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丰京,周文王时伐崇侯虎后自西岐迁都于此,周武王即位后,都城由丰京迁至镐京,二京隔河相望,而丰宫不改,仍为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

         作为华夏最早统筹规划的城市,丰京纵横交错的街道已经有了近代城市的雏形。虽然居住区与商业区混杂,倒还有点商住楼的感觉。

         申太子头一回见这么大城市,心中的震撼不言而喻,“抱布贸丝”的繁荣景象、高大气派的瓦房建筑、花枝招展的水灵姑娘,还真有点令人向往。

         国人见这一群蛮夷打扮的西申军士进到城中,个个侧目而视,以为那西蛮子又来抢劫了。倒是西门夷和贞子单有耐心,骑着马一前一后吆喝着解释,人们这才知道原来是王后回了趟娘家,赶紧跪在地上,呼啦啦赞歌与哭声一片。

         人群中甚至已经有人在以讹传讹了,说王后微服领兵讨伐西戎,那些散着头发的家伙是王后抓来的俘虏。

         呃……这牛吹的好像有点过了,不过那人又加上一句——咱们宽厚的王后娘娘优待俘虏。

         申后虽是西申人,在王京的口碑却很是不错。不管是穿越前还是穿越后,那都是宅心仁厚、母仪天下的典范。

         小美从车窗伸出手,微笑着和大家打招呼。若是以往,她必定是要下车的,可今天因为青青的事,他心情坏到了极点,再加之最近奔波疲惫,自己又因黑熊事件闹得吃不下饭,浑身也没了力气。

         即便如此,小美依旧保持着最美的微笑,在夕阳的映照下,清风拂过,瘦了一圈的王后成了整个丰京城的焦点。

         呼啦啦一阵尘土飞扬,十来名威武的侍卫策马而来,人潮涌动的街道马上被开出一条道,随即是几十个身穿盔甲的步兵一拥而上,整齐划一地把守街道两旁。

         少顷,钟鼓齐鸣,乐队姗姗而来,演奏着天子出行的音乐。卫队、华盖、龙辇……西周最强礼仪整容亦步亦趋,簇拥着天子来到丰京正中央。

         那龙辇上的少年最近伙食应该还不错,看上去面色红润、精神抖擞,身体也强壮了许多。

         新做的弁服通体绘龙,仿佛贴在身上一般,十分合身,与悬着玉旒的王冠、朱红色的敝膝、腰间玲珑剔透的玉坠浑然一体,更显出他与生俱来的威严。

         天子犀利的眼睛直直地往城西眺望,好像在夕阳的余晖里找寻他最美的新娘,那红霞好似新娘的盖头,笼罩着神秘与希望。

         将头伸出车窗的小美终于看到了他的真命天子。

         “英子,快进来……”王后赶紧将侍女唤到车内,简单的梳洗打扮一番,携着英子一起下车步行。

         丰京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刚刚还在为王后歌功颂德,这会儿的焦点又都集中在年轻的天子那边,人们深深的将头埋在地上,跪拜至高无上的国家统治者。

         姜宁终于被这近乎凝固的气场震慑,心中竟莫名地生出一丝畏惧,回过头去,那些随从早已低着头,像一群温顺的绵羊,踌躇地迈着步子。

         天子的眼神略过一丁点儿落寞,随即,兴奋涌上心头,脸色也舒展开来。

         西门夷和贞子单已经来到跟前,天子赶紧下辇,忍不住要伸出双手去紧握这两个西周勇士的手。

         可他终究没有,因为成千上万双眼睛在盯着应该高高在上的他。

         天子快步跑向王后的座驾,“唰”地掀开了帘子——车内空空如也——只剩下王后的一身衣服。

         两个侍女低着头跪在车旁,急促的呼吸站着也能听见。

         “英子,丫蛋,王后呢?”大王有些着急了。

         没有回应。

         “王后呢,你们贴身保护的申后呢?”大王快步走到小乙和小丙跟前,一把将小乙抓起来。

         这力道,倒是把小乙吓了个魂不附体。

         “刚刚还在车里与英子说话。”小乙哆嗦着回答。他真害怕几个月不见,天子变成了原来那个暴戾的姬宫湦。

         天子一把掀开帘子,指着车内吼道:“在哪里?”然后又一把抓起英子。“我问你王后呢?”

         那恐怖的力量触过英子的双臂,钻心的疼,眼泪也夺眶而出。

         “王后怎么了?美女……林珑美……”天子近乎疯狂了,围着马车胡乱找了一番。

         “别给寡人躲迷藏了好吗?小美,我知道你藏在这里头,”看到英子的眼泪,天子心里已经没了底,有些泣不成声了。

         一定不是真的,前些日还收到犬丘的信函,说王后平安返京。这小美喜欢捉弄人,指不定玩儿什么花样。

         他又冲到车后的申国侍卫队里,挨个儿找了一遍,直到汗流浃背、一无所获,一下子瘫到了地上。

         姜宁见妹夫竟然对小美这般用心,心中稍感欣慰。呵,这周天子对二妹还真是一片痴情,什么天子,也不过是有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

         只不过,若是二妹以前的身材的话……这周天子的眼光还真别致呀!

         “大王。”一个熟悉的声音从另一头传来,刚刚跪在地上的另一个侍女站起身来,眼泪还挂在嘴角。

         “鸭……小美?”天子转过身,将王冠的玉旒掀到冠顶。

         天啊,那真的是小美吗?

         她穿着侍女的衣服,长长的双腿直直地站在那边,灰白的裙摆还没盖过脚踝,深色的腰带束在纤细的腰间。

         大饼脸变成了鹅蛋脸,弯弯的眉毛浓密修长,大大的眼睛含着深情的眼泪,浸湿了长长的睫毛,薄薄的嘴唇欲说还休,两个可爱的小酒窝也跟着瘦下去的脸蛋儿缩小,轻轻地镶在苍白的脸上,倒显出了几分腼腆。

         那真的是小美,因为那傲人的双峰正高高挺拔。

         难怪自己没有找到小美,谁能想到相隔三月,她竟然瘦成了一道闪电。如果说以前的申后是小美plus,那眼前的这个女子,就是小美se。

         原来小美之前随身携带的衣服因为瘦了不少已经显得太过宽大,刚刚在车内觉得穿哪一件都不合适,突然冒出了假扮侍女戏弄一下大王的想法。穿上侍女的衣服虽然短了一截,倒也贴身。

         没想到天子还真上当了。

         Se同样用惊讶的眼神看着天子,短短数月不见,这货也实现了全新升级,可能自己减下去的肉都转移到他身上去了(这是她做了三年的梦),之前那个弱不禁风、嬉皮笑脸的鸡翅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身材健壮、不怒自威姬宫湦。整个一三星Note7——简直帅炸了!

         天子脸上紧张的神情松弛下来,眉间也舒展开来,大步跑到小美跟前,四目相望,道不尽的思与念。

         不远处的阁楼上,一双冷冰冰的眼睛投向这边,张弓搭箭,“嗖”,一只冷箭飞驰而来,直奔天子要害。

         “小心!”感动的稀里哗啦的小美刚好与那刺客目光正对,不做多想,冲到了天子身侧。

         “啊!”不偏不倚,利箭扎在了小美胸前。

         疼,扎心的疼,受伤的小美全身麻木了一般,顺势倒向了天子身上,惊慌的天子伸手抱住小美。

         只见小美嘴唇微动,说不出一句话来,汗水与泪水同时涌出,苍白的脸色更加苍白。

         “小美!”天子将她拦腰抱在怀里,双手颤抖,小乙赶紧弛车过来,一些人保护天子,另一些人往那发箭的方向缉凶去了。

         愤怒的姜宁也被丰京这混乱的治安吓了一跳,望了一眼二妹,带着兄弟们往阁楼那边去了。

         天子拦腰搂抱着小美,钻进车里,吩咐人手去城南请赵昊,绞痛的内心让他呼吸变得沉重、声音变得哽咽。

         “小美,没啥事儿的,没事儿的,寡人带你回宫,赵大炮有神药。”天子顾不上胡乱的场面,在侍卫的保护下往宫中奔驰。

         车速加快,车身也抖动的厉害。胸口的受伤处鲜血直流,天子单手扯下白色内衬的袖子,颤抖着堵住伤口。

         “鸡……”小美呼吸微弱,声音被萧萧的车马声掩盖。

         “你说,你说,寡人听着……”天子将耳朵凑在小美嘴边,依旧什么也听不见,“小乙,你他娘的开车能不能不发出声音!”

         说完,他又俯下身子。

         “生……死……”终于听见了,天子强忍住眼泪,紧紧地捂住伤口。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王后,寡人与你生死不弃,今生与共。从此——战,带你驰骋天涯;安,与你共赏繁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