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赌约
    “其二,这名叫做梦梦的女子,吾观其媚骨天成,魅惑自生,对温家年少子弟绝非幸事,恐生出无穷事端,所以决不能收留。”

     “其三,这少年因何被人追杀?与何势力有恩怨?还未调查清楚,万一牵连到庞大的势力恐怕会对雾隐山庄造成不必要的麻烦,所以请大哥三思。”

     温见心的话语一落,大厅中立刻陷入一片沉寂中,久久无人言语。

     梦梦的手心顿时一片冰凉,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不知道什么是媚骨天成?也不在意自己是否会被收留?但却无法不在意小师弟的去留。

     若是温家不肯收留小师弟,等待小师弟的恐怕只会有一个下场,就是尸骨无存。

     梦无敌此时反倒是难得的沉着气,不动声色,只是用力握了握梦梦的手,意示她放心。

     温铁心面色不变,忽对温初心道:“老三,你怎么说?”

     温初心淡然的回应道:“此事全凭大哥做主。”

     “既然如此,还如我之前所言,无需改变。”

     温见心蓦然冷哼一声,“大哥虽然是家主,但也不能感情用事,当年你既然做出了这个决定,就不该再自食其言。否则家族威信何在?后人若是再犯又当如何?”

     “二弟,我知你一直对我心有不满,只是当年没有老太君口谕,我虽然身为家主,却也无权动用家族至宝挽救弟妹生命。为此我一直愧疚于心,也得到了应有的报应。只是此事与小辈们无关,你又何必为难他们?”

     温见心面色阴沉似水,冷冷扫视了梦梦一眼。

     梦梦只觉得身心俱冷,连呼吸都有些困难起来。

     只听温见心阴测测的道:“相信大哥也看出来了,这个女娃天生媚骨,对年少子弟有着致命的吸引力。若是再修得妩媚功法,雾隐山庄只怕鸡犬不宁,此女决不能留下。”

     梦梦闻言,忍着眼中的泪水,凄然的道:“小师弟,梦梦就不留下了,以后我不在你身边,你要学会照顾好自己。”

     梦无敌听得心中一痛,热血立时上涌,紧紧抓住梦梦的手,大声道:“你走了,我还留下干什么?娘本来也没有跟我提过还有个娘家。在我心里,除了爹娘,你就是我最亲的人,我们走。”

     话落,梦无敌拉着梦梦就要离去。

     温见心忽然冷笑一声,“果然继承了他娘的劣性根,如此大逆不道,留之何用?”

     话落,幻化出一只大手,凌空拍落下来。

     温铁心面色一沉,“二弟,过了。”

     当下伸手轻轻一拂,竟然无声无息的化去温见心的大手。

     温见心面色一变,“你已经达到神级后期?可这又如何?难道你想枉顾家规,只手遮天不成?闹大了我们就去惊动老太君祖宗,看你如何收场?”

     温铁心叹了口气,“二弟言重了,老太君闭关不出,如此鸡毛蒜皮的小事怎敢惊动她老人家。这女娃虽然天生媚骨,但却心性单纯,绝无盅惑人心之意。而且在山庄之内,又何来邪恶功法?所以,二弟却不必为此事担忧。”

     “本座当年忍痛与小女断绝父女关系,并废去其修为,已经无愧于心,如今小女的后人有难,我这个做外公的又怎会置之不理?此事就这么定了。”

     温铁心的话语带着不容置疑的语气。

     温见心冷哼一声,“想就这么留下谈何容易?温家不养无用之人。这小子资质普通,这辈子都难以达到神级高手之列,留着这样一个废物,简直有辱门风。大哥你可以不在意,但温家的其他人却不能不介意。”

     梦无敌最恨别人叫他废物,闻言怒冲冲的道:“神级算什么?将来我必问鼎,甚至破虚,哼!”

     温见心闻言不怒反笑,冷冽地道:“真是无知小儿,也罢,如果三个月之内你能突破地级高手之列,我也就不再反对你留下,否则有多远就滚多远。”

     “好!如果三个月之内我能达到地级又该如何?”梦无敌大声道。

     “哼哼!你若是真的能在三月之内达到地级,老夫就当着所有温家人的面自扇三个嘴巴。”

     本来以温见心的身份是不应该说出这种话的,只是他认定梦无敌根本就不可能在三个月之内到达地级的,以他的资质,不要说三个月,就算三年都未必能够突破。而另一方面也想给大哥一个难堪,让所有温家的人都知道你的亲外孙就是个垃圾废物,以解心中的愤恨。

     温铁心的面色有些难看,自己的外孙自己知道,如果没有丹药的支持,根本就不可能短时间内突破到地级高手之列。而二弟肯定会提出这一点。

     果然,温见心冷笑一声道:“大哥,我们眼里都容不得沙子,有没有使用丹药曾加修为,是逃不过我们眼睛的,所以,不要使用作弊的手段,否则到时候拼了老命,我也要毙他于掌下。”

     温铁心沉默不语。

     梦无敌不知死活的大声道:“我喊你一声二舅爷,这话可是你说的,到时候不许反悔,不就是区区地级么,有什么难的?”

     温家的众人像看白痴一样看着梦无敌,具是暗想,这简直就是一个无药可救的无知子弟,温家若是收留这样的一个人,真是种耻辱。

     就连温铁心也是无声的叹口气,罢了,到时候给他在外面安排个住处,也算是对女儿的一点交代吧。

     温见心冷冷看了梦无敌一眼,袖子一甩,起身离去。

     温铁心沉着脸道:“此事就先这么定了,大家散去吧。不过在此期间不许故意生出事端,否则家规处置。”

     话落,有些落寞的转身离去。

     温初心起身,经过梦无敌的时候,略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淡淡的道:“世间没有绝对的事情,二哥有些太自负了。”

     说完,又看了梦梦一眼,摇了摇头,”红颜祸水,温家只怕要不得安宁了。唉!温家平静的日子过得太久了,连血性都渐渐的消沉了。”

     说完这些话,抬脚之间,已经失去踪影。

     温初心的话在梦梦的心里留下了深深的阴影,而她更担心的是小师弟的未来。

     本以为有了一个强大的靠山,却也不过是空欢喜一场,未来充满了未知的变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