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一章 险境(下)
    一行人来到附近停泊游艇的私人港湾,几辆白色的游艇,在一碧如洗的背景下,反射着太阳的光辉,越发显得耀眼夺目,不是感觉到旁边丁浩炎的眼光太过于慎人,顾夏又有惊喜大叫的冲动,强压跃跃欲试的喜悦,张了张嘴,把兴奋的冲动化于无形。

     丁健娴熟的驾驶着游艇,让这只白色的精灵在湛蓝的海水中自由徜徉。顾夏身心放松,斜倚着游艇船尾的金属栏杆,彻底享受着在大海怀抱中的别样风情。

     海风轻送送,夹杂着叽里咕噜的声音,顾夏奇怪声音的来源好像是自己,美景当前,原本应是食不知味,但饥肠辘辘的吹着海风,这个体验还是相当的悲催。果然还是人以食为天,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太抓狂。

     顾夏猛然想起船头甲板上放着几盘水果,急忙回身至船头,果然,丁浩炎和薛勤正一人手持一串亮晶晶的葡萄,边休闲的品尝,边在甲板上上沐浴着夏日阳光。周蕊则挑衅似的坐在丁浩炎的身边,并换上了一身清凉性感的泳装,大大的太阳眼镜遮挡住了满含敌意的眼神,但是让她大为光火的是,旁边那两个人完全是目中无人。

     人家吃着,我看着,顾夏吞了吞口水,感觉腹中更加饥饿了,唉,都怪自己起晚了,自讨苦吃,怨不得别人。眼看盘子里的水果所剩无几,顾夏不再犹豫,看准时机,走上甲板,眼疾手快的去拿那个散发着诱人色泽的苹果,一手抓空,眼睁睁看着那个唯一的苹果被某人拿走了,直接无视掉她伸过去的手。

     听者苹果被咬时发出的清脆卡嚓声,顾夏的嘴张成了O型,听到肚子不争气的发出的骨碌声,顾夏脸色微红,自己又在不知不觉下成了那个表演滑稽戏的白痴,丢脸就是自己不变的主题。

     “我,我还没吃早餐。”面对丁浩炎质疑的眼神,顾夏讷讷的说道。

     “你不是吃了吗?”丁浩炎漠然的漫声道。

     “我吃了?”顾夏一愣。

     “是!”丁浩炎咬了一口苹果,态度肯定。

     “你肯定?”顾夏心下大惑,仔细寻思,丁浩炎良好的记忆力显然是毋庸置疑的,而自己的记性又是那么不靠谱。

     顾夏立刻觉得原来肚子也不是那么饥饿了,自从不幸穿越以来,自己的智商就处于一个低谷,当然本来也没有高过,现在连饥饱都不分了,自己果然有老年痴呆症的潜质了。

     正在她七想八想的时候,一个看似很美味的汉堡出现在眼前,确认不是幻觉,顾夏很宝贝的捧在手中,雪中送碳,感动啊!丁浩炎见状,反感的撇过头去,眼不见为净。

     “饿了吧,抱歉,今天早上匆忙间忘了你没吃早餐。”一个温和的声音一如这个美味的汉堡一般让人从眼到心都是暖暖的。果然是没吃饭,看来自己的智商还并非一无是处的,顾夏对丁浩炎刚才错误的引导不满的撇了撇嘴。怎么兄弟两的个性差这么多呢,有这样一个大哥真好,时刻都把兄弟摆在第一位,顾夏狠狠的啃了一口汉堡,羡慕之情随着味蕾的触觉蔓延开来,恩,这个大哥我打满分。

     丁浩炎对于顾夏眼中冒出的幸福泡泡,心里隐隐生出一种前途堪舆的不祥之感。

     今日浪小微风,一望无垠的海面,除了偶尔几声海鸟低语和游艇的轻微马达声,天地似乎一片安宁,驱散了平日的喧嚣繁忙,大家似乎都非常都非常惬意的享受这一刻。随着“扑通”一声,打破宁静的空气,似乎有什么落水了。

     “救命。”

     “是丁总,丁总落水了。”游艇上立刻炸锅了。

     丁浩炎脸色煞白,一个箭步,冲到艇边,飞身下水,雪白连衣裙的身影瞬间没入蓝色的海水中。薛勤,丁健也都先后下海施以援手,剩下艇上一行人神色慌张焦急的等候。

     夏日的海水,有着合适的温度,无风无浪的日子,游泳潜水都很适宜。但只是顾夏是个旱鸭子,掉到水中只知道一顿乱扑腾,眼看海水就要没过头顶。由于呼救时,猛的灌入了几口咸咸的海水,涩口的咸味蔓延到心里,化为上升到了极点的恐惧。虽然已经过一次生死,但这样的情况在她心里还是始料未及的。

     “救,……”顾夏的双手继续拼命在水里扑腾,乱舞的手不断的在海面上徒劳无功的抓着,随着一次次的落空,迅速的加快了下沉的速度。万分危急时刻,一双柔嫩的手,坚定有力的抓住了自己,顾夏虚空的双手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般,紧紧地回握住对方,一种安心的力量感顿时顺着交握的手掌传递过来。

     自从穿越成女生后,力气显然小了许多的丁浩炎,为了救身形大过自己太多的顾夏,可谓是用了九牛二虎之力。换做之前的自己,这明明就是小菜一碟的事,现在的自己身体的感觉却快要虚脱了。

     顾夏吃了好几大口海水,惊魂未定,目光呆滞,全身湿透地坐在那儿,显然还没从刚才的状况中回过神来,心脏还兀自在胸腔里狂跳不已。

     “怎么这么不小心。”丁浩炎眉头紧皱,脸色发白。

     “啊?”顾夏目光呆滞的回应。

     “问你怎么吃个东西都能吃出惊天动地来。”丁浩炎没好气的说道。

     “哦,刚才只顾吃汉堡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顾夏仔细回忆落海瞬间的细节。

     “除了睡和吃,麻烦您也请启用一下人类的特有功能---智商。”丁浩炎有种恨铁不成钢的忧虑。

     “我说顾小姐,就算你救了炎哥的命,也犯不着用这种口气说话吧,炎哥堂堂总裁,怎么就没智商了。再说了,你都还没嫁进门呢,就开始摆少奶奶谱了。”周蕊对丁浩炎的态度很是不满。

     丁浩炎浑身湿透,眼神荫翳无比的扫向说话夹枪带棒的周蕊,阴冷的视线透过不断滑落眼前的水珠,盯得周蕊浑身发冷,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今天为了比拼性感,穿得布料太清凉果然还是不妥。但面对眼前这个女人的目光,自己心里一阵莫名心虚,是怎么回事,周蕊再次对自己居然比不过一个村姑而感到大伤脑筋。

     “顾小姐,丁总,擦干水换套干净衣服。”薛勤连忙拿毛巾和干净衣裤给二人去仓内更换。

     “我记得,浩炎应该是会游泳才对啊,而且还曾经在大学时得过奖的。”丁健在一旁若有所思道,看今天的情形,仿佛失忆了一般的一窍不通。

     面对丁浩炎责备的眼神,顾夏迷惘,困惑,自责,吃个汉堡就吃出性命交关的大问题,果然是自己的风格。想到之前丁浩炎的担忧,顾夏的心也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危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