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送我个人头吧
        在回来的车上,我吹着口哨,就像中了奖似的,在我副驾驶位上坐着一位老太太,影子有些模糊,但也能看清五官,我试着和她沟通过,但她就像听不着似的。

         可恨这该死的绳子太短,要不然也不至于拉个刚死的人坐在旁边了,等回到要死号院,四位都齐了,坐在院里三人打牌,一人晒太阳,晒太阳的是白头发的李商尹。

         我进了院只有白头发李冲我笑了笑,“带客户要去交差啊?”。

         我点了点头,“李叔好心情啊”,另外仨人理都没理我。

         我走到赵大爷身旁笑着脸说道:“赵大爷早啊,玩着呢”。

         他瞪着个眼睛看着我,“你啥意思?管他叫叔管我叫大爷,我比他老吗?”。

         我一愣,这小老头还挺小心眼儿,“我这不是尊重您嘛”。

         “那你就是不尊重我喽?”,一旁的白头发李说道。

         得,两边都得罪不得,“你们都是我大爷不成嘛,就别折磨我这弱小的心灵了”。

         四人一笑,脸很黑的赵大爷没趣的说道:“瞧你那点儿出息,自己上去吧”。

         我陪着笑脸看着他没动,“那个,赵大爷,还麻烦个事,我问下,这人的履历卡在哪弄啊?”。

         “自己去买去?”。

         “上哪买?”。

         “汇通商铺”。

         “汇通商铺在哪?”。

         一旁的孙大爷有些不耐烦了接话道:“去学府路,商铺就在那里”。

         学府路我知道,可是什么时候出了个汇通商铺我咋不知道,告别了四人帮,我开车又直奔学府路,学府路离东城瘸子李那边不远,是一条比较老的古路,里面也有不少老街老店。

         我带着影子老太太在学府路上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汇通商铺这个名字,向人打听好多也没听说过,最后在一个犄角旮旯处,有一间不到一人高的小屋,这真是不拿着放大镜都找不着的地儿,一块一尺来长的小木牌儿挂在门上面,写着“汇通商铺”四个小字。

         听着名字挺大气的,咋店牌这么小呢,没准里面别开洞天呢,我想着弯腰进了门,里面向下有个小斜坡,几米后是一间小黑屋,里面勉强能够站起一个人来,对我来说正合适。

         屋里有些黑的出奇,不知道的一定以为是黑店,反正我就是这么想的,在屋里有一个破木头的柜台,柜台上趴着个年轻人,看样子比我还小,正在那里玩手机呢,我进来头都没抬,“本店只对会员开放,非本店会员请回吧”。

         没想到一个破烂不堪的小黑店还会员制,挺狠啊,我想着歪着个脑袋问,“会员要咋办?”。

         他还是没抬头继续玩着他那手机,“会员需要有引荐人认证,没有引荐人办不了”。

         他说的引荐人应该是老神棍那类的了,可是现在我找不到他啊,“那个我的引荐人不知跑哪去了,回来再补不行吗?”。

         “不行,必须有引荐人一同来才能办理”,他还是在看手机,我斜了眼看到他在玩一款网游,没想到这破地方居然有信号。

         我想这办不了会员就买不了东西,买不了东西也就买不了履历卡,没履历卡不知道会不会交上差,上次的小J不是说了嘛,下次得带着履历卡一同上交,不然会麻烦些,有多麻烦不知道,只是这玩意没有真有点说不过去。

         但是杵在这里也不是个事啊,别看人家比我小,谁知道是哪位神仙的亲戚之类的,咱现在还是个实习生,得罪不了的,想到这我也只能先回去再说了,我现在真想老神棍了。

         转身刚要走从屋外又走进一人来,我一看乐了,正是彦坤,没想到能在这里碰到他。

         “你在这里干啥来了?”,我俩几乎同时问对方,之后又同时乐了。

         原来他也是来这里买履历卡的,“我还以为只有我们天界才要这玩意儿呢”,我对他说道。

         “我也不知道你们也用,反正我们是要用的,但不是每个都用,只有一些特别的才会用上”,他一边说道一边从兜里拿出一个小袋子,从里面拿出几个灰色的巴比币递给了少年,同时将手腕也递了过去。

         少年先是拿着一个像扫码枪的圆形东西套在彦坤的手腕上,之后那东西闪了一下白灯,又拿了回来,少年数了一下彦坤递给他的巴比币,从一个木箱子里拿出五张白色的塑料卡片递给了彦坤,之后又低头玩他的手机。

         出了屋我问彦坤能不能借我一个履历卡用用,他告诉我说这东西都是有特定辨别功能的,他们冥府的东西我们天界根本用不了,反之也一样,而这种履历卡也算便宜,一个灰巴比换一张,等同我们天界一个白巴比买一张履历卡,他还告诉我,如果没有巴比币的话也可以用纸币买,就是生活的消费用的货币,像美金、英镑什么的,当然人民币也一样,兑换率是五人民币买一张履历卡,听到这个数字我差点没摔着,这也太TM贵了。

         看到我惊讶的样子彦坤好奇的问:“你不还没转正呢吗?怎么也要买履历卡?”。

         我没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又和我解释道:“在我们冥府,学习期购买履历卡是不需要交钱的,而且没有也可以,由上面的人帮忙做完”,他这一说我才知道有这一说,只是不知道我们天界与冥府是不是也一样,这老神棍也没告诉我啊。

         和彦坤告别我又返回了要死号院,四人帮还在各玩各的,我找到黑脸赵问他有关履历卡的事,结果他告诉我说天界实习期也可以不用履历卡的,买也是免费赠送的,转正后才需要花钱,把我给气的,有这事咋不早点告诉我。

         结果黑脸赵一脸的鄙视:“你问过我们吗?再说,这事你得找你师傅问去,在这里怪谁”,得,我只得在心里问候了老神棍全家一遍。

         不需要履历卡也可以交差我心里就有底了,带着老奶奶进了电梯来到交差大圆厅,服务台还是那美女小J,看到笑了,“这么快就又有任务交了?”。

         我露着色狼一样的笑容看着她,“好不容易碰上的,对了,问你个事,我实习期也不用带履历卡可以吧”。

         “程序上来讲是可以的……”。

         她还没说完我马上接道:“那就按程序办”。

         她一笑没有吱声,将老太太收好放入一旁的盒子里,我的任务也算完事,离开大厅心里也松快了不少。

         连续有一个月的时间我都在外面忙活,带着四人帮的报纸的确帮了我不少忙,看着小本子上的49数字,我心里这个美,离转正就差一个名额了,不过这期间我也忽略了一件事,就是答应帮黑脸赵买份曙光日报的,没想到那玩意儿这么贵,他告诉我说得用掉我半个月的工资,结合人民币就是小二十万啊,真坑爹。

         花店里最近也有了些起色,还多亏司亮和老狗的照顾,不然我种子基地里的两伙计不知道要闲成啥样了。

         我每天早起的第一件事就是看报纸,寻找生命线索,可是不知咋的,都两三天了也没有一件,报纸上凡间命案那个版块两三天都是空白的,我纳闷了,难道信号不好报纸接收不到信息了。

         这天,就在我百无聊赖的看着四人帮搓麻的时候,手机电话响了,一看是彦坤打来的,先是问我在哪,之后他告诉我附近有个村有个二人转演出问我有没有兴趣一起过去看看,我告诉他最近没空看脱衣舞啥的,他告诉我说就在我这附近不远,我一边随意应和着一边拿出报纸看了眼,在命案区那个版块出现一个影片,下面还有一行小字,“田浦村,死者男,死因意外”。

         电话那头刚要挂我忙喊:“你说的地儿是不是叫田浦村?”。

         电话里彦坤有些吃惊似的问我:“你也知道?”。

         “我这就赶过去,等我,还有,只要不是黑色的人头一定留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