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2章 水蓝星
    第四十八个小时。

     周身的尘埃微粒与固体块在进入一段弱引力场之后,几近于疯狂的运动轨迹方才开始逐渐放缓。宁湛檬伸出手臂,身上大大小小的伤口被牵引。

     嘶。真疼。

     在极其稀薄的以太流中,从创口崩裂出来的血滴缓慢的逸散着。节目主办方提供的作战装备并没有偷工减料,然而在这样骇人的空间乱流中也只能勉励支撑而已。宁湛檬检查了一下氧气罩,继而从破裂的装备外层撕扯下一块凝胶纤维,覆盖在了右臂上侧最为恐怖的伤口上。

     蓦地,远处一道炽烈的明光陡然绽放。

     宁湛檬在极度疲惫中几乎失去了焦距的眼睛,陡然间如同被星辰点亮,在深黯之中缓慢燃烧。

     这是流星滑过大气层产生的光迹。在帝国几万年的星际航海史中,大气层每每被当做生命与繁衍的标志。宁湛檬眯起眼睛,直直看向前方,在遥远恒星光的映照下,一颗星尘环绕的水蓝色星球正优雅的悬浮在视野之中。

     过了许久,宁湛檬才小心翼翼的呼出一口气。他扯了扯嘴角,终于露出了两天以来的第一个笑容。他终于不用湮灭在这无边无际的星海之中。作为实验体,宁湛檬从变异后开启灵智的一刹那,就惜命的很。好歹自己也是个科学奇迹,就这么随随便便挂了成为太空垃圾,身体内那十几种混合基因链都要替他不甘心。

     空间乱流所退化的以太风逐渐趋于平静。宁湛檬避开周围悬浮的碎石,默默心算着引力场的方向。他微微眯起眼睛,视野中的虚空在模型的演算与交叉确认之下,最终在他的脑海中投射出了疏密相间的场力图,继而浮现的,是借用引力场与小幅度推力所形成的安全轨道。

     宁湛檬深吸一口气,抿紧了有些发白嘴唇,凌乱的碎发下,原本温和无害的眼神凌厉有若实质。紧接着,一对气势十足的纯黑羽翼猛地在他身后张开,几万段羽骨在精密的控制下很快找到了平衡,在紊乱的以太风中划出优美的弧度。

     ——如果有提坦斯真人秀的忠实观众在场,一定会对此兴奋不已,就是这样进入战斗状态的宁湛檬,一次又一次给他们带来惊喜,挽救了提坦斯一度下滑的收视率。

     静谧无垠的星海之中,被判定已无生还可能的真人秀种子选手,正在无限接近象征着生机的水蓝星。

     华国,国家自然保护景区,九寨沟。

     熙熙攘攘带着不同颜色帽子的人流一批一批的在检票口被放行,漫山遍野都是喜迎黄金周的节日氛围。

     如果宁湛檬的落点再稍稍偏移一些,很可能在三秒钟之内他就能对这个星球的人种、科技乃至文化都有了个大致了解,然而实际上,他只是悄无声息降落到了一片还未开发的荒山野岭之中。

     准确来说,是砸到了某个矿物水质的湖泊之中。

     恒定的重力,纯粹而柔软的水质,一切如同恩赐一般降临在了宁湛檬的身上,他眯起眼,舒适的几乎要呻/吟出来。湖水并不深,宁湛檬一抬头,就能看到透过湖水的温暖和煦的恒星光。

     水底的青年慢慢由紧绷变得放松,任由浮力将自己往上轻推。青年的身体修长美好,出水的一瞬间,精致出尘的五官在温婉的阳光下带着令人窒息的美感。然而荒山野岭之间,却是连个人形生物都找不到。

     宁湛檬慢慢走上岸,他所经过的地方,鲜红的血丝在碧绿的湖水中蔓延逸散。他的体力已经接近于极限。距离提坦斯真人秀开场已经经过了整整五十四个小时,这其中,几乎每一秒他都处于高度应战状态。疲惫席卷了他身上的每一寸。宁湛檬很想就地一躺恢复体力,然而饥饿、失血过多、失重无力与辐射眩晕都时刻提醒着他要优先去解决身体问题。

     一股焦糊味传来,宁湛檬皱了皱眉头,果然,就连翅膀都在高温摩擦下有点被烤焦了。

     这么说来,还真是很饿啊。宁湛檬果断决意,先把肚子填饱再说。

     与皇级虫后或是比蒙巨兽比起来,九寨沟的小鲜鱼分分钟就惨遭了宁湛檬的毒手。过度消耗的精神力在用于控制异能时,最多只能迸出几个星星点点的电火花,然而对于生存技能满点的真人秀决赛选手来说,已经足够烤鱼需用。

     水蓝星上闲适的午后,宁湛檬坐在湖边,吃着勉强可以下口的外星鱼。在变异之前每天究竟吃的什么,他印象并不深刻,后来脱离实验室成为签约选手之后,为了能在赛场上打的凶猛,他顿顿都被经纪人喂得不错,决赛前夕的豪华大餐更是让他怀念无比,不过现在明显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

     宁湛檬感觉到羽翼的一侧微微有些□□,他立刻扇动了两下,把湖水中过来乱啃的小鱼卷到了十几米远。为了治疗烧伤,他不得已把半边羽翼浸到了湖水里。被不少粉丝称赞为雍容华贵霸道狮鹫范儿的羽翼就这么湿哒哒的泡在矿物湖里,然而宁湛檬的心中却是无比的放松。

     陨石砸坏了的随身摄像机被随意的扔到了一边,这还是第一次,他在极境逃生的情况下不需要注意镜头。提坦斯真人秀说到底本质也是个娱乐性质的电视节目,虽然死亡率高了点。宁湛檬有两个专门配备的形体教练,负责教导他“凶猛而性感的作战姿势”与“脆弱坚毅让女士们心疼不已的伤后姿态”。

     宁湛檬颇为愉悦的看了一眼完全损坏的摄像,他终于不用在拼死挣扎的时候找准角度在碎发之间露出半个侧脸以及温软迷茫的迷之眼神——不过,不仅仅是摄像,他身上的一切通讯设备都已经在强磁场下完全宕机。宁湛檬甚至并不确定他是否还在帝国的星域范围之内,如果不在,那么他所面临的困境将不仅限于受伤这么简单。

     他身上的能量槽已经所剩无几,而作为实验体被永久植入的身份识别设备,只剩下百分之五十电量。实验体触发式控制设备——试图取出,自爆;主动对帝国公民造成伤害,自爆;没电,还是自爆。如果无法在短时间内找到这个星球内自有的能源,他的处境将会极为艰难。

     简单填饱了肚子,对伤口做了些处理,宁湛檬找准一颗大树就飞旋而上。他用背包内的韧性绳索将自己牢牢固定在强壮的枝桠之上,睡意迅速淹没了他。

     之前的无数次经验告诉他,越是看似平静的星球,就越可能存在着s以上级别的危险。在这片宁静的湖泊之外,等待他的有可能是异形,有可能是虫兽,然而在探索这颗水蓝色星球之前,首先要做的,就是恢复体力。

     作为提坦斯真人秀的决赛选手,宁湛檬并没有考虑到他的定式思维已经很大程度上在影响他的逻辑判断,节目中为他们准备的地形都是经过千挑万选,而其中的s级危险也是大多人为。

     对于他来说,也许当前最大的危险就来自于被到处乱跑的游客看到,然后对着翅膀大肆惊讶一番之后拍照发微博,名为美少年树上cos路西法之类——

     然而,在脚步声传来的一瞬间,宁湛檬就迅速惊醒。

     他不动声色的解开绳索,并不夸张却爆发力十足的肌肉绷紧,看向声响传来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