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诡异的法宝
        公主说完后,一连串的眼泪无声地流下来,申羽轻笑了一声,道:“哭什么,我又没死,真丧气,别哭了……”

         公主点了点头,擦了擦脸上的泪水,不停的哽咽着。

         女孩子在面临危险的时候,总是变得多愁善感,这个可以理解,无论多么坚强她也是一个女孩子,这是天性。

         “喂。”申羽叫了公主一声,公主用带有丝丝水雾的眼睛望向李真,申羽苍白的嘴唇轻轻翘起,目光里闪过一丝柔和,“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现在都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姬诗语。”公主揉了揉自己发肿的眼睛,勉强的挤出了一个笑容,“以后你叫我诗雨就行了。”

         申羽轻轻一笑,道:“我以后还是叫你小姬吧,这样亲切一点。”

         姬诗语刚要点头,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后来又想了想申羽的话,顿时脸上一红,自己身为女孩子想那么多的确有伤风雅。

         可是当姬诗语低下头的时候,发现申羽脸上那邪恶的笑容时,她顿时就明白了,这混蛋是故意的!

         姬诗语拍了一下申羽的胸膛,微怒道:“你流氓啊!什么话都好意思说。”

         “嘶!哎呦!”申羽痛得倒吸了一口凉气,姬诗语这一下刚好拍在了他的伤口上。

         姬诗语看到申羽痛苦的模样,吓得小脸煞白,顿时惊慌失措:“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姬诗语知道申羽刚刚是故意逗她的,但是逗女孩子就不能用幽默一点的方式吗?非要耍流氓。

         不过申羽处于受伤状态,即便是申羽调戏她,她也有些不好意思,心里十分的过意不去。

         申羽看着姬诗语手足无措的可爱模样,痛苦的表情慢慢的消失,嘴角又翘了起来:“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的那一下差点把我弄死?你说你要怎么补偿我。”

         申羽说完后,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让人一看就想胖揍他一顿。

         “我……我不知道啊。”姬诗语揉捏着自己的手指,脸颊红红的,低着脑袋,一副做错事情的小孩儿模样,“你想让我怎么补偿你啊。”

         姬诗语等了半天也不见申羽说话,她以为申羽真的生气了,随后她看向了躺在她腿上的申羽,发现申羽正噘着嘴,眉毛不停的挑动着,做出一副淫荡的表情。

         姬诗语气得俏脸泛红,柳眉倒竖,一掌拍在了申羽的伤口上,原本的同情瞬间消失不见,怒道:“你怎么不去死!死了最好!”

         这一下真的是结结实实的拍在了伤口上,申羽痛的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叫,道:“你神经病啊!真下狠手啊,我可是有伤在身呢,你把我打死了,再来怪物可就把你吃掉了。”

         申羽看她心情有些低落,本来只是想逗逗她开心,没想到却被打了,这让申羽叫苦不迭。

         姬诗语冷哼了一声,道:“你比那个怪物还要可恶,我宁愿被怪物吃掉,也不想和你这个流氓在一起!哼!”

         姬诗语将腿从申羽的身下抽了出来,申羽的脑袋突然撞上了地上的一块石头,他揉了揉脑袋,问道:“你去干嘛?”

         “给你擦擦伤口,要不然你就真死了,虽然你比怪物可恶,但是却比怪物长得顺眼那么一点点。”姬诗语瞪了申羽一眼。

         申羽摆了摆手,道:“不用,我的伤口会自己愈合的,没关系,过来我要问你一点东西。”

         姬诗语突然想起了那道大印,申羽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修仙者,随后她轻轻的点了点头,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又坐到了申羽的身边。

         “那个怪物去哪里了?我怎么没死?”申羽疑惑的问道,当他昏迷的时候,大印才从他的丹田内出来,所以申羽并不清楚当时的情况。

         但是在他昏迷之前,丹田中的宝物有了动静,并且拼命的吸收着他的真气,所以他猜测,怪物的消失十有八九和他丹田内的异宝有关。

         姬诗语指了指两人身前的巨坑,道:“喏,看那里。”

         申羽一直躺着,并没有发现自己身前的巨坑,他慢慢的直起腰,随后吓得一哆嗦,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姬诗语一五一十的全都交代了,包括当时自己的感觉,但是她隐藏了一点,那就是那个紫眸女子,她总觉得说出紫眸女子让申羽深陷危险,所以她选择了隐瞒申羽。

         此时申羽已经傻了,他只知道他丹田内的是一个强大的异宝,但是他却没想到会这么强大,居然一下就把他拼尽全力都打不过的怪物拍成了肉泥。

         而且听姬诗语的描述,他丹田内的法宝应该是一个类似于印的东西,十分的强大。

         看着申羽呆呆的模样,姬诗语疑惑的问道:“你体内的法宝,你居然不知道它的威力?”

         “不知道。”申羽咬着牙,坐起身来,叹了口气道,“我也是受人所托,并没有使用过,不清楚它的威力,也不知道它的触发条件是什么,这次用出来完全是意外。”

         姬诗语也是愣住了,她以为是申羽主动用出来的,没想到原来是申羽运气好,不知怎么回事捡回了一条命。

         此时申羽身上的伤口虽然结痂了,但是还是十分的痛,他修炼了‘炁’,按常理来说,就算没有完全愈合,至少疼痛感会减少很多,但是伤口依旧是那么痛,没有一丝好转的迹象,体内的真气也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让申羽有些疑惑,他每次体内的真气,真气都会乖巧听话的任由他指挥,可是这次居然罢工了。

         申羽皱着眉头,闭目沉息,试图调动着体内的真气修复伤口。

         姬诗语好奇的看着突然安静的申羽,仔细的打量着申羽的外貌,随后点了点头,心想道:“样貌还可以,就是太流氓了。”

         这时申羽突然睁开了眼睛,这让仔细打量他的姬诗语吓了一跳,眼睛急忙转向了一旁。

         申羽目光发直,身体一颤,大惊道:“我靠!这破玩意儿把我的修为都吸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