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逃离囚龙牢
        申羽身体微颤,心中顿时大喜,道:“您能帮助我出去?!”

         老者确定的道:“可以。”

         申羽疑惑的问道:“可是前辈你为什么不出去?”

         老者发出了一声叹息,道:“我要是能出去我早就出去了,这个囚龙牢本来就是为我打造,将我困在这里的不是这玄铁,而是阵法!”

         “阵法?”

         “囚龙阵,有这个大阵在,我无法脱身,所以我现在唯一的希望就是你。”

         申羽第一次听说阵法这个词,所以不是十分的了解,只能通过民间的阵,联想这个囚龙阵,他说道:“那等我打开了这玄铁,我就帮您破除那个阵法,助您逃脱。”

         老者笑了一声,仿佛听到了笑话一般,说道:“没用的,别说你现在是淬体期,就算你是先天境都不能破掉这阵法。”

         老者也不是有意嘲笑,一个淬体期想要破掉上古大阵,的确是可笑了一点。

         申羽疑惑的问道:“前辈,这个凡人的牢狱,怎么会出现这等仙阵?”

         老者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道:“你以为这只是简单的牢狱?只是把你关进来的大臣不知道这个大牢的秘密,否则,就算给他十个脑袋他也不敢关外人进来!”

         老者轻笑了一声,道:“囚龙牢的铁令就是不允许关押任何囚犯,我敢打赌,要是被皇上知道了那个大臣滥用私权关你进来,那个大臣一定会掉脑袋。就算是皇帝也只是负责监管这个牢狱,想要关谁进来,他都没这个权利。”

         申羽倒吸了一口凉气,没想到一个囚龙牢牵扯到这么多东西,皇帝可是他们眼里的最高统治者,皇帝说的都不算,可想而知囚龙牢到底有多神秘,申羽也不在多问,他知道那么多也没有意义,现在最主要的事情就是出去,因为三天后他就要被砍头了。

         申羽道:“前辈,那我该怎么做。”

         老者语气带着些许凝重,道:“去玄武宗求助,但是你要记住,不可以暴露关于我的一切,包括我给你的功法,你只能伪装成普通弟子,找机会偷偷告诉缥缈峰的大长老,张清瑶。”

         申羽倒是听说过玄武宗,那可是被人们称作仙派的大宗门,没少做济世救民的好事,可是为什么要偷偷的找缥缈峰的大长老?而不是去玄武宗求救呢?难道这个老者是邪派众人想要加害玄武宗?

         老者知道申羽心中的疑惑,但是他不能多说,多说了反而会让成为申羽的负担,老者说道:“你不用多想,我这么做自然有我的难言之隐,只要你相信我就按照我说的办。”

         申羽缓缓点了点头,老者一直传授他修仙之法,并没有一点的恶意,但是凡事总有万一,万一老者就是利用人性的弱点,攻入他的内心防线呢?申羽心中还是有些许不放心,他可不想被那些仙人轰得连渣都不剩。

         申羽沉默了一会儿,道:“恐怕我的资质不行,会被拒之门外。”

         老者知道申羽对他还是有着一些戒备,不过这也情有可原,自己的这件事本来就是暗中进行,必然会让申羽多想,申羽这么问就给了老者一个不肯定的答案,没有直接答应。

         老者轻笑着摇了摇头,道:“你小子戒备心很重啊,放开心神,我给你一个东西。”

         申羽半信半疑的放开了心神,静神沉息,一道破空声响起,一道蓝色光芒向着他飞来,申羽只觉得丹田一鼓,一道奇异的能量瞬间由丹田扩散至全身,全身的经脉和力量瞬间提升了数倍,自己的修为居然到了淬体五段!

         感觉到身体内奇异的变化,申羽大惊道:“前辈,这是...”

         老者道:“不必惊慌,这东西对你大有用处,本来也打算交给你的。”

         申羽感受着丹田的变化,这道蓝光定然不是普通东西,他慢慢的催动真气,一股狂暴的霸道真气猛地从丹田冲出,申羽发出了一声闷哼,紧闭的双眼猛地睁开,大惊道:“前辈,这是什么东西,为什么让真气变得如此霸道!”

         老者笑道:“不用害怕,我不会害你,我要是想害你,还用这么费劲吗?我之所以被关在这里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我一直都没有交出来,没想到却便宜你小子了。”

         老者说这句话的时候,气息明显的虚弱了许多,申羽知道定然是这道蓝芒所致。

         申羽急忙道:“前辈,您快快取出,这种珍贵东西不是我这个凡人能够拥有的!”

         没想到老者被困在这里二十年,竟然就是这道蓝芒!

         老者听着申羽焦急的声音,解释道:“我如果早交出这个东西,我也就活不到今天了,现在将它交给你,我也免得天天提心吊胆了,况且现在你是我唯一能让我出去的希望,这宝物给你,我不算吃亏。”

         申羽刚要开口,老者突然道:“好了,不要矫情了,你如果不要,我们两个都会死在这里,谁都别想出去,现在你拥有了它,我们都可以出去,这两全其美的事情何必争执?”

         “况且这次你被关进来只是一个意外,如果你走了,也许再也不会有人来了,到那时候我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申羽沉默了,这个东西能让一位强大的仙人都被囚禁,更何况是身为凡人的自己?

         申羽深知‘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接受了老者的东西,就陷入了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如果不接受,他也是死路一条,他也只能硬着头皮接下去了,最起码这样做还有一条生路。

         申羽没有问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但是他知道这一定不是凡物,知道的太多只会对自己造成致命的影响。

         申羽咬了咬牙,道:“前辈你放心,我定然不让您失望!”

         老者听着申羽的承诺,缓缓的舒了一口气,道:“如果有一天我失去宝物的事情败露了,也可能让你陷入危险,所以你一定要尽快。”

         申羽此刻的心情有些沉重,只是默默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回应,老者虽然在隔壁牢房,但是申羽点头的时候,老者竟然如亲眼看到般,目光柔和,含笑着点了点头,满是赞赏之意。

         一夜无眠。申羽完全沉浸在即将出去的喜悦上,第二天,那名狱卒再次前来,今天手中拿的却是长鞭,狱卒看着目光凌厉的申羽,笑道:“还是这么精神,今天我得让你多吃一点苦头啊。”

         狱卒面带狠色,打开了牢门,这时牢房外猛然射进一道凌厉的气息,直接击碎了申羽的玄铁锁,申羽也没有丝毫犹豫,一拳伸出,一道蓝色的霸道劲气附于拳上,摩擦得空气发出了丝丝的气爆声。

         “嘭!”

         狱卒被这强横的一拳击飞,瞬间便没有了气息,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最后缓慢的掉落在地面上,在墙上留下了一道长长的血痕。

         申羽没有丝毫的留情,这两个月要不是老者传授淬体之法,他早就死在这囚龙牢中了。

         老者见识到了申羽的狠辣,目光中带着些许称赞,道:“不错,快准狠,是一个好苗子,接下来我会用真气控制住大牢之外的士兵,记住,你只有一盏茶的时间。”

         老者发出一声大喝,一道真气如翔龙般腾向高空,随后猛地散开,包裹住了整个地牢。

         申羽见识到老者使用的真气,心中满是震撼,道:“这就是仙人!果然是厉害!”

         申羽向前走一步,由于被铁锁锁住的时间太长,申羽连站立都有一些困难,脚下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申羽缓慢的站起身来,揉搓着身体,让自己身体的肌肉慢慢放松,感觉到自己能够行走了,立马换上了狱卒的衣服,申羽走出了牢门,来到了隔壁的牢房。

         此时的老者身上的衣物已经破烂不堪,不过脸上却飘荡着丝丝仙气。

         申羽伸手触碰了一下老者的牢门,牢门突然发出了阵阵金黄色的光芒,直接将申羽弹得倒飞出去,一条条纹路在牢门上游荡,并带有丝丝的龙吟虎啸。

         借着微弱的光亮,申羽看到了墙壁上满是凹痕,这么结实的墙体,一般人不可能在上面留下痕迹,所以这应该是老者试图破解阵法时,真气所留下的痕迹。

         老者虚弱的说道:“小子,没用的,你也看到了,我都破不了这个阵法,更何况是你?别白费力气,快点走,别让我的努力白费,记住,遇见了张清瑶你只需说一句‘翔龙青云间,青莲池中盼。’她就都明白了。”

         申羽点了点头,将老者的模样记在心中,道:“前辈,我记住了,您放心吧。”

         申羽不舍的看了老者一眼,不管老者打着什么算盘,他都算是申羽的救命恩人,申羽还是很感谢他的,老人脸上一片慈祥,微笑着看着申羽,申羽咬了咬牙转身跑出了地牢。

         走上地牢的台阶,是一个非常厚重的青铜门,申羽急忙拿起手中的钥匙,迅速的打开了铜门。

         穿过幽黑的走廊,门口的狱卒呆呆的站着,表情呆泻,目光直直的盯着前方,申羽小心的走到了狱卒的身边,用手在狱卒的面前微微晃动,发现真的没有反应,申羽冷哼一声,一拳将这个狱卒打的倒飞出去,一道鲜血在天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寒声道:“折磨老子两个月,这一拳我赏给你!”

         申羽平淡的看了一眼这个生死不明的狱卒后,便火速从囚龙牢内窜出,望着囚龙牢外明亮的阳光,申羽顿时心中大快,两个月了,终于逃离这个鬼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