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3章 切磋
        裴家老宅一楼暗梯直通地下,穿过堆满杂物的储藏室和亮着顶灯的走廊,便是地下基地的另一处入口。百度搜索:kanshu58

         裴徵打开门,耀眼的光线从缝隙中透出,基地内外全然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基地的最上层极其宽敞,间或有形貌各异的妖修来回走动。墙壁上雕刻着的法阵中缓缓的流光若影若现,法阵的空隙里又不乏几个暴露在外的电源插座,供坐在一旁处理玉简的妖修们手机充电。整个大厅内灯光敞亮,视野所至之处均是干净整洁,甚至有些妖修在行走间任由油光水滑的尾巴软趴趴的拖在地上。

         裴徵的出现很快就造成了不小的轰动,顿时不少妖修都眼巴巴的凑上来问好。裴徵向来不吝啬对手下的指点,而修炼之中一旦得受金丹修士的恩惠,好处不是一点半点。更何况——大人身边带着的正是近来风头正劲的神秘美人!

         那厢,裴徵还在简洁介绍周围陈设,宁湛檬察觉到灼热的目光,眨了眨眼睛,递出一抹友善的微笑。

         顷刻间,两人的周围已是聚起了齐刷刷一片小妖,神情雀跃,在裴徵的视线扫过后又迅速换下了看八卦的表情,做深切爱戴状。

         “大人好!”

         裴徵微微颔首,带着宁湛檬走到正对着的升降梯,旋即消失在了众妖的视野之中。在闪烁的数字从b1跳动到b2之后,原本安安静静的大厅顿时一阵喧哗。

         “好看死啦嗷呜嗷呜!”

         “是人类还是妖修?这么可爱一定是妖修!”

         “大人是把道侣带过来视察不动产的吗!我猜就是!天啦好一口狗粮简直要被闪瞎眼辣!”

         原本神色冷静的妖修们此时一如班主任刚刚离开的小学生一般激动无比,说道兴奋之处更是尾巴蓬蓬的甩来甩去。裴徵鲜少有花边新闻,妖修尊崇强者,心甘情愿臣服在裴徵势力范围之下的妖修无一不是他炫酷实力的死忠粉——虽然一向关心自家大人的终身大事,但万万没想到这一天来的如此之快!而且大人的道侣颜值逆天风姿绰约,两个人站在一起就气场相配有木有!

         炼气入门没关系,反正大人有实力罩着!而且态度比大人那个眼睛朝天的小表妹温柔多啦——唯粉转cp粉,就是这么迅速!

         地下基地一共五层,除顶层一览无余外,剩下四层均是错综复杂。往下先是众多用途各异的训练场所,继而是仓库、研究室、丹房等等,在裴徵经过第四层的时候,还被一个穿着白大褂看上去年纪颇大的妖修拦住在一份文件上签了字。

         “刚刚敲定的提案,在几种特殊聚气丹里添加复合维生素。”裴徵简单解释道:“多数妖修在化形后依旧保持单单只吃肉的习惯,但受人类形体影响容易口腔溃疡,在服用丹方时影响灵力吸收。”

         宁湛檬点了点头,方才想起裴家在明面上也是以药业发家,显是裴卓鸿站在明面,裴徵与基地提供幕后技术支持。在两人方才经过的地下四层中,其中种种设施与构造,处处充斥着与两万年后截然不同的风格,其中又不乏当代科技的影子。炼丹炉一旁放着化学分析设备,昂贵材料被冰魄冷玉贮藏的同时也有专门的妖修时刻负责冷库温控。比起完全靠灵力与法阵运转的江海流集,裴徵明显是个十分开明的领导者。

         “如何?”

         电梯即将到达最后一层,裴徵开口。

         “很不错。”宁湛檬由衷道,这里的精神力者基地,那怕是在帝国的提坦斯星都算得上是一股不容小觑的力量,然而却与整个时代一般,在看似全面的精神力发展史上没有提到一丝一毫。

         无论是真正的无迹可寻,还是在历史的长河中被有意的忽略隐瞒,此时展现在他眼前的,都是一个溯源久远、风格独特并在不断发展壮大的异能者文明。

         宁湛檬勾了勾嘴角,眼里有些好奇:“上面几层,功能区都是环形分布,唯独遗漏了中间。”

         裴徵眼里有一丝微不可查的愉悦闪过。叮咚一声,楼层变成b5。第四层与第五层之间相隔极久,宁湛檬粗略估算了一下,竟是有几十米之深。

         基地的最后一层布置十分简单,不长的走廊尽头,是一扇雕花的大门。裴徵轻轻推开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宁湛檬微微一笑,率先走了进去,旋即讶异的睁大了眼睛。

         ——雕花大门之后,一片明晃晃的光线有如白昼。这里极其宽敞,地面被不知名的岩石铺就,坚硬无比,四周墙壁泛着幽幽冷光,靠近之处隐隐可见兵器的划痕。往上,高高的穹顶极目可见,竟是离两人百米有余,半空中有个人影在悬空的障碍物之间穿梭扑闪,显是在训练。约莫是四周材质的影响,在进门的一瞬,夏日的炎热已是几不可察,唯余砭人肌骨的凌冽冷意。

         宁湛檬轻轻吸了一口气,眼里光彩熠熠。

         与其说是训练室,不如说这里是最完美的角斗场所。裴徵的地下基地,竟是完完全全围绕这一处所建——封闭,宽阔,恢弘庄严而厚重,虽然究竟不如天空无拘无束却已是在所有可能的设计中至臻完美。裴徵所谓的切磋,终于在这一刻起完完全全点燃了宁湛檬的战意。

         裴徵注视着宁湛檬的神情,心里有淡淡的柔软。同为强者,把他最爱的东西放在青年面前,就能轻而易举的讨好。他能感觉到青年呼吸之间的雀跃,还有双眼里炽烈的神采。此时的青年,耀眼的让人忍不住想去征服,去收归己有。

         穹顶的明光微微闪烁了两下,半空中的妖修似乎还没注意到两人的到来,兀自拿着一把长剑对着假想敌扑来扑去,沉静在情景之中大声呼喊:“看剑看剑——面对疾风吧!”

         “白哲,”裴徵开口:“下来。”

         “老大!”白哲闻言眉开眼笑:“老大来了!要不要打一架!”

         宁湛檬一声轻咳,稍微刷了一下存在感,试图不着痕迹的表达自己事先预约的事实。白哲乍一眼看到宁美人自然也是雀跃无比,然而却愣是没有领会到意思,反而益发坚定了心中的猜测:老大一定是要借着和自己对打的机会,向道侣展示帅气的羽翼!毕竟这个年代还有返祖羽翼的血脉一只手就能数的过来!

         白哲深觉重任在身,拍打着雪白的翅膀盘旋降落,宁湛檬的视线在他的身上轻轻扫过,在羽翼上流连最久。如果说人类基因将视觉美学绝大部分捆绑在脸上,那狮鹫的审美中,对于羽翼的考量就先天性的占有了很大一部分。

         白哲的羽翼质地轻盈,形状窄平,羽毛之间少有空隙,在宁湛檬看来便是轻灵秀气。他眨了眨眼睛,微微一笑,丝毫不掩饰对美的欣赏。白哲则是面色一红,被宁美人无声夸赞好开心有木有!然而一旁就是虎视眈眈的老大……

         视线始终不离宁湛檬的裴徵自然也是察觉到了青年对白哲的不同,此时他的心情却是有些复杂。修者之中,羽翼返祖极为罕见,青年不视其为异类已然让他颇为欣慰,但若宁湛檬独独喜爱的是白哲这种淡色滑翔翅——

         那也必定要让青年知晓,三组金乌的羽翼当是猛禽之首才是。裴徵狭长的双目微微收敛,挡住了其中冷冽的锋芒。

         那厢,白哲在呆愣之间接收到了裴徵复杂的视线,多年的默契让他的身体在大脑之前反应过来,扑扑两下把翅膀收了起来。

         裴徵:善。

         宁湛檬有些遗憾的收回目光,最后还瞅了一眼白哲身上的作战服。款式简洁,质地良好,好几处明为暗纹实为法阵,有微弱的生物电流缓缓流淌——在收回羽翼后还能恢复如初,显然也是这一“法阵”的功效。

         “老大,要不要……”白哲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开口,裴徵却是微微摇了摇头。白哲领会,在告辞之后小心翼翼的为两人带上门——啧啧,老大一定是要抱着宁美人飞一圈呀再飞一圈,然后在最高处把穹顶上的夜明珠取下来,宁美人就会惊喜感动当场答应老大求婚!套路,都是套路!

         训练室之内。

         白哲离开后,立时便安静了不少。宁湛檬弯了弯眼角,直切主题:“切磋?”

         裴徵点头。训练室一侧设施俱全,事先为宁湛檬准备的劲装正在更衣室之内,与白哲那一套极其相似。宁湛檬颇为心水的左摸摸右摸摸,才一脸满足的换了上去。今日来之前特地选的那件准备报废的廉价上衣,倒是可以继续存活下去了!

         宁湛檬再次出现的时候,裴徵几乎看的移不开眼。修长而充满力度的身材被劲装勾勒的淋漓精致,每一分每一毫都像是精心雕刻所致,腰身处的线条更是让人充满遐思。青年原本温软的五官在此时战意满盈,漂亮的眸子里光彩灼灼,嘴角一抹笑容带着锁死人的危险却致命的好看。

         裴徵神色暗沉,强迫自己移开注意力:“往时,父亲每每予我丹药法器,都是放在穹顶之上作为彩头,做切磋的彩头。”

         “现在上面是什么?”宁湛檬好奇的眨了眨眼。

         “夜明珠。”裴徵道,明珠配美人,正当好。

         宁湛檬睁大了眼睛,虽是跃跃欲试却自然不会与裴徵对赌。自己那少得可怜的片酬连基地里一个房间都买不下,更是没什么能添做彩头。

         “你若赢过,”裴徵定定的看着眼前的青年,眼里柔软的笑意一闪而过:“我自当为你取下。”

         裴徵鲜有笑容,此时短打劲装,微微勾起唇角,竟是让宁湛檬都有些愣神。

         “若是你赢又如何?”宁湛檬挑了挑眉毛。

         裴徵道:“届时你自然会知道。”

         两人挑选的均是长剑,在兵器入手的一瞬,双双气势陡增。宁湛檬的s的精神力无形无质,气场却压迫的周身空气凝重肃然,裴徵的灵力则更为灼热,与他一贯的冷淡不同,带着滔天的气焰灼然而气,剑锋之上竟是隐隐有剑芒闪过。

         “不拿出全部实力吗?”宁湛檬挑了挑眉毛,神情似笑非笑。

         裴徵一愣,旋即了然。三足金乌的血脉在空中有着绝对的优势,他原本不想以此压青年一筹,但青年值得强者全部的尊重。

         “好。”裴徵点了点头,立时一双漆黑如墨的羽翼带着形若万钧的气势从他的背后张开,在迅速升腾之中带着凌厉的破空之声,羽翼上的金芒耀眼的几乎让人窒息。

         三足金乌,果然不负盛名。

         宁湛檬微微一笑,继而在裴徵反应过来之前蓦然腾空,在色阶上分毫不差的狮鹫双翼出现的悄无声息,锋利的羽梢在半空之中闪烁着金属一般无机质的寒芒。

         裴徵的瞳孔骤然一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