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0章 爸爸的姐姐叫姑姑
        看到浑浊的渭河水,好不容易出来放次风的英子和丫蛋用申族特有的韵律(其实有些像西北民歌“花儿”),和着渭河欢快的节奏唱起了民歌——

         泾以渭浊,湜湜其沚。

         宴尔新婚,不我屑以。

         毋逝我梁,毋发我笱。

         我躬不阅,遑恤我后。

         穿越之后第一次出远门的小美,心情也美到了极点。因为这场大雨和这首古朴的民歌,小美终于知道什么是“泾渭分明了”。

         不过,唱着唱着,小美的眼睛竟然抹起了泪儿,声音也变得哽咽起来,因为这几句出自《诗经谷风》歌词,翻译成白话大概是这个样子的:

         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稻花/香两岸/我家就在/岸上住/你身上有/她的香水味/是你/赐给的自卑/终于你/做了别人的小三/我也知道/那不是因为爱/从此/分开手/再没有/没有以后……

         丫蛋发现主子的眼泪,一边自责一边问道:“王后,你这是怎么了?”

         “没有什么,”王后擦擦眼角答道,“这是什么地方了?”

         英子伸出脑袋看了看,“前方就是犬丘了,王后,要不要歇息一下?”

         “不用了,早些赶路吧,趁天黑之前赶到犬丘,你不是说我的姑姑就在犬丘吗?”

         “是呢,王后和夫人也有些时日不见了吧?小乙哥,麻烦开快点儿!”丫蛋想到那个超有爱的老太太,不禁兴奋起来。

         王后探出头来,望着不远处的城堡——那是秦国的早期都城。

         那座新兴的城市正在孕育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再过五百年,它将成为华夏的雄师,让一个真正的帝国屹立在东方。

         然而,现在它还只是一只病猫,连诸侯国都还不是。

         对于这个后来很牛逼的国家,咱们还是得从“老司机”说起。他们家和赵叔带(赵国的祖先),有着非常深的渊源。

         周穆王的老司机造父的父亲也很会造人。自从造父当上御用司机,这个家族就开始发达起来,因为他们很快发现了一个产业链——有开车的就得有开加油站(养马)的。

         造父的大侄子大骆就是专门给天子养马的,到了他的孙侄子辈,终于养出了点儿名堂,成为了“石油大亨”。

         大骆的大儿子非子被周孝王封在了水草肥美的秦地(甘肃天水),非子以封地为氏,号为“秦嬴”,也就有了后来的“嬴”姓;大骆的二儿子封在了犬丘。

         很不幸的是,老二刚到犬丘不久,在他北面的西戎(犬戎的一支,一度是西周的属国)听说有个养马的,带了上千匹良马到自己眼皮底下,抢劫惯了西戎王,一狠心一跺脚决定反水,跑到犬丘烧杀抢掠。犬丘被占,大骆家的老二,卒!

         此时的秦地这边,非子的儿子秦仲当政,听说二叔被杀了,复仇之火熊熊燃烧。刚刚继位的周宣王一听西戎叛变,也火冒三丈,命秦仲为大夫,带领一群养马的去收拾西戎。

         不过,养马的并不擅长骑马,秦仲很快成了西戎的炮灰。

         宣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他当即派出七千兵卒给秦仲的五个儿子。秦仲的五个儿子吸取教训,采用突袭战术,大破西戎,收复犬丘。

         周宣王好不开心,立即封秦仲的大儿子嬴其(谥号秦庄公)为西垂大夫——胜利属于你们,秦地和犬丘也属于你们……

         美美每每想到这些,再想想多年以后的“长平之战”(秦赵之间的一次大战,秦国坑杀四十万赵兵),心戚戚然。

         正所谓“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但愿历史会因为不同的周幽王,不再发生这样的惨剧。

         犬丘城的最后一道斜阳落幕,嬴其带着夫人在东城门三里以外,翘首以盼王后的到来。

         远远的看到秦君和姑姑出城迎接,小美自然也没有再乘车,而是带着侍卫宫女们步行。

         嬴其已经年过花甲,申夫人也已经快五十岁了。申夫人是申侯姜献的亲姐姐,对这个大侄女儿王后疼爱有加。

         小美远远的看着申后的姑姑,内心竟然有说不出的酸楚。

         “姑姑!”她不自觉地唤了一声。

         刹那间,申夫人老泪纵横。秦君率领众人齐刷刷地跪在地上行礼,高呼:“王后千年无期!”

         小美箭步上去,俯身扶起两位老人。贞子单和西门夷也跟了上来,贴身保护着王后。

         “姑姑、姑父快起来,你们这精神看上去还不错,最近没闹心了吧,姑父?”

         嬴其摇摇头,满脸愁容道:“闹心!咋不闹心?嫡长子坚决不当太子,成天到边陲去打打杀杀,嚷着要给爷爷报仇;老二嬴开也不想当这个国君,成天抱着一把大宝剑练武。哎,都不知道咋整了!”

         “王后好不容易来一趟,你就别搁这儿磨叽了,”申夫人紧紧地攥着小美伸过来的手,“二妹这皮肤还是这么好,不过这几年,你消瘦了!”

         二妹是申后在申国时候的小名。

         艾玛,这还消瘦了,二妹以前是得多胖呀!

         一行人说说笑笑,终于到了西垂大夫府。

         这里俨然一座小宫殿,在犬丘城北的高地俯视渭河西去。

         犬丘是西周晚期的军事重地,曾经无数次被犬戎洗劫。几代养马的终于赶走了骑马的,甚至还有放着太子不当的猛人,带着一群敢死队去和西戎叫板。

         西垂大夫嬴其,已经在位四十余年,现在早已不是那个意气风华的将军了。这犬丘城在他的治理下已经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贵族与平民杂居,大夫与万民同乐。

         可他依旧连诸侯都算不上。

         尽管是亲戚,但毕竟是上级领导,嬴其自然不敢怠慢,准备了丰盛的晚餐招待中央下来的贵客。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西周,吃饭和现在大不相同。比如王后作为尊尊贵的客人,可以与天子同享九鼎;而大夫和他的夫人只能享五鼎。

         西周贵族用餐,按东西南北分尊卑贵贱。人们席地而坐,单人单桌,餐桌是一个小小的几案,膳食也因人而异,根据地位规格摆上了饮食。这种吃法倒是干净卫生不交叉,和咱们现在吃小火锅有些相近。

         王后坐在南方,这是最尊贵的方位,摆在她面前的是“天子九鼎”。

         嬴其和他的儿子和贵族们依次敬酒。

         小美最在意的不是姑父嬴其,毕竟这老头天命已定,再过三年也就驾鹤西去了,倒是她的表弟嬴开(秦庄公嬴其的次子)引起了她的注意——据史书记载,这是个改写周朝历史的人物。

         现在的嬴开不到二十岁,因为大哥要去给爷爷报仇,所以他白捡了个太子。不过养马人的后人并不打算当种马,这个太子好像对当官和美女都不大感兴趣。

         和哥哥一样,此时,“幽并游侠儿”才是他的理想。

         一脸傲娇的嬴开被父亲带着过来敬酒,他对这个王后表姐谈不上什么好感。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这些繁文缛节着实让他疲倦。

         小美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微笑道:“嬴开,都说你擅长舞剑,可否在席间给大伙儿舞一段助助兴?”

         嬴开躬身饮酒毕,将酒杯递给侍女,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左手轻抚腰间长剑,右手顺势撩了撩青色衣袂,只冷冷地“哼”一声,便转身离去,准备回自己席间去了。

         一束从月光天井倾泻而下,照在嬴开冷峻的脸庞。

         这个逼装的,我给100分!

         要知道与王后一起吃饭,并且允许你佩戴武器,可能嬴开算是周朝第一人了。

         一脸尴尬的老嬴满脸堆笑地给王后赔罪。

         小美倒是大度,没有责怪什么,因为他知道,越是牛掰的人物越高冷。

         但一旁同样喜欢耍剑的西门夷却不干了,一个跃身,剑也跟着出鞘,大喝一声:“莫装逼,装逼遭雷劈!”

         作为骊山统领的虎臣,大夫的儿子他并没有放在眼里,何况西门夷现在是王后的贴身侍卫,哪允许你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在此放肆?

         小美也没有制止,她倒想看看这俩打起来到底谁厉害。

         装深沉的嬴开头也没抬,伸出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夹住了西门夷刚刚刺出的剑,右耳微动,道:“好剑!此剑产于西平,取平山之矿,经金乌冶炉,淬龙渊寒水……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

         嘿,见过狂的,没见过这么狂的!

         西门夷不愿和他啰嗦,剑刃一收,径直往嬴开腰间去了,他本想用剑尖挑起嬴开的剑镡,没想到那小子一个转身竟然躲了过去,如凌波微步般坐到了席间。

         留下西门夷独自在风中凌乱。

         受了奇耻大辱的西门兄哪肯罢休,准备再去挑衅,却被小美喝住了。

         西门夷红着脸退了回来。贞子单在一旁捂着嘴咯咯笑。

         “王后,他……”

         “还不把你的龙渊宝剑收了去,你的剑一出鞘,就已经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