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不一样的山洞
        姬诗语看着远处的火光,紧紧的握住了申羽的手,显然是有些害怕。

         申羽刚才是在征求姬诗语的意见,虽然他有些劝说的意思,但是他还是得到了姬诗语的同意才下手的。

         他知道这些对于姬诗语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但是生在皇室,没有一颗狠辣的心,几乎是活不下去,申羽只是帮他一把,让她认识到人性的险恶。

         由于此时是黑夜,不适合赶路,所以两个人找了一个偏僻的山洞。

         此时的姬诗语还是很沉默,似乎被刚才的事情打击的有些严重。

         她从小就在庇护下从长大,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残酷的东西,所以看到刚才的一幕,顿时激起了她的危机意识。

         申羽没有劝说姬诗语,他知道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唯有自己把事情想明白。

         他也知道想让姬诗语改变认知是很艰难的。

         申羽在手上绘着摧火符,这种符咒就是日常符咒,所以他没有使用符纸。

         申羽的手掌向前一推,眼前的木堆燃起一个火苗,随后火堆缓缓的燃起。

         夜晚在野外休息,火堆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没有火堆,很可能永远醒不来。

         炙热的火焰烘烤着姬诗语那布满沉思的脸,望着姬诗语那发直的目光,申羽轻叹了一声,找了一个平坦的地面,躺了下来。

         “我要修仙!”

         “嗯?你说什么?”

         姬诗语站了起来,目光中透露着坚定,道:“我要修仙,教我修仙!”

         申羽翻了一个身,慵懒的说道:“别闹了,早点休息,明早还要赶路。”

         申羽得到中年男子的符术中就有修仙之法,只不过那是最普通的修仙之法,和申羽的‘炁’没法比。

         就算姬诗语想要学习申羽的功法,他也不会答应,因为他与老者有过约定,不能外传的。

         而且将炁教给姬诗语,很可能会给她带来杀身之祸。

         姬诗语想要修仙,申羽完全可以把中年男子的修仙之法传授给姬诗语,两个人同甘苦共患难这么久,他不至于为了一本破功法断送了两个人的感情。

         可是修仙界比凡界更加残酷,凡界还有约束的条例,在修仙界什么条例都没有,只有弱肉强食,适者生存,实力才决定话语权。

         况且现在的皇上还算勤政爱民,姬诗语荣华一生没什么大问题,所以他十分不赞同姬诗语修仙,开开心心的活一辈子不是很好吗?

         姬诗语跑到了申羽肚饿面前,拿起了地上的燃烧的柴火,道:“你要是不教我修仙,我就在这里自焚,变成鬼缠着你一辈子!”

         申羽轻笑了一声,道:“幼稚,就你那老鼠的胆子吓唬谁?”

         申羽闭着眼睛,等着姬诗语反驳,可是身后一点声音也没有。

         这让申羽十分你的奇怪,因为姬诗语的性格他很了解,嘴上吃一点亏都不行的家伙,怎么会忍气吞声?

         申羽耳朵微动,听见了身后烈火燃烧的声音,而且空气中还有一丝焦胡的味道。

         申羽吓得身上寒毛竖起,顿时从地上跳了起来。

         看着被火焰包围的姬诗语,申羽急忙扑了过去,用真气震碎了姬诗语身上燃烧的衣服。

         看着姬诗语身上除了几处烫伤之外,并没有大碍,他也是松了一口气,随后大骂道:“你他妈是不是脑子有问题!活够了死远一点,别在我面前行吗?!”

         申羽气的双眼微突,额头上青筋暴起,样子十分狰狞。

         看着申羽满头大汗的模样,姬诗语的眼泪在眼圈里面打转,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申羽也是心一软,也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太狠了。

         申羽叹了口气,说道:“教教教,教你行了吧!过来,我帮你把烫伤弄好!”

         申羽心中的怒意消失后才发现,此时公主是赤。裸着身子的。

         申羽的小兄弟顿时惊醒,高昂着它的脑袋。

         申羽顿时尴尬的摸了摸鼻子,道:“你……你把前面捂着一点,你这样,我没法专心绘符了。”

         申羽擦了擦留下来的鼻血,尴尬的咳嗽了一声。

         姬诗语也是发现了申羽的某些部位有些异常的膨胀,她刚刚只顾着威胁申羽,也忘了衣服这一茬,她顿时尖叫了一声,捂住了自己的身子,娇喝道:“流氓!”

         “你自己弄光了也说我流氓,你这人还讲不讲理了,你要是再说我流氓我可就真流氓了!我这个人最不喜欢和别人客气……”申羽目光有些躲避,说道。

         此刻山洞中的气氛十分的暧昧,申羽时不时偷瞄一下姬诗语,过过眼瘾,还不停地吸着鼻子,想要阻止狂涌而下的鼻血。

         申羽虽然平时比较流氓,但是他却是一个处男,他也是第一次看这女孩子光着身子,而且还是身材长相都是极品的。

         以前姬诗语都是一身男装,根本看不住容貌和身材,只是觉得姬诗语长得很清秀。

         现在申羽一看,对姬诗语的印象立刻大改,这简直就是害人犯罪的尤物啊!

         光滑的皮肤,两条手臂都拦不住的玉兔,还有挺巧的小屁股,纤细的腰肢,身材十分完美,在配上此刻羞红的脸颊,轻咬着的诱人红唇和布满水气的明亮眼眸,简直就是一个大写的赞啊!

         申羽忍不住嘀咕道:“不错不错……”

         此时姬诗语的脸上仿佛要滴出血,问道:“什么不错?”

         申羽尴尬的说道:“我说……”

         申羽看了看周围,可是什么也没有,他将自己的鞋拿了起来,笑道:“我说着鞋……这鞋不错,呵呵……”

         姬诗语知道申羽在说什么,脸上娇羞尽显,她小声的说道:“那个……你能把衣服脱下来吗?”

         听到姬诗语的这句话,申羽的老脸也是一红,尴尬的说道:“我……我就不用了吧,其实穿着衣服也行,脱了我有点不好意思。”

         姬诗语咬着红唇,捡起了地上的石头,向着申羽扔了过去,怒道:“我说你把衣服脱下来给我穿,你想什么呢!你这个流氓!”

         这一松手,那拦着的玉兔突然漏了出来,在月光下跳动。

         申羽看的两眼发直,顾不得石头砸在头上的疼痛,鼻血直接狂涌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