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糟了!
        老者在传授申羽功法的那天晚上说过,‘炁’(qi)其实是逆天的功法,大道无他,一而已,一者何?那就是炁!

         炁无形,谓之无极,万物皆从无形而有形,所以炁是万物的根本,世间万物都是由炁所化,而这部功法的逆天之处就在于,它通过逆进化的方法是把人炼成炁!达到与天地融合,与大道融合的目的。

         大部分功法都是取自天道,顺应天道,但是‘炁’却是逆天而行!所以每突破一层都会引来天劫,每经过一次天劫都会让身体向炁的状态转化。

         经过刚才运行功法,申羽突然有了一丝感悟,似乎对老者说的那一番话有了一丝领悟。

         申羽盘膝而坐,闭目沉息,炁是天地根源,如果要将自己炼成炁,首先就要与炁融合,去感受炁。

         申羽从丹田内提取出一丝真气,真气迅速的流过全身,他静下心神,将真气与身体缓慢的融合。

         由于真气和肉体本身是两种不同的物质,根本就无法相融,接下来才是功法‘炁’的奥秘所在。

         一般的人都会让真气去适应肉体,因为肉身才是人的根本,但是想要由凡入仙就要打破这个规则,而‘炁’就是将肉身转化,然后与真气融合的功法!

         领悟了这些后申羽觉得豁然开朗,运行功法试图将真气所覆盖的地方经脉转化为真气。

         过了许久,申羽的经脉一阵波动,明显有一丝软化的迹象,可是刚刚软化了一点,他的真气就已经消耗一空。

         申羽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来想要突破道第一层是不可能了,真气根本就不够,不过没关系,以后的路还长着呢。”

         申羽站起身来,看了看天空中的太阳,眉毛一跳,大惊道:“糟了!过了时辰了!”

         申羽走到了巷子前面,伸出脑袋打量着外面的情况,此时城门口聚集了很多士兵,明显被调去的士兵已经回来了。

         此时城门口还有一些慌乱的迹象,这是申羽的点子,让公主在城门口制造混乱,由于他们中了申羽的调虎离山,城门口的士兵本来就少,再分散士兵的注意力,有一个两个人溜出去他们根本就不会注意到。

         申羽本来打算找回发簪,趁着混乱出城,可是他领悟功法忘了时辰。申羽不停的在巷子里踱步,这样的机会不会再有第二次了,再想出去定然难上加难。

         现在城门口的士兵虽然多了很多,但是并没有完全回来,申羽咬了咬牙:“只能赌一赌了!”

         申羽戴上了帽子,走出了小巷,此时的大街上的摊位都一片混乱。申羽走向了其中一个摊位,弯腰捡起了一包臭豆腐,皱着眉头,用手捏了捏后,放在了嘴里。

         随后申羽装作路人走向了城门口,他步伐平稳,不急不缓,却佝偻着身体,整个脸藏在了帽子中,一眼望去就是一个生病的模样。

         申羽刚刚走到城门口,一个手握长枪的士兵就拦住了他,道:“等一下。”

         士兵说完后,伸出手想要掀起申羽的帽子,他急忙退后一步,士兵目光一凌,拿起长枪指向了申羽,道:“你要干什么!”

         申羽咳嗽了一声,有气无力的说道:“这位大人,我染了恶疾,家人被我传染,都死掉了,我不想再害其他人了,您要是碰了我,估计就会和我的家人一样的下场。”

         申羽说完后故意向士兵咳嗽了几声,口中那种恶臭顿时熏得士兵一阵头晕,士兵向后退了一步,申羽将手伸向了士兵,想要扶住士兵,故作关心的说道:“大人,您没事吧,是不是被传染了?恶疾可是不治之症啊,染上了必死啊!”

         申羽手上的恶臭立刻传到了周围士兵的鼻子中,那些士兵的脸上都是露出了厌恶的神色,向后退了好几步。

         询问的士兵也是一阵干呕,脸上露出了一副厌恶的神色,道:“滚滚滚,快滚!离我远一点,下次我要是在皇城看到你一定杀了你,免得你将恶疾传染给别人,快滚出去!”

         士兵说完了还摆出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不过眼中的怯懦却出卖了他。

         申羽连忙点头,缓慢的向城门外走去,此时他的身体由于兴奋而有些颤抖,这一颤更像生病的样子,士兵连忙大喊道:“快点走!”

         申羽立马加快了脚步,直到看不到城门的时候,他才松了一口气,刚刚吸进一口气,就突然被一股恶臭熏得一阵干呕。

         半个时辰后,小河边有一位少年在用力的搓着身子,边搓边捂着鼻子,这个少年正是申羽。

         “这臭豆腐吃着那么香,怎么闻起来这个味道,呕……”申羽这句话还没说完又干呕了起来。

         河边小树旁边站着一个女子,这个女子穿着一身男装,这个女子坐在大树后面,捂着鼻子,将申羽的衣服用火烘烤着,正是公主。

         此时的公主正捂着鼻子,边烤边埋怨道:“死申羽,居然敢让本公主干活,而且……还是这么臭的活!要不是看你帮我拿回发簪,我才不会帮你,哼!”

         公主脸色涨红,大气都不敢喘,生怕吸入的下一口空气会被这衣服的味道臭死。

         公主扔了手中的树枝,迅速的跑开,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后,又回到了火堆旁继续烤着衣服。

         申羽闻了闻自己的身体,发现差不多没有味道了,喊道:“喂,把衣服扔过来吧!”

         公主皱着眉头,捂着鼻子,用树枝将衣服挑了起来,走到了河边,恶狠狠的瞪了申羽一眼,眼中满是埋怨,申羽接过衣服后,闻了闻衣服的味道后,又是一阵干呕!

         申羽捂着鼻子,怒道:“你到底会不会洗衣服!这衣服明显是臭的,你还在那儿烤了半天,你就不能洗干净再烤吗!你让我怎么穿!”

         公主拿起树枝在申羽的脑袋上狠狠的敲了一下,插着腰道:“这可是我第一次洗衣服,你不谢我我就不说什么了,你还埋怨我!要不是看你帮我拿回发簪,我才不会给你洗这破东西!”

         申羽嘴角抽搐着,嘀咕道:“这么大的女孩子,第一次洗衣服,还好意思说的这么大义凌然。”

         公主俏眉微竖,气的脸颊红扑扑的,道:“你说什么!你再……”

         公主这句话还没说完,申羽突然从水中窜了出来,拉住了公主的手,将公主拖入水中。

         公主发出了一声惊呼,道:“你干什么!”

         申羽急忙捂住了公主的嘴,沉到了水面下。

         二人刚刚沉入水面下,公主不停的拍打着申羽,以为申羽要对她做什么,可是下一秒她就停止了动作,眼眸里满是震惊,因为河边突然出现了一只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