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裴家事
        刚领完一小笔片酬、制定好人生规划的生活是极其轻松愉快的。就在宁湛檬准备收拾收拾、下楼询问物业s市民用电费事宜时,裴乐远的电话掐着点打了过来。

         裴小少爷摸出家门口的时候颇为心虚,不敢太过招摇,犹豫再三之后还是选了辆不打眼的入门级宾利,就连衣服也尽量往灰黑色穿,生怕半路遇到回家的裴徵。好在裴乐远今晚的安排十分简单,就是单纯的吃一顿麻辣香锅——只要不是被辣出问题十点还回不了家,一般情况下也很难被作息规律的裴徵发现。

         宁湛檬下楼的时候,裴乐远正靠在车门上带着墨镜玩手机,看到他走过来直接把车钥匙扔了过去:“你开。饿死我了,中午就喝了一碗粥,为了晚上这顿特地留的肚子。”

         “荣幸之至,”宁湛檬的微笑绅士而体贴,“咦我忽然想起来,我好像还没有驾照。”

         说话间,宁湛檬毫无心理负担的把自己安放到了宽敞舒适的副驾驶上,裴乐远懵逼了几秒之后,才想起来这人连身份/证都是自己一周前找小广告办的。

         “对了还有,下周之前帮我准备一份入职体检报告。”宁湛檬看着认命开车的裴乐远眨了眨眼睛:“指标正常的那种。”

         裴小少爷委委屈屈的哼了一声,只觉得自己真是可怜的不行。在家被裴徵吓得不敢乱动,好不容易出来一趟又被宁湛檬一如既往的压榨——明明宁湛檬就是个带资进组的十八线小明星,自己才是正儿八经的金主好不好!然而这种事情他也终归只敢在心底偷偷yy一下——就算是金主,也是被宁湛檬拿刀子逼着当金主的。

         悔不当初!

         “嗯?”宁湛檬微微侧头,朝着明显心有不甘的裴小少爷勾了勾嘴角,闪瞎眼的逆天颜值直戳裴乐远心尖尖。

         裴乐远:……有本事自己去弄体检报告啊!总是用美色镇压本少算什么男人!好气哦!

         宁湛檬虽然归根结底到底来历可疑、还兼之有压迫差使裴小少爷的恶习,但平心而论,裴乐远倒是还挺喜欢和他唠唠嗑的。宁湛檬的生活常识有一大片非常可疑的空缺,正好满足裴乐远天天刷微博对民情八卦了如指掌的强烈炫耀欲,而宁湛檬本身情商不低,偶尔还能冒出一两个从未听过的黑科技冷知识,在裴乐远的交际圈中,绝对算得上是一个“有趣”的人。

         小宾利还没开到火锅店,裴乐远就咕叽咕叽的把这两天在老宅里的事全抱怨了出来:“你说,我好歹也算是个正经投资人,预计再过几年能养活自己的那种……可本家那边给我上族谱的时候,写的字号只有我二哥的一半大,算什么事儿!”

         宁湛檬家族观念十分淡薄,并不是很能理解裴乐远的悲愤所在,他十分友善的建议道:“你可以把名字用最大号打印下来贴在墙上——会不会比较有尊严感?”

         “这能一样吗!”裴乐远抓狂:“你不懂,从小就是这样。我刚懂点事的时候,爸妈带我回老宅,本家的人就对我不上心。后来大一点了,我那年三年级,被数学老师特别提拔去参加四年级的奥数培训班,大哥二哥在学校和人打架被找家长了,结果你猜怎么着——回本家那里,长辈们还是一个劲的说要向我哥学习!”

         宁湛檬对这种古人类幼崽期间的争风吃醋明显颇为好奇:“那,你大哥二哥也是投资人?”

         “这倒不是。大哥是做中药材实业的,”说到这里裴乐远明显两眼放光:“他可厉害,青年才俊懂不懂!至于二哥——我也搞不清他到底做什么,前几年在欧洲读艺术,这个月刚回来,也没看他在家里画过一张画,天天见不着个人影,本家却处处以他为先。”

         “你们裴家还挺文艺的。”宁湛檬顿了一下,从这几日汲取的知识中搜刮出一个词儿。裴乐远的车子里乱的一团糟,挡风玻璃前面放了一堆薯片能量棒养乐多之类,一到红灯他就右手离开方向盘嘎嘣嘎嘣的吃个不停,等绿灯再用手帕擦擦手。那方手帕纯黑底银色刺绣,做工以宁湛檬两万年后的眼光看来都算非常精细雅致,而那硬币大小的绣案正是之前白米指给他看的裴家族徽。

         “这是什么鸟?”

         “三足乌。”裴乐远不消看就知道宁湛檬问的是什么:“山海经里头的。汤谷上有扶木,一日方至,一日方出,皆载于乌——听过没?祖宅里的雕刻全是这东西。据说传了一百多代了。”

         “很漂亮。”宁湛檬由衷赞叹道。

         “那是!”裴乐远听着倒是颇为得意:“说起来,我们家一向喜欢鸟,我妈说了,我还有我哥小时候都抱着鸟类百科全书死死不放,但是家里偏偏不让养。后来大点了,我攒了点零花钱,偷偷摸摸去花鸟市场买了一只鹩哥,谁知道在路上还好好的,一到家就一直抖个不停,最后还是我妈把鸟给弄回去了。”

         裴乐远说道这里,思绪忽的一滞。当时刚喜欢上迟璟的时候,可不就是看他在魔幻偶像剧里面演炽天使,洁白的翅膀扑来扑去的,自己一下子就掉到坑里头了。现在……有了宁湛檬这么一搅合,那种求而不得的心思倒还真冲淡了不少,但真想起来还是有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

         “好好开车,走什么神。”宁湛檬看他眼神呆滞,果断出声。

         “啊?哦……好。”裴乐远从出神中惊醒,眉心猛地一跳,刹那间还以为是他二哥在训他,半响才缓过神来。说起来,裴徵和宁湛檬完完全全是两个不同的人——裴徵话不多,日常气场全开,不声不响的坐在那里就刷满存在感;宁湛檬看上去则相对要温润无害一些,虽然一旦进入战斗模式也毫不逊色。偏偏这两个人使唤起裴乐远来,语气几乎一模一样。

         裴乐远订座的那家麻辣香锅在周五的晚上很是火爆,两人开往停车场时,正好能看到店面里面排起的等位长队。

         “六点半,桌位迟一分钟都保不住——”裴乐远看着手机心急火燎道,现在是六点二十七,跑过去刚刚好,但偏偏这里唯一的空余停车位被左边的车别了一下,留下的空隙很难把他的小宾利填进去。

         宁湛檬显然也注意到了这一点:“往两点钟方向转一下,再向后。”

         “两点钟是哪?”裴乐远一脸懵逼。

         宁湛檬:“右。”

         裴乐远把方向盘向左打了一下。

         宁湛檬:“……”

         裴乐远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不行不行,你你你先下去。我倒车慢,有人在车上我紧张。过去报我的名字,就差一分钟不到了,快快快。”

         “好吧,你加油。”宁湛檬顿了一下,怜悯的看了他一眼后打开车门扬长而去。

         宁湛檬下车之后,裴小少爷这才堪堪松了一口气,费劲的折腾起倒车来。这个位置还当真不好停车,他一个人摸索着试了半响,最后还真是在偏右的六十度角方向把车弄进去的。

         六点三十四。裴乐远停好车,松开安全带,长舒了一口气。

         s市的夜晚还未全黑,不远处美食街里的麻辣香锅似乎已经带着诱人的香味在向他招手。空旷的停车场内空无一人,裴乐远最后愤恨的看了眼左边别住他的那辆面包车,打开车门准备直奔麻辣香锅。

         宾利的车门被打开了一个并不宽敞的缝隙,裴乐远弯着腰从里面挤了出来,然而还没等他伸直身板,车门蓦地被一只手从外面关了上去。

         裴乐远心跳陡然加速,惊悚的尖叫随即被这只手狠狠捂到了嗓子眼里。这是一只宽大的、极其粗糙的成年男人的手,以裴乐远的力量竟是几乎无法撼动这种压制分毫。

         那人扯着他径直走向了一辆破旧的汽车,车牌似乎被什么东西挡住了怎么也看不清。裴乐远的第一反应就是要自救,然随之而来笼罩他的却是灭顶的绝望。劫持他的人在第一时间就把他的手机扔到了地上,而且他的肢体力量完全超出了裴乐远的认知常识。

         车里还有一个人。裴乐远整个人被挟制住,头部强迫性下按,无法看到劫持者面貌一丝一毫。而他唯一能看到的——是那人手中泛着寒光的注射器。

         完了。

         裴乐远整个身体都开始簌簌发抖起来。他不知道针管里面有什么,但几乎所有他能想到的猜想都是被绑架之后的最坏结果。裴家不算大富大贵之家,直到裴卓鸿这里才算是真正起色,裴乐远也从来没有想过被绑架之类的戏码会发生在自己身上,还是这样一上来就狠下杀手。

         “你、你们想要什么都可以商量,把、把手机给我我我可以打给我哥……”裴乐远颤抖着开口,但他的声音却被捂得严严实实。车内两人均是默不作声,只是把他的头部压得更低。

         裴乐远整个人几乎都被折叠了起来,在这种强烈的挟制下,别说自救,就是动一下都丝毫没有可能。车内那人的动作极其利索,注射器很快就被他娴熟的拿了起来。

         “不要——!!”

         裴乐远在这一刻那终于控制不住在极度恐慌下泪流满面,他下意识的闭起眼睛,但预料中的尖锐疼痛却始始终没有从手臂上传来。

         碰的一声。

         破旧汽车的车门被整个卸了下来,裴乐远只感觉到另一股力量拉扯着自己——他并不知道是怎么做到的,但却把自己硬生生从绑匪的挟制中抢了回来。

         在刚才闭眼的那一瞬间,裴乐远错过了车内极其惊悚的异像。差一点碰到他手臂上的注射针忽的电光骤闪,一道蛇身粗细的紫色电带狠狠的劈在两个劫持者的身上,却又与被劫持的裴乐远绝缘。

         刺鼻的焦糊味传来,裴乐远含着泪水睁开了眼睛。

         “站我身后。”宁湛檬言简意赅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