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4章 大王也该考虑考虑纳妾生娃的事儿了
        这一天,是扶风殿这一个月最热闹的了。

         太史公伯阳父右手夹着木板,小手臂被一根布条子搭拉起来挂脖子上,挤弄着斗鸡眼站在大殿左侧,行使着后来太监们的职责——主持朝会。

         上卿虢石父依旧“病病哀哀”,在二儿子虢海的搀扶下进到大殿。同僚们一哄而上,好像很久没见的样子(其实昨晚才刚见了面),一阵嘘寒问暖、歌功颂德。

         圆滚滚的尹球像是泄了气的皮球,站在昏昏欲睡的祭公身后,时不时偷瞄一眼殿前右侧红光满面的老爹,接连叹了几口气。

         姬友、赵叔带、褒珦等人站在虢上卿的对面,一副神清气爽的样子,调皮的褒珦还不时地朝尹球秃噜下嘴,惹来一整怒目。

         在一阵诸如“起立、老师好、同学们好”的仪式之后,朝会进入了正题。天子清了清嗓子,开始发言:

         “各位公卿大夫,今儿个是个大好的日子,太史公、伯阳父终于大病初愈,又回到了这个温暖的大家庭。各位积极配合趣马练兵,方国采邑都传来了好消息,不仅战斗力大大提高,不少地方已经在有序地组织秋收了。”

         虢石父将微微颤抖的双手并拢,缓缓地举过头顶,鞠躬大呼:“天子仁厚,吾王英明,才有我大周五谷丰登、仓禀殷实、丰衣足食呀!”

         天子理了理敝膝,站起来大声道:“仓廪实而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列位爱卿切莫忘了礼节荣辱呀!”

         小姬同学一不小心又装了个逼,因为那两句文言文是猛然冒出来的,鬼才知道五十年后还会不会冒出个管仲来呢,现在他的版权属于姬宫湦。

         “大王说得对!”一直不爱发表意见的蔡公,突然睁开眼睛侧身一步,看样子不像来拍马屁的,“所谓礼节,祖上周公认为,天子当发扬‘男主内女主外(佐后使治外内命妇)’的优良传统。老臣听闻,天子在后宫独宠王后一人,空着夫人、世妇和御妻的编制不用,即便是立了几个嫔妃,听说大王也不常与他们交心谈心。再说这荣辱,天子膝下仅太子一子,现在大王身心正当年,应当以多生儿子为荣,以不生王子为耻!”

         靠,这货是来砸场子的吧?谁能更你比呀,六十来岁还能生儿子。

         选妃的事儿拿到朝堂上来说还过得去,生不生儿子是老子的私生活,你丫管得着吗?

         这帝王真是太难当了!你天天后宫转圈儿,撩个妹纸逗个宫女,臣下说你骄奢淫逸;你不在后宫出去转悠,顺便找个姑娘,臣下说你好逸风流;你每天待在书房,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又说你冷落后宫,不生儿子,扣个“不知荣辱”的帽子,甚至觉得你那方面有问题。

         “那个……蔡公呀,你还是打瞌睡的时候可爱。”天子心想道。他有些难堪地盯着虢石父,真想问问你这“小弟”是怎么管教的?

         虢上卿并不以为意,一个劲儿的咳嗽,然后默默地给蔡老头儿点了个赞,又给尹球递个眼色。

         尹球也壮壮胆站出来,吞吞吐吐道:“顶楼上!臣下……还听说,太子刚刚启蒙,就被灌输了很多……很多……不合规矩的知识,连几个老师也被气走了,如此下去,恐……”

         天子肺都快气炸了。看来这又是组团忽悠来了,BOSS就是他虢石父,他们针对的不是什么讨小老婆生儿子,也不是礼仪荣辱,而是重得恩宠的申后和新来的赵大炮。

         这事儿确实得捋捋了。

         申后还好说,毕竟她还是有点儿背景来头的。关键是赵大炮,你一个司机不好好开车,跑去给太子当老师,凭着所谓的“人工降雨”突然有了爵位,人家当然看不惯。

         “第一,选妃的事儿寡人上次说了,旱灾刚过民不聊生,现在要与民休息,不可大肆扰民,选妃之事待明年朝觐之后再议;第二,生儿子的事儿,寡人身体各方面都没有问题,也正在努力,争取尽快有所突破;第三,太子教育的事儿……”

         天子话没说完,太傅尹吉甫站了出来:“老臣以为,赵太仆降雨有功,理应封爵;太仆不仅会开车,还精通乐律、医食、数理,给太子当老师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看看,还是老司机靠谱。

         “但老臣觉得,倒是前两件事儿确实兹事体大。大王政务繁忙是因为做臣下的无能,不能替大王分担国事。现在很多事情都理顺了,文武百官恪尽职守,大王也该考虑考虑纳妾生娃的事儿了……”

         天子刚刚上扬的嘴角抽搐了两下,木在了那里。

         其实也可以理解。

         老尹再牛,他也是奴隶主阶级的代表,在他看来,讨老婆生孩子是王室的头等大事。想想自己讨的大老婆,生那个不争气的大儿子(尹球);再想想那幅广阔的《周全域图》,老大不多生点儿子,将来的土地分封给谁能放心了?

         “天子宽厚仁慈,万民皆知。天下女子能来伺候大王,岂可说是劳民伤财,若能诞下龙子,那简直是功不可没呀!”大司马姬友再来补个刀。

         “臣附议!”

         “臣附议!”

         ……哗啦啦一片,纷纷出来支持楼主。

         这下天子成了热锅上的蚂蚁,眼巴巴地看着用左手费劲刻字的伯阳父,指望这老头儿出来讲讲计划生育的大道理。

         伯阳父扭了扭脖子,慢慢的站了出来。

         “太史公曰:天子应当作万民的表率,多生儿子多种树。自宣王料民于太原起,我大周百姓奴役不过两千万。发展人口就是发展经济、发展农业、发展军事,功在当代、利在千秋……”

         天子咬住嘴唇,遏制心中的怒火。百官说的并不是没有道理,自己也没打算“举世皆浊,唯我独清”,只是现在申后没有回来,要是她回来知道选妃纳妾的事儿已经板上钉钉,估计能劈了自己。

         “臣下以为不妥!”说话的是赵叔带,话音未落,他已经成为众矢之的,连他的好朋友褒珦都忍不住拉了拉他的衣角。

         老赵只好又退了回去,

         能有这样觉悟的人,在西周不多呀!当然,断袖者除外。

         “好了好了,怕了你们了,选妃的事暂定在明年春天,到时候由王后安排组织,其他人都别插手了!”在高压态势下,天子只好妥协。何况,从内心里,他对选妃也并不是排斥的。

         选妃的问题解决了,生儿子也就好办了。至于太子老师的事儿,人家大王又没有真给那五个家伙撸下来,咱也没有必要深究了。

         朝会结束,用过“日中”,闷闷不乐的天子准备出宫一趟,去看看还在南郊土城的儿子和赵大炮,却被虢石父拦了个正着。

         “大王,近日朝堂之上,虢多有得罪,还望恕罪!”虢石父还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天子没好气地“哼”了一声,没有答话。

         虢石父深埋着头,跟在天子车后头,大声嘟囔着:“虢听说,褒国突然来了一个自称青青的姑娘,简直美若天仙,可却是成天疯疯癫癫、胡言乱语。前些日被那褒太子给带回了褒城,准备纳为小妾。”

         祸国殃民的家伙,不愧是拉皮条的,这么快就忍不住要介绍那个妖精褒姒给寡人了?看来史书上说的对……等等,青青?

         天子叫司机停了车,“老虢你过来,刚刚你说那个姑娘自称什么?”

         “青青!”

         “她都胡言乱语了些什么?”

         “成天嚷嚷什么‘师范学院、林珑美’之类的胡话……”

         “快,传褒珦!”天子一边命司机掉头,一边安排虢石父立即带褒珦入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