武大帝和晋文帝,在选拔人才方面从来都是惟才是举,不拘一格,采取多元化的选官制度。”

         “种种人才不胜枚举,今天我们要讲的是大晋第一辅国元帅——沈浟,一位辅佐了两朝帝王传奇人物,她与其夫君的爱情也受世人传颂……”

         年轻教授的声音十分柔和,但是却不能安抚沈恬心中的惊涛骇浪。听着一个个熟悉的人物,看着投影上面熟悉的物品,这些人她都认识,这些物品她都接触过,然而现在一切都已作了古。

         直到这节课结束,沈恬还没有反应过来,一个人坐在原位丝毫未动。

         一起相伴的室友奇怪地看着沈恬:“你今天怎么啦,从上司空老师的课就奇奇怪怪的。”随后,一副发现了什么秘密的样子,凑到沈恬耳边低声说道:“你不会是迷上司空老师了吧?唉唉唉,没想到连你也堕落了。”

         “你是……狄……珊珊?”奇怪的是只要看到人,那人与“沈恬”的信息都会出现在脑子里。

         “你不是傻了吧?走走走,说好了要请客,不许耍赖!向着新开的火锅店,1!2!3!出发!let'sgo!”沈恬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自己的吃货室友拉出了教室。

         狄珊珊一直拉着沈恬快步地穿梭在校园内,快走到校门的时候,突然停了下来,兴奋滴拉着沈恬指着校门口那个之前带着无框眼镜斯文俊秀的讲课老师。

         “沈恬,看见没?啊啊啊,司空老师又来花式虐待单身狗了。每个礼拜来讲课他那位神秘的夫人都来校门口亲自接送,妥妥滴正大光明秀恩爱。”然后回过头一脸怜悯地看着沈恬。

         “所以,沈恬你还是把暗恋的萌芽掐断吧。小道消息,司空老师的夫人居然和课上讲的晋文帝同名同姓。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司空老师对大晋历史特别感兴趣。啊啊啊,伦家简直收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

         “你说什么?沈琦……”每当听到这个名字她心底总有些害怕,对于痛苦死亡的记忆太过清晰。

         沈恬惊慌地一步步往后退着,她此刻需要静下来,去理解弄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

         “同学,小心点,别摔着了。”身后传来沈恬无比熟悉的男音,不可置信地转过身,出乎意料看到了同眠共枕无数个日夜的那双脸。

         “泽……星?”几个小时的感情因为遇到这个人突然就想宣泄出来,沈恬就那样静静地看着面前的男子,泪流满面。

         “你怎么突然……哭了?”那人立刻有些慌张,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慌慌张张摸了几个口袋之后,才拿出了手帕递了过来。

         沈恬仍然呆呆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一旁的狄珊珊立马接了过来:“她就是被打击了,太伤心了,元学长不好意思啊。”

         男子旁边的同学也催了起来:“泽星,快走吧。一会儿赶不上了……”

         元泽星担心地看了眼沈恬,似乎有些犹豫。

         “学长,你忙你的去吧,沈恬交给我照顾就好。”

         沈恬看着元泽星一步步离开,想伸出手拉住他,可是半天终究什么动作也没有。

         她不知道自己再次重生的意义,是不是为了眼前的人,又或者仅仅是上天给她一次新的人生,还是上天纯粹耍着她玩?自己到底要何处何从。

         究竟,沈恬以后的人生会有怎样的选择,会遇到那些人发生什么样的故事,是否能再次元泽星携手共度?

         自己的人生该走什么样的路,选择权永远握在自己的手中。

         无论沈恬做了什么样的选择,那都是另一个故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