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23.第23章 如果爱情没有你3
    第23章如果爱情没有你3

     部长们都不可思议于主席的果断残忍。为什么就这样断章取义?

     “为什么啊?”

     “对啊。”

     “主席,你不能偏袒秘书部啊。”火气大的就叫板。

     部长们面带愠色,就这样淘汰他们,凭什么?都还没竞选,就这样把他们直接淘汰了,这像话吗?

     “你们就不能别瞎吵吗?没能力别在那吵。”闻席阳的声音盖过了其他人。

     许晨黎回头拉了拉他的衣袖,示意让他别说话。

     “闻席阳,虽然我知道你是崔教授介绍的,学生会也很欢迎你这样的优等生,但请你不要大声说话吗?”李天昊板着一张脸。

     而闻席阳并没有看他,而是望着储铭杰。

     “每个系都只有三个名额可以竞选,各部长,你们衡量一下,谁才是出色的人选,学生会不是给你们混的地方。”

     “我知道大家觉得很突然,但是竞选难道就是准备好稿子就去演讲吗?挑出去的成员,他表面功夫可以不做的太好,可是做事一定是表里如一。就如闻笑笑,许晨黎,平时表现的好,那么即使待在校学生会,也一样优秀。”储铭杰出色的地方也莫过于他的威严,他能言善道,让大家都听从于他的安排,可他的高高在上,让闻笑笑胆怯。

     好像谁都无法动摇他的抉择。

     开会期间,大家那若有若无的目光都幽幽飘向闻笑笑,怪难受的。

     杨楠悄悄问她:“部长,主席是不是对你有意思啊?”

     “如果不是,那就是我自恋了。”闻笑笑叹了一口气,看主席的神情,他如果不是对自己有意思就是喜欢她了吧。

     不然他这是干嘛?仅仅是为了删选人员?

     也不是没这个可能啊,毕竟许晨黎也在名单里面。

     开完会,储铭杰留下了闻笑笑。

     “你想和我说什么?”

     见闻笑笑一脸局促不安,储铭杰一改之前的严肃,笑道。

     “我,唉,主席,你今天表扬我,我收到惊吓了。”闻笑笑向他坦白。

     “不是惊喜吗?”

     闻笑笑翻了个白眼,怎么可能会惊喜?

     “你分明在维护我们部。”

     “闻笑笑,你觉得你优秀吗?”

     闻笑笑想了想,平时自己规规矩矩的,也算是公私分明,老师布置的任务也能很好的完成。其实自己还是有这个实力的吧。

     于是她点了点头。

     储铭杰笑了笑。闻笑笑神色古怪地望着他:“笑我自恋?”

     “不是,只是想起上次你为了维护自己的部员,而和前任宣传部部长争吵的事情。”

     额呵呵呵……闻笑笑面色有些尴尬,部长维护自己的部员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他们没有做错事,我是部长,不能让他们受别人的委屈,特别是不能受不讲道理的人的委屈。”

     “嗯,所以,我对你很折服,你的那股认真,无所畏惧的样子,真的让我很喜欢你。”

     闻笑笑抿了抿嘴唇,主席真的很喜欢让她受到惊吓。

     “那样的我连我自己都很佩服,时间不早了,我要去打工了。”

     储铭杰见闻笑笑并无所动,神情有些沮丧,“我送你去吧,外面下雨。”

     “不用了,主席你很忙的话,不麻烦的。”闻笑笑闪躲着,这种感觉她很不喜欢,像是什么堵塞住了呼吸。

     真的,他不嫌麻烦的啊。

     空荡的学生会就只剩下他一个人。他第一次的告白就失败了。

     闻笑笑,什么样的人,是你喜欢的呢?

     储铭杰第一次有了想要了解她的喜好了。

     来日方长嘛。

     这天气就是这样,才到站牌就下起了漂泊大雨。

     今年雨下得特别多也特别大,大概有一半的时间都在下雨了。

     闻笑笑站的站牌,已经有很多人站了,躲雨只能在外面了,还好头顶有一块地方还能遮着,不然,她就要淋湿了。

     雨下得很大,风也很大,闻笑笑来不及躲藏,其实也已经湿了。

     有很多人都打着伞站在她身旁,雨伞落下的雨滴落在她的衣服上,鞋子上,让她有些不满。

     身旁的人走了一个又来了一个,走完了,就剩下湿透了的她。

     她没有带伞,也没有人给她伞,她喜欢一个人待在学生会做事情,但她真的不是喜欢一个人寂寞。

     一个人太委屈了,没有怀抱,没有温暖。

     她呆呆地站着,望着雨,这也就是她依赖他的地方吧。

     以前闻席阳不论在哪里都会给她带伞的,可是他,不要她了。

     闻笑笑委屈地有些想哭了,可她哭什么呢?

     拉紧了那湿湿的外套,似乎已经感受不到哪里是干的了,就将就些吧。

     人走了一波又一波,剩下她一个人还在等,不知道是等人还是等车,她固执而幼稚地站在那。

     似乎在等一个答案。

     可是那个答案并没有结果。

     眼看天渐渐暗下去了,空荡荡的车子在她面前停下。

     她踩着水,顶着雨,走向公交车。

     一双手拉着她跑进车子里,投币,拉像座位。

     身上是他温暖的外套。

     是薰衣草的味道。

     闻笑笑泪眼婆娑,望着他,像极了可怜没人要的小孩。

     “别这样看着我。”

     “你怎么来了。”

     闻席阳抱住她,靠近她的耳畔,低低说道:“闻笑笑,外面风大雨大,怎么办?”

     “那你把我带回家啊。”

     闻席阳微微一笑,什么话也没有说。

     闻笑笑知道自己这是在异想天开,他能来,她已经很高兴了,不敢再奢求什么。

     把闻笑笑送到工作室,他又转头走了。

     闻席阳回到家后收到了单子,他颓废地坐在了地板上,明年吗?

     “席阳。”许晨黎看到他这样有些心疼,“你怎么了?”

     闻席阳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

     许晨黎看到那张单子,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子了。

     “闻席阳,这可是一个很好的机会,我希望你不是会为了她就放弃你前程的。”

     “许姐,你回家去吧。”

     徐晨黎有些急了,她好不容易说服他和自己一起出国深造,比起呆在狭隘的生活圈子,她更希望他能出去看看。

     “席阳,你之前不是答应我好好的吗?”

     “够了,你烦不烦。”

     闻席阳懒得再看她一眼,砰的一下把房门给关了。

     徐晨黎呆呆地站在原地,一肚子的热情,还没来得及倾诉给他。

     他第一次对自己这么凶,这么反常,而这些都是为了那个女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