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4章 小美的亲戚来了
        姬宫湦想到申后说的“出宫访贤”就兴奋得不得了,走出凤翔宫来,竟然情不自禁地吟了一首好诗:“宣室求贤访逐臣,忽闻岸上踏歌声。一对黄鹂鸣翠柳……”

         正待卡壳的时候,他突然看到了猥琐的伯阳父,嘴角一咧咧,拍了老鬼脑袋一把,饱含深情地接上了:“两朝开济老臣心!”

         “大王果然淫的一手好湿呀!”伯阳父一边记录一边对天子竖起了大拇指,“能把四句不同的唐诗融成一首,还如此押韵对称,也算是天子中的奇葩了。尤其是最后一句,对太史公伯阳父的不吝夸赞,简直神来之语、点睛之笔呀!”

         得,给他点儿脸他也把皮能扯下来放风筝!

         “什么诗?鸡翅还会作诗?”申后换了一身衣服跟上他们的脚步。几个人正准备去长寿宫给老太太请安,专门汇报一下获奖名单的事。

         伯阳父腆着没皮的大脸就往上贴:“回王后,刚刚大王正在褒扬太史公呕心沥血辅佐三朝的光荣事迹!”

         申后白了他一眼,快步走到天子右侧,肉嘟嘟的脸蛋儿上依然晕着一团红,羞答答地低含着头,双下巴的褶子在阳光下格外耀眼。

         发型也被精心打理了一番,发髻挽在脑袋的前半部分,额头前还吊着一颗红玉坠儿,十分精致;后半部分乌黑的长发倾泻而下,一直垂到腰际,耳垂上还挂着一对儿别致的耳坠……

         说实话,林珑美在二十一世纪完全有机会成为一个真正的美女。

         首先她身高摆那儿,其次皮肤也还过得去,花点钱去一趟棒子国,打两剂瘦脸针,把肚皮上脂肪抽掉,胸……这个不用再改造了,不仅大,而且圆,典型的半碗型。

         虽然穿越来的姬宫湦还没见过,但根据他多年的理论经验,应该和苍老师有一拼——要不晚上抽个时间去验证一下……想到这里,天子猥琐地笑出声来

         “看什么呢?”申后发现了天子游离之后笃定的眼神,在他胳膊上揪了一下,这力道,可以上山打老虎了!

         这个小小的举动引来了侍女侍卫们惊恐的眼神,然后内心一定是万马奔腾的骚动。

         哎,难为这些下人了,毕竟西周天子身边的男人们都不是太监(西周还没有太监制度)——从路人乙尴尬的眼神里可以看出,夜夜陪伴他的也只有他的“五姑娘”。

         姬宫湦慌慌张张地抽搐了两下嘴角,指着王冠前的垂旒道:“看个毛线……小美,你是不是来亲戚了?”

         她的脸更红了,难堪地点点头。

         擦,机智如天子,在一阵慌乱之中居然找到了问题的根源。不过,这个问题到底是怎么解决的呢?

         反正从如厕的经验来看,他们的解决方式可是说是简单粗暴但又高贵美妙。

         他用来开屁股的是两片质地非常舒适的美玉,用过之后会有专人清洗得干干净净,下次接着用。刚开始的时候他非常不习惯,随手就丢进了粪坑里,可惜了那两片价值连城的玉呀!

         想到有些考古砖家挖掘到玉器高兴得手舞足蹈又往嘴边嗅的情境,他又默默地多刮了两下……感觉?呵呵,挺好的!

         不过,小美的问题可能要复杂得多,玉肯定是解决不了这个问题,她也不可能穿越还带着卫生巾吧?天子小声地提出了这个疑问。小美瞅了他一眼,随手薅了一片树叶,没好气地递给了他。

         “树叶?”只有简单粗暴,完全没有高贵美妙,天子心想,哪怕你垫块儿布也行呀!以前寡人在地里头屙完粑粑,随手抓了一片树叶……啥也不说了,从那天开始俺认识了一种叫“火麻”的植物,也与痔疮结下了不解之缘。

         带着火辣辣的感觉,天子很快到了长寿宫,姜太后正领着一帮侍女在宫前的院子里跳广场舞,敲打编钟和铜鼓的乐队已经能够奏出《最炫民族风》那美妙的旋律了。

         当然,这一切都拜小美所赐。

         “小美,快过来,咱们正好忘了这个舞步……”太后见他们进来,赶紧招手。小美过去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地比划一番之后,才拉着姜太后进到宫内。

         天子把来意跟老太太陈述一番之后,又把草拟好的旨意呈给她看。

         看到自个儿看重的人赫然排在前三,太后哈哈大笑道:“好啊,小姬,你终于长大了,放手去干吧,年轻人!这个建议很好,‘三公’不一定只有三个人嘛,依我看,每个‘公’三个人都行!”

         英雄所见略同呀!扑克牌里头的KQJ还分个红桃、黑桃、梅花、方片呢,照这么看,每个‘公’四个人最好……

         “母后,还有一事,大周那么大,俺想出去看看!”天子提出了第二个请求。

         太后的脸马上沉了下来:“湦儿,你从小在这宫里长大,外面的事情很复杂,这个小小的港湾才是你安全的家,何况你从小就不喜欢喊打喊杀,等你再大一些,三公们治理出一个富足的天下,你再像你父王一样去横刀立马!”

         嘿,给寡人玩儿RAP是不是?

         妈妈,其实孩儿已经长大,你刚刚还说让我放手去干吧,此刻又让我所在这笼子里任人宰杀,我不想再做温室里的花,巴拉巴拉巴拉——上述的话,天子只能憋在心里,因为老太太的脾气倔起来,驴都会害怕……

         翌日早朝,期待已久的“好声音”获奖名单即将公布。

         内服(中央)的前朝遗老和文武百官参加了颁奖仪式,外服(地方)离镐京比较近的小王们也日夜兼程赶了过来,较远的诸侯国的小王们很快将通过诏书知晓这个消息。

         激动人心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百官们似乎忘记了高高在上的天子,竟然私下里议论开来。

         虢石父面露喜色、胸有成竹;

         尹球大腹便便、提心吊胆;

         赵叔带高傲冷淡、不削一顾;

         祭公白发苍苍、微微颤颤;

         伯阳父一本正经、神秘莫测……

         天子在玉椅上正襟危坐,抑制住激动的心情。

         毕竟这是他到西周颁布的第一道旨意,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个王朝的命运。

         他下定决定担一百斤,不仅要把那天的选贤大会丢回的面子找回来,还得重新树立威信让这帮老疙瘩知道自个儿也不是好欺负的。

         可在此之前姬智当过最大的班干部是值日生,参加过讨论最激烈的会议是213宿舍卧谈会……管他三七二十几,天子清了清嗓子,中气十足地讲了一番话。

         “安静了!前段时间寡人得了一场小病,耽误了十来日的朝政,但也没耽搁了这获奖名单的大事,经过寡人深思熟虑,太史公又占卜请示了上天的旨意,特任命如下……”

         天子的心跟着大臣们一起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一宣布就丢过来一只破鞋……算了,这事儿还是交给伯阳父吧,别说丢破鞋,搞他破鞋都活该,“有请太史公宣读旨意吧!”

         接到这个任务的伯阳父喜上眉梢,从袖子里抽出一卷羊皮来,大声宣读到:“王若曰:格尔众庶,悉听旨意,顺应天命,从流民心,吾王圣明,着任虢石父为上卿,祭公为司徒,尹球、赵叔带共为大夫,皆受天子休;三事四方,受卿事寮……宣读完毕!”

         没想到伯阳父也会紧张,把祭(zhai)公读成了济公,明明全是文言文,最后竟然哆嗦着来了一句“宣读完毕”,差点没把天子憋出内伤!

         几个获奖者听到自己名字,迫不及待地跪在地上,叩首再叩首。赵叔带惊讶地瞪着眼睛,要不是同侧的褒珦提醒,都差点忘了下跪领命。

         等到宣读完毕,所有人在齐齐跪下,高呼:“天子英明,吾王万年无期!”

         哎,最后两个字很不吉利,让天子想到了无期徒刑,还真不如“万岁万万岁”好听。不过从表面上来看,这个决定还是比较能服众,毕竟像申侯那样玩儿老虎的二杆子今天没来。

         当然,这样的任命自有其奥妙之处,不仅将赵叔带列为大夫,相互牵制,最关键是,他们的官制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的“三公”,而是近似“六卿”,接近“三公”的任命。

         “好了,以后呢,大事儿小事儿,就要仰仗几位了,虢公、祭公、赵公、尹公,”天子故意把老赵放到尹球前头,也是让大家知道,大王很器重他。

         “你们多多费心。现在太师年事已高,近日又得了重病,太傅、太保二公之职也一直空着,同志们还要多多努力呀!待你们建功立业之日,就是真正位列‘三公’之时!”

         这段话是小美教他说的,她说口头表扬没有实际效果,关键时候还得有物质奖励。

         太师、太傅、太保在西周的职务仅次于天子,是名副其实的“三公”,在以后中国的三千年里一直延续,尤其是从有了品级开始,均属正一品。

         虽没有实权,但这样的荣誉称号一点不亚于“全国劳动模范”,比物质奖励还要高层次,是为官者的终身追求。

         当然有赏就有罚。天子抽搐一下嘴角,接着说道:

         “如若大家玩忽职守、贪赃枉法,寡人也定然饶不了你们,到时候削官为奴,株连九族,那可就怨不得寡人不讲情义了!这官爵是寡人和列祖列宗赏赐给你们的,寡人就有权利收回来,你要没那金刚钻儿,寡人自然不会让你揽瓷器活儿,别占着茅坑不拉屎……”

         一段文白对照、夹叙夹议、通俗易懂、生动活泼的讲话之后,天子并没有等来经久不息的掌声,而是一张张煞白的面孔。

         可能他们还在惊讶为什么那个孱弱的太子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这个准备苦干实干加巧干的天子?

         没想到第一个说话的竟然是赵叔带,“大王圣明,吾等定当肝脑涂地,兴我周室,效忠天子!”几句铿锵有力的话说完,引来一片应和。

         当然,虢石父对赵叔带首先表态露出了不满的表情,要知道,这发言也是要有先后顺序的。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太史公又该提醒寡人日中了,给大家伙儿布置个家庭作业,退朝之后都回家给寡人好好想想,怎么解决全国上下闹饥荒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