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3章 百米工作室
        裴乐远并没有对那通电话解释什么,然而两日后的清晨,当宁湛檬正看电视购物看的津津有味的时候,楼上传来了裴小少爷乒乒乓乓收拾东西的声音。

         “要走?”宁湛檬挑了挑眉毛,微微侧身看着下楼的裴小少爷,手上动作不停。优雅的消灭着一根又一根的油条。

         裴乐远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家里催着回去,祭祖。”

         宁湛檬哦了一声,在他的基因组合中,拷贝于人类的占百分之七十左右,其次又有百分之二十来自于狮鹫,他本身并没有祭奠其中任何一种物种的习惯,然而身处两万年前的地球,他对任何存在于历史的智慧生物活动都充满了好奇:“祭祖是什么样的?”

         裴乐远蔫巴蔫巴的给自己倒了杯豆浆:“去主家的深山老林里头呆一周,没电视,没wifi,几个长辈还不知道为什么都挺不待见我的。”

         宁湛檬上下打量了裴乐远一番,人类男性,二十四岁,四肢无力气场弱小,这种半大不小没有任何竞争力的成长期幼崽在动物世界里,遇到饥荒都是一窝子里头第一个被扔出去的。

         然而出于对饲主的尊重,宁湛檬微微思索了一下,诚恳道:“至少你是个影视投资人,对家族还是有点用的。”

         裴乐远:……去年亏的几百万还没收回来呢。

         到本家老宅还有两天功夫,然而当务之急裴乐远还有另一件事需要解决。趁着宁湛檬心情好,他连忙往人碗里多丢了两个包子:“那个——房费我一直交到这周末了,钥匙马上就给你,”裴乐远支支吾吾道:“就是我这手臂上还有个道子……”

         宁湛檬弯了弯眉眼,看向裴小少爷的时候眼神真挚而温柔:“不怕,不会疼的。”

         裴乐远:“我、我就是想……”

         宁湛檬为他倒了一杯牛奶安抚之:“这代表我们彼此间的信任,好歹也是友谊的见证,嗯?再说了,这也算是个单向报警系统,将来你要是遇到危险了,我还能赶过来看看能不能抢救一下。”

         “……”裴乐远死鱼眼盯着牛奶,虽然心中有万般不甘但迫于淫威也只能屈从。十秒钟后,他愤恨的端起杯子,啊呜一大口喝了个底朝天。

         最终,裴小少爷还是带着满腔怨念拉着箱子走了,顺便赔掉了豪华别墅额外一周的租金、超额的电费和一张□□。

         五一黄金周的末期,从九寨沟周边飞往全国各大城市的机票价格飞涨,反向航线却以空席居多。在裴乐远登机前往s市的同时,有一个人正刚刚降落,向着九寨沟进发。

         白米是个在外界名气并不响亮的经纪人,然而在昔年的传娱内部,他却是几大金牌经纪人之一。因为在一次高层变动中站队失误,之后连着两年,他带出来的新人都被分配给别人做了嫁衣。半年前,他带着一小批人马出来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虽然有着积累多年的人脉做支撑,但在几大巨头的夹缝下,他的百米工作室每一个决策都走的举步维艰。

         百米工作室路子不广,资金也不充足,旗下的艺人通常都是大公司淘汰下的,因此合作的通告在档次上也一直上不去。对于白米来说,一个能撑得起工作室的艺人,几乎是他愿意付出所有代价去挖掘的。此时距离宁湛檬的定妆照放出不足四十八个小时,而白米正是最早聚焦于这个名字的一批人之一。

         在定妆照放出来之后的一小时内,他就动用了不少老人脉把所有和宁湛檬相关的信息查了个遍——这个新人就像是凭空冒出来的一样,第一次出现是由裴氏的小公子裴乐远推荐进剧组。辗转打听到裴乐远的联系方式后,白米立刻就厚着脸皮代表工作室表达了和新人见面的意愿。

         在裴乐远回复之前,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超乎了白米的想象。八张定妆照,在一天内达到了整整三万转发,就算白米再乐观,他也能够想象至少有几十家大大小小的经纪人公司都盯上了这个几乎超出审美极限的新人——即使之后来自于裴乐远的回复都没有让他的担忧减少半点。

         奇货可居。他几乎百分百确定,裴乐远向所有的经济公司都给出了一模一样的回复,他完全可以在几十分合约中挑出福利最好的一张,而百米在其中基本是毫无竞争力的。

         然而即使这样,白米都毫无犹豫的定下了飞往陈森剧组的机票。百米工作室已经在三线挣扎了太久,他不能放过任何一个能更进一步的契机。

         九寨沟,长海五彩池。

         白米在出示了和裴乐远的微博私信互动之后,被剧组工作人员放行进入片场。

         矿物池场景在武侠片中风格稍显奇幻,但陈森在少许考量之后仍旧坚持把南宫修瑜为女主疗伤的镜头放在这里。经过三天的拍摄,宁湛檬已经完成了和女主初期互动的剧情,接下来的一段是几个长镜头拼凑——宁湛檬需要在追杀女主小分队的骚扰中把人一把捞起,大轻功直飞疗伤圣地,然后展示冷酷如坚冰的南宫庄主不为人知的柔情一面。

         陈森的设想很完美,然而宁湛檬与崔盈对戏不同于sho。如果说南宫修瑜与南宫修齐在一起是半斤八两大眼瞪小眼,那么一旦有了当红小花旦的对比,宁湛檬的演技顿时就惨不忍睹起来。

         三天的时间,足够整个剧组认识到这一难以改变的现实。上天是公平的,大概是给宁湛檬捏脸的时候砸了太多花销,导致于演技严重欠费。宁湛檬前期还能面无表情放放冷气装个冰山糊弄过去,一旦涉及到“隐秘而爱恋的眼神”,近镜头就变得尤其难拍。

         白米走进拍摄现场的时候,陈森正在指挥整个剧组准备吊威亚的打戏,并不清楚宁湛檬底细的他在第一眼就是十足的惊艳——地面上是忙忙碌碌的摄像组工作人员,半空中,宁湛檬广袖长袍,手持一柄软剑,在工作人员的配合下按照武指的要求翻腾纵越,他的动作极其优雅,银蓝色面具之下的眼神冷冽出尘,收剑的一瞬间往白米的方向一瞥——如同无情无欲的神祗看着芸芸众生。

         “没问题!”武指比了个ok的手势,陈森挥挥手,拿着扩音器对着正在缓慢降落的宁湛檬:“小宁啊,你打的开心,表情呢?表情,表情!女主就剩一口气了,你好歹表现一下啊,咱们这是虽然是个远镜头,但脸也是能拍到的哈。”

         宁湛檬心虚的点了点头。

         “成,一会儿争取一遍过。那边威亚再检查一下。”

         负责操纵工作人员应声:“应该没问题,一切正常——等、等等,导演,现在显示装置承重力是零,这,这……”

         宁湛檬一愣,随即迅速反应过来,放松四肢把重量重新搭载到钢丝上——刚才急着琢磨表情,竟把这事给忘了。

         工作人员傻眼:“现在没事了……”

         “今天风比较大,有误差也正常。”宁湛檬降落到地面,不着痕迹的掩饰道。

         宁湛檬如此说着,陈森却并不放心,差使一帮技术人员复查去了。

         整个剧组再次陷入忙碌之中,一旁的白米则视线紧紧锁着宁湛檬——他从威压上下来之后就主动帮着剧组搬道具去了,道具组与他似乎熟得很,主演来帮忙也不客气推辞。看得出宁湛檬人缘好,不娇气。而他的身边似乎没有任何助理或经纪人的存在。

         白米蓦地一阵狂喜,如果他真的是第一个与宁湛檬接洽的经纪公司,如果百米工作室真的能签下这个新人——那未来当真将难以估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