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1章 大炮有三宝
        赵大炮跟在天子后头,竖起大拇指点了个赞。

         “别嬉皮笑脸的,太史公的伤如何了?”天子一进屋,命人把门关上,转身问大炮。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还好我早年跟着外公学了些医术,过来又带了药,要不凭这些庸医,没个一年半载,估计是好不了。”大炮扬了扬他的宝贝,满脸的自豪。

         天子把大炮手中的半瓶白药接过来,细细揣摩一番——这玩意儿,别说在这遥远的西周,就是在上一世,也绝对算灵丹妙药。

         “真是奇了怪了,咱们每个人穿越都带着些东西,还是你的‘大炮三宝’最实在!”

         挖墓神棍赵大炮,随身携带有三宝,云南白药、风油精,马应龙牌痔疮膏!

         “不过剩的也不多了。我那些宝贝疙瘩可都是中医的精髓,要能研制出来一些,可真是利国利民呀!何况,即将到来的自然灾害和以后的战乱,有了这些,绝对大有用处!”大炮从袖子里拿出几样宝贝的说明书递给天子。

         天子激动地看着久违的简体字和洁白的纸张,真是活久见呀!比起那些歪歪扭扭的金文,以及镌刻金文的简片,简直比亲妈太后还亲。

         “有啥启发没?”大炮看着情绪激动的天子,兴奋地问道。

         “寡人决定,发明造纸术!”天子站起来,大声宣布。

         噗,吐血!

         大炮被天子一百八十度的转弯思维吓了个踉跄。让天子看说明书是指望他投入人力物力财力研究这神药的配方,没想到他……

         “你看着寡人干嘛?你看看这说明书,痔疮膏在周朝估计没啥用(没有辣椒,人们不是跪着就是站着,怎么会有痔疮);风油精的配方简单,你可以试试;那白药的配方就写着俩字——保密!这大周的医药事业就靠大炮你了,我会让芈胖子全力支持你的。寡人还是先关心一下文化事业,造纸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天子想要造纸的想法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大炮拿过说明书,也没捉摸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他倒是对造纸有了兴趣,因为上一世他们家就是在村里酿草纸的,虽然用竹子造出来的纸粗糙发黄,用途也只是用来焚烧的纸钱,但比起那些简牍,已经好了不知多少倍。

         嗯,在医科和工科之间,大炮选择了后者。

         “老大,我还是和你一起关心文化事业吧,这白药的事儿,我一会儿去找找芈胖子,毕竟他是神农氏的后代,兴许舔一口就尝出配方了呢!毕了,我写一本《天工开物》,他写一本《本草纲目》。”

         天子笑而不语,把剩下的白药交给他,又唤来小史官草拟王旨,命赵叔带派人支持赵大炮搞发明创造,顺便锻炼一下小太子。

         哎,时代不同了呀!上辈子只管抽烟喝酒挖墓打DOTA,这辈子却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大炮领了旨意,先去了一趟王宫后厨,给厨师长芈胖子筛了一点白药粉末。

         芈胖子小心翼翼地把它装在一个陶爵里,轻轻地臭了臭,脸上表情凝聚,板着脸喝到:“赵太仆,你丫怎么搞些毒品来害我?”

         “何为毒品?”大炮被搞蒙了,这死胖子居然知道毒品?难道上辈子他是禁毒大使?再说这也不是呀!

         “这粉末中含有剧毒的穿肠草,你是要本胖胖的命是咋的?”厨师长把陶爵端到厨房外头,生怕洒出一点到食物上。

         “好小子,果然是神农氏的子孙……”大炮如此云云地交代一番,哼着小曲儿去太子读书的地方了。

         宜臼小朋友今年六岁了,刚刚启蒙就在大呼减负,除了学习基本的书(语文)、术(数学)之外,还被逼着报了好几个兴趣班,同事得上驾校,礼(礼仪)、乐(音乐)、射(射箭)、御(开车)一样不落下。

         先前他还有六个老师,自打赵太仆被聘为音乐家教,其他老师就基本等于下岗了。

         “太仆,我给你背一遍九九乘法口诀吧?”一见到大炮,宜臼就狂欢起来,完全不理会正在给他上课的数学老师虞成庆。

         虞老师摇摇头准备离开,一路上还在念叨“三七二十一,四七二十八”,却不知道这莫名其妙的咒语到底有什么用。

         大炮听宜臼摇头晃脑背的丝毫不差,满意地点点头,道:“孺子可教也!太子果然天资聪慧,比你那老爹不知强了多少!”

         “嘿嘿,太仆,今天咱们做什么游戏?”宜臼笑起来,露出一排缺了俩门牙的小白牙,脸上的婴儿肥微颤,一脸人畜无害的天真烂漫。

         太子与太仆,可能都是“太”字辈吧,而今的感情已经亲密无间了。

         “今天不做游戏,收拾一下,明日太仆带你出宫!”

         “真的?父王答应让我出宫了?要去哪里,骊山还圜丘?打猎还是祈雨?”

         “去渭水之阴,砍竹子、剥树皮!”

         一听要出宫体验生活,宜臼兴奋地跳起来,招呼宫女和侍卫回去整理行头去了。

         毛头小子,别高兴的太早,《变形计》看过吗……

         镐京西,南山北,渭水南。

         南岸成片的竹林翻滚出翠绿的热浪,竹笋因为这几个月的降雨卯足了劲儿长,已经剥离出亭亭玉立的模样,藏在淤泥的泥鳅和鱼卵保住了小命,上涨的河水又让它们快乐地在水中徜徉。

         “啊……”宜臼第一次亲近美丽的大自然,尽管已经汗流浃背,但他依然兴奋地对着南山呐喊,稚嫩的声音在山的那一边回应。

         赵叔带遵照天子的旨意,将太子护送到这里,便带着侍卫们撤回城中,太子的车马锦衣也被带了回去,只留下一包新近缝制的粗布衣服,以及两个伺候他们起居的老妪。

         不远处,一座废弃的土城即将变成造纸厂,以及近百奴隶和厂长赵大炮、厂长小助理姬宜臼的宿舍。

         这艰苦的条件,让太子一下从天上掉到了人间。可他的新鲜劲儿还没过,拉着大炮就往厂房里冲……

         ——*——

         傍晚,长寿宫,一群女人。

         伺候完太后暮食,焦妃满脸的委屈,惹人怜惜的面庞挂着两行泪儿。

         不远处跪着一排花枝招展却久未滋润的嫔妃们,也都同样哭成了泪人儿。

         太后在焦妃的搀扶下站来起来,往前踱了两步,一脸的波澜不惊:“你们这是怎么了?怎么好端端的哭起来了?”

         自从小美回娘家之后,这八九个儿媳妇逮着空子就往这长寿宫里跑,想着法儿逗老太太开心。

         嗯,先把婆婆哄好了,不愁老公不待见。

         可姜太后根本就不是那么好哄的,这些不谙世事却深知宫事的乖乖女们,个个看上去都是规规矩矩,可老太太偏偏不太喜欢墨守成规,倒是小美那样突然冒出些新鲜玩意儿,会让她乐不可支。

         但这些小妮子心里的苦她是知道的。从儿子登基,他就没正眼瞧过这些妃子们一眼,更别说临幸侍寝了。作为女人,个中滋味太后心里跟明镜似的。

         姜太后一问,嫔妃们哭的更厉害了。焦妃更是呼天抢地,仿佛要死过去一般。

         “都够了!大王初登基,忙于政事,马上又该五年朝觐,你们要做的是安心伺候大王,而不是在这儿哭哭啼啼!”太后厉色道。

         焦妃第一个止住哭声,起身扶住太后。“太后,为妇们都想好好伺候大王,更想为这大周社稷添些小王子,也好让你老人家早些子孙满堂……”

         听到“小王子”三个字,姜太后心中隐隐作痛。姬宫湦在做太子时沉迷焦妃陈妃,焦妃肚子不争气,陈妃也只生了个公主。登基之后,他又清心寡欲,除了宜臼还没有其他子嗣。

         现在宜臼又搬去辟雍上学,一个月见不上一面,原本热闹的长寿宫一下子冷清下来了。

         何况对一国之君来说,生娃与处理政事同等重要。先王那么忙,一边打仗还一边生了十六个儿子呢!

         嗯,这事儿不能再拖了,这一批夫人嫔妃不行,那就换一批。生娃还不简单,那还不就是茶余饭后休闲娱乐一下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