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传说中的体质
        成国,景州,皇城,囚龙牢。

         困龙牢内一片漆黑,充满着潮湿腐烂的味道,这里很少有狱卒把守,因为囚龙牢位于皇城,外面有重兵把守,没有人闯得进来,囚龙牢的铁锁也是十分坚固,并非凡铁,想逃走也是极为困难,除非是传说中的仙人。

         整个地牢只关押着两个人,其中一个牢房中有一个少年,这个少年被五条手腕粗细的铁锁,紧紧的扣在四肢和颈部上,少年身上不着片缕,头发已经粘结,布满坚毅线条的脸上满是血迹和污泥,身上也都是血淋淋的伤口,还有很多伤口已经结痂,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

         即便是这等惨状,少年依旧是高扬着脑袋,他脸庞棱角分明,粗浓有力的眉毛下两眼深凹,充满疲惫,但看得出刚直之色,他目光凌厉的望着大牢门外手持油灯和铁棍的狱卒,没有丝毫的惧色。

         狱卒眼中闪过一丝厌恶,将油灯放在桌子上,手持铁棍走到了大牢门前,捏住了自己的鼻息,说道:“申羽,能关进囚龙牢是你的福分,你可是第二个被关进来的人。”

         “不过说来也奇怪,听说你天生神力,普通大牢竟然关不住你,大人无奈之下才把你送到我这里来。”狱卒说着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这里可是皇城最坚固的牢狱,这次你可别想逃出去了。”

         狱卒拿出钥匙,打开了牢房的铁锁,拉开了厚重的牢门,迈着小步缓缓的走进了牢房,手里拿着铁棒,不停的在手上轻轻拍打着,道:“你也是够有本事的,年纪轻轻的就敢杀人,打死的还是朝廷重臣的亲属,我告诉你,三天后你就被斩首了,大人说在你被斩首前,让我好好招待招待你!”

         狱卒冷笑了一声,手中的铁棒猛的挥动,重重的砸在了少年的脑袋上,一股鲜血顺着少年的头颅留下,少年咬着牙,一双明亮的眼眸死死的盯着狱卒,没有发出一声闷哼。

         狱卒看着申羽倔强的模样,顿时笑道:“呦呵,骨头还是那么硬,我看今天你能挨过几棍!”

         狱卒咬着牙,再一次扬起了手中的铁棍,手臂上青筋暴起,咬着牙,狠狠地砸了一下,这一下比上一下用力得多。

         牢房里面顿时响起了‘砰砰’的响声,却没有一丝的惨叫声。

         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狱卒晃动了一下酸痛的手臂,提着铁棒走出了牢门,又将重锁死死的扣上。

         狱卒大口的喘着粗气,明显累得不轻,他瞪了申羽一眼后,便拿着油灯走出了囚龙牢。

         当狱卒走后,申羽的双腿突然一软,咳出了一口鲜血,身体任由手臂上的铁锁吊着。

         这时一旁的牢房传过来一道苍老声音,道:“不错,今天你挨过了一百零六下,比上一次多了十五下。”

         说话的是一名老者,老者鹤发童颜,一头银发在黑暗中散发出点点光芒,无风自舞,有着一双深沉睿智的眼眸,这位老者就是被关进来的第一个人。

         申羽慢慢的直起了双腿,虚弱的说道:“前辈教我的技巧果然厉害,要不是他打累了,我还能多挨几下。”

         老者也是轻吟了一声,说道:“你现在只不过是到了淬体二段,距离后天境还有很长一段距离,到了后天境可以在体内凝聚真气,能够使力量倍增,还可以使用真气护体,刀枪不入,到了先天境就更了不得,可以释放真气,隔空杀敌,并且寿命翻倍。”

         老者说的这几句话铿锵有力,丝毫不见苍老之相。

         申羽感受着体内缓缓流动的气流,疑惑的问道:“前辈,不是到了后天境才能感受到真气吗?”

         老者平淡的回答道:“的确。”

         申羽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可是我感觉体内有一股气息在窜动。”

         老者身体猛的一颤,闭着的双眼徒然睁开吃惊的道:“是不是感觉丹田内有一股暖流,流过经脉顿时身心畅快?”

         申羽悄悄催动这股气息,随后道:“是的。”

         老者沉默了一会儿,能够在淬体前段感受到真气的他还真听过,不过那都是借助法宝,这个少年身上却没有一件法宝,但是什么东西能让这个少年感受到真气?这东西又是在哪里?

         老者沉思了一会儿,心中大惊,道:“先天气感,天生神力,难道是…传说的那种体质?!天助我也,天助我也啊!只有这种体质才能够完美的承载那件宝物!”

         老者顿时发出了一声畅快的大笑,一股霸道绝伦的气息猛地在大牢中绽放出来,震得申羽身上的铁锁哗啦啦的作响。

         申羽对老者的行为感到有些疑惑,不过他也没有多过问。

         老者停下了笑声,声音比以往更加有力了几分,道:“小子,接下来我传授你一套功法,你一定要牢记于心!”

         申羽虽然有些疑惑,不过还是答应了一声,道:“前辈说吧,我一定会记住。”

         这时申羽只觉得空气中出现了丝丝的波动,一股强大的气流吹得他身上的铁锁不停的晃动,老者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道:“形正则息调,息调则心静。.....”

         这几句话听似普通,却字里行间透露着仙意,声音入耳,仿佛琴声飘荡,动听悦耳。

         申屠在心中默念,一字一句的记在心里,来到囚龙牢已经两个月,每天老者都会告诉申屠一些减缓疼痛的技巧。

         后来申羽得知,这些技巧正是修仙之法,世人都想用万金换一窥,从而学得仙法,脱离凡人的行列,但是却从来没人得到过这样的修仙之法。

         老者愿意将这么珍贵的东西教给申羽,申羽的心中自然是十分的感激。

         老者将功法的要领步骤全部说完之后,问道:“你可都记下来了?”

         申羽闭目回想着,仔细在脑中对应着每一个字没发现真的没有缺漏后,说道:

         “全都记下来了,一字不差。”

         老者点头称赞道:“好,这部功法叫‘炁’。虽然只有一个字,不过你可不要小看它,它与寻常功法大有不同,以后你会明白的,切记不要外传,否则将会引来杀身之祸,好了,尝试着运转一下功法吧。”

         申羽闭气沉息,默念着老者交给他的功法,一缕缕微弱的光芒从他的身上亮起,丹田内一道细小的真气从丹田窜出,这一缕真气仿佛有生命一般,不停地在经脉中跳动,最后涌向全身,申羽一声大喝,手臂用力一扯,锁链竟然松动了几分。

         申羽目光微亮,这个铁锁可是玄铁打造,别说是用力扯,就算是用重锤日夜不定的敲打都不见得砸断。

         老者闭目听着动静,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果然是一个奇才,第一次运转这部功法就能让真气具有灵性,你一定要勤加修炼,它对你日后的修炼一定大有益处,我将这功法传授给你,你要答应我一个要求了,也可以说是我的请求。”

         申羽收回了真气,带着疑问,说道:“如今我与前辈二人都身在囚龙牢,这铁锁也是玄铁打造,身体都无法移动分毫,我能为前辈做什么?”

         老者笑道:“我能让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