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节 亲妹妹有话说
    自从生日以后,想了很多很多,不知所措,我不知道是不是需要跟她说我喜欢她,还是继续在我心里隐藏着这种神圣的感情,想了好几种结局,但是每一种结局我都害怕,最后还是没有勇气去跟她提。

     各种牵绊,各种烦恼,各种坎坷,使我无法自信。

     在别的女孩子面前,我是个大男子主义,她们都主动地追我,从来没考虑过这么多,也从来没有这么难受过,这种情感真的使我喘不过气来。

     我不知道在她的心里是怎么想的,因为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好,每逢我去她家玩,她都会给我做好吃的饭菜,都会陪我在一起,她看起来很开心的样子。

     自从她没了男朋友,她也愿意和我在一起,我们出去兼职,她和我的种种行为举止,我自认为那已经超出了亲情的范围。

     但是她为为什么不说呢,是因为她的性格,大家闺秀,不好意思,是怕有什么后果,还是怕家族的压力,或者是为了什么,我胡乱猜着。

     她知道我喜欢她么,或许对她来说我们只是亲兄妹,很亲很亲的那种,我们的关系也许就应该这样,是我想多了?

     想的我头疼,根本没有别的心思。

     晚上睡不着觉,白天无心学习,脑子里满满的都是表妹的身影,表妹的表情,怎么也挥之不去,整个人都变得迟钝了,就想着要见到她。

     如果能够和她在一起,我应该会好受些。

     看着我呆若木鸡,同学问我,老师问我,我都说没事,就是头疼不舒服,这种事情我怎么能跟他们说呢,再说我就算说了,他们谁会当我的知心呢,帮我解决问题,谁会管我啊,不出意外的话,所有人都会说我有病,不该有这种感情,说不好还会请家长了。

     我也是难受的实在不想上课了,后来周四、周五就请了两天假,跟父母说是头疼,在家里休息了2天。

     这两天在家也头疼,想的太多了吧,会不会疯掉呢,疯了也许妹妹就不喜欢了吧。

     翻来覆去的折腾,吃药度过的,如果不吃药我不知道会不会头疼的炸了。

     我内心已经开始蠢蠢欲动了,我就要控制不住自己对她的感情了,我已经不想守在这条线之内,我很想往前迈一步,接下来,也许我们的未来会更加精彩,我自己这么盘算着。

     这两天晚上,都是我的亲妹妹伺候我,问我怎么了,我就跟妹妹说,哥哥喜欢了一个不该喜欢的女人,有点不能自拔了,但是不敢和人家表白,想的有些头疼。

     妹妹说我:“哦,还有能让哥哥想的女人,那这个女人不简单啊,以前从没看你这样过。”

     “谁啊,说来听听,看我能否帮的上忙,毕竟我是女生,我给你分析分析。”

     我说:“看你,小大人似的,你知道什么啊,还帮我分析?”

     妹妹说:“别看比你小,女生之间总聊些这方面的,有可能帮到你呢。”

     我想也是,我毕竟不是女生,让妹妹分析分析,万一能解决问题,那岂不是更好,省的我这么天天难受。

     我就把我的事情移花接木的跟她说了,然后让她分析,我听着。

     就听她一本正经的说:“你这是单相思啊,不过我觉得那个女生还是喜欢你的,因为如果不喜欢,不会做出那种举动,又是抱着,又是逛街,还和你晚上出去散步,赏月,数星星,这不是在谈恋爱是在干什么啊?”

     “难道她疯了,被你吃豆腐都不带吭声的,她又不是和你在耍流氓,她不说也可能是在试探你啊,因为你这花花公子的名声太让人讨厌了,万一说出口了,被你无情的拒绝,那多没面子啊,要是我,我也不会轻易的说。”

     “再说了,这种事情,都是男生主动,哪有让女生主动的啊。”

     我听着她的分析说:“没看出来,还一套一套的,是哥哥小瞧你了,老实交代,是不是外面有人了,看我不收拾他去,竟敢诱骗我的妹妹。”

     妹妹说:“我才不像你一样,整天想着美女,看见美女就走不动道,我现在是好学生,全班前几名呢,哪像你啊,没救了。”

     说完冲我做了个鬼脸。

     我说:“嘿,敢跟哥哥叫板了,看我不打你。”

     说着我就要起身,可是头疼的厉害。

     妹妹在旁边手里拿着药说:“来啊,小心我告诉爸妈说你欺负我,看看这是什么,你头不疼了,那我就走了。”

     说着就往外面走。

     我赶紧投降说:“行了,妹妹,哥哥错了还不行么,给我吃吧,头疼。”

     妹妹把水晾凉了,把药弄碎了,给我吃。

     这种感觉让我马上想到了我和表妹那次兼职过后我生病了去她家后,她照顾我的情形。

     跟现在的情景是一样一样啊,看来女生都会照顾人,我有些走神了。

     妹妹看着我说:“中邪了?发什么呆啊,赶紧吃啊,吃个药也那么费劲,哎。”

     妹妹那调皮的样子看起来还真是很天真无邪。

     我吃药后就夸她会照顾人,将来会是个好媳妇,谁娶到谁会幸福。

     妹妹说我油嘴滑舌,然后跟我说:“我们女生有什么心事都写成日记,藏起来,这样就能够把一些事情尘封,然后就不那么难受了。你要是相信,你也可以试试。”

     我开玩笑的说,你放哪里了,让哥看看,有什么秘密啊。小心我也告诉爸妈去。

     然就妹妹来了句“就不告诉你”,蹦蹦哒哒的走了。

     想想小孩子真是天真可爱,没什么烦恼,可我也不大啊,我这是自找的么?

     我现在只要一闭上眼,最经常想起的难以忘记的画面就是,眼前浮现出和表妹过生日时在一起的画面,他穿着像婚纱一样的长裙,喝着交杯酒,说这场景跟结婚一样.....,种种情形在眼前,想转移都转移不了。

     在万般无奈之下,我听了妹妹的话,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就当试试罢了,于是我找了一个带密码的记事本,开始记录我和妹妹的事情。

     这是我第一次写日记,用这种方式来发泄我对妹妹无限的爱,把这种情感记录下来,就算不灵,将来不管怎样也算是个回忆,等老的哪也去不了了,拿出来看看,或者有机会我和表妹一起看看,那将会是幸福的吧。

     这篇日记对我来说很珍贵,直到如今我还保留着,没给过任何人看,收藏在我的小密室中,锁在保险柜里,直到未来有机会再展示。

     日记的内容记录着我和妹妹的点点滴滴,从我记住妹妹开始到生日结束,整整10年时间,我写了整整一晚,把大体内容记录下来,不是那么详细。

     因为头疼也写不了那么多字,想来想去头更加的疼,写来写去颈椎也跟着疼痛,再加上我这人文笔不怎么好,所以就记录个大概。

     我自认为将来能够通过这个大纲回忆起我们彼此的幸福。

     写完日记,难受的更加睡不着了,于是我怀疑女生的话真的像说的那样,不知道真假。

     闭着眼迷迷糊糊的休息了会,根本睡不着,表妹就在眼前晃悠。

     初冬,十一月,天亮的有点晚。

     起床后用热水洗了洗澡,感觉舒服多了。

     来到客厅,妈妈已经把早餐准备好了,爸爸在那里看报纸,妹妹已经洗漱完毕准备吃饭了。

     这时,爸爸说:“把药吃了,看你妹妹多关心你,以后别总欺负她,让着她点”

     我看了妹妹一眼,对妹妹说:“谢谢啦,好妹妹”

     心里想是不是昨天跟爸妈说什么了,大早起爸爸这么说我。

     然后看了妹妹一眼,妹妹冲我吐了下舌头,我白了她一眼。

     妈妈说:“别闹了,吃饭了。”

     妹妹给我端了一碗豆浆说:“喝吧,豆浆好,补脑子,省的脑袋里边都是糨子”。

     我对她的话直接无视。

     父母说:“吃饭吧,净瞎说”

     等吃完饭,爸爸开车带妹妹上学,我骑着车自己出去溜达,透透空气,缓解缓解压力,也许这样就会好些,看看大自然的风景。

     可是不管到哪都能想起来和表妹在一起的样子。

     骑着车子,想着我们一起骑车旅行,看着风景,想着我们一起游山玩水,一起拍照。

     走到哪都是她的影子,挥之不去。

     中午没回家,在外面吃的饭,这都能想起来,她给我做饭,给我剥大虾,喂我吃饭,喝交杯酒等等,反正是各种画面。

     我恍恍惚惚的吃完饭,坐在饭店里休息,想着我们之间的事情。

     突然间想起妹妹跟我说的话:“主动都是男生主动,女生应该不是那么主动吧。”

     我想,别人家开放的女生都不主动,何况表妹这样大家闺秀,再加上我们这不一般的情感,她更加无法启齿。

     我于是跟自己说,我在听妹妹一次,有时间请表妹吃顿饭,吃饭的时候我要鼓起勇气跟表妹说,但是怎么说呢?

     我想了个计策,俗话说,酒壮怂人胆,反正表妹也喝酒,不如我就趁着酒劲去说吧,然后就顺其自然了,最后什么结果听天由命,按妹妹说,结果应该不会太坏。

     下了决心,我就回家了,开始了我荒唐的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