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危机(上)
    “丁总告诉你我在这里的。”顾夏心说不可能啊,来这儿她可事先没告诉任何人。

     “你这位总裁回到集团这么大的事,还需要丁总本人告知我。”薛勤仿佛是在对着空气说话,视线一直在周围游移。

     顾夏嘴角微抿,果然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跟班,都是属制冷剂一类的,只不过不知是天生性格如此,还是后天受了丁浩炎的荼毒。

     这时,口袋里久违的三只小熊的可爱铃音,咿咿呀呀的回响在耳边。手机上显示的是一个陌生号码,不会是骗子之类的吧,顾夏对于陌生的号码保持着一贯的警觉度,犹豫了一下,对这种响两声就会自动挂断的电话,本打算不予理会,可这次那铃声不依不饶的唱着童谣,没有打算放弃的意思。

     周围的职员,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往这边瞧,但旺盛的好奇心,都驱使他们竖起耳朵听着这边的动静。对于堂堂盛世集团总裁,居然童心未泯地,用三只小熊这么幼稚可爱的铃音大感意外的同时,又好奇电话那端到底是什么人,在场所有人的八卦神经,都最大限度的启动起来。

     “喂,你好!”顾夏忐忑的接通电话,试探着说道。

     “……”

     “喂,请问找谁。”

     “……”

     “不说话,我挂了。”顾夏觉得对方不是骗子就是在考验自己的耐心。

     “你的电话,不找你找谁。”电话里响起了一个极度熟悉的女声,唯一不同的冰冷质感,让顾夏立刻判断出,声音的来源。

     “丁总,你怎么知道我的号码。”顾夏脱口而出的提出质疑。

     “……”

     顾夏立刻觉得对方的静默,是在暗示自己的问题有的愚蠢,堂堂集团总裁想知道一个小职员的手机号码,还不是轻而易举,就算是想知道你祖宗十八代,调查清楚也是小菜一碟。

     “自己一个人,注意安全。”电话那边迟疑半晌,冷冰冰的叮嘱道。

     虽然对丁浩炎一贯的冰冷态度微微不满,但毕竟对方表达了自己的关心,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大方的适度回应,以示感谢。

     “谢谢。”

     “你要明白你现在的身体是谁的。”对方表达的意思很明确,这关心并不是针对她的。果然自己何德何能,自身的斤两顾夏还是掂量得清楚的,身份有别,无福消受的事,自己从不做奢望。

     “我会好好保重您的身体的,一定会完璧归赵。”顾夏立刻领会领导的指示精神。

     “那最好。”

     “对不起,早上不是故意找借口敷衍你的……”顾夏内心还是认为自己的行为,还完全达不到欺骗的程度,于是觉得用敷衍更加贴切些,况且既然已经形成了欺瞒的事实,还是主动承认错误来得磊落一些。

     “吃早饭这么可笑的理由,是只有小学生才会找的借口吧。”丁浩炎说得轻描淡写,很明显是说自己从头至尾就没有相信过。

     “小学生”刚才心里还有一丝歉疚的顾夏,立刻被这个与自己学历不相符的称谓,弄得有点恼火,残存的一点感激瞬间烟消云散。

     “我只是刚好猜到了你的那么一点点意图,而薛勤的电话,刚好佐证了这一点。”

     “还有我希望你不要显得太过于头脑简单,而有损我总裁的形象。”

     “我并没有……”顾夏刚想辩解,想说被有损形象的人应该是自己才对吧。就冲大家对她的热情度来观察,顾夏自信的认为,应该是自己的亲和力,提升了大家对总裁的好感度才对吧,按照他之前的万年冰山臭脸,别人的好感能升温才怪。

     不过顾夏心里明白自己一贯是最吃亏的那个,久而久之阿Q精神在心里生根发芽茁壮成长,吃亏是福也变成了自己最好的麻醉剂。

     就丁浩炎的个性来说,自己被无理的挂断电话,其实也在情理之中,想想未来的日子还要和丁浩炎继续纠缠不清,心里的豁达开阔就被各种不祥的感觉所笼罩。唉,还真是前途未卜啊。

     脑袋里被各种有的没的念头塞得满满的,抬头正迎上薛勤探寻的目光,唉,还是先应付这个丁浩勤二号再说吧。

     “那个,我说二号啊。”顾夏不经大脑的脱口而出。

     “恩?”

     顾夏对自己的口不择言的水准,也是五体投地,幸好大脑还未完全失灵,瞬间灵光闪现的答道:“我是说,啊哈,刚才听丁总的口气,你比他还先一步嗅到我在这儿。”

     “恩,嗅?”

     “是先一步探查到我在这儿。”今天步步惊心,口误不断的顾夏马上纠正道,

     “专业灵敏度挺高嘛。”加拍马屁一记。

     “顾小姐,还是麻烦你快点儿忙完,我好载你回去。”薛勤忍不住催促道,虽然对面坐着的那个人是自己挚友的形象,怎么人和人就差那么多呢。

     “回去,回哪儿。”

     “医院呐。”

     “等会儿忙完,想自己一个人去逛逛,你先忙你的,我自己会回去。”顾夏笑得一脸言不由衷。

     “你想去哪儿,我开车送你。”虽然心里埋怨对方事儿多,但关乎总裁身体的安全,薛勤带着毫不含糊的耐心。

     “不用了,你忙了一天也很辛苦,我又不是小孩子,非得有人跟着。”顾夏似乎不想总是纠结于送还是不送的话题,左右四顾,犹豫着站起身来。

     “丁总,您有什么需要,只管吩咐。”没等顾夏反应过来,小李已经笑盈盈的站在了她的面前。顾夏一边佩服他灵活机动的反应速度,一边对黄主管魔鬼的训练手段深深咋舌。

     “那个,小李。”

     见小李一副洗耳恭听的样子,顾夏清了清嗓子,只好决定动用一下特权,干咳了一声道:“茶水间储物柜第二层,右边最角落的抽屉,有一个小储蓄罐,麻烦拿两个一元硬币给我,谢谢!”顾夏一口气说完,小李的表情已经由笑容可掬变成满脸的迷惑不解,怔了半晌,才反应过来:“丁总,您稍等。”

     硬币迅速送到了他的手里,以至于最后一直到顾夏走出设计部的大门,小李始终保持着如同定格的表情。

     “你真的打算自己坐车。”话虽这样问,但薛勤的表情明确的写着不可以。

     “是啊,我有钱。”顾夏视若不见地摊开手掌,向薛勤展示掌心的两枚硬币。

     “现在在抢劫的太多了。”

     “抢劫……”顾夏看向手心的两元硬币,这得要多穷,才会痛下此决心。如果说劫色,以自己现在的身份,那歹徒也未免太重口了。

     “薛总监,大驾光临,设计部真是更加蓬壁生辉了。”一个夸张的声音在身后响起,致着让人寒毛倒竖的欢迎词。

     “我资料清点完了,可以走了!有什么话出去说。”顾夏恳求的眼神望向薛勤。薛勤心领神会,两人不约而同起身,准备离开。

     “二位这是要走吗?真的不给黄某一次做东的机会。”黄主管无限哀伤,只差声泪俱下的挽留了。

     “留得青山在,还怕没机会吗,今天确实十万火急,不走可能会有大事发生。”顾夏表情严肃,夸大其词地强调着事情的严重性。

     黄主管强压住想要探究事情真相的好奇心,慷慨放行:“既然如此,那黄某就不强留二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