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8章 占卜的秘密
        在镐京的最高处,有一座威严的大宅子——那是天子的家。

         从穿越到今天,天子还没有出过一次家门,不是因为王宫太大,而是因为他胆儿太小。比起江山社稷,他觉得还是小命儿要紧。

         访贤的事情必须得先放一放了,自打天子下令宫里的池塘不灌水,不出两天就只剩一滩滩淤泥了,可怜的泥鳅和鱼儿们,被芈胖子带到后厨变成了佳肴。

         天再不下雨,别说贤人,天子用不了多久都会被他亲爹(周宣王)和干爹(老天爷)带走了。

         “东巡祭天”,这几个字一直萦绕在天子脑海里,形成一个稳固的矩形,四个棱角扎得他脑皮生疼。

         他知道,如果要东巡,一来一回就算坐马车也得两个月左右,抛开个人安危不说……好吧,他根本就抛不开!

         城南的王师大营里头,老兵残将肚子饿得嗷嗷叫的声音能传到东宫来,更别说什么练兵习武了,就这群饿殍,跟着他去洛邑——别逗了,大王被敌人剐了他们正好吃肉。

         正在天子一筹莫展的时候,小美到了东宫。

         她从来不让宫女给她摇扇,总是自己拿着一片藤条编制的蒲扇晃得哗哗响,不过这根本无济于事,凤翔宫到这里不到一百米的路程,她热得满头大汗,薄薄的一层衣裳被打湿,紧紧地贴住每一处凸起的地方,两座小山丘若隐若现,再往下看,腹部那座大山丘异军突起……

         “大王,听说你要东巡祭天?”小美包子脸上的肌肉跟随说话的节奏颤动,跟随肌肉颤动的还有惊恐。

         天子无奈地点点头。

         一旁的伯阳父怡然自得,自打东宫装了“中央空调”,这老鬼更是寸步不离了。

         小美抓着天子的手,道:“去不得!大王,东都洛邑路途遥远,这大热天的,你能扛住,那牲畜和奴仆也得渴死,谁出的这馊主意?”

         姬宫湦见小美这么着急,脑子里那几个棱角竟然旋转起来,在头皮上顶出一个个大包来。他指着伯阳父:“都是这个大奸臣,说什么忠肝义胆,寡人看他和虢石父等人就是一丘之貉!”

         小美的眉头皱成了一团,看着伯阳父道:“姬老师,姬智虽然上课的时候老是睡觉,但也强过那些和你顶嘴的同学吧,念在师生一场,咱能不能别这么坑呀?

         “你现在是太史,非但不帮他,还把他往火坑里推,你要真这么闹下去,别说你在史册上捞不着好,在这西周你也别想好过!”

         小美咄咄逼人的气势让伯阳父后退了几步,他不停地摇着头,道:“王后,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当下是一个史官,占卜是我的工作,我用这种方式询问上苍,上苍暗示东方祈雨!”

         小美叹息一声,稍微缓和了一些语气:“太史公,这占卜和祈天一样,至少在二十一世纪还没找到它的科学依据,咱们也不否认其合理性。

         “不过也怪我们,祈雨的事情事先没和你商量,你知道,周天子祭天,是每年冬至举行,地点在镐京南郊,位于丰京以西、西岐以东的圜丘。

         “天子祭天,不过是想通过这种方式激励黎民、告诫诸侯,众志成城应对灾难,度过这一劫,对你我都有好处,何况安排祭天,也是你太史公的职责,要真能应验了,那也是功德无量啊!”

         看看,当过学生会干部的小美就是不一样,敢在老师面前讲大道理,说的伯阳父都有些老泪纵横了。

         说实话,占卜这玩意儿在古代长期存在也不是没有道理,这个道理的理论基础就是“统治需要”,说白了就是“忽悠”。

         统治阶级先是忽悠老百姓,说帝王是上天的代言人,也就是说,普天之下能跟老天爷通话的就天子一个,具体老天爷和他说了什么,只有他自己清楚。

         忽悠来忽悠去,老百姓也渐渐醒水了,你丫和老天爷又不住一个小区,也没有配无线电话,和老天爷通话应该还是有难度的。加上个别虎头虎脑的天子在孤独寂寞冷的时候,还真想和老天也说说话。

         咋接头呢?他们不知道伟大的科学家富兰克林,总不能拿着带金属丝的风筝在电闪雷鸣的时候,去和带电的云层搭线吧?

         方法总是有的——比如占卜。

         咱们也别整周易八卦那么复杂的东西,简而言之如下:

         在西周,占卜就是拿两块儿龟壳或者骨片,反正能分清正面背面就行,往地上一扔,显示的卦象就是老天爷给天子的通话内容。

         因为老天也无所不能,所以也没有任何问题可以难到他,但他回答问题的方式很有意思——只做选择题或者判断题,答案当然只有两个:可以、不可以。

         两片卜都正面朝上是“可以”,反面朝上是“不可以”。“一正一反”咋办?再问一次呗,总有一款适合你!

         这就要考验你问问题的技巧了。省略掉中间那些繁琐神秘的仪式,举个栗子,周武王当年要去伐纣,他不问要不要去伐纣,他问的是:本王帅三十万大军去伐纣可不可以?

         老天爷说“可以”,好,打吧!

         “不可以”啊?哦,那就帅四十万大军好啦!

         后把纣王抓住了,他不会问可不可以杀了他,他会问:我活埋了他可以吗?老天爷说“可以”,那就埋呗!老天爷说“不可以”,哦,那杀了他再埋!

         还有,这卜片也有讲究,你要是老想让老天爷一直回答“可以”,制作的时候就把反面的那一侧做的重一点,反之亦然……

         姬宫湦观察了几次占卜,也明白了这个道理,恍然大悟道:“太史公,你今天在大殿说的是东方祭天是不是?”

         “对呀!”伯阳父一脸懵逼地看着天子点点头。

         “没说洛邑对不对?”

         “没有啊,可东面……”

         “东面多了去了,从镐京往东到齐国的大海边儿上都是东面,明天上朝你再问问老天爷,你先问可不可以到镐京以东五里远的地方?每问一次加五里路,给十次机会寡人不信老天爷还不回答一次‘可以’!”天子终于舒了一口气,看着同样轻松了许多的小美。

         伯阳父大略听明白了天子的意思,拿着两块龟壳到一边练习手感去了。

         下午补完课,天子带着小美去拜见姜太后。

         因为天太热,老太太的广场舞已经暂停了,现在竟然拿着石子和太子宜臼在宫内走五子棋。看到儿媳过来,非缠着和她来上两局。

         照这么下去,估计用不了多久,小美就会带着她学会斗地主、打麻将了。

         小美故意输掉两局之后,老太太没了兴趣,拉着天子说道:“湦儿,近日里百官都在传,说你继位以来,和做太子时判若两人,颇有几分祖上成王的神韵呀!老虢和我说,你准备东巡祭天?”

         “那是大臣们抬举我了,母后,祭天的事情,明日早朝还需再议。”天子答道。

         看来虢石父确实和太后走得亲近,这么快消息就传到这万寿宫来了。

         “祭天是好事呀,我已经答应老虢了,只要保证你平平安安,出去走走也未尝不可,毕竟东都营建这么多年了,你也该去看看!”

         喂,老太婆,那天天子说他要出宫你可不是这么说的!

         “日后有机会再去吧,母后,当下民不聊生,再东游一趟劳民伤财,明日里再定在何处祭祀,您就好好在这后宫避暑吧,孩儿会处理好一切的!”

         “嗯,你也别成天忙着朝廷的事,太子的问题也得上上心了,教育得从娃娃抓起。还有啊……”老太太把天子拉到一边,故意避开小美。

         “王后固然重要,但你也不能冷落了其他夫人和嫔妃呀!毕竟现在你才宜臼这么一个儿子,在咱们这儿,要致富,你得多生儿子少种树。等到祭天结束,也该充实一下这后宫了。”

         啥玩意儿?俺还有其他女人?这之前也没人告诉俺呀!天子悄悄瞄了一眼小美,还有拿着石子扔侍女的宜臼……得,要都这样式儿的,一个就够了!

         翌日早朝,老天爷很给天子面子,第三次问他的时候就答应了让他去十五里外举行祭天祈雨仪式,他老人家还十分善解人意地帮天子把时间也定了——九日之后!

         看来伯阳父昨天练习得不错的,这祭天前可是要戒斋吃素的,大王和王后守孝那段时间吃了四十九天素,再搞下去,大王倒是不打紧,王后她肯定受不了。

         虢石父相当失望,当即抛出了一个问题:“祖制有云,祭天的地点只能在圜丘,而今圜丘建有两处,一处在西岐祖庙以东,一处在成周东都东郊……祖制不可违呀!”

         天子镇定自若道:“虢公说的很有道理,祭天只能在圜丘,寡人自当遵循祖制。来人,马上传寡人旨意,镐京以东十五里的‘弥’(古地名)即日起更名为‘圜丘’。”

         哈哈,小美早就料到会有人来这一手,连改名这招都想好了,实在是高!

         天子接着发布命令:“大夫赵叔带,配合太史公伯阳父准备祭天事宜,即日到圜丘找一处土丘设坛,一切从简,不可扰民,不可大兴土木。卿事寮百官及五百里内诸侯,九日后到圜丘参加祭天大典……”

         这感觉真是棒棒哒!天子退朝下来,一下子清爽了许多,接下来的几天时间,他得抓紧时间把祭天的基本程序给弄明白了,可不能把脸丢到老天爷面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