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7章 录制结束
        两人一鬼吃完夜宵,天边已有了微微的鱼肚白。熹微的晨光下,裴徵的豪车停在路边极其显眼,路过的晨练大妈与卖煎饼果子的小贩都忍不住停下来张望一眼,继而啧啧称奇。

         裴徵打开车门,一旁的陈小柳立时抢在后备箱打开之前开口,以一身烤串味不给两位大人添麻烦为由,企图争取自己飘回去的可能。裴徵不动声色的递给他一个识相的眼神,一旁的宁湛檬倒是微微点头表示理解。

         陈小柳身为鬼修委实可怜,之前一事也算是情有可原。在经过裴徵的科普后宁湛檬也大致明白了养个鬼修的麻烦不止于投喂烤串这么简单。百米工作室在s市的艺人公寓有几十人同住,若真被陈小柳不小心弄成阴宅了,估摸着将来大家接起通告都是一副瞳孔发虚肾亏阳缺的虚弱面貌。

         吃完一盘子鸡心之后,质地稀疏介于气液两相之间陈小柳,身上一股烤肉味和一旁刚开摊的煎饼果子比起来也不遑多让。为了裴徵的豪车着想,宁湛檬也未多留陈小柳,挥手之间便约好今晚再见。陈小柳得到指示,自是明白这是宁大人不计前嫌放他一马的意思,当下感激涕零绕着跑车恭恭敬敬飘了三圈,虚虚一礼之后才飘然爬上了空旷的早班公交。

         宁湛檬:咦?

         “鬼修多惧光,他应该是要转车坐地铁回去。”裴徵解释道。跑车在烧烤摊前调转了个方向,挡住了正在收摊的店主试图再往宁湛檬这里偷瞄的目光。

         b市三环的清晨,带着罕见的舒适与空旷。早晨的阳光并不刺人,裴徵的墨镜被收起放在一边,而在副驾驶的座位前,还贴心的准备了另一副奢侈品墨镜和口罩。

         宁湛檬微微有些讶异,在看向裴徵的时候,笑意盈盈的双目里颇带着几分感动,难为裴徵大晚上的跑过来还能想得这么周到。眼前的男人看似淡漠但却行事细致,宁湛檬因着职业的缘故鲜少有社交,出身使然又习惯在处事之中照顾别人,而裴徵这两日却是处处都提前一步为他准备周全。

         能以一人之身统领南省半壁江山的异能者,自然与一般修士有所不同。宁湛檬的目光在裴徵的棱角分明的侧脸上微微打了个旋,继而划过他解开到第二个扣子的衬衫,笔挺的脊背,最后止于一双长腿。

         宁湛檬眨了眨眼睛,在心里微微赞叹,流畅的肌肉线条和明显带着高爆发力的腰身,真想现在就把人从车里拽出来酣畅淋漓的干一架!

         裴徵的喉结微动。青年的视线先是灼热,继而矜持的收回,其中毫不隐藏的欣赏让他心脏骤然加速,心底有不知名的情绪流淌。

         宁湛檬来历成谜,实力强大,这种认知在两人相遇之初就成为了青年蛊惑裴徵心魂的特质之一,但却也给了裴徵无从下手的无力感。

         论修为,两人不相上下。宁湛檬这般人物,放在整个修者界都是皎皎夺目。若金丹修为再行暴露,就连不理世事的昆仑都没有理由不来插一脚——然而比之同辈修士,青年却偏生过的淡泊无求,裴徵甚至有一种他会随时消失、如同出现时那般毫无踪迹可寻的错觉。

         而现下——至少自己还有一处值得他注目。裴徵眸色微沉,他向来在修炼内家功法的同时不曾忽视妖体淬炼,自然不会比昆仑那几个金丹差了去。倒是不知宁湛檬更偏爱哪一种身材,过两年冲击金丹后期,若青年喜好便可以借着天劫炼体,肌肉再贲张少许也是可行。

         随着天光渐亮,三环主干道上多了不少车行来往,裴徵二人极其显眼。宁湛檬甫一戴上墨镜,便看到镜盒下压得一方手帕。绣案与裴乐远的同出一辙,小巧的三足乌威风无比,只不过裴乐远那方是黑底银线,裴徵的却是金线绣作,想必其在族中也是地位颇高。

         按裴徵所言,裴家上下皆是妖修,三足乌的基因必然没得跑了。只是基因有显隐之分,也不知道裴徵这里能继承到多少。宁湛檬本身只有不足百分之三十的狮鹫血统,并不能完全化为兽形,一对锋利的羽翼倒是比之纯血狮鹫丝毫不差。倒是不知裴徵有没有对翅——宁湛檬微微有些出神,然而两万年后的异能者向来对基因序列讳莫如深,贸然问出自然有逾矩之嫌。

         三足乌。宁湛檬无声的把三个字反复推敲了一遍,蓦地似是意会到了什么,无意识间将视线放到左侧,继而微微下移。

         裴徵:……

         宁湛檬猛地反应过来,略微一顿,小心翼翼的扫了一眼裴徵专注开车的侧脸,装作不经意的把目光移开。在这么安静的环境下走神什么的……真是略微有些丧失呀!

         宁湛檬轻咳了一声,试图打破沉默:“方才与陈小柳说了些什么?看他高兴成那样。”

         裴徵待耳后的红晕消退后,简短的解释了灵力场的图纸一事。

         “探灵?”宁湛檬挑了挑眉毛,显是第一次听到这个词:“好玩吗?”

         裴徵略微思索,点了点头。现世修者资源枯竭,除了昆仑,灵力场就是唯一的资源供应。但凡有金丹实力,基本都会去灵力场内碰碰运气。高阶修士依靠探灵寻求机缘,低阶修士依附于高阶修士开发灵力场,已是多年来惯有的平衡。

         “你若有意,可知会于我。”裴徵道。

         宁湛檬点头,回头倒是可以找白米空个档期出来。

         说话间,两人已是到了节目组定下的宾馆前。宁湛檬礼貌告别,一手拎着给自家经纪人助理准备的烤串打包,带着吃饱后的愉悦心情转身上楼。

         清晨六点多,用于安置嘉宾的整层楼里一片安静。昨晚的拍摄在精神与体力上给了一众嘉宾巨大的压力,此时几乎每一个都房门紧闭睡得昏昏沉沉。

         宁湛檬拿出房卡,打开门,第一眼看到的却是幽幽坐在床边的白米,以及那张带着黑眼圈的脸。

         宁湛檬顿了一下,颇有些心虚道:“吃不吃烤串?”

         在青年进门的一刹那,早已困得不行的白米愣是被生生吓了一跳,好半晌才缓过神来。先前因为节目组有包车接送,拍摄完毕的时候他与聚爆的经纪人一并都在宾馆内等候,万万没想到大巴拉回来的一车人里面独独少了个宁湛檬。

         好在宁湛檬那边的短信也来得极快,然而还没等白米放下心来,一众男团成员提供的线索又是让他紧张起来——接走宁湛檬的男人,一米九左右身高,看上去极其冷漠难以接触。

         先前被威慑过的june在复述起裴徵外貌的时候自然而然的带上了不少主观色彩,然而白米仍是敏锐的确认了来人的身份。这特么不是裴家二少又是谁?

         “你们去哪儿了?”白米木木的开口。半夜三更,豪车带人,直到这个点才知道回来——好在夜里狗仔少,宁湛檬又没红到大街小巷人人皆知,然而身位经纪人还是有必要做好万全的准备。

         “吃夜宵。”宁湛檬眨了眨眼睛,无辜道,顺便递出了手上的东西。

         白米这才注意到宁湛檬一手提着的塑料袋里散发着尚有余温的肉香,另一手则拿着一副档次极高的墨镜。宁湛檬出门的时候是晚上,跟着节目组一起白米自然没有想到给他全副武装,这时候还装备齐全只有一种可能。

         裴家二少想的倒是够周到——白米蓦地眼神一凛,心里警铃大作。连日常需用都自动备好了一份,裴二少爷的心思绝壁不止半夜兜风这么简单!今天还仅限于吃个夜宵,明天说不定就是摸小手,再往后根本想都不敢想!白米瞅了一眼自家艺人,只见他神色如常,既不似攀附上金主的喜悦,也不似被吃了豆腐的委屈,更没有拍拖中藏也藏不住的粉红泡泡,温软的五官在晨光下清澈无辜。

         ——他压根儿什么都没察觉到。白米定定的看了三秒终于得出了难以置信的结论。

         接过宁湛檬手上的烤串,白米虽是心下感动,但难以言喻的心情却是复杂至极:“小宁啊,你条件好,将来大红大紫是肯定的。就算裴二少爷有意思,也未必要跟其他小明星一样立刻就找个金主。”

         宁湛檬:咦?

         白米话说的点到为止,深深看了自家艺人一眼之后提着烤串推门而去。宁湛檬略微思索片刻,才颇为惊讶的反应过来白米的意思。

         金主这个词,宁湛檬并不陌生。提坦斯真人秀的选手基本都是人形兵器,基本还惜点命的都不会想着花钱跟选手发展感情。当年主持决赛的提坦斯星台当家女艺人倒是丝毫不避讳和金主的关系,常常在拍摄结束便被一个大腹便便的男人当场接走,还每每都半搂半抱着被宣誓主权。

         至于裴徵——宁湛檬将男人沉静冷淡的形象代入之后,顿时乐不可支的笑了起来。

         在《爆炸吧大明星》正式录制的第一个夜晚,通宵到早晨六点的不仅仅是白米。宾馆的另一侧,住的多是节目组的工作人员。而此时一个偏僻的房间内还亮着顶灯,安柯与陈编导竟是一宿没睡,正眼冒绿光的看着昨晚的录制回放。

         屏幕里,宁湛檬正在侧身同允成浩说话,勾勒细致的五官即使没有上妆都丝毫不减镜头前的魅力,等到june与sho一左一右走来,他微微一笑,正对着镜头,看向队友的表情柔和中带着一点暖意,从当时的机位视角来看,即使两人倒回了无数遍也依然有一种被融化的错觉。

         能把镜头感把握到这种地步,即使看的是回放,安柯仍是忍不住微微激动。

         这个片段过去,陈编导直接操纵鼠标,把进度条拉到了三分钟后。一片漆黑之中,张着血盆大口的女鬼蓦然出现在了屏幕中央,安柯把恐怖片的视角拍的极具氛围,在短暂的安静后,嘉宾们开始骤然尖叫起来,往后是摄像跟着的跑动。在跑到某个仅容一人通过的关卡时,气氛顿时紧张了起来。

         跑在最后面的是宁湛檬,却是可以明显看出没有在竞速中发挥出全部实力。在镜头聚焦时,宁湛檬忽的往斜地一冲,将身后的女鬼在摄像机前带出了一个精确的六十度角,顿时两人缠斗的细节都以最佳角度暴露在了摄像机前。紧接着,青年微微勾起嘴角,眼神里光芒闪烁,在众人反应过来之前站位陡变,右手在走廊的墙壁上轻轻一撑,借着力度直接弹跳到了对面的墙上,最后轻盈一跃,将悬挂在天花板上的黄色符纸快速揭下,贴到了女鬼脸上——

         一系列动作如行云流水,没有丝毫停顿。

         “我们走。”宁湛檬回头,眸子里凌厉的光芒缓缓淡去。此时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镜头里,身后是明显有些怔神的女鬼。明明是灰暗的背景里他却像是被镀了层光,让人全然移不开眼。

         安柯拿过鼠标,咔擦一声按了暂停。

         “怎么样?”一片沉默中,安柯缓缓道。

         陈编导过了许久才堪堪从极具震撼的画面中反应过来。

         “能火。”他出声道。岂止是能火?估计屏幕前的女观众看了,当场就能被帅的生活不能自理有没有!

         安柯点点头,操纵鼠标又是到了宁湛檬扔道具的那一节,明明已经企划过无数期节目的两人又是看的有些愣神。

         “道具组没安排这一出……”

         “这不重要。”安柯明显有些亢奋,大手一挥:“单看昨晚的镜头,这一期不可能不破收视率。”

         陈编导顿了一下,最终肯定的点了点头:“昨天的场景镜头已经差不多够用,这一期的整蛊道具在b组这里基本没起作用,台本的人设到了后面也有点乱,今晚只要把这两点补拍一下,就差不多可以收工——”

         安柯骤然打断:“我们这个节目,破4的收视份额,除了两个大台,不比同时段的其他综艺要差,观众也爱看。唯一的问题就在于,每期请来的嘉宾都在二三线徘徊,就是到处请不到一个大牌。”

         陈编导一愣:“整蛊节目,稍微有点粉丝基础的都不愿意接我们的通告,也可以理解……”他忽的想到什么,看着静止在屏幕上的宁湛檬,有些领会到了安柯的意思。

         “我们每期设置的整蛊机关都不是无解,”安柯敲了敲屏视频里悬在天花板上的黄色符纸:“看吧,要是真有实力,上节目也不可能掉粉,相反只会吸、粉。台本剧情可以改,但大体上我们还是要给观众展示最真实的东西。宁湛檬前后镜头一气呵成,刻意制造个笑点出来逗乐只会适得其反。”

         陈编导这么一琢磨,倒也是反应了过来。天花板上的符纸本意是让四个嘉宾叠人墙去取的,但宁湛檬这么一手光帅气不说,更是于电光石火之中以一己之力救了全团。比起在后期特意加个针对宁湛檬的整蛊情节,顺其自然强化角色确实要好看很多。

         如此想着,陈编导大手一挥就开始把后面的台本剧情大刀阔斧的改了起来。安柯在一旁看着,逐渐神色精彩。

         “如何?”陈编导得意洋洋。

         安柯竖起了大拇指。

         折腾了一宿,两人也是精疲力尽。陈编导出门前,随口调侃了一句:“白米工作室也没给咱两包红包,你说我们怎么就折腾这老半天想着怎么捧人?”

         安柯眉眼抽了抽:“我们这是在捧人吗?我们是指着人家捧我们节目啊。”

         陈编导哈哈一笑,告辞而去。好友走后,安柯伸了个懒腰,走动了几步,却依然没有睡意。在床上躺了好半天后,他忽的一咕噜爬起,打开电脑调出了一个写了三个月的文档。

         这是一份被台里毙了两次的真人秀企划,安柯曾经在无数个深夜或清晨打开过它,但没有一次,他的信心像今天这样一般强烈。

         次日的拍摄依旧是八点开始,在导演组放话可以提前结束后众人皆是心下松了一口气,然而b组紧紧围绕以宁湛檬为中心、a组跟着b组蹭宁湛檬无敌buff的情景倒是完全延续了昨天。

         宁湛檬原以为昨晚镜头够用了今天可以划水,没想却是被导演组下发了新的台本改了几段剧情。对于最新的改动宁湛檬倒是毫无异议,不需要假装柔弱、害怕、受到惊吓种种,明显就是略过了演技这关的考验。

         那厢,陈小柳与昨夜的半路才冒泡不同,一早就等在了b组的出发点,因着不好意思再用大人的手机,自带了惯用的易擦涂料。没有了裴徵的灵力加持,一人一鬼只能依靠这种最原始的方式交流。往往在一众嘉宾摄像看不见的地方,便会骤然出现一两行带着荧光的血红字迹。陈小柳一手烂字写的极丑,猛地一看还真有那么几分深宅鬼屋厉鬼遗书的意味。

         为了防止陈小柳吓坏小朋友,宁湛檬没有多留他,在交换了通讯号之后就放他自己飘着玩去了。

         剧组这一日的拍摄进度也是极快,仅仅到了十一点,众人已是合力推到老宅顶层开始巅峰对决。宁湛檬在众望所归之中折断了a组的旗帜,重新封印了*oss,并用清澈美丽的双眸一个一个唤醒了被厉鬼附身的a组成员。

         宁湛檬:……这剧情有毒。

         众编导:对对对就是这么酸爽!

         对于几个编导明目张胆给宁湛檬的加戏,一众嘉宾却是丝毫没有异议。人家基本担负了被所有嘉宾避之犹恐不及的体力活,八个嘉宾里也就他一个全程拍四小时被女鬼追杀四小时——再说,人家是有武术功底的,还自带辟邪光环,昨天晚上那一幕,至今几人都心有余悸。就算这些都不能被当做理由,长得美也能算理由了吧?

         陈编导倒是担心几个嘉宾觉得不公,当场就保证最后剪出来镜头基本平均。

         陈编导的担心实属多余。在经历了整整两个晚上的生死时速之后,七个嘉宾均是心力憔悴,然而就他们推进机关的速度,和到处乱窜的宁湛檬比起来简直算是定点npc了。在场几个嘉宾无论a组b组都在宁湛檬经过的时候被或多或少,显而易见或是不动声色的帮过,而且人家也不抢镜,就纯粹过来伸个援手,这种善意的帮助任谁也不愿意拒绝——神级打野carry七路,说的就是宁湛檬!况且,就算暂且不用帮忙,人家这顶尖尖的颜值也能在毛骨悚然的鬼屋里洗洗眼睛不是?

         十二点,录制结束后,蹲守在路旁的剧组大巴司机忍不住擦了擦眼镜。这八个嘉宾昨天进去的时候还都三三两两各走各的,怎么现在出来就是一大团了?

         在众人临走之前,消失了一段时间的陈小柳倒是再次冒了出来,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做足了乖巧小鬼修的姿态。宁湛檬笑意盈盈的摸了个够,最后如同放飞氢气球一样跟他道了别。一群人走了之后,陈小柳一个鬼在那里滞留了半响,只觉得宁大人真真是个好人。没有架子不说,之前的事情还轻易揭过,还请他吃串串,这些待遇都是他一个孤魂野鬼从来没有过的。

         一定要好好开发灵力场,经营胶囊旅馆,收集情报!陈小柳暗暗握拳,眼下有了这两位靠山,终于不用再受散修盟的压迫,定不能让两位大人失望才是!自己也要努力修炼,努力赚灵石,这样才能在两位大人的双修大典上送出像样的贺礼,不辜负大人的信任!

         那厢,节目组众人离开老宅,再休息一晚便是要准备离开。裴徵未在北省久留,已是早先一步回到了s市。宁湛檬查收完讯息,合上手机,这才发现安静的大巴里已是睡倒了一片。

         两天的日夜颠倒除了宁湛檬外任谁都吃不消,小助理陈欣更是贴心的给宁湛檬买了睡眠眼罩。宁湛檬的航班与聚爆成员一样在次日上午,回到宾馆略微收拾东西也睡不了几个小时。宁湛檬欣然接过,下车后将一盒眼罩拆开分发给了疲态明显的众人。

         一旁的白米看的颇为感慨——情商这么高,怎么就看不出裴二少爷的龌龊之心呢!

         有了连续两天在鬼屋的充足锻炼在先,宁湛檬一觉睡得极好,眼底淤青的几个男团成员皆是看的艳羡无比。人家这身体机能,这脸,这运动神经——妥妥儿和他们就不是一个初始天赋点。然而羡慕归羡慕,几人对宁湛檬均是心服口服,而占据了“坐在宁哥身旁空座”这一特权的sho更是扬着脑袋像个骄傲的小公鸡。撇开他前两天非拉着经纪人一起睡的传言不谈,此时sho倒是终于从惊吓中恢复了常态。

         到了机场,几人在经纪人的维护下低调的带着墨镜准备登机,一溜子腰细腿长的美少年美青年立时吸引了一大群妹子的关注。

         聚爆出道早,上镜多,与宁湛檬这个几周内依靠剧照片花吸、粉的新人相比粉丝底子要好上很多。很快,全副武装的队长june就被激动的妹子们认了出来,其次是副队长ray,之后是主舞sho和另外两个成员——顿时,和sho一起并排推着箱子的宁湛檬就变得极其显眼起来。

         青年同样带着墨镜,但露出的五官却是出离的漂亮,似乎每一丝线条都是精雕细琢而成,让人迫不及待的想一窥墨镜下的全貌。没有被粉丝认出来,青年倒也毫不在意,只是大方一笑,漂亮的唇角微微勾起,带着柔软的暖意。

         “宁宁宁……小柠檬!”忽的一个身处外层不断跳起的矮个子妹子一声惊呼:“小柠檬!真人!”

         宁湛檬轻轻摘了一下墨镜,对着声音传来的方向露出了一个狡黠的微笑,继而又重新把墨镜戴好。

         一片吸气声接连传来,那被笑容直接闪到的妹子更是捂着心口不能自己——照片不是p的!片花不是修过的!小柠檬真的就这么无敌好看!而此时围在内圈毫无心理准备的聚爆团粉更是如遭重击,这种逆天颜值真是攻击值max啊啊啊!

         而方才认人时有过一瞬犹豫的几个粉丝此时早已后悔到心碎,明明前段时间还和sho火过cp怎么就偏偏没认出来!要是抢先认出来就能得到完美的微笑x1了!可是……气质真的相差好大呀,花絮里是锋芒毕露的剑神大大,万万没想到现实却是这样温软无害的美青年!但又意外的戳萌点是怎么回事!

         白米努了努嘴,悄声凑到宁湛檬跟前:“一次荧屏没上,最近又下了热搜,两次去机场都能被认出来已经不错了。咱们不着急,慢慢红。”

         宁湛檬微微一笑,小粉丝们都这么可爱,慢慢红会让粉丝伤心的——必须要更加努力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