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2章 刺客的祖宗
        刺客这个职业由来已久,并且很好地诠释了“机遇与风险并存,光荣和梦想同在”的深刻内涵。

         这位在西垂大夫府屋顶飞翔的刺客,没有在史书上留下任何名字。

         先秦以前著名的刺客朋友们,几乎都以英雄的形象载入了《史记-刺客列传》,简直一个比一个正能量。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傻大个儿荆轲算是古今刺客第一人,不过这都是几百年后的事儿了。

         当下,还没有一个刺客够格入驻“司马迁刺客蜡像馆”。

         但眼前的这个人,是荆轲的亲祖宗,名叫荆不换。

         和我们看到的电视剧没有什么不同,不换同志也是一袭黑衣,从屋顶飘过的时候没有发出一点声响。

         “嘿,兄弟,干啥呢?”小丙不愧为轻功高手,同样不声不响,并且快速地赶上了荆不换,从他身后拍了一下。

         刚刚揭了一块儿瓦片的荆不换惊了一下,转身问道:“我去杀个人。你是谁?”

         “别问我是谁,请和我面对。我和你一样,也准备杀个人!”

         荆不换左手握着一把匕首,右手捏住一块儿瓦片。此时已经感觉到一个硬邦邦的东西顶在他的腰上,双手乖乖地举起来。

         “唰!”刺客故意让瓦片滑落。

         小丙眼疾手快,伸手去接瓦片——他不想惊醒正在熟睡的王后。

         荆不换趁机摇身而起,往南面逃去。

         不过他很快发现自己错了,因为他一头撞进了贞子单的怀里——所以,眼神不好最好别出来当刺客。

         “兄弟,对不起!”荆不换佯装撞了路人,从容地往左转。

         耍枪的贞子单手持长矛,大喝一声:“一声对不起就完了?”

         “那你要咋?还要赔钱吗?”手持匕首的荆不换虚着眼睛看到了差距,眼前这人不仅个头比他高,手上的武器也比自己的长了十倍。

         “为何夜闯秦君府?”长矛阻在了荆不换眼前。

         “我走亲戚你管得着吗?”

         “谁家走亲戚还蒙着面?”

         小丙轻轻地盖上瓦片,几步快闪,到了贞子单的身边。

         “你是哪家亲戚?”嬴开怒吼一声。他到的稍晚一点,在他身后是满脸崇拜的西门夷,不知啥时候找来了一盏灯提在手上。

         很明显,荆不换同学被包围了。

         他看看手上的匕首,再看看四个人的武器——一杆长枪、一枝铜戈、两柄长剑——蒙面下的那张脸绝对拧成了苦瓜。

         刺客是有尊严的。为了维护他的尊严,现在两个选择:奋战到死,或者抹脖子自尽。

         荆不换摆好架势,右手握住匕首旋转一圈,道:“几位英雄好汉,在下是有尊严的,要么你们杀了我,要么……”他迅速地把匕首架在自己脖子上,“要么……我杀了我!”

         把自杀说的这么清新脱俗,也没谁了!

         贞子单的长矛一个飞旋,匕首被挑在了地上。又是一个上挑动作,脸上的黑布被掀开,露出一张苦逼的脸。

         “大表哥?”冷峻的嬴开眉头紧皱,从西门夷手上抢过灯笼,照在荆不换脸上。

         “二表弟……”被认出来的荆不换掩面侧过身去。

         西门夷拔出剑来,收起脸上的崇拜,道:“哦,原来真是来探亲戚的呀?你们俩老表搁这儿给咱演戏呢?我说下午耍完酷,大半夜的跑竹林里练剑呢,看来是策划好的呀!”

         嬴开没有理会一旁的嘲讽,一把抓住荆不换的衣服,“到底是怎么回事?”

         荆不换“噌”地站起来,大声道:“不关秦太子的事,要杀要剐随你们,一人做事一人当,刺杀王后与秦太子无关!”

         得,越抹越黑,嬴开的脸上露出一丝愁容。

         要真摊上刺杀王后的事儿,别说这秦地的太子,就是跑边疆去和哥哥一起跟西戎叫板,都是不可能的了。

         “大表哥,别胡说八道,到底是谁叫你来的?”嬴开问。

         “没谁叫我来!我知道自己是死罪,你们杀了我吧!”表哥答。

         “头儿,你倒是说句话呀?”愤怒的西门夷冲小乙大吼。

         小乙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儿,“我看此事必有蹊跷,要不先把这二人捆绑起来,明日请示了王后再做定夺!”

         看看,在天子跟前混过的,说话就是不一样!

         “不必了,都到府里说吧!”王后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刹那间,那边的灯亮了起来,嬴其老两口陪着王后已经出了院子,把这事儿瞧了个明白。

         原来,也在天子跟前混的小丙刚刚看出端倪,就回府通报了此事。

         嬴其两口子急的团团转,出来一看还真是从卫国赶来“瞧亲戚”的大侄子——荆不换。

         只不过他的出场方式实在太过诡异,大半夜的上房揭瓦不说,还一身黑衣准备行刺王后。

         嬴开没有再多说什么,解下腰带撕成两截,把大表哥绑了起来;再把玄黄宝剑丢给了西门夷,又把自己也绑了。

         一行人进了府里。正殿灯火点亮,秦君嬴其颤颤巍巍在中央踱步,一副痛其不争的样子。

         王后坐在东侧,小乙、小丙站在身后,贞子单、西门夷押着两个“刺客”在堂下听候发落。

         申夫人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跪在堂下,祈求地看着小美。王后几次去搀扶,她也不愿起来。毕竟这嬴开是她亲生的。

         王后凝视了荆不换一阵,又把眼光放到嬴开脸上。从他们的表情来看,说这俩是杀手肯定有人信。因为根本就冷漠到读不出一点信息。

         “你们四个给我跪下!”王后猛然起身,大喝一声,吓得在场的所有人都跪到地上。

         “我说的是你们四个!”王后迅速地指完警卫班的同志,“天子派你们来保护我,大半夜的你们擅离职守,该当何罪?”

         四个人面面相觑——这是什么事儿呀?不是审刺客吗,怎么咱们几个先被点名了?

         “那嬴开使了调虎离山之计,俺们几个上当了……”贞子单鼓起勇气顶了一句。

         “混账!”王后怒气冲天,“秦太子夜舞宝剑是十多年的习惯,分明就是你们几个自以为是,因为下午的事情耿耿于怀,跑到竹林去挑衅!”

         贞子单还准备顶嘴,被小乙拉住了。“禀王后娘娘,我等有罪,请王后发落!”

         “这账先记着,这归宁去来路还长着,再出什么乱子我再收拾你们!”王后说完,走到嬴开跟前给他松了绑,又将他扶起身来。

         嬴开脸上略过一丝复杂的表情,继而消失不见,依旧坚持跪在地上,看着视死如归的大表哥。

         王后又走到荆不换面前。

         “你从哪里来?”

         荆不换看看这一屋子亲戚。我来自哪儿,这还用说吗?

         “叫什么名字?”

         “呃……荆不换!”

         “卫国姓荆的有几人?”

         “就我一个!”(他爹不姓荆)

         “为何杀我?”

         “没有原因!”

         “现在还想杀吗?”

         “想!”

         王后俯身从小乙腰上取下一把短剑,丢在他跟前。

         愤怒的荆不换挣脱绑他的布条,准备拾起地上的短剑。

         右侧的嬴开一脚将短剑踢开,右手扼住荆不换的脖子。警卫班迅速行动,歹徒再次被制服。

         “你疯了?”嬴开一个巴掌扇在大表哥的脸上。

         被这一幕吓呆的嬴其赶紧唤来来武士,准备大义灭亲。

         王后并没有被吓到,制止了姑父,又走到被押住的歹徒面前。

         “你不愿意说我不强迫你,”王后摘下一块美玉,挂在了荆不换的腰上,继续道:

         “拿着这个。如果你已经娶妻,回去带她离开卫国;如果还是单身狗,赶紧找个女朋友吧!还有一句话你要记住,并且告诫你的子子孙孙:秦君和你是亲戚,并且今日对你有恩。放开他,让他走吧!”

         押他的两人又一次蒙了,只好警惕性的放开。

         羞愧的荆不换低着脑袋,朝大门去了。

         这时所有人都蒙了,包括冷冷的嬴开,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

         “此事到此为止,大家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对谁也不许再提起!”小美扶起姑姑,又从西门夷手上拿过玄黄剑递给嬴开,再拍拍这个表弟的肩膀,“小伙,好好干。”

         四个人放走荆不换,又跪在地上,贞子单再次鼓起勇气问道:“那我们呢?”

         “天儿也不早了,都干点正事儿吧,回去歇息!”王后说完,往寝宫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