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情景复现
    这封讣告写的极其仓促,只有寥寥几行,衬底的帖子不是丧事惯用的黑白,而是褪了色的红黄,如果不是开头一句“芸娘殁x月x日即夏历”,倒是颇容易被忽略。百度搜索:% し宁湛檬就着手电的微光一行一行读过,忽然向摄影机微微示意,光源打在一处,露出讣告一角一个残破不堪的“喜”字。

     顿时一阵阴风透着屏幕凉凉传了过来,在连观众都发憷的氛围中,镜头拉近特写,沈碧芸的黑白小像下“嫁殇”两个小字尤其渗人。嫁殇即冥婚,女方是沈碧芸,男方则是死去不足一月的沈家二少。宁湛檬的表情似乎也有些困惑,他迅速抽出先前大致扫过的一封书信,与讣告相距不过三天,却是沈家大少在向老爷讨要沈碧芸做妾。

     沈碧芸死的离奇,沈家更像是在匆匆隐瞒什么。宁湛檬顺着讣告中的时间在信件中翻找,果真再次找出了重要线索。这一封书自沈家老爷,正是他力排众议将二人的“婚事”安排在了沈碧芸头七之内,其中只草草提到要让碧芸“得偿所愿,以免再祸及人”,信中剩下大多则是在安排沈四的丧事。

     宁湛檬抽出一支笔,就着信件的内容理了理复杂的人物关系。按死亡先后排序,首先是二少,其次碧芸,接着是四少。宁湛檬微微眯起眼睛,沈家命案源于厉鬼杀人,原以为沈碧芸是出手一锅全端,但被藏尸于五楼隔层的沈家四少却明显与之后的受害者分了批次。

     讣告语焉不详,沈碧芸的死因极为可疑。单从先前的日记内容推断,除了沈家老爷之外最后三人似乎都与沈碧芸有着说不清道不明的过节,在死后挑出并无太多利害关联的沈四第一个动手,在动机上并不能解释的通。然而五楼属于沈碧芸的隔层中却明显放置着两具受害人的尸体——宁湛檬忽有所觉,露出了略微有些讶异的神色。

     正在此时,窗外传来乒乒乓乓的敲击声。他站起开窗,便看到sho在楼下伸出个脑袋,捧着大脸敲水管骚扰:“宁哥我听到楼上声音,就猜你肯定在这!”

     “你们怎么样了?”宁湛檬弯了弯眼角。

     sho左右看看没人,压低声音道:“四少的在我身上,沈四在碧芸被逼婚自缢后去阁楼悼念亡姊,在看到隔层的血迹后脑后被击中失去知觉。允哥手上那张是沈夫人,线索是在听大少奶奶告知四少从隔层跌落离奇身亡后,心疾猝发而死——”

     谈话间,一阵杂音却是忽然从楼下隔着地板闷声传来:“请两组成员注意,第六张身份卡已找出,十五分钟之内,最终持有‘厉鬼的怨念’相关人物卡的一组胜利。”

     sho瞪圆了眼睛。

     “汇合再解释。”宁湛檬迅速开口。镜头里,青年关上窗,将房间四处锁死,随即和跟拍的摄像打了个招呼。紧接着,还在被不断撞击的房门被他蓦然拉开。阴森可怖的厉鬼沈碧芸愣怔了几秒,旋即扭身向他扑了过去,然而宁湛檬却只是一个虚晃,在把摄像护着推出门外之后一个利落的侧身,顺手拿起从机关上顺下的锁链,在遛出门外之后毫不犹豫的把沈碧芸繁琐在了门内。

     ——“小柠檬帅炸!”不仅听到全体广播前来回合的b组三人看的目瞪口呆,直播弹幕中也是默契的一片舔舔舔。最后十五分钟,无数双眼睛都在紧紧的盯着事态发展。集合所有线索之后,被深藏的真相似乎终于有了浮出水面的迹象:“如果是厉鬼杀人,沈四被害的动机不强,按照一锅端的结局,更是没必要将其中两人的尸体刻意藏在隔层。五楼另一具尸体,旁边没有人物卡就是最大的提示。”

     宁湛檬稍作总结已是迅速反应了过来:“沈四旁边的……不是沈碧芸的藏尸,而是沈碧芸自己?!”

     短暂的沉默间,一切已然明晰。沈碧芸并非死于自缢而是他杀,沈四则是在误入案发现场后被凶手以同样的手法杀死,藏尸于夹层后再伪造从楼上跌落。而通知给沈夫人的大少奶奶与逼婚的大少,显然摆脱不了此中嫌疑——先动手碧芸,接着将沈四的意外归结到死去的碧芸身上,才有了沈家老爷之后主持的冥婚一事。

     线索理清之后,b组却是骤然陷入了一个极其不利的境地。无论是大房两人,还是其他两张活到最后一天的人物卡,现下都在a组手上,除了无人能找到的沈家二少——june皱起了眉头:“按说,我们都把这栋楼上上下下翻了几遍了,难道这张人物卡不存在?如果碧芸的执念不是沈二,那就是有杀身之仇的大少奶奶。身份卡不能剥离,所以谁先找到谁就能赢?”

     sho顿了一下,突发奇想:“有没有可能,集齐现有的六张身份卡才是触发最后一张的条件?”

     允成浩还没反应过来,宁湛檬和june却是都略显惊奇的看向sho,旋即june开口:“身份卡只有可能出现在死者周围。”

     “冥婚,抬棺。”宁湛檬干脆道,从一叠信纸中抽出那张讣告,迅速找到了需用的信息:“一楼小茶厅。下楼。”

     还剩十二分钟。一楼的茶厅连通二楼,打通合了两层层高。几人甫一下楼,便在三楼的扶手便看到了有幽幽蓝光从楼下传来。sho略微有些哆嗦,却是不自觉的跟着自家队友加快脚步。

     这显是一段3d投影,不大的小茶厅贴着阴测测的喜字,面色惨白的沈家老爷坐在上首,大少与少夫人分立两旁,下首明明有人在敲锣打鼓,却是诡异的悄无声息。原本是新人站立的地方,却是放着两具沉厚的棺木。其中一具棺木上更是有黑影闪动——

     “……”宁湛檬顿了一下,a组四人为了找沈二的身份卡竟十分艰难的挤成了一团。

     “找到了吗?”june阴森森的走道ray的身侧,在他肩膀上猛地一拍。ray吓得猛地一退,继而干瞪了两眼,十分坦诚:“找不到。”

     那厢,允成浩却是左右捣鼓了一番,忽然开口:“他们怎么不开始?”

     ray瞅了一眼,耸耸肩:“这边十五分钟倒计时就开始放了,五分钟就这样,跟ppt似的。”不大的小茶厅中,投影里死气沉沉的npc们仿佛就这般日复一日的重复着死前最后一次红白喜事。讣告上,冥婚的日期正与剪报里沈家灭门是同一天。然而ray话音刚落,领着一群人的管事却是忽然开口,声音沙哑如同被利器割了无数刀。

     “高堂老爷夫人落座。”

     众人吓了一跳,茶厅首座上,沈老爷的身形竟是陡然消失。少夫人微微退开一步,惨白的脸上诡异一笑,对着上首两个空座做出了“请”的手势。允成浩与宁湛檬对视一眼,随即毫不犹豫的坐在了其中一张座椅上。a组讨论了少顷,紧接着带着沈家老爷名牌的成员也坐了上去。

     “大少爷、少夫人落座。三少、四少落座。”sho明显有些紧张,宁湛檬递给了他一个安抚的眼神,3d投影显然比机关要应对方便的多。几人坐下后,管事依旧眼神空洞的对着同一个方向:“客人请落座。”

     没有名牌的宁湛檬与june在下首心安理得的坐好,紧接着便有敲锣打鼓声响起:“一堂缔约,阴缘好结,匹配同称,同衾同椁,迎少爷小姐出棺。”

     话音刚落,在做几人均是脸色一变,原本看着稀松平常的劣质木椅上,竟是凭空从扶手两段弹出两段红色物事,将几人绑在了座椅之上。

     ……染成红色的安全带。宁湛檬颇为好奇的低头看了一眼,那厢,投影里几名下人已是将沈二的棺材板打开,紧接着是沈碧芸。

     ——再然后,原以为在座位上熬十五分钟看3d电影就能等到游戏结束的嘉宾们方才发现自己简直太天真了。守在暗处的编导组竟是施施然的把视频按了个暂停,接着几个工作人员吭哧吭哧的搬了刷的血红的棺材放置与投影中重合。紧接着,几分钟前被宁湛檬关在门内的npc女厉鬼补了个妆,把自己躺到了棺材板里。

     “我看到他们往里面丢了一张卡啊啊啊!”sho鼓着脸蛋吐槽。

     这一段自然不会出现在节目剪辑中,故而当女鬼血红的指甲在起棺后探出时,一众同样以为在观看小电影的观众一阵惊悚:“啊啊啊啊啊小柠檬救我!”

     遥远的放映台室内,安柯摇了摇头,这段原本是特意设置讨好观众的小鲜肉捆绑play,没想女鬼还是太抢镜了些。

     还剩七分钟。沈二的角色卡就在几米开外触手可及,一众嘉宾几乎在同一时间反应过来开始努力挣脱椅子上的束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