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聚仙庭
        看到老神棍真吓了我一跳,你说他这神出鬼末的谁受的了,我指着他说不出话来,他冲着我笑了笑,把太阳镜摘下来放入上衣口袋,“你们先聊,我不急”。

         我妈在一旁看着我指的位置问我,“儿子,你这是喝多了还是咋地?你指啥呢?”。

         我指着坐在我爸一旁的老神棍问我妈:“妈,你看不到吗?”。

         我妈被我弄的有些糊涂,看着我爸的身旁问我:“你看见啥了?”,我爸听到也看向他身边的空位,一脸的茫然,老神棍还对我爸笑了笑算是打招呼,可是我爸都没鸟他,应该说是没看见他。

         我有些明白了,这老神棍是神仙嘛,神仙哪能随便让人看见的,我把手收回来喃喃道:“这酒劲儿真大,有点儿眼花了”。

         我爸撇了我一眼,“满嘴的胡炮,才喝多少就多了,竟给老子装,不喝我自己喝”,说完又给自己倒了一盅。

         有了老神棍的出现我也没心情喝下去了,不过样子还得做,直到陪我爸喝到八点多钟,我这才装着实在喝不了的样子晃着身子进了里屋,里面有一间我以前睡的小屋,现在我妈还给我留着呢。

         进屋把我妈糊弄走了,我掏出根烟点着问跟进来的老神棍:“你不出国了吗?咋回来的这么快?不是又有活要做了吧?要是再有跳楼的我可不管,现在看见肉馅儿我就想吐”。

         老神棍随便找了个地儿坐下,“哪有那么多跳楼的,出去玩也就那么几个地儿,这次回来是要带你去参加一个聚会的”。

         我一听聚会眼睛放大不少,“啥聚会?是BBQ还是美女派对?”。

         “是一个友谊碰面会”。

         “谁的友谊碰面会还要带着我?”。

         “都是神职的一些老朋友,他们也都会带着新接手的职员过去,让你们认识认识,以后工作的时候也有个照应”。

         我听明白了,就是一些老神棍带着自己的小神棍见个面打个哈哈,这样也好,能和这些神仙打好交道对我以后的帮助想想都乐。

         老神棍看我在那不知在乐着什么,略有担心的说道:“我可跟你说好了,到了那可别给我捅妖蛾子,我可不给你擦屁股”。

         我撇了他一眼,“你有那嗜好我可没有,我的原则是自己拉的屎抢着纸自己擦,让别人没纸光着屁股去吧”。

         老神棍对我“切”了一声,拿出个像防狼喷雾剂的家伙对着我,“张嘴”。

         我像躲着屎似的躲着他,“这是啥玩意儿?”。

         “喷了就知道了,张嘴”。

         我把嘴咬的死死的,都躲到炕角里了,老神棍飘到我面前,照着我头上来了一下,疼的我“啊”的一声,趁这个功夫,他拿那玩意儿照着我嘴里喷了两下,一股腥臭的味道传来,瞬间将大脑里的酒劲冲的干干净净。

         “你拿啥玩意儿喷我呢,好臭啊”。

         “适应就好了,这是鲲的分泌腺做的,解酒最有效了”。

         “啥的分泌腺?”,我一听就知道不是什么好玩意儿。

         “鲲,鲲不知道嘛,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可惜一锅炖不下……”,说完啧啧啧的还有些回味。

         鲲是啥我不知道,我喝了两大杯水也没清除掉那种味,他看着我的样子说道:“没事的,过个把小时味儿就消了”。

         “你是,你没事拿这玩意喷我干啥啊?”。

         “我都说了是让你醒酒的,咋?还要让我带着个醉鬼去参加聚会啊”。

         说完他拿出个笔在墙上画了个电梯门,推开后里面亮亮的也不知道是哪,“走吧,时间也差不多了”,说完他走了进去。

         我呆呆的看着他手里的笔,这不就是传说中的神笔马良的那杆笔嘛,等我走进去电梯门自动关上了,电梯里四面都泛着黄光,只有脚下有个方框框站着的地方,我一脸讨好的笑着对他说:“笔能不能借我玩两天,有这玩意我就不用开车了”。

         他一副周扒皮的脸对我说:“想要这个,门儿也没有啊,给你了我用啥?想要自己去买个去”。

         我一听这玩意还有卖的,忙问:“在哪有卖的?新天地、大富贵还是大中电器?”。

         电梯门打开,我本来还在粘着他问问的,刚一出电梯门我就傻眼了,只顾着东看西看的,问他笔的事也忘了。

         在我们面前呈现的是一条金黄色的棉花糖拱桥,看不清桥面,踩在上面有点像踩在厚厚的地毯上一样,在桥的另一头是一个小广场,两扇金灿灿的大门敞开着,门后面是一栋雄伟壮观的仙庭楼,笔直尖尖的能有四十多米高,我们在它面前就像小蚂蚁似的。

         在门前还站着几位身穿白衣、黄锦带的神职人员,再往两侧看,像我们这样的出口有几十条,就像一条条黄色纽带连接到对面的小广场上。

         往上看,是一眼望不到顶的穹顶,飘着黄白色的彩云,时不时还有几道彩虹闪过,漂亮至极,我发誓,就是在梦中也没梦到过这么漂亮的景象。

         老神棍走在前面,背着双手挺个胸脯,就像一个老纳粹似的,我跟在后面挺个脖瞪着眼睛,走在拱桥上往下看,底下和天上一个样,看不见底,我不知道这要不小心掉下去还能不能上得来。

         走过棉花糖拱桥来到广场上,在大门一旁有神职人员接待着前来的人员,看到我和老神棍走过来说道:“请出示身份职业、请柬,谢谢”。

         老神棍身子一闪又换了他那一身白的阿拉伯衣服,之后往我身上一笔划,我身上也一闪穿着和他一样,只是衣服看着比他的小了点,在左肩膀上还有个米黄色的锦带,上面画着一支独角兽,老神棍和我一样,只是在他的独角兽脚下还踩着九道彩虹。

         老神棍之后不知在哪里又拿出一个黄色的请柬递了上去,神职人员看过来看了看我俩将请柬收好,“原来是天独尊者,里面请”。

         老神棍带着我走进金门,在我路过神职工作人员身边的时候他们还冲我哈腰笑了笑,我忙弯腰回敬,只是我那嬉皮笑脸的模样还有快弯下九十度的腰板儿有点不应景。

         金门后是一条近三百来米长、五百多米宽的大广场,老神棍一边走一边对我说:“给你普及一下知识啊,别一会儿到里面给我丢脸,这里呢叫塔米亚苏,换成你能理解的就是聚仙庭,也是神界众神平时聚会的地方,来这里的神哪里的都有,天界、冥界的人都可以参加”。

         走上台阶来到聚仙庭门前,这个门洞有十多米高,五米来宽,进入到里面后是一个近万平米的大厅,不少的人在里面走来走去,大厅四周是三层的观赏层,上面站了不少的女神,在大厅中间有一个直径十多米长的大圆盘,上面摆着不少的吃品、饮品,看的我眼花缭乱。

         大圆盘中间有一根光柱直通屋顶上方,五彩斑斓的彩光从上至下流动着,比城里的霓虹灯可漂亮多了。

         大厅里的人穿着大致分成两类,一类是像我这种白色为主的,另一类是黑色为主的,看来应该是冥界的人,两色的人自然分成两波在相互聊着什么,当然也有一些穿着比较特殊。

         老神棍带着我往里走,有一位穿着金黄色战甲、黄头发的人拦住老神棍,“这不是托比嘛,几日不见近来可好啊”。

         原来这老神棍叫托比,只见老神棍也一脸的客气道:“托尔,是你啊,没想到你也来了”。

         托尔,我听着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再细想记起来了,就是他小弟用雷劈的彦坤,老神棍冲我一笔划,“来,我给你介绍,这是新接任我职位的贾锋”,说完小声在托尔耳边嘀咕什么,我也没听清,托尔听完后脸上一惊,之后马上又恢复了神色,伸出手对我说:“你好贾锋,和托比一样,叫我托尔就好了”。

         我一脸的惊恐忙伸出手,“呃,你好你好,你中国话说的真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