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章 老本行
        这在宁湛檬的职业生涯中,几乎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帝国普通人种的平均武力值在b上下,提坦斯真人秀中的职业选手则大多为a+。为了制造出精彩刺激的节目噱头,从初赛开始,每一期的副本中都至少会存在一个ss级别的“选手捕杀者”。

         惊愕之后,宁湛檬的心情忽的变得复杂而——有一种难以明说的轻松感。被节目组长期压榨的决赛种子选手并不曾体验过,这是一种名为“休假”的情绪。重力温柔、磁场适中的地球对于长期处于极端生存条件下的宁湛檬来说,无异于与过往生活完全相反的一个极端。

         宁湛檬微微低头,陷入了沉思之中,纤长的睫毛在美的惊心动魄的脸上投下意味不明的阴影。

         那厢,已经完全懵逼的裴乐远再不敢抬头去直视身前的青年。他一面使劲儿在心底念叨着□□,长再好看也是个绑架犯,一面又因为长久的沉默而紧张不已,生怕自己刚才哪个问题没回答对就直接身葬九寨沟。

         “裴少。”少顷,已经有了个大致规划的宁湛檬愉悦开口:“恭喜你,通过了公民地理知识随机抽查,现在你可以回家了。”

         裴乐远:“……??!”

         宁湛檬轻轻笑了一下,站起身来,向缩成一团的裴小少爷伸手:“要我拉你起来吗?”

         裴乐远脆弱的中枢神经早在方才就被刺激的不能自理,他下意识的抬起头,那只精致好看却充满怪力的手正优雅的递到他的身前。再往上看,极其邪门的青年站在月光里,五官太有欺骗性,加上眼神里不知道是真是假的笑意,整个人就跟一温软柔和的大白兔似的。

         充足的光线下,裴乐远这才猛地注意到,不只是递过来的手上,眼前的青年,从露出的脖颈,到手臂,甚至到那双漂亮的大长腿上都布满了骇人的伤痕。整个就一案发现场之后……充满了凌虐的美感。

         “嗯?”宁湛檬挑了挑眉毛。

         裴乐远如同惊弓之鸟一般低下头,不敢再看。

         宁湛檬有些疑惑,刚才脉搏测谎的时候也是一样,眼前的男人每每看向他的时候,脸色变红,脉搏也跃动的不同寻常。他忽然有些不确定,自己是否与两万年前的地球人类,在生物表征上有什么明显的不同之处。

         翅膀——收起来了,身高——应该大差不差。宁湛檬有些疑惑:“有什么不对吗?”

         裴乐远使劲儿摇头,自己挣扎了两下终于站了起来。他并不知道眼前的青年到底是存的什么心思,然而那只伤痕遍布的手在抽回去之后,竟是又把他的手机递了过来。

         宁湛檬的想法其实十分简单,两万年前的地球已经有了非常完善的工业体系、社会架构。在他的思想里,并没有任何反社会反人类的危险因子,作为一个普通天外来客,安安静静本本分分的融入社会,快速找一份和提坦斯真人秀一样高收入高回报的工作才是当务之急。在这样的情况下,与眼前这个明显身份不低的古人类打点好关系,百利而无一害。

         指不定,他就能帮着自己找到工作啊!

         在这个特定的工业时代,电力、核能这类大放异彩的早期能源似乎刚刚登上人类历史的舞台,然而古早的能源设备大多有着造价高、利用率低的共性特点。宁湛檬身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实验体生物控制设备对于能源的需求要远远超出这个年代的普通电子设施。要想把能源充满,避免被炸的粉身碎骨,找到一份能交得起巨额能源费的工作显然十分重要。

         裴乐远呆了几秒,终于一把抢回他的手机。眼前的青年似乎真的是在示好,然而在性命危机之前,他还是相对更相信几十公里外度假村内的裴家保镖。裴乐远的一双手紧张到出汗,接过手机之后,他故作无事的把它揣到口袋里,把手伸向应急键——

         “嗯?”宁湛檬似笑非笑。

         裴乐远一僵,磕磕绊绊解释道:“我、我朋友还在等我。我给他回个……”

         宁湛檬好整以暇的看着他:“不忙。我替你给他回过了。”

         裴小少爷连忙掏出手机,一解锁,就看到“自己”刚才发出给陈牧的回复:我先走了。

         一脸呆滞的裴小少爷并不知道,宁湛檬的视力好到足以在黑暗中看清手机屏幕上的暗点、划痕、吃饭时看小说沾上去的油渍和——近几天来所有手指滑过的痕迹。稍微解个屏幕锁,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啦!

         半小时后,裴乐远在并非自愿的情况下,带着许愿掉落的美人,从山间小道走到了盘山公路。十点半还有最后一趟回度假村的中巴,裴小少爷看着身边人丝毫没有要离开的迹象,只能认命的自掏腰包付了车票钱。

         在刚才的一路上,裴乐远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这个叫做宁湛檬的青年有多么的……一言难尽。他似乎还真不是个绑架犯,把自己从湖边弄走的目的,好像真的只是在随机抽查文化地理知识而已。

         然而很明显,他也不是个善茬。在裴乐远几次试图求救失败后,宁湛檬干脆的伸出手,在裴乐远的小臂上快速划出了一个伤口。

         一个痛的让他跳脚的,泛着绿色荧光的伤口。

         裴乐远立时大气都不敢喘了,脑海中至今回响着宁湛檬所说的话:别闹,不然会更疼。

         裴乐远:……

         除此之外,宁湛檬这个人,倒是意外的好相处的很。在裴乐远发誓在彼此之间“建立信任”之后,宁湛檬大度的在他手臂上的创口按了一下。不正常的莹绿色还在,剧痛倒是消失的一干二净。而在接下来的一路上,无论多么攀登艰难的野路,宁湛檬都能在快速越野中绅士的把他轻拿轻放。

         到了后来,裴乐远也算是有了点和他套近乎的胆子。毕竟事实已经这样了,与其一昧反抗,还不如和史诗级美青年处理好关系。一路的对话中,裴乐远把家底交代了个底朝天,而作为回报,他唯一得知的也只是青年的名字而已。

         至于来历?宁湛檬的表情上清清楚楚写着,人家还么想好理由该怎么骗你呢!

         十点半,两人一前一后上了中巴。

         这个点还在景区晃荡的人并不多,故而车上也只是零零星星有几个人而已。裴乐远过惯了专车接送的日子,在闻到车内白天遗留下来的人汗味之后立刻皱起了眉头。他回头瞅了一眼宁湛檬,这个气质与车内个格格不入的人,倒是神色自若的很。

         两人一上车,前排刷溜溜好几道视线就立刻黏了过来。裴乐远很后悔刚才没给他买顶帽子,一面又暗暗期待,这么显眼能有便衣警察发现实际上自己是被身后的青年挟持的。然而很快他就放弃了不切实际的想法,光看脸,有点逻辑的人都更愿意相信是是自己劫持人家吧……

         千挑万选之后,裴乐远最终还是把人带到了最后一排靠窗的角落。一会儿可能还有人会上车,裴家小少爷并不想和别人挤在一起。

         五分钟后,裴乐远一脸僵硬。后来上来的七八个人不说,就连之前坐在前排的两个妹子,都挤到了宁湛檬的周围。

         你们挤过来也就算了,一会儿弄掉手机,一会儿拿不住水杯,还都好巧不巧滚到这一排究竟是什么事!

         出乎裴乐远意料之外的是,宁湛檬弯下腰这么多次,竟是一点都没有生气,捡东西的时候也优雅的很。很快,前排的妹子们就从窃窃私语变成了大胆调戏。

         “帅哥,你去哪里啊……呀!”完全转过身来的妹子在看到宁湛檬正脸的那一瞬间,最后一个音变得无比*。她使劲儿捏着一旁自家闺蜜的胳膊肘,似乎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呵呵。裴乐远在心里冷笑。让你们也感受一下史诗级颜值的杀伤力。

         “不知道啊,”宁湛檬笑了笑,温和的回答:“去他家。”

         “啊啊啊!”那个自由行的小妹子顿时被电的晕晕乎乎的,她侧头看了一下裴乐远,零点几秒之后还是把脑袋转了回去。这车也就十几分钟路程,不能把眼神浪费在别人身上,能多看一眼是一眼。

         平时经常被夸一表人才的裴家小少爷:……

         很快,中巴的最后一排就充满了莺莺燕燕的欢声笑语。几个妹子见宁湛檬对着附近景区并不熟悉,就争先恐后一面介绍,一面试图拉上他参与明天的行程。坐在一旁的裴乐远看的清清楚楚,宁湛檬那厮只是在单纯的套话而已。

         对着这张脸整整一小时,再逆天的颜值也能产生一定的免疫力。此时的裴小少爷恢复了智商,益发觉得这个宁湛檬来历诡异。他不懂的东西似乎很多,但又都是一点就通,他的言行举止都优雅的像个贵族,但往往在行动之前却又都会观察一下身边的人,好像一直住在深山老林没出见过世面一样。

         二十分钟,车辆到站,妹子们仍是有些依依不舍,其中有个还问他是不是明星。

         宁湛檬一愣,差点以为这里也有提坦斯真人秀的观众。然而不说提坦斯只能算是个星球级别的娱乐频道,在帝国知名度一般,两万年前的地球更不可能有人知道他。

         下车时,两人走到车门,就连司机都叼着烟伸出头看了一眼,目瞪口呆:“我说怎个这么闹腾,这娃长得乖!”

         宁湛檬一愣,若有所思。

         下了车,离度假村还有一段。裴乐远在可怜巴巴的征求宁湛檬同意后,终于再次拿出手机叫了个车来接自己。

         等车间隙,宁湛檬忽然在沉默中开口:“你觉得,我长得怎么样?”

         裴乐远:?!!要不要脸!知道自己好看就行了!还非要逼着别人夸一下?

         ——“特别好看。”裴乐远老老实实回答。

         宁湛檬视线深沉,看来他的猜想没错。两万年后,正统的人类血统早就在不断的移民、与其他智慧物种联姻中变得不像原始人类一样纯粹,脸部的改变相对于这个时代还是较为明显的,但在对基因的筛选中,还是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原来的审美。宁湛檬的形象放在提坦斯真人秀里,跟一堆壮汉比起来算是上乘,但在整个帝国也就是个中上水平,故而“柠檬”们卖他的安利很少卖脸,更多是卖节目里和节目外的反差萌。

         但是在这里的话——宁湛檬突然想到,无论在哪里,真人秀艺人都是个时薪较高的职业。这张脸,再加上他多年积攒的生存技能,也许通过干老本行来攒钱买能源,兴许也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