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赵钱孙李
        我没有回花店,而是直接回到了家里,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喝着啤酒,要说我这活也真够憋屈的,眼睁睁看着人死在你面前你却无能为力,最可恶的是想救都没机会。

         我酒还没喝完一半电话响了,一看是彦坤,电话里他只问了我句在哪之后就挂了,没过半个小时,屋门打开了,彦坤拎着一打啤酒走了进来,还有一袋烧鸭,看它那被撒的面目全非的样子,也不知道那人洗没洗手。

         “咋了?你任务交差了?咋想起到我这来了?”,我问他。

         “还没交呢,不着急,转正后好多事都方便了好多”。

         “你啥意思?跑到这儿特意来气我的是吧?”。

         “你咋能这么说呢,要不是在街上看见你我还不来呢,看来好多事你都不知道,特意过来找你聊聊的”,说完他掰下一只烧鸭腿,打找一听啤酒喝了起来,看他的样子真不像找我聊天来的,就是故意气我的。

         我掰下另一只鸭腿也灌了自己一大口啤酒,“能有啥好聊的,聊你怎么弄死人的?你知道嘛,要是放在社会上,你这就是故意杀人知道嘛”。

         “你这么说就不对了,人总有一死,你不能全怪在我头上吧,我只是执行一些特例的任务而已”。

         “特例任务?你能有啥好处?”。

         “那好处就多了,这是工作,完成它我才能拿更高的报酬,才能升级拿到更大的权力的能力,就像我现在,转正后和转正前那差距就不小”,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个和实习手册差不多大的小本子,只是全黑的,上面写着几个扭扭歪歪的字也看不懂,像梵文。

         “像我这多罗婆嘛乌就是转正后花了我好大一笔钱买来的”。

         我看着他手里的黑本子说道:“讲人话,鬼语听不懂”。

         他笑了笑,“忘了你听不懂了,多罗婆嘛乌你可以理解为死亡生命线,在这上面可以记载一个人的死亡事因及时间”。

         我看着他手里的小黑本,“死亡生命线?记载一个人的死亡记录,不就是一个死亡日记本吗?”。

         他打了个手响,“没错,你可以这么理解,别小看这东西,有了他对我转正后的工作那是非常的方便,要不然我还得摸黑瞎转悠呢”。

         我一听也来了兴趣,“说说看,这个小本子到底有啥作用?”。

         “非常简单,在我接到天道死亡任务时,本子上会体现天道规则的死亡时间,有的可能是一两天后,有的也可能在一两年后,甚至十几年,几十年之后,都会列在上面,而我可以根据自己的能力来制定一些死亡规则,像今天那人,他的死亡时间已经被安排好了,我只是来执行如何实现他的死亡状态”。

         “那这么说,你可以随意安排一个人的死法喽?”。

         “可以这么理解,不过我现在刚转正在二级,能力还不是很足,制定的死亡时间周期也短,所以有时候会来不及设定详细的死亡计划,我只能慢慢升级,等级别越高那么设定的死亡周期时间就越来,就会给我更多的时间,像我师傅,他可以设定一个人几十年后的死法,可能是病死,也可能是意外死,结果都一样,就是一死”。

         听他说完我沉思想了一会儿,不知道我们天界转正后能力会啥样?有时间我得问问老神棍,可是现在他人也知道在哪里忙什么,好几天能看着他了。

         和彦坤喝了有两个来小时,一只鸭子只剩骨头架了,啤酒也光了,彦坤抹抹嘴说道:“今天和你聊这么多其实就是想告诉你,我们身在神职,有些事不能按凡间意识用事,这由不得我们,在这个宇宙中一切规则都由天道制定,我们只是来执行这些规则而已,你我立场不同,但是目的都相似,都是将那些身死的人带入他该去的世界,人死是不可违背的,这是最大的天忌,当你被选中这个神职的时候就注定你要面对许多不能理解的事情,但凡事得看透,不能看表面,就像一位将死的病人,死其实对他来说可能会是最好的结果,死后可以由天道判定是入天堂还是入地狱,但是不死只能是留在凡间继续受罪,虽享受的凡间极乐,但灵魂上遭受的则是更多的折磨”。

         他像一位出家的僧人似的跟我讲了一大堆,我头里晕晕忽忽的也听了个大概,“你说的一套一套的,你跟谁学的?”。

         “书上看的,我就一说,你就一听,能听多少算多少吧,我得走了,还有个聚会要参加呢”,说完开门离开了屋子。

         剩下我一人在屋里发呆,细想着彦坤说的话似乎也并没有什么不对,人命天定,我既然不能违背这个规则,那最好的做法就是将那些好命之人死后带入天堂,继续享受轮回极乐,总比被带入地狱要强的多,想到这里我心里也豁然了不少。

         我拿出实习小册子看了看,上面还是空空的,看来仨老头说的对,天界似乎真没有那么多时间发给我一些任务,或许这也是实习期的不足吧,想要找到更多的资源只能找那仨老头帮忙,彦坤别指望,他有消息早一个人干了,我们说到底还是死对头的。

         另外还有一件事我有些迷糊,就是转正后我的能力会是什么,好多的装备也是根据等级不同自己去购买,而买这些装备的钱应该也不可能是我手上的红票了,到现在我都没见过呢是啥样的呢,不知道跟美钞比哪个会更值钱。

         我想着法的和老神棍联系,在屋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也没见他出来,也没个他电话,不知道天界移动信号通不通,我想打114来着。

         联系不上他只能自己想办法了,想来想去也只能从那仨老头那下点功夫了,我看了看时间,离吃晚饭时间也差不多少,起身打了个车直奔归西路,在路上还买了点凉菜、猪肘子什么的,外带了一瓶好酒。

         下了车刚一进要死号院,院里还挺热闹,院里站着四个人,除了那仨老头又多了一位,年纪和他们仨也都差不多大,白白的浓眉,带头发都全是白的,面容和善,一笑还有两酒窝,这简直就是五十以上的老妇杀手,连我看了都感叹,“这老头,年经时一定迷死过不少女人”。

         看到我进来,那仨老头像没看见我似的,带着白头发老头进了正屋,我在后边嬉皮笑脸的也跟了进来,虽然不知道这白头发老头是干什么的,但是看他和那仨老头的关系应该不浅,我把东西放在桌子上,也不敢乱问,谁知道这白头发老头是干什么的,没准是仨老头谁家的远房亲戚呢。

         钱老头,就是输了钱的那位斜眼看了我一眼,“这是咋了?带着狗粮给谁吃的?”,说完感觉自己说错了,在一旁冲地上呸呸吐了两口。

         我陪着笑脸说道:“看您说的,这狗粮……,不,这点下酒菜是专程给您老哥仨带来的,看,纯香二锅头,尝尝”。

         “呦,这我可不敢,刚才谁那么尿性拍桌子来着,知道嘛,我这桌子近几十年了都没人敢拍过呢”,钱老头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架势说道,气的我牙直痒痒,要不是有事求他们我真想把菜喂狗了。

         “您大人不记小人过,我在您面前就不是孩子嘛,别和我一般见识,看,猪肘子,热乎的,老记家的”。

         钱老头和我在那叽个嘴儿,白头发老头也不明白是咋回不,就那么笑着看我俩,老赵头咳嗽了两下,“行了行了,别和小锋子闹了,来,我给你介绍下”,说完冲我一指那白头发老头。

         “这位叫李商尹,前期是天庭院掌事的,现在也退休下来安排到这里修心养性,以后14号院就我们四个人了”。

         我一听忙伸出手去,又是一位天界下岗的,说好听点叫退休,天庭掌事的,后来我才知道,就是一管家,不过我也猜错了另一部分,没想到天庭的管家权力的能力会那么大,当然这是后话。

         他这一来倒好,赵钱孙李凑齐了,以后不用斗地主直接改打麻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