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2章 雨下整夜
        蓝田宫里,侍女翠儿匆匆地跑进焦妃寝宫禀报。

         “娘娘,王后……王后在丰京被人杀了!”

         正昏昏欲睡的焦妃惊坐起来,额头的汗直往外冒。翠儿见状,赶紧递过麻布和茶水,焦妃双手颤抖,嘴唇也变得煞白。

         “娘娘是怎么了?”翠儿压低声音,“那妖后终于遭了报应,奴婢听凤翔宫里的人说,那刺客简直胆大妄为,竟敢行刺大王。妖后真以为自己有妖法,竟然用身子去挡箭,没想到……”

         焦妃站起来,鞋也没穿,在屋里跺着脚。一时心乱如焚,汗如雨下,心中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气也喘不上来。心道这卫公子莫不是因为太子的事昏了头,怎的在这王畿之地动手?兀地又刺杀天子?

         心乱如麻的焦妃好半天才问了一句:“她……她死了吗?”

         翠儿面露惋惜,悻悻道:“听凤翔宫里说,那太仆昊男有什么神药,硬是把她从鬼门关拉了回来。要奴婢看,这赵太仆兴许也是什么妖人,他……”

         “刺客抓住了吗?”

         “听说自杀了,死了贼拉惨,面目全非。”

         “你确定死了?”

         “绝对,奴婢听大王近侍说的,应该错不了。哎,不知道是谁,要是给揪出来了,定会被株连九族!”

         焦妃终于长舒了一口气,慌慌张张回去找到鞋子,“株……对……株连九族。翠儿,快,收拾一下,咱们去凤翔宫看看王后。”

         “王后……王后她在大王寝宫。”

         焦妃使劲地咬了一下嘴唇,煞白的脸上爆出阵阵青筋,转瞬即逝,扔下一句:“那就去扶风宫!”

         扶风宫里,天子寝宫外,小乙正绘声绘色地描绘王后一行西去的惊险和有趣事儿,大炮时而心惊胆战,时而开怀大笑。

         小乙这小子真心不错,倒也符合白羊座率真有激情的性格,吹起牛来一套一套的,有时候让自诩为吹牛大王的赵太仆都自愧不如。

         “我跟你讲,西门夷和贞子单这俩挺够哥们儿的,改天介绍给你,下回你去骊山,让他俩请你喝酒……咦,那不是焦妃娘娘吗?怎的大晚上的来这边了?”小乙拍拍屁股站起来,一脸严肃地站到门边去。

         “娘娘这么晚了还不休息?到这里来所为何事?”小乙对这个主子以前的姘头并没有什么好感。

         焦妃今日倒是一改以前的骄横,笑眯眯地道:“乙侍卫,好久不见了,我过来拜访一下王后,听说她刚从外地回来。”

         小乙还没说话,大炮先上前一步,简单行了个礼,道:“娘娘拜访王后,应该去那凤翔宫才是,如何到了大王这边?”

         焦妃白了这个下人一眼,心中满是不悦。别说大王宫里,就是大王的床,老娘以前也没有少上,还轮不到你一个司机来质问我。

         “哦,原来是赵太仆呀,你不在南城喂马,怎么到了大王这边?”焦妃冷嘲热讽一番,又与小乙说话去了。

         我尼玛,老子虽然爵位低了点,可也是当朝第一老司机兼太子老师兼御医兼“工部尚书”,虽然你长得的确很美丽,可一个被人唾弃的怨妇敢这么和我说话?

         大炮正在吹胡子瞪眼,准备予以还击。只听得那焦妃莺莺细语:“小乙哥,如果不便打扰,我这就回去,只是父侯近日托人从焦国带回些鹿参,特地送给王后补补身子,烦请你转交一下。”

         小乙正要拒绝,大炮却上前一步。“鹿参,好东西,乙哥,先收着吧,待明儿让人给王后送去。”

         小乙看那焦妃面露难色,收了礼盒,也没有多余的话,目送主仆二人去了。

         大炮冲那背影竖了个中指,转身对小乙道 : “这女人没少欺负你吧!”

         小乙尴尬地笑笑 : “倒也奇怪,往日里骄横跋扈的,疯傻了半年,性情还变了。”

         “狗改不了吃屎,”小乙拿过鹿参,让小乙去后屋叫过两个侍女过来,交代一番便又躲到屋檐下敞开话匣子吹牛去了。

         夜渐渐深了,天也淅淅沥沥下起了雨。

         “鸡翅……”屋内的小美终于微微睁开了眼睛,轻声地唤着爱人的诨号。看到油灯下张熟悉的脸庞,心中波涛阵阵,伤口的剧烈疼痛却让他不得不闭嘴。

         已经是后半夜,有些疲惫的天子并没有睡着,蜷坐在地上半打着盹儿,一旁不停掉泪的英子正凄凄地盯着主子。

         “王后……”看到申后醒来,英子抹了把泪来到跟前,有序地伺候主子吃药膳。

         “小美,”天子猛地抬起头,看到申后苍白的脸色终于恢复了一点点,从英子手里夺过药膳,小心翼翼地伺候起来。

         小美眼角泪珠溢出,划过憔悴的脸庞,嘴角微微上扬,突如其来的幸福让她不知所措,就如好多次姬智生病住院,她在床前伺候那般,天子的眼里温暖而饱含深情。

         她有些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下午那一瞬间,他只想让灵魂刹一脚,或者,再穿越回来。

         一切如愿,记忆也尤新。活着,并且什么都还清楚的记得,比什么都好!

         “还疼的厉害吗?小美,你别动,”天子也有些情不自禁,想到了上一世那个胖胖的美女,无数次照顾孱弱的“鸡翅”,“好好调养,过几天就没事了!”

         “我……”

         “大炮说你得少说话,乖,把这药膳吃了,静心休息……”天子说完,又用手绢轻轻地擦拭小美嘴角。

         看着小美,天子感慨万千。世事轮回,爱情也一样,上辈子她的苦苦追随,这辈子的上天注定,即便没有这容貌的脱胎换骨,就凭上一世的无微不至和这一世的义无反顾,那也该不负江山不负卿。

         小美几次想要说话,都被天子止住。

         他终于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体弱多病的瘦高个,不再是那个浑浑噩噩的傻小子。除了他深入骨髓的幽默乐观,现在还有成熟稳重的坚强。这一世,你输,我陪你东山再起;你赢,我陪你君临天下。

         雨越下越大,雨声掩过了屋外赵昊哈哈的笑声。

         喂完药膳,天子又亲自给王后洗了脸,然后唱着她最喜欢的歌,看着她睡去……

         “雨下整夜 / 我的爱溢出就像雨水 / 窗台蝴蝶 / 像诗里纷飞的美丽章节 / 我接着写 / 把永远爱你写进诗的结尾 / 你是我 / 唯一想要的了解……”

         一旁的众侍女,第一次发现原来天子如此多情,简直帅到骨子里去了,一个个感动得稀里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