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意外情况
        申羽笑着走上前,狠狠的捏住了姬诗语的脸蛋,然后左右来回的拉扯,捏的姬诗语小脸通红,一个鲜红的红印留她在粉嫩小脸儿上。

         姬诗语每次想要阻止申羽的动作的时候,还没等她动,申羽就跑了,过一会儿,申羽又会跑回来继续捏姬诗语的小脸蛋儿。

         可是无论姬诗语怎么追赶,都碰不到申羽,她的动作都慢如乌龟,根本就追不上犹如兔子般的申羽。

         “快……帮……我……解……开!”姬诗语粉面带煞,明显有些生气了。

         申羽也是咳嗽了一声,止住了笑声:“这个……我也不会解,等一会儿应该就好了,挺……住……啊!”

         申羽故意学了一下姬诗语的语速,然后哈哈大笑的跑回了他的房间。

         姬诗语没有办法,只能跺了跺脚,气呼呼的坐在椅子上,等着这个符咒的效果自己消失。

         申羽跑回了房间,可是还是忍不住笑,不是他不帮姬诗语,而是他真的不知道如何解,甚至他都不知道能不能解。

         这是他第一次使用符咒,他在姬诗语身上实验就是为了测试符咒的效果,效果令他很满意,这个减速符对于修仙者来说,还有减缓真气流动的效果,对敌的时候会有相当大的作用。

         如果姬诗语知道申羽对这个符咒根本就一点都不了解,就敢在她身上用符咒,她一定会和申羽拼命。

         到了夜晚,经过这么多天你的奔波,申羽也非常累,所以他躺了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

         “哐当!”

         申羽猛地被一个踢门声吓醒,他急忙坐起身来警惕的看着门口,发现是俏眉倒竖的姬诗语。

         申羽知道他要倒霉了,姬诗语冲了上来对着申羽的脸蛋一顿揉捏,怒道:“死申羽,刚才很开心啊!”

         申羽不停的求饶,可是姬诗语并没有停动作,直到她身体没力气了才停止了报复。

         一旁的申羽并没有生气,而是哈哈大笑起来,想起来姬诗语中了减速符的时候那可爱模样,心中就升起一种莫名其妙的笑感。

         姬诗语在一旁气呼呼的抱着手臂,嘟着嘴,没有理会申羽。

         姬诗语的恢复,也让申羽放下心来,同时也得到了一个结论,那就是这个减速符是有时间限制的,对于普通人大约是四个时辰,对于修仙者估计时间会非常短。

         所以以后对敌的时候,一定要趁着减速符没有失效,速战速决。

         姬诗语眼睛瞥了申羽一眼,道:“你接下来打算去哪里?”

         申羽止住了笑声,面色露出一丝沉重:“玄武宗。”

         这么久的打打闹闹,让两个人对彼此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感情,但是他们两个注定要分开的,因为两个人的路不同。

         玄武宗这个门派,姬诗语听说过,因为玄武宗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来高人视察,她有幸见过几眼传说中的仙人。

         此时姬诗语的神色也逐渐暗淡下来,她从小到大都是带着公主的身份长大,从来没有人和她这么疯闹过,正是这种压抑的生活才让她产生了叛逆的性子。

         和申羽在一起的这段时间,很可能就是她人生中唯一一段欢乐的时光了。

         申羽也察觉到了姬诗语神色的异常,屋子内一时陷入了沉默的气氛,让二人十分的尴尬。

         申羽打破了这令人尴尬的氛围,开口道:“你呢?去哪?”

         “鸣竹山庄。”姬诗语低下了头,语气中带着丝丝不舍。

         申羽并没有听说过鸣竹山庄,世界这么大,他也不可能都知道,所以他没有出声,只是微微的点了点头。

         随后姬诗语眼睛一转,嘴角带着不易察觉的笑容,道:“玄武宗我听说过,和鸣竹山庄顺路,我们还能一起走!”

         申羽眉毛轻抬,疑惑的问道:“是吗?你一个凡人怎么知道玄武宗的?”

         姬诗语顿了顿,说道:“听说过呗,那可是大门派,没去过,但是多少都有些耳闻。”

         姬诗语看着申羽一脸不相信的表情,摇了一下申羽的手臂,道:“我真的没有骗你!真的顺路!”

         申羽轻笑了一声,道:“我也没说你骗我啊。”

         姬诗语顿时觉得非常尴尬,她知道自己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可是她依旧是脸色一正,一脸正气的说道:“我姬诗语可从来都没有骗过人,你要是不信,我就……我就……”

         申羽连忙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就你那木鱼脑袋能骗得了谁,我就当顺路了,好吧!”

         姬诗语听到申羽的话,顿时面露喜色,连忙抱住了申羽的手臂,眯着眼睛笑道:“你真好!”

         申羽只觉得一团柔软压在了他的手臂上,他自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只是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姬诗语也意识到了,自己的身体好像碰到了申羽的手臂,脸上顿时一红,连忙抬起了身子跑回了自己的屋子。

         看着姬诗语那可爱的模样,申羽笑着点了点头,其实他也有些不舍,所以此行就当最后的送别吧,到了鸣竹山庄之后,两个人就要走向两条不同的道路了,很可能再也没有相见的机会了。

         一夜无话,第二天,两个人收拾好东西就要出发,他们的时间都很紧迫,所以没有丝毫的拖拉,吃过早饭之后就走出了客栈。

         这个客栈建在两个城池的中间,就是为了路过的人准备的,所以四周都是树林,房屋的一圈都是燃烧过的木炭,这些火堆的作用就是防止野兽袭击。

         申羽刚刚踏出客栈,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的异样,因为他闻到了刀剑的味道,甚至还有一丝令他都觉得危险的味道。

         申羽面色凝重的四处环视了一下,随后把姬诗语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姬诗语知道申羽这么做一定有原因,她没有丝毫的挣扎,老老实实的站到了申羽的身后。

         此时申羽指尖闪过一道蓝芒,悄悄的在掌心画着符咒,姬诗语见申羽拿出了使用了符咒,也是知道了事情绝对不简单。

         因为一般的情况,申羽的拳脚就能解决了,根本用不上符咒。

         过了一会儿,申羽迈出了一步,高声道:“出来吧,躲着怪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