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8章 一都市豪门(8)
    宫渝从来没有想过宫沥会这样子和他说话,他来到宫家的时候宫沥已经十六岁了,那个时候他已经接受了他的妈妈,而他妈妈也告诉他怎么能获得宫沥的好感,他靠着妈妈说的方法轻而易举地获得了宫沥的好感。宫席不用说,他肯把自己接回来已经是对他最大的一个认可。

     只是他不甘心,宫席每次将他带出去参加酒席,介绍他是自己儿子的时候那些人了然的眼神和轻蔑的语气都让他不舒服,可是他只能为了不得罪对方忍气吞声。为什么宫沥生来就能在宫家,又有楚家为他保驾护航,为什么宫沥就能是婚生子而他连私生子都沾不上只能当养子?为什么自己不能拥有宫沥的一切?

     宫渝看着楚青斯那高大的背影,想到了曾经自己蜗居的那个破仓库,都是舅舅,怎么两个人的距离差得这么远。他宫沥的舅舅就高大英俊,有钱有权,而他的舅舅矮小穷酸,看他妈妈好不容易发迹了还想来蹭钱,还好妈妈提前解决了他,不然现在的日子都过得不安心。

     宫渝深呼吸后开口,“是哥哥太心急叫错了,小沥你生病了?怎么不早通知家里呢,这么久都没事怎么突然就生病了,要不和哥哥回家吧!”

     胡其对宫渝报以同情的眼神,他一开始还以为宫家除了宫席,其他两个都是厉害人物,现在想了想,不是对手太牛逼而是队友太傻,曾经的宫沥得多傻多天真才会被他们给哄骗啊?胡其下意识地摩擦着镜面,感受到指尖传来的一点点阳气,暗暗发笑。

     是的,胡其已经发现宫沥这个鬼身上有阳气,还不是一星半点,作为一个鬼居然身怀这么多的阳气,说不是之前看到的那个仙子搞的鬼,谁信啊!

     楚青斯看了一眼宫渝,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你刚不是说要打电话叫医生来的吗?快打吧。”

     宫渝一噎,看向胡其,希望胡其自己说两句,胡其低下头很认真地看着宫渝给自己带来的东西。

     “那我去叫医生来。”

     宫渝无法,只能走到一边打电话叫人,一旁的丁律师瞧完全没有自己什么事便打算告退,就是不知道今天知道这么多的秘密楚家会怎么对自己。

     楚青斯板着脸一本正经道:“管好自己的嘴,什么该说什么不该,相信你会明白的。”

     丁律师:“是。”

     “等等。”胡其叫住打算退场的丁律师,从袋子里拿出一根头发递过去“麻烦丁律师帮我去做下dna测试,看看是不是亲子。”

     丁律师接过头发对胡其这个做法有点不明所以:“你是你妈生的,这点绝对没错。”

     “……”胡其默默地翻了个白眼。

     “这头发不是我的,我的头发长且不是黑色,这头发短还是黑色的,你觉得是谁的?”

     宫席的头发也短但是却已经半百,而宫沥的后妈则烫着精致的大波浪,这头发这么短并不可能是他们的,再加上宫沥因为身体虚弱而颜色浅淡的头发,这头发到底是谁的不言而喻。

     “好,我会尽快做好的。”

     收好头发丁律师再次告辞后离开了这里,与打好电话回来的宫渝擦身而过,宫渝皱着眉回头看了一眼丁律师,并没有猜到对方来这里做什么。

     “楚先生,我已经给陈医生打电话了,他一会就过来。”

     楚青斯点点头,过了一会看着还杵在那的宫渝,“你还有事吗?”

     宫渝不明所以回道:“没了。”

     “那快回去吧,快吃晚饭了你爸爸会担心的。”

     宫渝也看出了楚青斯的不耐烦,也就不再自讨没趣地留在这里,和他们告别后走了。

     出了楚家大门后,宫渝回头看了眼,眼神晦涩。

     “喂?陈医生,一会给宫沥看病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的吧?只要你不说我不说,楚家人又怎么会知道呢?”

     “别忘了那些照片,你是想让所有人都知道吗?做好自己的事,一切都会过去。”

     宫渝握着手机看着一辆车驶进楚家后才挂掉电话,呵呵,宫沥命再好有什么用,也得有命享才是啊,看今天宫沥的样子,今次的感冒,不要了他半条命也会加重他的毒素。

     宫渝又站了一会,直到之前开进去的车出来才离开这里。

     客厅里楚青斯坐在位置上想拿出香烟却被宫父阻止了,看着一旁的宫沥,楚青斯生气地踹了一脚桌子,“去他妈的宫家!”

     一旁被叫出来和陈医生对峙的夏老正在检查宫渝带来的东西,听到楚青斯的话同意地点了点头,他还没见过这样的家,养子给亲生儿子下毒,不知道不去制止谁也不会说什么,结果他什么都知道却还眼见事情发展下去,这样的人。

     他们怎么想的胡其一点都不关心,他甚至还有点高兴陈医生的配合,“可惜妈妈已经火化了。”

     “小沥!你什么意思?”

     一旁时刻注意宫沥的楚老听到胡其这话连忙问道,心里却已经给了自己一个答复。

     “夏老不是说我身体里毒素积淀很久了吗?宫渝去年才到家里,陈医生也说他是去年宫渝找到他才改口的,那么我身体里的毒到底哪来的?”

     胡其将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其中包含的信息炸得几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宫沥的猜测太过于大胆,再加上之前他要做亲子鉴定。

     “小沥要不你先上去休息吧,剩下的都交给舅舅和外公就好。”

     胡其叹了口气,明白他们现在的心情,也不强求,点了点头就上楼了。

     胡其将镜子从口袋中拿出来往被子上一扔,自己趴在床上,“呼,还好我的演技过人。”

     宫沥在他上楼的时候就已经移到梳妆镜上,看着没有形象地趴在床上的人,坐在镜子里无奈地看着趴在床上打滚的人。

     “不过你身体里的毒已经解了有一半了,现在被我逼出来,虽然浮现在了表面……”

     宫沥急忙问道:“你没事吧?”

     胡其挠挠脑洞,不在意地说道:“没事啊,我身体好着呢。”

     宫沥有点心累,这狐狸怎么听不懂话的呢。“……那毒逼出来没事吗?”

     “没事,只是浮现一下,再说之前吃了解□□,这毒再怎么厉害也害不到我,你放心!”

     宫沥感觉心更累了,他到底得怎么样才能和一只狐狸正常交流?

     “啊,说起来。宫沥啊,我怎么发现你死了之后智商猛增,活着的时候,你哥和那个什么后妈这么低级的手段都能骗到你。”

     宫沥按住自己想翻白眼的冲动回道:“死之前我又不知道他们会害我,我相信他们那是人之常情懂不懂?死了之后我知道是他们害死我的,我还要对他们有什么想法?他们每做一件事我都往坏里想,往最坏里面想,这样大概或多或少能和他们的想法同步。”

     胡其仔细想了想还真是,好几个他们的动机都是宫沥猜出来,自己都不敢想的问题,宫沥就给猜出来了,他还一直以为宫沥死后变聪明了,原来是因为这样啊。

     “现在你舅舅和你外公知道了这些事,他们会帮你和你妈妈报仇,你还有什么想要实现的心愿吗?”

     宫沥想了想,“我想摸摸你的耳朵……”

     胡其一下子吓得从床上跳了起来,捂着耳朵对宫沥喊道:“想都不要想!我的耳朵怎么能给你摸!”

     “我也摸不到啊。”

     胡其看到瞬间低落下去的宫沥,突然觉得自己做的太不厚道了,人家只是顺口一说自己就这么大反应,人家得多伤心啊。

     “额,我刚刚不是故意的,那个,要是你真想摸的话也不是……”

     “可以?”

     “我还是做不到啊,我是说我把耳朵凑到镜子那里,你摸摸然后想想自己以前摸毛绒玩具的手感就当摸到耳朵了。”

     宫沥眼睛一亮,连忙点头。

     胡其拿起小镜子朝宫沥示意,宫沥立马心领神会从梳妆镜回到了小镜子里,胡其做了半天心理准备后,在宫沥的催促中将镜子贴上了耳朵,宫沥看着眼前毛绒绒的耳朵先是伸出手摸了摸耳朵尖,胡其的耳朵瞬间抖了抖,就像真的被摸到一样。而他入手却不是温暖柔软的耳朵而是冰冷的玻璃,宫沥心底有些失落,却也没有表达出来,他顺着耳朵尖摸到了下面来回了好几次。

     宫沥只感觉自己在摸玻璃,而胡其就不同了,他能感受到宫沥,在宫沥摸上他的耳朵时,胡其感到一股暖流顺着耳朵传到了他的心里,而且宫沥还不止摸了一次,而是来回地摸了好几次,事后还停在一个地方。这些对宫沥来说都是没感觉的,对胡其来说可是真要命的感受,宫沥的阳气顺着耳朵流到身体里,让胡其的呼吸有点混乱。

     没有一只狐狸是不喜欢阳气的,聊斋里也说了好多狐狸勾引书生就是为了阳气,虽然胡其不吸人,但也架不住阳气自己跑来啊,这简直等于饿了十几天的人突然眼前出现了一碗鸡蛋粥,这阳气的进入简直勾起了胡其体内对阳气的渴望,胡其努力抑制住自己不产生反应。

     宫沥摸了好几次后看胡其没什么反应便大着胆子凑上去对着镜面上的耳朵尖轻轻地亲了一下。

     本来好好感受着,突然胡其感觉到暖意离去,过了一会也没有重新贴上来,胡其心里一紧,连忙将镜子拿下来,“你摸……宫沥?”

     镜子反射出胡其的表情,就像一面普通的镜子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