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可疑之处
        申羽立刻收回了真气,一阵青烟缓缓升起,他吹走青烟后,发现手中的灰色晶石小了一圈,而且晶石化成的液体也融进了他的身体。

         申羽心中一惊,他不知道这个东西对身体有没有害处,所以急忙捏碎了手中的治愈符,可是治愈符却化为点点星光,掉落在地上。

         “没毒?”身体没有创伤,治愈符是不会起作用的。

         申羽带着疑惑闭气沉息,检查着自己的身体,真气在身体内游走一周后,他的眼睛猛地睁开!

         突破了!

         淬体期七段!

         申羽突然睁开了双眼,从丹田中提取出一缕真气,运行一周后,真气又回到了丹田之中。

         申羽带有疑惑的看着手上小了一圈的晶石,面露疑惑之色。

         刚才他检测了一下自己的修为,真的到了淬体期七段!

         他不明白,为什么怪物体内的晶体会增进我的修为?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申羽面色凝重的看着手中的晶体,愣愣发神,不知不觉,已经日落西山。

         申羽摇了摇头,将这块晶石放在了腰间,想不通就不想了,日后自然会知道的。

         申羽在村庄内仔细的巡查一圈后,确认没有怪物了,于是走到了仓库,将姬诗语和小女孩儿放了出来。

         村庄的怪物尸体也已经被申羽处理掉了,所以小女孩儿出来后并没有太过紧张,只是身体略微有些发抖,手死死的抓着姬诗语的衣服。

         明显是短暂的相处,已经让小女孩儿对姬诗语产生了依赖。

         夜晚将近,姬诗语不敢进屋子里面,因为很多屋子里面都是尸体,满屋子的鲜血,十分渗人。

         申羽只好在其他房屋里面找了一些食物和干柴,住在了仓库里面。

         这里的仓库应该是天然石洞搭建的,并不怕火烧,所以申羽在仓库中点燃了干柴,干柴缓缓燃起,照亮了仓库的每一个角落,将寒冷全部驱散,仓库的温度逐渐升高。

         温暖的温度让小女孩儿很快就进入了梦乡,看着熟睡的小女孩儿,姬诗语嘴角挂着一抹母性的微笑,小声的问道:“申羽,这个小女孩儿怎么办啊,要一直带在身边吗?”

         “当然不能一直带着!”申羽说完后,沉思了一会儿,搓了搓有些干燥的脸,“暂时带在身边吧,看看附近的小镇有没有育婴堂,将这个小孩儿送到育婴堂,也算给她死去的家人一个交代了。”

         姬诗语摸了摸小女孩儿的脸蛋儿,露出了一抹与性格不搭的温柔笑容。

         她突然转过头,嘴角翘了一个大大的弧度,眼睛微眯,笑着对申羽说道:“申羽,要不我们把她带在身边吧!”

         “胡闹!”申羽喝了一声,随后他也是意识到自己的态度不好,降低了自己的声调,拨弄着柴火,“我们的处境你也看到了,面对什么东西你也清楚,难道你想害了这个孩子?”

         姬诗语翘起的嘴角慢慢的放下,脸上的笑容逐渐被忧愁取代。

         申羽说的很对,他们两个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遇到危险,更何况身边带着一个小孩儿?

         姬诗语低着头,拨弄着自己的手指,显然内心十分的挣扎,将小孩儿送到育婴堂虽然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这个孩子只有四五岁的样子,却经历了如此残酷的事情,她害怕这个孩子在育婴堂会不习惯。

         申羽知道姬诗语是牛脾气,他劝说姬诗语的那些话,姬诗语根本就没听过几句。

         申羽拿起了地上的碎石块走到了姬诗语的身边,蹲下了身子,看着姬诗语的眼睛。

         姬诗语被看得一愣,目光有些躲避,脸上顿时浮上一抹红霞,羞涩的道:“你……你要干什么……”

         申羽拿起了姬诗语的手,将她的手捧在了手心。

         姬诗语用另一只手摸着有些发热的脸颊,虽然她很喜欢申羽,但是在这里发生点什么她还是很不好意思的。

         毕竟打闹是打闹的,真的谈情说爱,姬诗语娇羞的一面马上就会显露出来。

         姬诗语轻咬着红唇,微微的低着头,脸上仿佛挂着两个红苹果,娇声道:“这里还有小孩子呢,你别这样……”

         申羽满脸的黑线,他现在都不敢直视姬诗语了。

         申羽叹了一口气,道:“你知道你的脑子里面为什么比正常人少点什么吗?”

         姬诗语微微一愣:“啊?”

         申羽翘着嘴角,道:“想知道为什么吗?”

         姬诗语轻皱着眉头,嘟着小嘴,带着疑惑问道:“为什么?”

         申羽轻笑了一声,站起了身子,道:“你看你自己都承认自己脑袋缺东西了。”

         “你!……”姬诗语咬着嘴唇,怒视着申羽,“哼!不理你了!”

         “做事之前想想后果,别想什么你就做什么。”申羽回到了自己的位置,铺了铺身下的稻草,“做力所能及的事叫机智,做力所不及的事叫愚蠢,别因为你愚蠢的决定,葬送了别人的生命。”

         申羽躺了下来,将手枕在了脑后,闭上了眼睛。

         此时的姬诗语呆呆的望着火光,此时她内心中闪过无数的想法,最后她还是摇了摇头,慢慢的躺在了稻草之上,用手轻拍着小女孩儿,脸上露出了慈祥的笑容。

         “妈妈,妈妈!我怕,我怕……”

         姬诗语急忙摸了摸小女孩儿的额头,小女孩儿紧紧的抓住了姬诗语的手后,紧绷的身体慢慢的放松下来,皱起的眉头也缓缓的放下。

         姬诗语严重流露出一丝不忍,她摸了摸小女孩儿的小手,躺在了小女孩儿的身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此时申羽眼睛睁开了一条缝隙,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是他狠心,是因为他心中有一个疑问,为什么全村的人都死了,就这个小女孩儿活着?

         就是因为她躲过了一劫?这个解释明显说不通,因为躲在屋子和仓库里面的人都死了,更何况是躲在干柴堆后面。

         但是这个小孩儿人畜无害的样子,的确不容易引起别人的疑心,不过对于一向谨慎的申羽来说,即便是小孩儿也不得不防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