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章 险境(中)
    晨曦如约而至,顾夏还正睡得甜香四溢,朦胧间听到有咚咚地敲门,猛然坐起,见丁浩炎正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收拾起地上的毯子和枕头,迎着她微微错愕的表情,敏捷而自然的躺在了她的身边。

     顾夏揉着惺忪的睡眼,满心疑惑的的起身开门,“浩炎,昨晚和弟妹去睡得可好。”弟妹,顾夏觉得自己的耳朵又被早上的第一声问候给雷到了。

     “谢谢大哥,很好,好久没回家了,还是家里亲切。”顾夏笑眯眯的回答。

     “吃完早餐,我们就出发,还有一位好友要来。好了,再睡会儿吧。”丁健抬手摸了摸顾夏的头,笑容温和得一如一位护弟有嘉的好兄长。

     顾夏迟疑的合上卧室门,回头看时,丁浩炎不知何时又睡回了地上。顾夏撇撇嘴,管他的,又上床继续补眠。

     再次醒来时,时钟已经指向了九点,看向旁边,丁浩炎已经不知何时起床了。匆忙洗素收拾了一番,下得楼去,所有的人几乎都已在客厅恭候多时,就连爷爷也不例外,正和丁浩炎在棋盘上走马,酣战正欢,对于自己的姗姗来迟,顾夏顿时觉得脸上发烧,窘窘的迎着大家的目光迈步下楼。

     “炎哥,回国这么久也不见你约我出来聚聚,还亏得我们是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一个娇柔旖旎的女声先入为主的絮叨上了。

     顾夏定睛一看,大美女啊,凤眼修眉,清丽绝伦,气质中带着一种妖冶的迷人风韵,大波浪齐腰卷发,玫红色修身连衣裙,勾勒出身材的绝好线条,而这个美女显然是在对自己说话。

     “这么晚才起床,莫非昨晚太过操劳。”说完便咯咯娇笑起来。

     “……还好,还好,呵呵。”顾夏面色微白,尴尬的回应,眼光自动向丁浩炎的方向瞟去。

     顾夏微汗的看向眼前俏丽娇纵地陌生姿态,在记忆过的资料中搜索相关的讯息,但是资料库显示查无此人,顾夏顿时两眼抓瞎,只好选择傻笑再傻笑来敷衍来人,视线则一直斜睨着下到人棋合一浑然忘我的丁浩炎。爷爷丁培胜正沉浸在棋子的阡陌纵横妙趣中,加上老年人听力不佳,对这边的动静浑然不觉。

     “炎哥,快成斜视了,听健哥说你现在特别妻管严,我还不信呢,现在看来都是事实了。不知到嫂子是何方神圣,居然把我们的浩炎哥哥,管得这样服服帖帖。”

     “将军”,一声响亮清脆的女生,带着些许兴奋愉悦的情绪,“哈哈,爷爷,你又输了,今天我可是让了您好几招呢。”

     “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嫂子吧。”美女趾高气昂地踱步到丁浩炎的跟前,言语中阵阵的醋酸味扑鼻而来,带着严重的蔑视和不屑。

     传说,顾夏感叹,自己这个毫不起眼的人,居然也会成为,别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谈资,大家八卦扉文中神秘莫测招蜂引蝶的新闻人物,这样实质性的转变,果然是人生起落无常理可言。

     “今日一见果然很一般,不知到用什么招数勾搭到我炎哥的。”美女继续粘酸吃醋道。

     顾夏:“……”

     丁浩炎:“……”

     丁健:“……”

     虽然自己也从来没觉得自己不一般过,但这样直接的否定,让顾夏还是觉得脸部微微发热,自己的脸皮果然是不够厚实,应该是自己果然有个不够坚强的灵魂,带累到这个身体也会经常有害羞窘迫的表现。

     “想必这位就是貌美如花,不可一世的周蕊周大小姐。”丁浩炎貌似恭谨地回礼道。

     “你……”见对方毫不给自己留情面,周蕊表情微疆,眼里怒火中烧,眼看面子就要挂不住了。

     顾夏心说,完了,自己的仇家名单上又多了一个人,自己未来要是横死街头,暴尸荒野大约都是情理之中的事了。丁总啊丁总,和你远日无冤,今日无仇,原是两条永远也不会相交的平行线,却发生这样不幸的交集,实在是怪只怪自己命运不济。

     “大家好不容易聚在一起,应该高兴才对,何必闹僵呢。”丁健边说边皱眉望向眉眼弯弯,满含笑意的丁浩炎,似乎是觉得,看不出这个顾小姐还是个不好惹的刺儿头。

     于是下一秒又围着周蕊鞍前马后的,忙活开了,周蕊也是也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样子,时不时向丁浩炎投来无比鄙夷的目光,碰上丁浩炎冰山一般直接无视的表情,顿觉无趣的撇撇嘴,移开挑衅的视线,心下大惑,自己明明一呼风唤雨的集团千金,何以会被一个无名小卒这般漠视,难道自己的风采还不够璀璨耀眼。

     一行人,两辆车,宝马在前,路虎不远不近跟随其后,车上顾夏无语,心思还停留在刚才的纠葛中,一时间不能释怀,眼睛望着窗外不断倒掠的风景发懵。倒是一旁的丁浩炎,目光在他的后脑勺不断的扫射,玩味十足的看着她略显落寞的背影。

     “恩,哼!”仿佛是清理嗓音一般动静,终于引起了顾夏的注意,回过头来,疑惑的盯着声音的来源,面对她的探究,丁浩炎沉吟片刻说道:“抱歉,是我的疏漏,之前没在资料里写进这个嚣张跋扈女的资料,你没有心里准备也是情理之中。”总裁都如此放下身段了,自己还兀自钻牛角尖似乎有些不妥。只是您今天得罪了这个不好惹的主,对方打击报复,未来自己如果遭受什么不测,死也要死个明白,讷讷的开口询问道:“那她是?”

     “周蕊,美地亚集团总裁王军的侄女,从小跟在他身边长大,如同亲生女儿一般,视若掌上明珠般的宠爱。从小仗势欺人,骄横跋扈,目空一切。由于两家在A市商界或敌或友的特殊关系,也经常会有交集,小时候在一起玩过,只限于中学之前,大学到后来自己出国后,就再也没联系过。相处一下,你就会习惯了。”能习惯得了吗,光想想刚才的场面,顾夏就一个头两个大。

     “虽说好男不跟女斗,对于这种人不能客气,过于的放任,只会让对方更加的肆无忌惮。”丁浩炎善意的提醒道。您是总裁,说得倒容易,能不客气吗,别人是千金大小姐,自己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普通人,即算对方无理搅三分,自己也只有低声下气的份啊。

     一番开解,心绪稍平,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车速渐缓,再回头时,碧海蓝天,近在咫尺。呼吸着那份带着淡淡海水咸味的清新海风,顾夏心醉其中。迷人的沙滩,清澈的海水,白色的细沙,置身于这样无敌的海景前,顾夏完全无法抗拒,脚步不由自主的向前,继而快速奔跑,迎着海风大声放肆的呐喊了几声,直舒胸臆,好不痛快。

     从身后宝马上下来的几位,周蕊,丁健,两位随从人员,对于一向以严谨冷漠著称的盛世代总裁,如此释放天性的行为,都颇感惊讶,丁浩炎更是满脸黑线的想要无视某人天真无知的行为。

     “炎哥很久没见过海吗。”周蕊质疑道,听说在美国留学时,所在城市离海并不远啊,应该是会出现审美疲劳才对吧,实在是匪夷所思。好在大家来海边都是想放松放松,太过于费脑细胞的细节,也都懒得去探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