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3章 陈小柳
        夜晚九点半,b市。

         裴徵按下接听,青年细微的呼吸声从另一边传来。他的神色微微有些松融,带着点难以察觉的暖意:“我在。”

         宁湛檬弯了弯眼角,颇为熟稔的喊了一声阿徵,继而伸手扯了两下束缚住修士样本的精神力触丝。那修士的隐匿方法颇为邪门,宁湛檬直到现在也不能用双眼看见,只能用精神力大致描摹出一个人形。此时黏在天花板上的修士一个不察被扯偏了两个身位,一颠一颠的带着点莫名q弹软糯的感觉。

         “还在录制节目?”通讯里的信号并不算清晰,裴徵轻声问道。

         “对,这次外景是夜场,大概到三点才会结束,”宁湛檬眨了眨眼睛,仔细抬头观察:“有没有一类异能者……不,修士,质感偏轻,通体透明,擅长隐匿,可与实体重叠,摸上去有一点湿润的触感?”

         “鬼修?”裴徵微微一愣。

         宁湛檬挑了挑眉毛,果然是裴徵那个圈子里的小东西:“我现在手上,呃,不小心捉到了一个,”宁湛檬语气极为无辜:“阿徵可知道该怎么和它沟通?”

         “鬼修大多离群索居,与寻常修士接触不多,灵体轻微口不能言……若是阴魂无需理会,生魂多开灵智可操作阴湿之物,将纸笔浸水即可令其书写于其上。”裴徵沉声答道。

         宁湛檬点了点头,倒是有些恍然为何先前在楼下攻击众人的泥块颇为湿润。裴徵身为坐镇一方的南省异能者领袖果然懂得颇多,留下他的号码就相当于激活了可随时查询的古地球异能者生态万象小百科——宁湛檬不由对勾搭能力满点的自己矜持的点了个赞。

         “你现在在哪里?”裴徵微微皱眉,开口问道。他虽是清楚,以宁湛檬的金丹修为即使到了昆仑也吃亏不到哪里去,但处于北省的b市毕竟在他的势力范围之外。鬼修的出没极其罕见,手段诡异往往防不胜防,青年涉世未深,即使两人修为相当他也并不放心。

         宁湛檬翻到之前剧组发来的短信,将地址念了一遍。

         裴徵点点头,等着青年挂掉通讯,随即把地址发给下面。少顷,一脸忧心忡忡的宿瀛敲门而入:“大人,宁先生现在在的地方,和b市上周发现的灵力场完全重合,据说是被鬼修拿了去……我们要不要派人过去?”

         裴徵面色微沉,站在一旁的宿瀛心里更是七上八下焦灼万分。裴徵鲜少对什么表示上心,宁湛檬算是几年来的第一个特例。先前在江海流集的的情景众人皆是有目共睹,炼气入门不够,长得还特别逆天——北省几大势力看在裴徵的面子上倒还不会把人怎么样,但真碰上有理说不清的鬼修,自家大人捧在手上的小明星估摸着分分钟连灰都不剩。

         “不急。”

         宿瀛一愣,这才意识到裴徵似乎还真不怎么着急。

         “忙完这里,我亲自过去。”裴徵道。

         略作交代之后,宿瀛告退,然而直到出了书房他的神色之间还是一派迷茫——大人这都不担心,莫不是人已经快速失宠了?但看着又不像,晚上还要亲自过去。再说以宁小先生那张脸,任谁都要放在心尖尖上疼着吧……微微摇了摇头,宿瀛轻轻带上了裴徵的房门。

         安静的房间内,裴徵拿着一份文件,略微有些走神,方才通话中宁湛檬温润的嗓音似乎犹在耳边。

         实际上,以裴徵的记忆力,两人短暂相处中宁湛檬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动作细节都能准确回想。记忆扫至一处,他放下文件,狭长的双目里神色莫测难明。

         “质感偏轻,通体透明,摸上去有一点湿润的触感……”宁湛檬这番话,明显是把捉到的鬼修上上下下摸了个遍才总结出来的。

         裴徵的眉心微微蹙起。

         桌上的文件还剩下薄薄一沓子,裴徵迅速翻了一遍做完批示,旋即换了一件衣服,出门而去。

         老宅二楼的走廊上,宁湛檬挂了电话,颇为愉悦的再次扯了扯挂在房顶上生无可恋的鬼修。

         “在这等着。”他微微抬首示意,继而按着来时的路线回到了节目组众人休憩场所。

         “有纸笔吗?”宁湛檬微笑问道。

         一行人顿时纷纷掏出台本,却是没人随身带笔。

         宁湛檬略微思索了一下,改口:“那有水吗?”

         坐在墙角等候已久的june与sho立时一个弹跳,一人拿了一瓶矿泉水殷勤的递了上去。宁湛檬颇有些受宠若惊,当下接过了一瓶,温柔道谢。

         等到他再次回到走廊上时,那蔫唧唧的鬼修甫一看到矿泉水,立时就在天花板上不安分的动来动去。宁湛檬在心下暗暗点了点头,这类特殊修士样本貌似当真能操纵阴湿之物。

         “会打字吗?点头或者摇头。”

         那鬼修使劲儿点起头,有好几次都差点把头顶塞到天花板里面去了。宁湛檬当下也不多话,径直打开矿泉水瓶,倒了点出来匀在手机屏幕上,解开锁屏打开了备忘录。

         “这么多够吗?”

         天花板上的鬼修再次把头点成拨浪鼓,宁湛檬见状收起了用于束缚的精神力威压,顺便把手上的手机屏幕换了个面向。那鬼修呆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嗖的一下迅速飘了下来。

         少顷,暗淡下来的手机屏幕再次亮了起来。宁湛檬饶有兴趣的看着,只见输入法被从拼音切换到笔画,接着备忘录里一个字接一个字的冒了出来:“大人饶命!”

         打完一句话似乎还没完,幽暗诡异的走廊上,水汽凝结气氛阴森。那只无形的手继续把输入法切换成英文,将一行补全,最终变成了:“大人饶命!qaq!”

         宁湛檬:……

         那鬼修缩了缩手,见从宁湛檬脸上看不出什么,当下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小人真的没有恶意!刚才有眼不识泰山无意冒犯还请大人见谅m(__)m.....”

         黑暗中,那鬼修一字一戳越敲越块,估摸是之前没有用过安卓机,到了后面熟悉ui之后在笔画和颜文字之间切换的极溜,语气也是极尽可怜连求饶都软哒哒的。被宁湛檬压制了这么一路,他早早的就把所谓的尊严问题抛在了脑后——眼前的这位大人明显深不可测!气场比他见过的筑基巅峰还要强大,虽然不出手的时候于凡人无异……

         如果再给他一次机会,刚才一定一定不会手贱,说什么也都要绕着走!然而事已至此,再懊悔也没用。修士之间封建残余严重,等级压制带来的是各个阶层的绝对特权压制,就凭他方才那一次冒犯,稍微讲究点的大能都能随手把他灭了……在命悬一线之下,那鬼修的当下别无他法只能头冒冷汗拼命打字辩解。

         “……说重点。”宁湛檬看了眼休息时间似乎剩下不多,出言提醒。一旁暗自察言观色的修士样本顿时浑身一颤缩成一团。

         “你叫什么?”

         “陈小柳。”那鬼修乖乖换行,打出不带废话的三个字。

         “刚才为什么袭击我们?”

         “一楼楼梯后面就是灵力场,不能让普通人进去。”

         宁湛檬扬了扬眉毛,这个解释与他之前的推测相仿,眼前的修士目的在于把人驱出楼梯口一带的区域。灵力场对他来说倒是个陌生的词汇,但比之在短短十分钟内拷问眼前的陈小柳,明显是事后询问裴徵来的更为高效。

         问询之间,那边走道尽头的房门吱呀一声打开,拍摄中场的休息时间结束,之前跟着a组的一个摄像被派过来负责通知宁湛檬。黑漆漆的走廊另一头,宁湛檬一个人在那儿孤零零站着,手指不见动作,手机屏幕却被调的雪亮,那小摄像甫一看只觉得有些渗人,就跟电影里面玩儿高级版的笔仙似的,然而当宁湛檬走过来的时候他立时又对刚才的想法有些羞愧。

         ——这么个神仙似的人物,这张颜值逆天自带圣光的脸,就算是百鬼夜行也不敢轻易近身啊!

         宁湛檬对着小摄像微微一笑,低头在手机里打出一行字,趁人不注意往身后不易察觉的角度示意了一下。

         自己跟着。

         陈小柳如临大赦,一直缠绕在身上的灵力束缚果真被取了下来。他顿时高兴的飞起——宁湛檬状似无意的往这个方向扫了一眼,陈小柳立时又迅速飘了下来,老老实实的跟在宁湛檬的身后。

         再次回到休憩室的时候,允成浩已然归队,出现在了b组的队列中,只是脸色惨白,看上去有些虚脱。在安柯反复询问确认之后,允成浩还是坚持了后续的拍摄。

         宁湛檬闻到房间里淡淡的古龙香水味,意味深长的看了飘在后面的陈小柳一眼。刚才把人俘虏的时候他已经上上下下摸过一遍,鬼修质地疏散,状若无形,只有微小的生物电流附于体表,导致表面活性较高,外部浓度也略微高于内部浓度,正巧对应于物质性的正吸附。之前在一楼储藏室残留的古龙香水味,应该也是陈小柳在经过允成浩时留下的。

         陈小柳感觉到宁湛檬目光,顿时浑身一僵,小心翼翼的往后退了两步。虽然他的本意只是把人赶离那片区域,但……但允成浩的情歌他也很喜欢听呀!趁着爱豆落单偷偷摸摸从他身上穿过去又穿过来什么的也是可以理解的啊!

         在简单的休整之后,真人秀的拍摄从二楼遭遇战的房间继续。先前由于宁湛檬身手完全出人意料,a组在毫无准备的仓促之下以微弱的优势失去了宝箱的所有权。而此时b组又再次加入允成浩一大战力,在节目组的授意下,原本放到最后的大招被a组提前找到并解开封印——一只代表老宅阴魂的女鬼,由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扮演,一脸超浓哥特妆不忍直视,在剧情中被放出后只有一个执念:“攻击整个老宅中最漂亮的人。”

         节目组此举无疑旨在削弱宁湛檬这边的战力。而综艺感超强的前提坦斯真人秀当家艺人自然是十分默契的就地配合,在整个二楼三楼的重重机关中挪腾纵越,与工作人员展开了精彩的套路表演。

         之后的几个小时内,宁湛檬将节奏带的极好,在与工作人员的追逐战中,警戒区、活版门、翻转墙等种种机关均成为了镜头里至关重要的打戏道具,整个亡命飞奔的过程愣是被他给拍成了自带特效。

         这厢,宁湛檬与剧组人员对场内机关均是心知肚明,然而被勒令跟在后面的陈小柳却愣是被吓飞了好几次。尤其是中间突然出现的厉鬼3d投影那一段,身位正好与他完全重合——陈小柳当下发出一声无人听见的尖叫,直接冲到天花板上缩成一团瑟瑟发抖。

         宁湛檬:……并不是很懂你们这些鬼修。

         在恢复平静之后,陈小柳自然也颇有些羞愧。此时自己一条可怜的孤魂,生死全都捏在下面那位大人的手上,必须要迅速改掉胆小怕事的先入印象表现出自己的价值才是——于是在之后的半个小时之中,宁湛檬惊奇的发现,陈小柳竟是一改之前的畏畏缩缩,开始在每个房间里到处乱窜起来。

         b组与女鬼的追打戏拍得挺久,期间扮作女鬼的工作人员愣是因为体力不支足足换了三个。在最后一次中场休息时,陈小柳终于停止了怪异的举动,开始在宁湛檬的面前晃来晃去刷存在感。

         宁湛檬和队友打了个招呼,走道一处偏僻的角落拿出手机,旋开了矿泉水的瓶盖——眼前的鬼修看上去延展性还不错,瓶口小了点应该也自己能沾到水吧。

         陈小柳在接过手机屏之后直接关掉了备忘录,打开了系统自带的画图便笺,开始认认真真的一个一个线条勾画起来。

         两分钟后,宁湛檬才意识到,陈小柳画的是二楼所有隐藏宝箱的位置。

         宁湛檬:……有些莫名的感动呢。

         黑暗中,面容精致的青年默默拿出台本,翻到楼层机关宝箱详解那一页,递了过去。

         陈小柳呆呆的愣了半响,继而发出一声无声的哀嚎。

         “不伤心。”宁湛檬伸手,拍了拍他无形的肩膀以示安慰。

         回到大部队的时候,仍是宁湛檬在前,陈小柳在后。开拍之后,宁湛檬特意旋紧了刚才的那瓶矿泉水,放在高处防止被人误喝。

         被安慰之后的陈小柳在这一刻终于有了胆子去正眼观察在下方拍戏的宁湛檬——这位大人,不仅长得特别好看,好像对谁都特别温柔呢。这样看来,自己现在应该,暂时,不会有太大的危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