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他醒了
    顾夏低头掰着指头数着自己的身体究竟昏睡了几天了,还要睡多久,亦或是再也无法醒来。

     心里第一次被一种无助的惶恐深深占据。虽然身处盛夏,心却犹如在数九寒冬。无法对人倾诉心中的苦恼,就如同滚滚的洪水,无闸可泄。

     脚板实在痒地慌的顾夏,几次又想偷偷溜去重症监护室看看,心里又害怕受到失望的打击,脚跨出门去又犹豫着退回来,如此反复伸缩了几次。护士小姐看到这位拥有绝世容颜的大帅哥,不仅精神故障,就连运动神经也短路失调了,心里的同情之情却有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好在没多久便阴霾具散,糟心的日子很快过去了。就在顾夏数数,数得一日胜是一日头疼的时候,好消息象春风一般的拂面而来,吹得顾夏满脸的春暖花开。

     “丁先生,顾夏小姐醒来了。”顾夏第一时间从护士嘴里听到了这个激动人心的消息,那句话就如同天籁一般在脑子里不断回旋,几乎喜极而泣“我没事了,活过来了,终于可以回去了!”

     站在一旁的护士小姐,看到他近乎痴傻的状态,以为他太爱她,从而高兴过头。都从心里羡慕那位顾夏小姐,有位如此优秀痴情之人陪伴左右。

     “丁先生!”护士小姐忍不住轻唤。

     “恩。”终于回过神来的顾夏直接迎上护士小姐满脸关切的神色。

     “顾夏小姐现在醒着,您可以过去看看,但病人刚刚醒来,未免影响病情,探视时间不能超过半小时。”护士小姐耐心叮嘱道。

     “谢谢。”下一秒顾夏便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远了。

     “真是难得有情郎呢!”护士小姐看着跑远的背影心生感慨。

     顾夏一溜小跑,还没到重症监护室的病房门口,便被一顿怒吼震撼到了。其尖锐程度不亚于八度女高音。“你们都给我出去。你们这群庸医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近乎崩溃的情绪化做尖叫,冲击着在场所有人的耳膜,几乎所有人不约而同的想捂住耳朵。

     “顾夏小姐,您冷静点,有什么话可以好好说的。”医生苦口婆心好言相劝道。

     “你们翻来覆去只会说这些没用的话。”一面小巧的镜子直飞医生的额头。还好医生闪得快,要不医院又得多一名伤员。刚躲过厄运的医生抹了一八脸,冷汗层层的在心里暗自庆幸。

     “我不是顾夏,这不是真的。”医生护士看他捶胸打脑的样子,同时在脑海里浮现之前某位刚醒来时的反应,在心里感叹,果真是情侣档,连发病的方式都如出一折。

     似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顾夏刚刚还轻快的脚步立刻如同灌浆,不知道怎么才挪步到病房门口,尖叫声就在顾夏出现在病房门口的一刹那失去了源头,时间仿佛静止了,周围的人和物都幻化成了模糊的背影,只剩下仿若深情对视的两人。

     “你!”顾夏眼看有着对面乌云密布,立时就要电闪雷鸣的某人,抢在他又一轮发飚之前,快步走到病床前,“我和你一样很难接受现在的事实,但一味大闹也是于是无补的。我们还是静下来好好商量今后该怎么办,怎么样才能顺利回到各自的身体里,过回属于自己的生活。”顾夏一口气说完,为自己处变不惊的态度所深深折服。

     兀自在心里得意的顾夏,转念一想,对方不过才21岁,足足比自己小了八岁。虽然是总裁毕竟年轻嘛,情绪失控也理所当然。立时顾夏望向丁浩炎时的眼神,如同一位长姐,充满了对弟弟的关爱。

     当然丁浩炎对于这种关爱并不领情,脸上本已黑压压的乌云,更加重重的聚集过来。

     就在刚才被一阵恶梦惊醒的丁浩炎,满头冷汗,却立马发现了一个比恶梦更加恐怖的现实。是胸部,真实的女性胸部,虽然较为扁平,可以确定不是胸肌。但问题是这样的景致为何会出现在自己的身体上,这也太不科学了。不仅不科学简直是灵异,更灵异的是他发现跟随了自己多年的兄弟,居然也不翼而飞了。简直堪比一幕惨绝人寰的人间悲剧。

     “该死,为什么会这样。”拳头猛力的捶击着病床,伴随着激烈的呼吸声,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着。其后的情节便和顾夏醒来时类似,看到镜子里形象时的震惊情绪和深植内心的惊恐感。只不过顾夏是安静地折磨自己,而他是长时间咆哮谩骂着折磨别人。

     “你现在需要做的就是接受现实,一切都可以从长计议的。船到桥头自然直,没有什么解决不了的事情。”顾夏无视他脸上密布的乌云和如闪电般电光四射的视线,还是耐着性子继续宽慰道。她确信能够在她危机时刻挺身而出,拔刀相助的丁浩炎,一定有一颗绅士且正义感十足的内心。

     “说得倒是很轻松。换了你一觉醒来变大婶,你会开心。”

     “大婶、大婶、大婶、大婶、大婶、大婶、大婶、大婶”,无数个大婶在顾夏脑子里盘旋,然后无情地从天上砸下来,砸得顾夏有点站立不稳。内心深受打击的她,使劲的瞪了一眼丁浩炎:“大婶?”

     “难不成是大妈。”丁浩炎眼神戏谑。

     “有区别吗?”顾夏咬牙切齿。

     “大嫂”丁浩炎再猜。

     “……”顾夏。

     “有那么老吗,好歹也只是大几岁,应该是大姐吧。”顾夏纠正。

     “哦,大姐。”

     刚才心里还愁云惨雾的丁浩炎,被顾夏一顿搅和,心情反倒奇怪的好起来。顾夏一个头变两个大,心里倒失了刚才劝慰时的平和。

     “说起来一觉醒来变成我的模样,说不定在心里觉得无比庆幸吧。”见顾夏默不做声,丁浩炎觉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继续逗逗她还可以借此打发打发时间。

     “你不是一直觊觎我的美貌吗?”丁浩炎嘴角微挑,似笑非笑。

     顾夏扪心自问,我看起来象变态大婶吗。

     “变成我倾国倾城的容貌不吃亏吧,好歹也是鲜肉一枚,优秀多金,还是你的顶头上司,十足的高副帅哦。”丁浩炎一脸得意之色溢于言表。

     “见过自恋的,自恋到这种程度也是有一定功力了。”顾夏一脸不屑,嘟嘟囔囔的嗫嚅。

     “恩,说什么呢?”丁浩炎挑眉。

     顾夏抿紧嘴唇,不泄露一个音节。

     “话说某人觉得在这个职位上干腻了,想放长假了。”丁浩炎老神在在。

     话都说到这分上了,顾夏一咬牙:“丁总,能够有幸变成您,是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高兴都来不及,哪敢有什么怨言。”矮人很多头的顾夏心中感叹,谁让别人是总裁呢。

     丁浩炎微笑点头,对这个答案深表满意。

     顾夏:“……”

     顾夏忍住抓狂的恋头转身抬脚往病房外挪,实在是不想把这段毫无营养的对白进行下去了。

     “准备去哪里”

     “人有三急,总不能不让我上厕所吧,大侠。”

     “你注意了,千万不要乘我不注意对我的身体上下其手哦!”

     还真把我当成变态大婶了,“丁总,您放心好了,就算是色急,对您的身体也绝对毫无兴趣。”

     “恩?”丁浩眼刀一扫。

     “有兴趣!”顾夏战战兢兢。

     丁浩炎再扫。

     到底要我怎么说啊,是说有还是没有啊,“来人,救命啊。”

     “丁总,顾小姐刚刚醒来,身体还比较虚弱,今天探视的时间就到此为止了。”医生的到来,适时机的挽救顾夏于水火。“再密切观察几天,彻底好转后,我们会让顾小姐转到高级VIP病房。”

     “你先好好休息,我会再来看你的。”可以马上离开,顾夏如获重生,笑容再次爬满了眼角。

     轻松潇洒转身,决尘而去,留下丁浩炎在背后投射了无数把眼刀。

     顾夏内心独白:“投吧,投吧,就是把我扫成筛子,我也要爬离这里。”

     离开是非之地,原本应该觉得轻松的心情,一如既往的低落,再低落。

     回到病房里的顾夏,如芒在背,仿佛被人监视着,浑身不对劲。四下里观察,又看不出什么所以然,难道真的是脑震荡后遗症。或者不会真的有鬼吧,想到鬼魂之说,换做以前绝对会一笑置之,现在是令可信其有,灵魂交换这样的事都发生了,还有什么不可能的,于是双手合十,虔诚礼拜道:“四面八方各路神仙,信女顾夏在此诚心祷告,希望能够保佑我顺利回魂到自己的身体里,一定早晚香果供奉,决不怠慢。”祈祷完毕心里才觉得稍微安定了些。

     住院的这几天,顾夏最大的感受就是,有钱就是好啊,住个院都住得这么惬意,房间里如同高级宾馆,各种电器家具一应具全,真是宾至如归啊。要不是医生时不时的来巡查,护士时不时的来打针换药,真觉得有种身在度假村的感觉。只是饭菜的口味,为了病人身体康复着想,安排得清淡了些。顾夏决定出院之后再去自己最喜欢的麻辣烫去大快朵颐。

     “口水快流到地毯上了!”一个声音不识实务的在耳边响起,打断了自己对美食的憧憬。

     “丁总,人吓人会吓死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