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1章 剑人比剑
        耍剑的西门夷遇到高冷的嬴开,碰了一鼻子灰。

         等到王后休息了,警卫班开了个小会,一致认为嬴开那小子是在装逼,接下来要做的——就是找他撕逼。

         众所周知,装逼是一门艺术,装好了就是套路,装不好就是死路。不甘心的西门兄觉得,就算那小子是套路,那也得用套路破掉他的套路。

         都说城里套路深,喝酒一口闷。老子们都城来的,玩儿套路,你小子还嫩了点。

         会轻功的小丙很快探来消息,小嬴同学大半夜的还在大夫府后的竹林里练剑。

         “啾!”

         几个身影出了大院,往屋后窜了去。

         月明星稀,竹影斑驳。

         嬴开浅青色的身影如同雏燕般的轻盈,伴随着幽幽的风声,玉手抻出剑鞘里的青剑,手腕轻轻旋转,青剑也如同闪电般快速闪动,剑光闪闪,与竹林那抹青色柔弱的身影融为一体。

         毋需质疑,这家伙绝对是练家子。

         那手中的宝剑也绝非池中之物。

         “玄黄宝剑!”懂剑的西门兄很快认出了那满是戾气的玄铁,不禁打了个寒颤。

         贞子单将信将疑地注视一阵,一个巴掌呼在西门的后脑勺,道:“真假?你丫一天想宝剑想疯了吧?你真相信剑还能生儿子?”

         玄黄,顾名思义,吸天地混沌之气,铸阴阳无质之剑。

         玄为阳,黄为阴。周宣王时,南楚铸剑名匠干将莫邪铸雌雄双剑,楚王得雌剑,杀干将莫邪。

         其子赤为报杀父母之仇,找到雄剑,连同自个儿头颅一起交给一名义士,义士提着血淋淋的脑袋和充满仇恨的雄剑,与楚王同归于尽。

         据说,至此雌雄双剑合璧,生出这玄黄宝剑。

         剑是好剑,武功也是上乘的。

         那青衣嬴开点剑而起,嘶嘶破风,如游龙穿梭,又如青蛇吐信,一个优雅的转身——

         “嗖!”

         只见寒光一闪,宝剑入鞘。一棵手腕粗的青竹被拦腰斩断,直直地朝着四人倒了过来。

         “我擦!”小丙第一个蹦了起来,一跃三步到了一棵树梢。

         西门夷用右臂把青竹挡在了一边,站起来指着嬴开吼道:“小子,你腰间的剑怕是见不得人吧?”

         “见不得人的是你们吧?别告诉我你们四个人约好了跑这里上茅坑!”

         “少废话!”西门兄懒得再啰嗦,他早就想领教一下这玄黄宝剑,“你丫是想单挑还是群殴?”

         “哼!”嬴开只是冷笑一声,便仰望心空去了。点点繁星眼睛眨呀眨,在长空中嘲笑着准备玩儿套路的西门夷。

         因为他早就知道,“群殴”是四个人打一个,“单挑”是他一个人打四个。

         套路失败,西门夷只好苦笑一声,尴尬地看着月光下那张冷峻的脸庞,唱到:“别那么骄傲,我随时可能走掉!”

         “走吧,走吧,人生难免经历苦痛挣扎!”

         嬴开清唱两句,转身准备离开——这样的套路他早已厌烦了。

         小丙像猴子一样从树梢蹦到竹梢,又跳到嬴开跟前,张开比猩猩还长的双臂拦住了小嬴的去路,道:

         “小样长得挺俊呀!干嘛老板着个脸?来,给大爷笑一个!”

         “笑你妹,让开!”嬴开右手成掌,准备把小丙掀开。

         练轻功的人往往以速度见长,小丙的右手已经伸到嬴开腰间,玄黄宝剑被拔出鞘了一半。

         嬴开左手出掌,右手回旋,将剑镡收了回去。

         小丙摊了摊他的长臂,脖子一缩,道:“好尴尬呀!”话音未落,手背已经飞驰过去,重重地落在嬴开的脸上——火辣辣的疼。

         小嬴因为护剑心切,被扇了巴掌。

         他终于怒了!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剩下的交给你了,西门兄,我只会耍萌,不会比剑!”眨眼间,小丙已经闪到了西门夷身后,拍拍他肩膀笑道。

         嬴开转过身,怒目圆睁,没有多余的话,剑已出鞘,直直地朝这边刺了过来。

         西门夷本来也想伸出两个指头夹住剑刃装个逼,不过他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嬴开的速度并不比小丙慢多少。

         小乙、小丙和贞子单很仿佛成了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退到了三米开外的大石头上看热闹去了。

         看来单挑是真的!

         龙渊宝剑也不是盖的。西门夷拔出剑来,准备大战三百回合。

         玄黄剑和他的主人一般冷漠,尽管是炎炎夏日,却像冬日的一颗冰柱,让人不寒而栗。

         龙渊剑却像西门夷一样逗逼,仿佛夏天里的一把火,在黑夜里跳动,让人吹胡子瞪眼。

         黑夜在竹林里比武实在不是明智的选择,且不说光线暗淡,单是这这密密麻麻矗立的竹子也够让人头疼的。要是近视眼就更麻烦了。

         别以为挥着剑,斜着身子、踩着竹子在竹林里绕上三圈就高大上了,搞好了能势如破竹,搞不好就粉身碎骨。

         但两人都算个顶个的高手,几十个回合下来,谁也没伤着谁。竹叶飒飒作响,飞鸟四处飞散,偶尔还掉下一两个鸟蛋。

         不管是玄黄还是龙渊,剑刃所到之处,倒霉的植物们还没来得及大战僵尸,就已身首异处。

         吃瓜群众在一旁拍手叫好。毕竟这样的高手对决是难得一见的。

         竹林很快一片狼藉,只剩下中央一棵碗口粗的柏树还屹立不倒。二人皆以此屏障,左一剑右一挡,你来我往不可开交。

         说时迟,那时快!

         “唰”的一声,一直左右开弓的嬴开后退三步,剑指老树,快如流星。

         “呲——呲——”

         剑尖从树干中间刺破盆口粗的柏树,直抵西门夷的喉咙。

         这老树万万没想到,自己遭天打雷劈、挨了千剑都没事儿,最终竟然是让人给刺穿了。

         “哈哈哈!你四不四傻?纵使你的玄黄再厉害,在这大树中央卡死了,还能把我怎样?”

         西门夷并没有躲闪,尽管他暗自佩服嬴开的内力和玄黄剑的锋利,但依旧信心十足地笑了起来。

         正待西门夷挥剑,准备绕开大树结束这场比试的时候,本以为不能进退的对手手持剑柄,快速地转动起来。

         玄黄剑变成了电钻,木屑夹杂着火花四溅,亮瞎了西门夷的眼。

         还没反应过来,树腰已经开了一个大洞,握剑的手伸过树洞,发烫的剑刃落在了西门夷的脖子上。

         “哐当!”

         龙渊剑掉在地上。西门兄败了!

         目瞪口呆的吃瓜群众赶紧拥了上去。

         “闹着玩儿呢,嬴哥,你赢了!”贞子单过去劝嬴开收起剑来。

         乌云没过星星和月亮,天黑了下来。

         “噌!”宝剑入鞘,刚刚愤怒的脸回复了平静,一如既往的高冷。

         西门夷抹了一把额头的汗,绕过大树走到嬴开身边,“嬴哥,刚刚那一招我服了,心服口服,你还缺小弟不?”

         嬴开没有理会,转身看着不远处的家。

         西垂大夫府若隐若现,屋顶的青瓦和茅草夹杂,那里的人已经进入了梦想。

         一个黑影从屋顶闪过,直奔王后下榻的南屋。

         “有刺客!”嬴开惊呼。

         身轻如燕的小丙一个下蹲动作,连环立定三级跳远,朝南屋疾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