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1章 到底谁是男主角?
        “美美……王后……”赵大炮跟着侍卫赶回城中,又一路狂奔,终于到了扶风殿,汗水浸透了全身。

         可他却被守门的士兵挡在了大王寝宫外。因为王后受伤的部位特殊,屋里忙碌的都是些女性,不时又传出一盆发红的血水。

         着急忙慌的他正准备与侍卫理论,看到一旁同样心急火燎、来回踱步的芈胖子。上去问道:“芈膳宰,王后受伤,为何你不赶紧进去医治?”

         “王后千金之躯,臣下岂敢?我只能根据女食医传来的信息判断,在一旁出些主意。”芈胖子扬起袖子擦擦汗,从他的表情看得出来,病人现在的情况不妙。

         “简直迂腐,现在救人要紧,哪还顾得了这些?”大炮说完,拉着胖子就要往里闯。胖子哆哆嗦嗦闭着眼睛,把手挣脱。

         “嘎吱!”门再次打开,一个侍女满手是血,有往外递水。

         大炮从门缝里看到天子抱着小美,坐在卧榻之上,怀中的女子微闭着眼睛,一只长箭还扎在胸前,流血已经染红了衣襟。

         “我尼玛,愚蠢之极!”大炮一溜烟钻了进去,侍卫也不敢再往里追。芈胖子面露惊色,赶紧叫过侍女问候伤情。

         “赶紧把她放平,”大炮几步冲到天子跟前,“叫人快去多取些干净的抹布过来。”

         惊慌失措的天子终于看到了希望,可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刚刚这样横抱着小美,只会让她失血加速。

         “美美,我是赵昊,没事儿的!”他伸出手探了探小美的呼吸,又看了看伤口的位置,稍微松了一口气。

         “大王,你喊着王后,和她说些话儿,千万不能让她睡着了!”稍微平静一点的大炮看看满脸惶恐的天子,又看看瘦身成功的小美,简直是天作之合。

         尽管心中还隐隐作痛,但她终究属于不会属于自己——在尊贵的天子面前,他不过是个小小的男爵。

         现在要做的,是要抢救曾经爱过的女人。

         大炮取下挎在肩上、穿越带来的“百宝箱”,从里头取出一瓶酒精和消毒棉。“大王……王后,臣下……臣下冒犯了!”

         看着微微睁眼的王后,大炮勉强地上扬了一下嘴角,又命侍女褪下浸湿的衣襟,裸露出血糊糊的伤口。

         他蘸了酒精,在箭头的周围轻轻擦拭,小美紧闭牙关,额头上冒出大颗大颗的汗珠子。

         “小美,不怕,大炮有神药,一会儿就没事儿了。还记不记得,有一回你和我们几个去爬山,你欺负我去给你摘山茶花,结果我摔了下去,几个男同学都吓傻了大呼救命,你二话不说顺着坡滑了下来,背着我就往医院跑……也是我那时干瘦,要是现在,你还背不动我呢!”

         尽管侍女在一旁不停地伺候喂水,小美的嘴唇依旧干得起了褶子。她努力地睁开眼睛,看着认真的天子,嘴角微微动了动。

         她何曾没有想过,有一天,这个男人可以这样深情地看着自己。即便是申后还活着,也一定为回心转意的天子迷离的眼神满足。

         酒精侵蚀着伤口,但她确忘了疼痛。

         伤口很深,血肉已经淹没了箭头。还好伤在右侧,不会伤及心脏。

         大炮抬起头,看到消瘦下来的小美依旧那么美——她一定从来没有如此幸福过。

         趁着分神的空档,天子迅速将箭拔出。

         “啊!”突如其来的疼痛让小美大叫起来,天子也吓了一大跳,慌乱地将手伸进她嘴里。

         伤口又涌出一股鲜血,疼痛难忍的小美紧闭玉牙,死死地咬住天子的手。天子也咬住下嘴唇,看着痛苦的王后,心跟着手一起绞痛。

         大炮沾满血的左手从一侧取来麻布捂住伤口,几个女医官大约也看出了大炮的治疗方法,在一旁取来酒精棉消毒。

         血终于止住了,大炮再次对伤口进行了消毒,又洒些白药粉末,这才松了口气,命女医官过来包扎。

         王后终于还是疼昏睡了过去,不过这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天子小心翼翼地将手从小美的口中取出来,一排红红的牙印已经浸出了血渍。

         大炮无奈地摇摇头,从百宝箱里取出几个创可贴递给天子。

         “不用了,没什么大碍,这些宝贝还是留着吧!”天子接过侍女递来的抹布擦了擦手,示意医官和侍女好生伺候,拉着大炮出了寝宫。

         夜幕已经降临,阵阵微风带着丝丝凉意——季节已是初秋。

         芈胖子还在门外焦急地徘徊,一见天子出来,赶紧下跪行礼。抬头看着还能活着出来的赵大炮,心中暗想,这俩哥们儿关系还真不一般。

         “芈膳宰辛苦了,王后已经脱离危险,你去开些调理身子的补品炖好,让厨房的每天按时送来。”天子吩咐。

         “臣下这就去办!”

         “等一下,”赵大炮叫住转身离去的芈胖子,“我记得厨苑还养了几头齐国进贡来的漠骊(驴),应该还在的吧?”

         “在的,臣下明白,这就去宰了炖肉!”芈胖子回过头答道,心想这货还真是神人,不仅能求雨,而且懂医术,居然懂得这养生佳品漠骊肉能够益气补血。

         “炖肉可以,只是别把那驴皮扔了,明天送到南郊,我有用处!”

         “遵命!”芈胖子应了一声,忙活去了。心中还想,哎,今年的驴皮大衣只好让一件给赵大炮了。

         天子也有些疑惑:“你要这驴皮干什么?”

         “做补血的阿胶!”大炮回答很简短。想到刚刚天子与王后的郎情妾意、你侬我侬,心中又一阵酸痛。

         “谢谢你,大炮。”天子找了一处台阶坐了下来。

         “假客气。”大炮也准备坐下来,稍作思索,往下走了两步,才捡了比天子低的阶梯坐下来,扭过头道:“射箭的人抓到了吗?”

         “死了。”

         “死了?太便宜他了,怎么也得千刀万剐。不过,没有提审一下就行刑了吗?”

         “找到他的时候就已经自杀了。”

         “阴谋,绝对的阴谋。不过你天生神力,最近又在练功,怎么还让王后受了伤?”

         大炮说完,看着一旁站着的小乙悄悄伸出大拇指,表示炮哥说得对,然后又自责地低下头。

         “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射箭的人在寡人身后,小美是为我挡箭。”

         “照你这么说,这次的目标不是王后,而是你?”

         “极有可能。大炮,你在南城要十分小心,虽然有荆哥在,可人家在暗处,并且处处针对我们几个穿越来的人。”

         “我不打紧,贱命一条。倒是你的九五之尊和王后的千金之躯,玩笑不得。刺杀当今天子和王室,这是死罪,是何人敢冒天下之大不韪?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

         天子突然站了起来,紧紧地拽着拳头。他知道,这已经不是YY能解决的问题了。“大炮,如果我让你去调查这个事,你有把握吗?”

         “我靠,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既要开车又要教书,既要降雨又要造纸,完了还得当医生,现在你又让我搞私家侦探,别人会以为我是男主角的。”

         “只要能保护小美,你是男主角也无所谓。”

         天子噌地站起来,瞪圆了眼睛,故做为难地叹了口气,又佯装无奈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好了,时候也不早了,我去看看小美,你也早点回去休息吧!”天子终于笑逐颜开,准备回房去。

         “我也……”大炮欲言又止,“你好生照料,我与小乙哥在这吹吹牛,有什么事招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