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二章 迷雾(上)
    顾夏错误的认为,这次危机的来源是自身的因素,正责怪自己面对美食毫无抵抗力,还无故连累他人,边想边用眼角的余光瞟向表情由于海水的浸泡越发冷漠的丁浩炎。

     丁浩炎明明白白的一个凌厉的大大白眼,仿佛知道她所想一般,对她无可就要的IQ低表示深恶痛绝。顾夏微抿双唇,眉头微皱,深深反思,难道自己的思维又走入了错误的怪圈,但对方刚和自己刚经历了一次生死,救了自己一命,光荣的从boss成功升级成为了boss+恩公,但这个新身份明显是加分的,想想当初丁浩炎对自己也有解围脱困之恩,但后来自己被连累险些丧命,也算是功过相抵,自然不能和今天的救命之恩相提并论,此时此刻自己心里的感觉显然起了一些明显的变化,一股暖暖的感觉在心中升腾,这个大boss也不是冰山得那么彻底。

     丁浩炎没有功夫理会顾夏的内心澎湃的情绪变化,只是越发阴暗的眼神扫射四周,在场的几位显然都被令人窒息的气场压迫得退避三舍,不约而同的佯装看天,看海,看脚下。就连刚才提出一串疑问的丁健也识相的闭上了嘴,退回到仓内。

     顾夏所说好像被撞的情形在脑海里,翻来复去的被假设推理,似乎在场的每个人都有脱不了嫌疑,过于虚弱的身体无法支撑太过烦冗的思维,不一会儿,丁浩炎用手指揉了揉因思虑快皱成川字的眉心,再看向顾夏时,见她正目光愉悦的看着自己,不禁冷冷的开口道:

     “……我只是在保护我自己。”害顾夏等于害自己,丁浩炎愤愤地在心里下定决心要揪出这个杀手锏频出的人。

     几个月的相处下来,顾夏已经对丁浩炎冷漠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习以为常了,依旧眼带感激的回答:“我知道,谢谢”反正无论主观客观,是否出于他的意愿,救了自己也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总之,你还是要多小心身边出现的一切可疑人物,可疑行为。”依旧面无表情,丁浩炎仿佛没有听到她的致谢,冷冷的自顾自的叮嘱道。

     “……”

     “……我在考虑是否需要聘请几个保镖随行,可以提高安全系数。”丁浩炎权衡再三。

     不怪丁浩炎如此谨慎,但凡一个人屡次遭遇危机之后,如还能淡定如常,估计是不正常的,顾夏满脸黑线地突然想到自己的平常心,是否也应归类为不正常的范围内。

     看丁浩炎的反应,难道这次又是人为幕后黑手,放眼周围的这几个人,实在想不出有什么动机,一个爱护自己的大哥,两个看似忠诚的随从,还有一个高贵傲娇千金,只可惜自己不是侦探,无法把似隐若无,含糊隐讳的线索,串联成事实的真相。

     保镖什么的,顾夏心里没有概念,映像中只有那些呼风唤雨的大人物,身边才会出现的特色,感觉上应该是上海滩许文强丁力之流吧,嘴塞牙签,走路生风。

     “就这么决定了。光我一个人护卫总不成,万一有什么控制不住的情况出现,双拳难敌四手,到时候谁也无法预料。”

     “同意,我们时刻处于防不胜防的境地实在是太过危险,还是做些这方面的准备,防范于未然。”薛勤在一旁聆听二人的对话,沉思良久,坚定地表示赞同。

     “薛勤雇佣保镖的事,就由你多费心了。”

     “记住,每个人的家世背景都必须调查得一清二楚,来历不明的不要,我不想放一枚定时炸弹在身边,到时反倒害了自己,得不偿失。”丁浩炎觉得谨慎一些没有坏处。

     “还有,你还是和丁健保持些距离。”丁浩炎看了一眼一脸纠结表情的顾夏。

     “哦……”顾夏又准备提出疑问,见丁浩炎禁闭的双唇,发白的脸色,显然刚才的救援耗费了过多的体力,便乖觉的把嘴边的质疑咽了回去。

     一次愉快的游艇出海之旅,就这样在一片压抑和愁云惨雾中结束了。

     回到丁宅,顾夏也觉得四肢百骸,无一不酸痛。浑身无力的瘫软在了松软的大床上,眼睛望着天花板出神。最近发生的事情桩桩件件,都在挑战着她不高的智商和不够坚强的神经。自己也不知道这个身体还能够这样折腾到几时,即算熬到魂飞魄散的时候,只怕心魂也早已无存。

     自己的脸出现在上方,挡住了自己看向天花板的视线,也打断了自己澎湃翻涌的思绪。

     “又陷入什么牛角尖中出不来了吗。”丁浩炎淡淡的冷漠口吻,透露着一丝丝玩味。

     “……”难道自己就是一个心胸狭隘,爱钻牛角尖的人吗,顾夏内心的不满立刻化作表情显现在了微蹙的眉头上。

     “经常生气老得快。”丁浩炎嘴角微勾,突然心血来潮的逗弄了一下愁眉苦脸的顾夏。

     “……”

     “还在奇怪今天要你和丁健保持距离的事。”丁浩炎显然对她的心思了如指掌。

     顾夏愣愣地,表情迷茫地看着丁浩炎的双眼,仿佛要从那双世上最熟悉的瞳孔后看清背后的隐藏。

     “既然是一条船上了也不瞒你说,公司最近大量资金去向不明,丁健作为分管人事和财务的副总,行迹可疑,难脱干系。一则对方行事手段高明,把自己的择得很干净,现在证据还未确着掌握,二则,一家人撕破了面皮总不太好看,爷爷的身体也经受不住那样的打击。”

     当这样具有冲击力的实情摆在眼前的时候,顾夏也不知道作何反应了。刚刚如获至宝的有了一位可亲的兄长,结果被人一瓢冷水泼下,心中的温暖形象被泼得七零八落。怔中了好半天,才缓缓的点了点头。

     薛勤办事向来雷厉风行,不到一周时间,就招聘到了八名身手了得的武林高手,有退役军人,散打冠军,总之汇聚的都是业界精英,有的还号称打遍天下无敌手,成天被这样一群人跟着,顾夏想想都觉得咋舌。

     真正亲眼看到这八名威风八面的保镖时,视觉上的震撼还是想像所不能及的,高大魁梧的身形,清一色黑西装白衬衫,梳到发亮的头发,超酷墨镜遮面,这样自己无论走到哪儿都是视觉的中心,最最抢镜的那一个。

     “可以减少几个吗。”顾夏认真恳求,这样拉风的派头实在是太夸张,太招眼了,本来丁浩炎帅到惊人的形象就已经够吸睛的了,现在又加上这八位锦上添花的跟随,实在不符合自己低调行事的个性。再说会不会目标太大,引起敌人的注目,起到相反的效果。

     “不行。”回应她的只有意料之中的狠狠回绝。

     于是顾夏只有坦然接受这样的事实,风光八面的出现在任何一个场合,面对各种不同的复杂目光,内心默念,淡定,淡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