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49章 二妹,这王京咱不去了
        (大过年的,咱放个毒,什么乱七八糟的?)

         “放肆!”褒珦见王后的心情一下子失落成这样,过来将那姑娘数落了一番,又跪倒申后跟前。

         “王后切莫伤了身子,这姑娘不懂规矩,神经可能受了些刺激,听犬子说,她刚被松紧府上的时候,还口口声声说自己叫青青,满口师范学院、美美之类的胡话,府上照料数月,才唤了这么个贱名儿……前些时日,大王听说此女子,才叫臣下回褒国将她接到宫中来。”

         小美站直了身子,丫蛋给她擦了擦眼泪。

         王后强颜欢笑地看着青青:“叫什么都无所谓,活着就好,能见着就好。青青,等到了宫中,用些食药,调养好身子,一切都会起来的。”

         小美说完,拉着青青的手,准备让她与自己同乘一车。

         青青轻轻地挣脱开,依旧没有一丝笑容,冷冰冰地道:“褒姒岂敢僭越,请王后先行。”

         “青青,你听我说,你叫青青,不叫褒姒,也不能叫褒姒,那段历史绝不可以重演!”王后有点控制不住情绪,“你先和我回宫,过去的事总会想起来的,就算想不起来也不打紧,你永远是我最好的姐妹。”小美又伸出手准备去拉青青。

         青青缩回手,一个转身,踏步往车上去了……

         王后望着那个熟悉的身影,痴痴地呆在原地,伸出的手僵了一般。

         “真是岂有此理!”褒珦实在忍无可忍,起身拔出腰上宝剑,冲向前去。在他眼里,这褒姒已经是死罪。

         “褒侯!”申后叫住了褒珦,抹了一把泪,“一路上好生照料青青姑娘,出不得半天闪失。记住,她不叫褒姒,叫青青,和我同姓,申青青!”

         褒珦叹了口气,看着一脸认真的申后,只好作罢。

         “原来是一家人呀,我也姓申,是申国的太子,你可以叫我申宁,也可以叫我姜宁!”姜宁在一旁,半天没看明白是怎么回事儿,竟然也没可怜自家二妹受了气,伸长脖子准备上来泡个妞。

         那青青姑娘头也没回一下,一阵风地钻进了车里头。

         小丙打了个寒战,“太高冷了,不是我的菜。”

         小乙回到副驾驶的位置,开始吟唱那个时代最流行的情歌:“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申后一改往日的和颜悦色,撂下一句:“马上进城,收起你们嬉皮笑脸的德行,记住,这里是王京了!”

         几个人马上一脸严肃,脸色如守城门的侍卫一样冷峻。

         王后再叫过褒珦,耳语一阵;转身吩咐丫蛋,跟着褒珦大人先行一步。然后又深深地叹了口气。

         褒珦急匆匆地上车,随从到城楼下比对了玉瑁,风尘仆仆地去了。

         骑着高头大马的姜宁,屁颠屁颠跟在青青的马车后头,准备找个机会搭讪。

         “站住!”守门的几名侍卫一声怒喝,冷冰冰的铜戈交叉架在了姜宁面前,“什么东西?”

         我尼玛,这么大个人你问什么东西?“吾乃申国太子姜宁也!”

         “什么生太子死太子,滚下来,交出玉瑁核对身份!”侍卫看这莽撞的家伙发型和装饰都不像周人,懒得和他啰嗦,一声令下,城楼上的弓箭手已经箭在弦上,城门“轰”的一声被关上。

         我靠,不就是泡个妞吗?至于吗?这么大阵仗!

         至于!

         因为在他身后不远处,浩浩荡荡出现近百人,这架势,和西戎某个小部落来奔袭差不多。

         西门夷策马扬鞭,飞奔过来,掏出玉瑁,与守门将士的玉圭核对准确身份,又短暂交涉之后,城楼上的弓箭手们才收起家伙。

         玉瑁和玉圭,是西周的身份证。相当于各种型号的螺丝钉和螺丝帽,只有拧上了才算有效。就算诸侯来京向天子述职,那也是要通过这种方式与天子核对身份的。

         “小的有眼无珠,原来是西门虎臣!”侍卫终于醒悟过来,用奇怪的眼神看着马上的那个蛮子。

         姜宁冷哼一声,把头偏向一边。

         “这位是申太子,护送……”西门夷顿了顿,“奉天子之命前来京朝贡。”

         城门打开,里头出来个将军模样的人,一看就是这丰京的军事一把手。出来的人与西门夷似乎还是故交,这般礼遇一番,又见马上高傲的申太子和那后边的小队兵马。

         “申太子行了远路,怎地脚麻了下不得马?”那出来的将军看着不可一世的姜宁,“来人,帮帮咱们的客人!”

         两个士兵二话不说,真就准备上去把姜宁掀下来。

         奶奶个熊,姜宁哪里受过这窝囊气,刚要发作,抬头又看到弓箭手们蓄势待发,只好跃下马来。

         将军过来行了个礼,问姜宁:“那后边也是西申的军士?”

         “那是我的贴身卫队。”姜宁终于说了句话。

         将军道:“烦请申太子安排卫队到西郊安营扎寨!”

         姜宁彻底愤怒了。我尼玛,跑了几百里路,就为带兄弟们来城里看看热闹。现在你让我把他们撂外头?

         “什么狗屁规矩。这王京,我不进了!”姜宁说完,还真就起身准备上马。

         王后在车里听到这些喧哗,也俯身下了车。她抬头看看巩固之后的城防,又看看士兵,军容军纪果然与先前有了明显变化。

         小美在犬丘就听说尹吉甫被召回,姬友也被封为大司马。

         那将军认得小乙和小丙,又见出来的女人气度不凡,心中大致了然了。赶紧带头下跪,高呼“王后千岁!”

         到这儿了,也不用藏着掖着了。

         “二妹,这王京咱不去了!”姜宁说完,准备上马。

         “大哥且慢,只怕你误解了曹将军的意思。”小美记忆惊人,在来开镐京前就能把内服的地方官和外服的诸侯姓名记个十之八九。

         “狗屁误解,这周天子根本就没把咱放在眼里。且不说出城迎接,带几个侍卫还不让进了?”姜宁挥舞着手上的铜锤,唾沫星儿满天飞。

         王后无奈地摇摇头,看来这个大哥,也真就是一介武夫。

         小美这边劝着姜宁,又给小乙使个眼色。

         小乙过来扶起曹将军,道:“将军辛苦。申太子此次前来,一方面是送王后回京,另一方面确有天子密诏会见。那随行的军士,也都是他的贴身侍卫,你且放他们进城……”

         “可是大司马有令……”

         “曹将军令行禁止当然没错,那七八十号人进了城确实可能成为危险分子。可毕竟申太子既是王后的哥哥,又密诏在身,并且……是个一根筋的二愣子,我们又何必招惹麻烦。”

         “那依乙总的意思呢?”

         “放他们进城,但不得度过渭水,他们也进不了镐京城。在渭水西岸找一处安置,好酒好肉的伺候着,安排足够人手看管好,谁也不得罪。”

         曹将军前后思量,勉为其难道:“就依乙总的。”

         小乙顺利完成任务,屁颠屁颠跑过来汇报。

         姜宁一听能带士兵进城了,也就不再耍性子了。

         毕竟这男人好面子,周天子能让他带这么多人进京,兄弟们也可以到城里见见世面,这要出去吹牛逼,别人还不得刮目相看?

         何况,刚刚还进去了个大美人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