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5章 俺只看看,不摸
        姬宫湦对自己今天在扶风殿上的表现洋洋得意,瞬间觉得放牛娃迎来了春天,一切都在掌控之中。

         生命如此美好,天气却如此闷热。

         这一天,小美比天子还紧张,汗水在她包子脸上冲出一道沟壑,然后顺着脖子,流向更深的沟……

         一见天子回寝宫,她就迎了上了,亲自拧干一块儿麻布,温柔地在他额头擦拭,然后款款地问道:“鸡翅,没啥异常情况吧?”

         天子得意地抽抽嘴角摇摇头,道:“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美女呀,我发现你有两下子哈,这大脑袋没白长呀!”

         他一边说,一边让小美伺候更衣——当天子的感觉就是好啊,起码实现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初始理想。看着体态丰盈的小美,他想到了树叶……

         伯阳父匆匆忙忙闯了进来,这个主管礼仪的官员,绝对是是大西周最不讲礼仪的二杆子。

         “大王,上卿虢石父、司徒祭公、大夫尹球前来参拜,请大王示下!”

         这点道道天子还是清楚的,比如村长给他们家拨点救济款,那多少也要去孝敬孝敬的。这几个老油子,想必就是来孝敬的吧?天子看着申后,她点点头。

         “喊他们偏殿等着,寡人一会儿就到。”

         伯阳父“嗟”一声,退了出去。

         姬宫湦知道,要这几个老家伙联合起来对付自己,他和小美加一块儿也不是个儿,现在要做的,就是顺着他们,利用他们的性格弱点实现自己的宏图。

         小美也简单收拾一番,两人一起到了偏殿。

         “三位功臣位列百官之上,辅佐天子,实至名归,可喜可贺!”一番君臣之礼后,细心的申后还不忘说几句恭贺致辞,母仪风范尽显。

         看来,这个女人真不简单,有句话叫做:男人通过征服世界来征服女人,女人通过征服男人来征服世界。

         或许,天子就是她的世界吧!

         大家各自在地上找准的位置之后坐了下来。天子扫视了几位一眼,也没见带啥礼物呀!

         首先说话的是老虢,这家伙高大魁梧,满脸正气,除了会玩儿老虎,估计打架也还有两把刷子。“咱哥仨儿见这天气越来越热,从宁山给大王弄了两车冰块儿过来,还望大王笑纳!”

         嘿,这敢情好,那玩意儿往地窖里一放,整个一中央空调呀!要说还是在道儿上混的实在,不像伯阳父……得,又在那儿记录天子的“荒淫无道”了。

         申后笑着说道:“虢公有心了,宁山到这里长途跋涉,车马费用一会请太史公从后宫支给三位。”

         看看,啥叫领导艺术?这叫先抑后扬,姬智老家的村长也这样,一边把两包“红塔山”往兜里揣,一边推脱说:“使不得,使不得!”

         虢石父摆摆手道:“这点小钱儿咱还是负担得起,下回再说。大王,我看你忧国忧民,心事重重,可别再累坏了身子呀,有什么事儿你就放心交给小的们,保证给你办的妥妥的!”

         “是啊,大王,有虢哥在,你就放一百个心吧,内服外服,对虢哥那是没有不服的!”说话的是尹球。

         这肉球跪坐在地上,要不出声,和一只脑袋卷肚子里的刺猬差不多。

         不过,人老虢看着比你年轻多了,你叫哪门子哥呀?真是出来混靠的是实力,谁说虎父无犬子?老尹将军估计不是被周宣王流放的,是被这龟孙气走的。

         再看看七老八十的祭公,牙也掉的差不多了,两只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一边打摆子一边带着颤音道:“顶虢哥,顶虢哥!”

         就这俩猪一样的队友,真不知道老虢看上他们啥了。如此看来,说周幽王昏庸一点都不为过,要真把这个国家交给这几个,不完蛋才怪!

         老虢大眼睛轱辘一转,极其和善地说:“大王,这宫中呆着一定烦闷透顶,我建议您有时间多到外边去转转,大家伙儿都想着能有机会一睹真龙天子帅气的真容呢!”

         “咦,这货是寡人肚里的蛔虫吗?咋寡人想啥他都知道。”天子心中忖度,自己确实像只笼中之鸟,被困在了这镐京的深宫之中。他也想像祖宗周文王那样,在河边找到姜子牙那样的神仙;或者像刘皇叔那样,哪怕三顾茅庐,也要请出个孔明那样的牛人。

         可他娘不让他出去。可怜的周天子,还得听妈妈的话!

         小美抢先一步说话:“让虢公费心了,您带着百官管好朝廷事务就可以了,大王的起居行程,太史公和我会安排好。我听说大王还布置了一道家庭作业呢,时候也不早了,几位早点回去做作业吧!”

         “甚好,甚好!”祭公这回先说话,哎,难为这老头儿了,一直在那儿打瞌睡。

         尹球这混球居然噗嗤笑出声来,猥琐地捅了一下祭公的腰子,小声道:“咱知道你肾好,要不你小妾每天交给你的家庭作业你也完不成呀!”

         天子强忍住没笑出声来,真不知道这老鬼还这么会玩儿。尹球接着对天子说:“大王放心,虢哥是做家庭作业的行家里手,他不仅自己完成,也会辅导我们保质保量完成,价格公道,童叟无欺!”

         哎,真不知道此家庭作业和祭公的家庭作业有什么区别?

         天子这边起身,老虢又把他拉到一边儿,说了几句悄悄话:“老大,你要出宫的事儿我这就去安排,太后那边您放心,保证滴水不漏的。”

         天子点点头,一个转身就发现伯阳父在偷听,没好气地吼道:“你干啥?神出鬼没的,吓死个人!”

         “虢上卿,这是你们拉冰块的差旅费,王后让我无论如何要给你呀!”伯阳手上捏着一串贝壳(这玩意儿能当钱使)塞给老虢。

         老虢愣在那儿看着天子,天子看着申后,她说:“拿着吧,没别的意思,大王这身子寒,也不一定能用上,辛苦几位了!”

         几个二杆子一走,小美就问天子:“刚才老虢和你说啥了?”

         姬宫湦嘴角抽搐一下,指着正搬进宫来的冰块儿道:“他叫寡人加冰的时候记得加点糖。你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几天辛苦你了!”

         小美眨巴眨巴眼睛,把肩膀上的领口往下扯了扯,道:“今晚你去凤翔宫吗?我给你看样东西!”

         “你亲戚走了?”天子捂着嘴笑着问道,转身发现了一旁淫笑的伯阳父,一脚踢他屁股上:道“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家里边也是妻妾成群吧?能不能别每天缠着寡人?寡人还有没有一点私人空间?”

         伯阳父指了指小美,道:“我和大王差不多,又没有老祭那个好腰子,还是守在大王身边合算!”

         哈哈,老姬,你也有今天,强悍的嫂子虚弱的身子!天子兴奋地唤来侍卫:“乙,找几个人,把太史公抬回太史府上去!”

         “嗟!”小乙办事效率就是高,一会儿就来了个彪形大汉,把伯阳父夹胳肢窝里就走了。

         天子跟着小美到了凤翔宫里她的寝宫,将宫女侍卫全打发出去,把门闩上把天子按床上坐着,又去一边翻箱倒柜去了。

         天子紧张地流着汗,心想,难道她穿越来还带着TT,看来寡人处男之身不保啊!

         他红着脸看看周幽王这副皮囊,哎,不知道祸祸过多少姑娘了!

         想到小美半碗型丰满的胸部,天子更加燥热了,咽了一口口水慌慌张张地说:“小美,那个……你让寡人再想想,虽然现在你是俺婆姨,可寡人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最多……最多脱了上衣,就只看看你的半碗……就看一眼……不摸……”

         天子嘴角直咧咧,汗珠子也不停地往外冒,迫不及待地解开了腰带。

         她转过身来,手里捏着一张羊皮一样的东西。天子惊讶地指着它说:“这玩意儿……是不是太厚了点,你那个……”

         “厚什么厚?这是申侯写给申后的信,”她一边展开一边说:“信里头说问我上回叫我调查的事情有结果了吗?我是找了个底朝天也没找到他上回的信,估计在我穿越前申后就给毁了,他还说叫我抽时间去申国一趟,他有大事相商!

         “这个申侯,据历史记载,本身就是蛮夷,在周宣王时期,也就是你爹在的时候,被打怕了才归顺西周的,为了显示诚意,还把女儿——也就是我嫁给了太子,后来他处处讨好周宣王,主动带兵攻打南蛮,也算是立了功,加之我在这宫里地位也越来越稳固,取得了先王、太后、太子的信任,后来你一继位便被立为后。

         “上次他为了讨好你,弄了两只老虎,你竟然勃然大怒将他淘汰了,他一定记恨在心,我怕他要谋反呀!我怀疑这申后可能是他在宫中的卧底。

         “历史上记载,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时候,就是他带着少数民族部落和几个叛国诸侯把你灭了的,看来他有谋反之心也不是一朝一夕的,咱们必须早做打算!”

         谋反?通敌?卧底?我擦,寡人是该哭呢还是该哭呢?刚刚的雄心勃勃,现在已经奄奄一息,什么半碗大碗屎盆子,全扣俺头上了!热汗全变成了冷汗。

         天子着急地问道:“那咱们该咋办?要不先下手为强,灭了他!”

         她把羊皮收起来,坐在天子身边,说:“你先别着急,我是这么想的:咱们现在连自己几斤几两也没弄明白,更不知道申国的实力,先动手说不定吃大亏,不如来个顺其道而行之。

         “我这边先回信告诉他王师实力尚存,让他不要轻举妄动,然后抽时间在去一趟申国,顺便探探他的虚实。你这边抓紧时间颁布政令,恢复生产,充实兵力,每日早朝多和百官们商议,人多办法多,比过咱俩在这儿哔哔!”

         “寡人跟你一起去!”听到小美要干双面间谍这么危险的活儿,天子不禁打了个寒战。

         “那你不是狼入虎口——找削吗?放心吧,在他眼里,我还是他女儿,他不会把我怎么样的……你快穿好衣服,一会儿有一个重要的人来这里,你多和他交流交流,泾河渭河这几条大河都干涸了,当务之急是要解决旱灾的问题,要不咱都得饿死。今天那三个家伙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得多长个心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