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游篇(2)[
    沈浟睡了美美的一觉,直到下午两三点钟人才幽幽地转醒。她刚刚才睁开眼,原主从小到大的记忆便纷涌而至。

     这其实是个很常见的网游梗,呆萌女主和网游大神的各种日常。严格说起来,原主连个炮灰都算不上,只是和男女主在一个服务器,曾经引起热门话题的一个不知名玩家而已。

     原主身在四口之家,有着沉稳内敛的爸爸,慈眉善目的妈妈和轻微妹控的哥哥,极其平凡普通却也十分和睦温馨的家庭。

     然而,五年前一封诊断书葬送了这个家的平静,让着个家的欢声笑语越来越少。原主的哥哥沈岸被查出患有多发性硬化症,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个晴天霹雳。

     她的父母为此四处奔波,精疲力尽;她开朗阳光的哥哥从此笑的十分勉强;她的家里开始有了大大小小的争吵,父母之间的关系仿佛像个绷紧的弦,随时都可能断掉。

     人们常常形容患难夫妻,也有人说很多夫妻能够共患难却不能同享富贵。可是他们家却更像俗语那句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哥哥的病痛消磨掉了这对夫妻往日的温情,让原本的“家”岌岌可危。

     不是所有着血缘关系的人,都可以被称为家人的。

     这一切,不管是原主还是沈岸都看在眼里。

     原主不知道的是,沈岸在生病的这几年一直在玩网游,还组织开了家工作室赚了不少钱。做这一切原因,只是因为他想在有限的生命里,能给自己的妹妹带来一丝保障。

     因为,那个说要照顾保护她一辈子的哥哥不能再继续陪她了,他不得不放开妹妹的手,让她一个人孤单单地走下去。

     沈岸离世后,原主的父母毫无意外地离婚了,两人分道扬镳,沈浟名义上被判给了母亲。

     在沈岸刚走的那段时间原主一直很消沉,原主虽然总是和哥哥拌嘴,从小到大,两人经常吵吵闹闹,但是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这对兄妹的感情非常好。

     这只是两个都有些别扭的兄妹,沈岸是妹控,原主又何尝不是个兄控呢。

     沈岸离开后的第六十三天,沈浟收到了一张哥哥生前哥哥寄过来的文件,邮箱也收到了哥哥定时发送的一封信。

     刻录好的cd里记录着从小到大,兄妹成长的各种片段,哭泣的、开心的、搞怪的、冷战的……等等等等,两人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视频的最后是哥哥生前的一段vcr,他苍白病态的脸上依旧带着原主最熟悉的痞子笑容,却是难得正经的语气:“丫头,很抱歉。哥哥现在不能亲手帮你擦掉你脸上的泪水,但是不管哥哥在哪里一定会一直守护着你。所以,丫头多一点笑容,让哥哥少操点心。”

     “丫头,温柔一点,早点遇到个能让你成天傻笑的人。这样,也让你老哥安心,好赶上投一个好胎。都说天上一天,人间三年,搞不好下辈子我们还会是一对奇葩兄妹呢?”

     通过沈岸留下来的东西,原主知道了沈岸在生病期间所有的一切。

     沈岸养病期间玩的最长的是一款叫神谕的东方玄幻3d网游,也是他最喜欢的游戏,恰恰也是导致原主休克的游戏,所有事情的起因也是来自于这款游戏。

     在神谕中,沈岸在三区天下无双也算得上是一位大神级人物——练级狂魔,pk榜前十,财富榜前十,最强赏金猎人,顶级武器大师。

     沈岸为了得到一个游戏道具,和游戏里一个黛染清歌的妹子结婚了,准备完成任务后的一个月马上离婚。

     可是,谁知道惹了一瓶502,死活不离婚,各种煽动话题搏出位。沈岸早就受不了了,原本就是协议好双方不谈感情只为道具,任务完成了黛染清歌却反悔了,他的时间从来不是花在这个上面的,只好花重金单方面申请离婚。

     不论单方面还是双方自愿,离婚都会上世界通告的。

     那时候,沈岸的病情本来就已经在恶化了,所以离了婚将这件事处理完后,他可能永远不会再进入神谕了。

     所以,不管黛染清歌怎么抹黑他,他也无意搭理。直至离开神谕,他都没有去管这件事,网游世界每天都不缺八卦和话题,久而久之自然烟消云散。何况,他也不准备再回来了。

     沈浟用沈岸的账号登陆这个游戏的时候,事情事情已经过去了小半年,按理说大家早应该忘记了这件事。然而,黛染清歌五个月后又勾搭上了天下无双区倚天公会的会长。

     倚天在天下无双也算的上前五的公会,黛染清歌自然又火了一巴。她和原主的哥哥,也就是网名为浮天无岸的往事就又被提了上来。

     黛染清歌摆出了三区最可怜的受害者姿态,浮天无岸自然成了三区臭名昭著的渣男。原主却恰恰在这个时候上线,很快就吸引了三区玩家的注意力。

     原主上线完全处于懵逼状态,但是也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污蔑她的哥哥,和众人据理力争,导致事情越来越乱。

     大区里很多人会认为,之前浮天无岸明明不解释,那是自己理亏。现在前妻和大神在一起了,心里吃味又来捣乱,就是拿不起放不下,小肚鸡肠,明显妥妥滴渣男。

     原主本身性格就是比较暴躁的人,兄妹相处也经常是一言不合就开打,当然往往都只是沈岸单方面逗着妹妹玩儿。

     她二话不说就直接开红,冲上去就是一刀。浮天无岸这个号是刺客,控制技能多,物理攻击也不弱,在战场上基本上是奶妈一看就跑的职业。

     本来稳赢的局,九生一死的局活活变成了九死一生。

     一来,原主虽然也接触过一点网游,但是基本上是个菜鸟,对神谕也完全不了解,脸滚键盘和神谕已经接近满级的玩家玩,下场不言而喻。

     二来,别忘了黛染清歌可不是一个人啊,人家后面站的是倚天的会长星坠浮华,星坠浮华后面站的是倚天整个公会,刀还没出鞘,原主就立马血溅当场。

     又因为先开的红,人家完虐他还可以获得侠义值(神谕规定击杀红名玩家可以获得系统给的侠义值,可以换取游戏道具)掉经验掉装备掉金钱。

     倚天的人还无限复活她,导致浮天无岸这个号很快变成了一个白板,并且降到了新手保护等级19级,从一个89级的大神活活被虐到19级,再次成为了天下无双区最热的话题。

     原主怎么会甘心,暗暗下定决心要碾压这两个丨贱丨人,还哥哥一个清白。

     恰好遇到五一放假,所以原主不眠不休找关于神谕的各种资料——升级攻略、加点攻略、技能讲解、pk攻略和视频……

     就这样,不眠不休熬了好几个通宵,完全沉浸其中,早就忘记了什么是疲惫和饥饿。

     她为人又是一根筋,一直用浮天无岸这个号登陆,升一级就被秒一级,还完全不放弃。

     沈岸在玩这个游戏时也曾经练了一个奶妈,取名为浟水潋滟,因为神谕沧澜主城有一条美丽的河叫浟水河,也因为两人的名字刚好隐藏在“尔其为状也,则乃浟湙潋灩,浮天无岸。”这首古诗中。

     接收完记忆,沈浟迅速吃完早饭,打开自己的手机,刚一打开手机就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大市场。

     沈浟才刚指纹解锁,按下接听键那边的一顿咆哮声音就传了过来,仿佛拿着炮在你的耳边各种轰炸:“小沈子,你行啊,你真行。我都打了你多少电话了?你好好数数有多少了?现在才接老娘电话,你说你是想死呢还是想死呢?放个假,你胆子越来越大了是吧?虽然说只要胆子大,天天都放假。可是,天天替你达到老娘都快要心脏病了。你不知道灭绝师太专门把我揪出来,老娘再厚的脸皮也顶不住啊。最重要的,你到底你忙什么,老娘很担心好不好,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你要是再不来学校,我就要飞过来来你家替你收尸了。大学霸,我的外语院小仙女,你没来学校三天都快要上校报了好不好?快点回来,快点回来,快点回来!不给我个解释老娘绝对不罢休……”

     沈浟把玩这自己的头发,享受着施畅的炮轰,不厚道滴笑了:“小市场,别生气呀。我今晚就回去临幸你,好败败你的火气。”

     “你还有心思开玩笑!你都把老娘急疯了,知不知道,知不知道!……唉?你说什么真的?真的?真的?晚上就回来?”沈浟能想到那边某人红着脸,满目红云又担心纠结的样子。

     “恩恩嗯,刚吃完饭,一会儿收拾下立马飞回去,投入畅畅的波涛汹涌的怀里。对了,畅畅你不是在玩神谕么,我最近一直在研究这个。”

     “啊啊啊,小沈子,你要来玩神谕啊,真的要嘛?真的要嘛?真的要嘛?快快快,投入姐姐的怀抱,姐要带你装逼带你飞!”那边施畅听到神谕不可避免的兴高采烈,一激动又带起了自己独特的话唠式语气。

     “回寝室聊吧,我还要收拾,不然来不及了。”沈浟趁着现在赶紧结束话题,不然施畅绝对能和她水个天昏地暗。

     沈浟挂完电话,看着电脑上神谕的登录界面,意味不明地勾起了嘴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