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5章 褒国有个褒倾天
        褒珦接到命令,一刻也不敢怠慢,匆匆地赶往王宫。

         咱们先来介绍一下这个反复出现、台词很少的小诸侯吧!

         老褒是个十分干瘦的老头儿,倒三角脸,两只眼睛却炯炯有神,配上一撮小胡子,就像一头营养不良的山羊。

         此人为大禹后裔,祖上封国在褒(今汉中以北),主管西周一朝水利建设,大夫,侯爵位。老褒和赵叔带是绝对的好基友,为人刚正不阿,十分看不惯虢石父等混世魔王。

         在史书上,关于他的记载不多,并且多与一个女子有关。

         在那个空间和时间,伯阳父还和赵叔带、褒珦等为伍。周幽王也还是个混蛋,对女人的欲望是无穷的,一点儿不必担心后宫缺编的问题,第一年,就把后宫的编制给用完了。

         刚正不阿的褒珦在朝堂上发了个帖子,结果被虢石父等人给“五毛”了,老褒也因此入了大狱。

         后来,好哥们儿赵叔带给褒珦的大儿子褒洪德出了个主意,仿效“散宜生救文王出狱”之计,将褒国的绝世美女褒姒献给了昏聩的周幽王。于是有了历史上荒诞不羁的“一笑值千金”“烽火戏诸侯”的故事。

         至于这褒姒是哪儿来的,史书上的记载和咱们的穿越一样扯淡。

         更扯淡的是,这俩故事竟然因为一个叫“青青”的女子重合了。

         老褒赶到扶风宫的时候,天子已经恭候多时了。

         “褒侯,寡人听说褒城来了个奇女子,你可知晓此事?”

         褒珦抹了把汗,一脸懵逼地看着天子。我每天起早贪黑的在镐京帮您治理国家,已经大半年没回家了,哪儿知道什么奇女子呀?

         “没听说过呀!大王,如果你想通了马上选妃,臣下府里的二姑娘也长得俊俏,献给大王倒也没什么不可!”褒珦赶紧回复。

         能和天子攀个亲戚,也算不上什么坏事儿。

         天子哪想什么选妃的事。虢石父说的那个“青青”,很明显就是师范学院的校花,和自己一道掉进悬崖的申青青呀——她不仅是小美的闺蜜,更是姬智暗恋的对象!

         总不能自己和小美在这王宫里享福,让校花在民间吃苦受罪吧?再说,那褒洪德都快纳做小妾了。妈蛋,褒洪德——一听就不是什么好人,他要真敢碰一下青青,老子砍了你丫的!

         天子努力使自己镇定,问道:“你家二姑娘叫什么名字?有没有听说过这半年有什么异常?比如突然间就忘了之前的事儿,或者嘴里胡说八道些什么!”

         褒珦的山羊眉和胡子皱成了一团,心里相当难受——我尼玛,我这把老骨头每天起早贪黑、鞠躬尽瘁的,你竟然在这儿诅咒我女儿得了失忆症和神经病。

         “大王有什么就直说吧!小女褒倾天,虽然算不得美倾天仙,但也没有别的毛病,若是要臣下在褒国搜罗美女,请恕褒珦做不到呀!”老褒的回答很符合他的性格。

         不过,包青天?这名字也太霸气了!天子插田喷出一口盐汽水,使劲憋住不笑出声:

         “寡人不是这个意思,褒侯,寡人是听说褒太子收留了一个流浪的姑娘,名唤青青。你不知道也正常,毕竟这就是个鸡毛蒜皮的事儿。只是那个叫做青青的女子却是个奇女子,寡人想让你回去一趟,如果真有这么个人,你就问他认识林珑美和姬智吗?如果她点头称是,就马上带回王宫!”

         天子说完,又扶起跪在地上的褒珦,还俯身拍了拍老褒的膝盖。

         老褒受宠若惊,又跪了下去。“老臣这就起身,赶回褒城,完成使命……”

         交代完此事,天子终于松了口气。如果小美回来,看到她的闺蜜青青在这里,一定会兴奋得蹦起来……

         还有,包青天……哈哈哈哈……

         ——分割线来了——

         申后小美一行现在已经在返回的途中。

         因为姜宁一路护送,王后返京的规模也大大提高,马车换成了七驱,随行也从六个人变成了近百人。

         有了上回塟艾部落被灭的先例,再加上那申太子也不是什么善茬儿,小部落们都收敛了许多,一路上相安无事。

         终于又到了秦地犬丘。

         秦大夫嬴其激动不已,杀牛宰羊大肆庆祝。

         嬴夫人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原本就性格内向的儿子嬴开,去了一趟西申,回来竟然更加少言寡语,原先最爱吃的肉也不吃了,嘴里絮絮叨叨什么“阿弥陀佛”,连那把心爱的宝剑也赠给了西门夷。

         还有这大侄女儿,突然间也不吃肉了,一下子还瘦了二十来斤,看着就让人心疼。

         在姑姑的眼里,瘦点儿虽然好看,但还是胖点更健康。

         歇息两日,王后继续赶路。嬴开也不能再护送了。因为再往东,就是王畿之地,没有天子的号令,诸侯大夫卿士不得跨入。

         姜宁却是得到了天子的许可,护送王后入京,并且听说大王还要亲自接见他。

         这是姜宁第一次到镐京,申太子不削中带着一丝傲娇。尽管他打心眼儿里瞧不上中原的什么狗屁礼仪,可小农意识的他又对神秘莫测的天子充满了仰望。再说,他正想瞧瞧能把小美变成这样的男人,到底是个什么货色?

         小住两日,申后作别姑姑姑父。准备回京,这一去,已经三月有余了。

         离别之际,嬴开骑马送到城郊,与表姐道:

         “王后,一路上聆听教诲,嬴开受益匪浅。菩提无树,明镜非台,下次相见,愿众生普度,善满人间。”

         完了,这娃魔怔了!

         小美心中一阵酸楚,这个不过十七八岁的表弟,莫非真有慧根,要真能顿悟出个什么佛陀,倒也算功德无量。

         只不过,苦了姑姑姑父这对可怜的老人啊!还有,几百年后秦国一统六国,估计是没戏了。

         “师父,”西门夷不知啥时候拜的师,看着比自己小了十来岁的嬴开,握了握手中的宝剑,竟然眼泪汪汪,“这一去,不知何日才能相见了!”

         “万世轮回,生生世世。举首即是菩提,闭目佛在心中,你见与不见,我都在那里,不离不弃!”嬴开说完,转身策马而去。

         “艾玛,咱这次去西天,经书没取来,竟然带回个如来!”逗趣的小丙拍拍西门夷的肩膀,上马开路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