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人头收割者
        司亮怎么骂我没理会,不过刚才我可看清了,也就是一闪而过的事,别人可能没看着,我可是看的一清二楚,我拍了拍司亮的肩膀,“去结账”,说完起身奔那被雷劈的哥们走去。

         那哥们也够皮实的,这时也不打滚了,从地上站了起来抬着头用二百五的眼神看着天,脸上黑黑的,头发也卷卷着,衣服有几处烧破了几个洞还在冒着黑烟,也不知道是在想啥还是被雷劈傻了。

         我站在他面前他都没鸟我,还是用那二百五的眼神看着天,只是嘴上对我说道:“你是不是也看我像SB,也想来刺激我?”。

         我笑了笑,“SB那么多又不差你一个,你何必在乎呢,有没有兴趣到我那坐坐,有什么事慢慢聊不就好了吗?何必没事找雷劈呢”。

         他这才转回头看着我,“说的你好像认识我似的,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我也不认识你,不过我认识你手上的那把小镰刀”,我坏笑道。

         这时司亮也走了过来,“疯哥,你和这SB说什么呢,我们去哪?”。

         那哥们看了看司亮,“你说话也TM注意点,信不信我弄死你”。

         司亮一听乐了,“呦呵,咋的?一个雷没劈死你算你命大,咋地?上瘾了,还想再劈一下?”。

         那哥们听完想要再骂点什么,最后低头一叹气,“算了,算我倒霉,反正从接到这份活开始就没有好运跟着我过”,之后一转头看着我,“你家在哪?离这远不远?”。

         我瞪了司亮一眼又对他笑着说,“不远,半个小时的路”。

         他看着我想了想说了一句非常经典的话,“我没带钱,你请客吧”。

         何着这位还真是来吃霸王餐的,等司亮结了帐打车回到我家,我让司亮回去休息,有事我再叫他,屋里也就我和被雷劈这哥们两人了。

         “你说说看你是谁吧?怎么会认识我的?”,被雷劈的哥们先说话了。

         我把兜里的小册子拿出来晃了晃,“我这上面有介绍说,在冥界有一人,手持弑魂的武器专收人魂魄,就是你手上的那种镰刀,只不过要比你的大,被称为死神的代表,你在被雷劈前手上突然闪出过这种镰刀,只是一瞬间就被雷劈没了,我想我并没有看错,或许你与我是同类的人,不,应该说是同类的神”。

         那哥们看着我愣了愣,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好一阵才说道:“我了个艹,你不会是冥府派来的人吧,我才上任一个月,实习期还没到呢,这人头不好收啊”。

         我摇了摇头,“错,我不是你们冥府的,我也不知道冥府是干啥的,不过听这词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那可是人类向往的天堂,我可是天界的代表”,我站在那洋洋得意的样子要多SB有多SB。

         没想到我刚说完他跳出离我好远,“我了个艹,你有病吧,你不知道天界和冥界是死对头吗?你找我来到底想干啥?”。

         他这一说我也愣了一下,“我哪知道这么多,我才上任不到一天,再说,谁说死对头就不能来往了,白与黑向来都是一家亲好不好,这个我比你懂,再说,你又是怎么回事?”。

         他这才冷静了下来,从厨房里翻出个空杯来,喝了不少水这才坐在我对面和我说他的事,没想到他比我还离谱。

         被雷劈这哥们叫彦坤,单姓单名,住的地方离我不算太远,开车用不了三个小时,他从小呢就属于乖孩子那种,上学时学习成绩也好,大学也是尖等生,可是就是这样的一个好学生毕业后却找不到理想的工作,处处碰壁。

         他父母对他也是恩爱有佳,常常安慰他,“做事要慢慢来,你现在还年轻,不用着急,凡事总得有个开头嘛”,父母的关爱对他不但没带来改善效果,反而让他内心越来越觉得对不起他们,可谓父母心没换来理想的成绩。

         一个月前,在一个夜黑风高的夜晚,家人都已经睡着,他自己坐在阳台边上喝着闷酒,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父母的关爱,想到亲人对自己的期待,可是现在连份理想的工作都找不到,拿什么报答养育自己的父母,这时所有的情绪全都涌了上来,他拿起一听啤酒干了下去,屁股离开阳台站了起来,“从今天起,我要做一个被所有人仰慕、敬畏、害怕的人,我要让全世界……”,他还没说完他才想起来他家在十四层,他脚下就是阳台外了。

         等他回过神来再往下看的时候,只见下面黑忽忽的漆黑一片,俩脚一空掉了下去。啊~~~,刺耳的尖叫声划破了整个小区,有不少住户都打开屋灯、窗户对外骂道:“这大半夜的谁鬼哭狼嚎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彦坤挂在半空中发呆,此时他手里不知何时拿着一把小镰刀,好像是刚才他伸手胡划拉时抓到的,在他面前还站着一个人,身穿一身黑斗篷,看不清脸,两只手空空的,这人也有点发呆似的看着自己的两只空手,时不时得还往彦坤手里的小镰刀看去。

         过了没一会儿,黑斗篷这人才喃喃自语道:“原来是你?那好吧,既然你这么喜欢这把屠影就送给你了,从现在起你就是塔纳图斯第四任接班人了”。

         接下来也不管彦坤他听不听的明白,就告诉彦坤他现在是冥府死神的接班人了,之后扔给了他一本小黑册子,上面也是写着《实习入门手册》,之后将黑斗篷脱下往外一扔,自己连同黑斗篷变成了一道黑烟消失不见。

         等彦坤还没来得及看那本小册子呢,人就掉了下来,面朝下正摔在水泥路面上,他都能听到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他心想这是完了。

         可是过了没一小会儿,他自己竟然慢慢站了起来,碎裂的骨头也都恢复了原位,除了鼻子还在流血,其它哪都没事,这时也有人从阳台窗户探出头来,看到他后骂道:“大半夜的你不睡觉抽什么疯,瞎嚷嚷什么”。

         彦坤擦了擦鼻血忙跑回家中,敲了敲门父母把门打开惊讶的看着他问:“大半夜的你跑出去干啥去了?你这咋流鼻血了?”。

         “没事,我出去透透风”,说完慌慌张张跑回了自己的屋中。

         在屋里彦坤拿出那本兜里的小册了,手中的镰刀却不见了踪影,不过还好在册上有介绍,原来那把小镰刀叫屠影,是塔纳图斯亲自制作的,号称人头收割利器,当自己想用的时候可以随时拿出来,心念一想的事,非常容易,不过这玩意儿对凡人没用,也看不着它,只对神界的人或亡灵有用。

         最初他也只以为那是刚才高空中产生的幻觉,可是那本小黑册子就一直在他的口袋里,不管他换什么衣服都会在口袋里,只要想找随时出现。

         又过了几天之后,之前穿黑斗篷的那位又出现过几次找他,只不过这时换了身非常嗨皮的夏风装,戴着个非常前卫的太阳镜,又告诉他一些注意事项及要做的任务,以及一些说服他的法力证据,“你有见过把一个人活生生的撕成两半再接上的吗?”他问我,从这之后他才相信自己找了份新活,冥府的死神代表,专在凡间收割人头的。

         我听他说完斜眼看着他,“既然你可以随时都召唤出你的小镰刀,为什么还要又举手、又握拳又念咒语的?”。

         “这样不显得有档次吗?你没看电影里哪个法师在施法之前都要念上一句什么我是希曼,要么就是月亮,请赐予我力量吧之类的,我也是想让自己更威风些加上的”。

         “威风没看出来,SB形象倒很出众,再说,人家美女少召唤出来的魔法棒都贴切,你召唤出来也是一把小镰刀,难看死了”。

         “那不是镰刀,是屠影,我也只会召唤出来这么个东西,别的没有”。

         “不错了,我这还啥也没有呢,你出去干架还有个家伙,我这两手空空只能靠俩巴掌”,我扭了扭屁股又问他,“对了,你刚才又是怎么回事?动不动就要弄死这个弄死那个的,人家没事你咋还遭雷劈了?”。

         “哎!”,他叹了口气,“我是死神啊,要说我是专收人头的,可是天道天条规则上不允许我们随意收割人命,如犯天条就要遭惩罚,雷罚也是比较严重的一种了,神界雷神手下就有专门负责执行这块的,只要发现有神违规,就下雷惩罚,遭死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