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7章 符纸帖我
    楼道口一场伏击战扭转了原本势均力敌的局面,ray被迫退守到三层以下,带着a组继续搜刮线索与道具,b组则在集齐笔记残本与老宅地图后一路向着五层顶楼高歌猛进。

     在沈碧芸的日记里,这位沈家养女的闺阁在老宅一角,平日里仅有两三个时辰能得亮敞,一扇小窗需得踮脚才能看到外面。根据老宅图纸,排除四楼西面的储物室之后,便只剩下顶层一间小室与描述相仿。

     二楼通往五楼的路上,吱呀作响的楼梯愈高愈陡,四周陈设也是益发诡异。待得推开五楼走廊的木门,众人更是猛地一惊。顶层的层高约有三米,整个地板一半被发黑的血迹染红,分不清是发丝还是蛛网的物事缠绕在房梁之下,随着几人走过,带起的灰尘卷挟着一片黄纸轻轻飘动。

     宁湛檬与允成浩的视线同时在黄色纸片上停顿了一下,若有所思。

     血迹的源头便是那间小室,半阖的门内一片静谧,短暂的眼神交流后,允成浩以一个极其谨慎的姿态缓缓推开房门。木门打开的声音在极度紧张的氛围下异常明显,然而约莫几秒钟后,允成浩骤然停手,脸色有些难看。他回头与队友对视了一眼,方才确认不是自己的错觉。

     当木门向内推时,有细微的、金属质感的机械声从内里传来,就像是无数个琐碎的机械零件在缓慢碰撞、咬合——

     “里面有机关,”允成浩神色凝重的征求意见:“进不进?”

     有些迟疑,随后却是点了点头。现下手里两条线索都直指沈碧芸的闺阁,就算心里没底也得硬着头皮进去。另一边,sho也勉强表示同意,然而整个人却是蔫吧蔫吧的。

     宁湛檬与允成浩对视了一眼,同为b组主要战力,两人之间有一种罕见的默契。少顷,允成浩向后退开一步,宁湛檬在sho惊恐的目光中继续将木门向内推了几度,随即收手:“机关是齿轮带动,推门触发。现在这个角度,侧着身体进来,不碰门就不会问题。”

     在三人的目光注视中,宁湛檬微微侧身,就着狭窄的缝隙无声无息潜入,旋即没入在了黑暗里。允成浩伸手在木门上稍作比划,继而的点了点头。

     房间内部,手电筒的光源缓缓扫过略显阴森的陈设,日记的另外半本果不其然放在沈碧芸的书桌上,一扇小窗在几人身侧透出幽幽的冷光。沈碧芸的闺阁出乎意料的狭小,顶端房梁几乎伸手可及,与整个五层的宽敞格局相差甚远。当june拿起日记本开始琢磨的时候,允成浩已然在四处寻找可能的隔层。

     气氛一片诡异的静谧,加上后期处理,沉闷压抑的背景音乐更是渲染出了几分莫名难安的氛围。坐在屏幕前的林嫣忍不住再次调出弹幕,比起几分钟前的舔屏盛宴,此时的评论以猜测解谜居多,而随着聚爆主唱june逐渐读出日记的下半本,整个故事背景在零星拼凑下开始清晰。

     沈碧芸十六岁时与沈家二少相恋,被进阁楼来玩耍四少窥见日记走漏风声,同样倾心于碧芸的大少为此大发雷霆。后由于沈家主母出手干涉,二少远走参军,碧芸原本心心念念等着心上人回家,没想最终等到的却是二少的死讯。日记本的最后被撕了不少页,剩下的只言片语里充斥着对沈夫人、沈家大少以及大少奶奶的怨恨。

     “所以——沈碧芸接受不了黑化了?”sho瞪大了一双圆溜溜的眼睛:“杀了一宅子的人,这是最终boss的节奏?!”

     合上日记,表示赞同。那厢,允成浩已是很快在书柜顶端锁定了隔层的入口——整个房间内的血迹似乎都是以这里为原点蔓延。他搬来一张椅子,借力爬上隔层,再出来时面色明显惨白。屏幕之外,此时已然有不少观众察觉了允成浩的异常。似乎从先前7分28秒再次出现在镜头里时他的表情就有明显的僵硬,显然状态并不好,虽然之后略有恢复但仍是比在过往综艺中的发挥差了不少。

     镜头回放。夹层前的活板门被打开的一瞬,就连胆子大的观众也是猛的一惊——两具森森白骨以扭曲的角度并排摆在狭小的空间里,如果不是一张印有节目组logo的道具卡放置在触手可得之处,活脱脱就能把人吓得踢碎屏幕!

     “果然是沈碧芸!”听允成浩描述完益发肯定了猜想:“至少有两个受害者是被她藏在阁楼里面的,身形矮小的那具应该是翻看日记的四少。”

     sho点了点头,此时允成浩与june已是在研究找到的道具卡,宁湛檬却是在端详房间一角的衣柜。

     “机关连着的是这里。”宁湛檬简短解释。

     sho点点头,一路走来对整蛊机关早已深恶痛绝,显然没有太大的兴趣。四层以上的一切布置节目组都拒不透底,如果不是宁湛檬这只粗壮的金大腿绑在身边,他说什么也要在下面三层划水到节目结束!

     那厢在拿到道具之后也是摸不着头脑:“这是一张身份卡,人物指定是沈家四少。这怎么玩——啊啊啊!”话音未落,他却是猛地一声尖叫,神情惊悚至极。

     镜头缓缓折转至窗边,那里,竟是陡然有一张雪白如漆女人脸,带着潮湿可怖的长发与血红的双眼,在窗外阴测测的看着他们。

     ——“卧槽!”

     由于是直播,没有高能警报或是弹幕护体,林嫣被吓得一个手软,不畏女鬼的大白猫哗啦一下就窜上键盘去扑腾宁湛檬的脸了,她却是过了整整十秒才反应过来身为聚爆主唱,就连尖叫也蕴含了深刻的美声功底,长达数秒绵延不绝中气十足,随后又与sho过于惊悚的少年音汇合至一处,而当女鬼低下头,长发之间只剩一道惨白的缝隙时,就连允成浩与胆子较大的那批观众,都忍不住毛骨悚然。

     活的女鬼啊啊啊!

     眼见着自家三个队友已经全部懵逼,宁湛檬眨了眨眼睛,小声提醒:“窗户反光,柜子后面是空的,女鬼不在窗外,在衣柜里。只要门卡在那个角度就不会出来。”

     “——真、真的吗!”sho刷的一下躲到宁湛檬身后,如同被瑟瑟发抖的小松鼠抱紧最后一颗救命的松果。

     宁湛檬略微思索了一下,扮演女鬼的剧组软妹刚才明显也是被june吓到了,很可能刚才只是想借玻璃补个妆。他伸手摸了摸被吓得松松软软的sho以示安慰。然而视线在经过那扇开了一条缝的房门时却蓦地一顿。

     暗淡的光线下,门外一个拉长的身影隐约可见,紧接着伸出手——将几人方才侧身通过木门猛地推到全开。咔擦咔擦的齿轮声再次响动,容纳女鬼的衣柜里传来沉闷的撞击声,紧接着是不自然的晃动。

     “跑!”宁湛檬径直把身边的sho一扯,带着队友发足狂奔起来。允成浩与june紧跟其后,在冲到玄关时,果不其然看到了ray那张幸灾乐祸的脸。

     他怎么摸过来的?四、五层地形错综复杂,单凭刚才的尖叫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一连串疑点悬而未决,然而随着女鬼从机关内被放出,地形复杂的走廊上,b组却是被追击的越来越近。

     屏幕中,有了ray的突袭,ab两组已然形势逆转,而在突如其来的惊吓之后,一众守在转播前的观众均是动起了僵硬的手指开始补发先前的弹幕。

     ——“刚才简直吓死宝!宝!了!心疼我家sho,本来都像树袋熊一样在小柠檬身上挂好了,结果现在又要跑跑跑!”

     逐渐恢复热闹的转播平台上,却是没有一个人挑刺方才几位嘉宾的表现,无他,女鬼出现在窗户上的一刹那,就算被妹子拉着陪看综艺的男性观众也均是虎躯一震。sho的表现可以说是正常至极,相比之下最镇静的宁湛檬才是真真正正的反人类!

     思及此处,一众观众都忍不住唏嘘不已。屏幕里,青年跑动的身形十分矫健,但却刻意控制着护在队友左右,甚至他还不时会分心盯住跑在最前面的ray,而当ray的视线第三次状似不经意的扫过挂在房梁上的黄色符纸时,宁湛檬也似乎终于肯定了心中的猜测。

     他刻意落下半步,在sho有些关切的目光中微微摇了摇头——紧接着的,是一个炫目的起跃。宁湛檬跳起的高度并不惊人,却充斥着一种蛊惑人心的爆发力,就像是狩猎中的大型猫科动物,凶猛而不失优雅,而他的目标,无疑便是悬挂在半空中的黄色符纸。

     ——笔记本前,林嫣一把按下挥舞着爪子喵呜乱叫的自家主子:“你挡住屏幕了!你是喵啊喂,对着男神冒粉红色泡泡是怎么回事!”

     符纸有三米多高,宁湛檬没有选择直接去够,而是利用墙壁一个漂亮的借力反撑,毫不费力的越过目标,并且将落点精确的控制在了女鬼的两个身位之前。暗淡的光源里,画面在这一帧形成了鲜明的反差。面容可怖的女鬼,与精致到一切都黯然失色的青年,在镜头的正中交汇。

     ——“暂停成功!先舔两秒再继续!!占领位置亲亲小柠檬=3”

     林嫣的视线越过弹幕,这一刻的构图竟是有着出乎意料的美感,她甚至察觉到扮演女鬼的npc也有一刻的愣怔,然而旋即就被宁湛檬将黄色符纸贴在了额头上。她忍不住拉了一遍回放,青年的声势虽然凶残,实则动作极其讲究,自始至终都和npc保持一个不会突兀的距离,她甚至能看见宁湛檬用口型无声的说了一声“抱歉”。

     刷拉一下,满屏白花花一片弹幕:“想应聘女鬼啊啊啊!男票符纸贴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