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除夕(2)
        电话那边沉默了好久,然后就听到那无比熟悉的道歉:“对不起,梦梦……”

         林美夕忽然就心痛的说不出话来,最后一点奢望也破灭了。随后又觉得好笑,她居然还有奢望?

         一直以来,林美夕都是一个骄傲的女生,可为了这个自己心爱的男孩做了太多自己想都没想想过的事。

         比如苦学做饭,学撒娇,第一次认错,耐心哄人……

         这一次林美夕也要做出有关于自己一生的决定:“安然,我想过了,你妈说的对,四年的时间的确是太长了,我会和你订婚,我和你订婚好不好?”

         杜安然听她这样说,先是不可置信的欣喜万分,又哽咽道:“梦梦,可是我不能跟她退婚。”

         她也是同样的不可置信,握着手机的手都止不住的颤抖:“那,你是要跟我分手?”

         “梦梦,我不想跟你分手,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她,一点都不爱她,我只是和她订婚而已……”

         林美夕突然就感到无上的悲哀:“杜安然,你都要和人家订婚了,你说你不爱人家,你这样你这样”

         “她爱我。”

         “好,好……”无比疲惫又可笑的感觉一下涌上来,都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她还同他说那么久

         “梦梦,之前我妈让人给我算过一卦,说我这辈子一定会散一个,我不希望那个人是你……”

         其实一个人要和一个人分手任何原因都能成为理由的,理论和争执都是没有用的。

         可那时的林美夕却被伤心和愤怒冲昏了头脑,一直冷静理智的她立刻化身为泼妇:

         “杜安然,你有病吧!你还真是什么借口都能说得出口,还散一个,你以为你散了我林美夕还要你吗?今天我们分手你也不需要一点的愧疚,因为是我要和你分手的,是我林美夕不要你了!……”

         那天晚上,林美夕骂的畅快淋漓,也哭得畅快淋漓,直至最后力气也没了,她听到自己说,不对,应该是哀求:

         “为什么……是刘梦琪呢,你不是,不是不喜欢她吗,你不知道我有多忌惮她吗……安然,我理解你,我上学也没个尽头,你可以跟别人结婚的,但是不要是她好不好?”

         那天晚上杜安然究竟说了什么她已记不清楚,她早已什么都听不进去,只是一遍遍的哀求:“安然,不要跟她在一起,你答应我好不好?”

         后来几个月,她看到他qq空间上传了好多照片,都是同一个女孩。那女孩歪歪的扎一个马尾,看上去俏皮可爱,她想,这应该就是他的新女友了吧。

         她给他留言:祝福你。

         后来很快就收到了回复,是刘梦琪:

         你还祝福我们,真不知道你哪来的那么大的肚量了?枉我还一直拿你当对手,真叫人看不起!绿茶婊!忘了告诉你,我们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来不来喝喜酒祝福当面祝福我们啊。

         她能想象刘梦琪留言时的神情和样子,一定是不屑又恶心还带了战胜者的骄傲,他和她,终于将她最后一点尊严践踏殆尽。

         哀大莫过于心死,现在她想,那时候她应该才算是真正的死心了吧,终于不再对他抱一点希望。

         窗外的鞭炮烟花声越来越多,越来越响,守岁就快到十二点了。

         林美夕看一眼林婷婷手里的手机,被这小妮子急忙挡住了。

         “给谁发短息呢,发的什么啊?”

         林婷婷仍旧不挡着手机,“给班主任。”

         林美夕撇嘴,撒谎也不找个靠谱的。她那个班主任的必杀技是思想教育,俗称唠叨。

         谁犯他手里了皮肉之苦倒不用担心,就是会被叫到办公室说上个几个小时而且话都不带重样的,话功堪比唐僧,还不如直接被揍一顿舒服。

         所以无论是好学生差学生平时都躲的远远的,生怕被记住了心血来潮叫到办公室教育一番。

         林美夕问:“你告诉我,你看上的叫什么名字?”

         “我看上的……胡说!我谁都没看上!”

         看来林婷婷真的是有事情了,看她的表情和当年她跟杜安然发信息时是一模一样的。

         林婷婷转了个身抱着手机却发愣,也不知道有没有发出去。

         林美夕:“你发完没,我也要跟我班主任发一个。”

         林婷婷瞪大眼睛,“给你。”

         看着妹妹诧异的表情,林美夕笑笑,接过手机。她说的是真的,她也没想到,过年发祝福短息,第一个想起来的竟是灭绝李。

         过年开学,林妈让两姐妹骑着自行车去上学。

         自行车是她们初中上学用的,虽然破旧了些,但林妈觉得还可以再利用一下。

         虽然要至少骑上两个半小时才可以到学校,但这样既可以锻炼身体又能省下每两星期来回的车费,几次就可以买件衣服了。

         林美夕知道,妈妈是怕她这学期再一整学期不回家,整个假期,她都没和爸爸说超过十句话。

         林婷婷是个标准的路痴,这一点从初中时候就充分显现。

         从家到乡里的初中不到半个小时的路程,中间不过拐一个弯经过两个岔路口,每天三趟来回上下学她竟用了俩月才能记下那条路,独自到学校。

         刚上高中的时候去县城大市场买衣服,一条窄窄的胡同两边都是卖衣服的,她逛完一个店出门就往回走,那时候林美夕在下一个店等了半天也没等着林婷婷,只好回过去找她。

         林婷婷说她进去东边的店,出来就觉得转了一个方向,是从西边店里出来的,下意识就走反了方向。后又感叹,看来路痴果然是和智商没什么关系的。

         她没有复读甚至给人的感觉学习也没有太用功就轻轻松松考上了高中,智商是没有问题的。

         林美夕叹了口气,“我们是进的南边的店,这条路是东西方向的。”

         到县一高这么长的路,高四整个下学期林美夕都要陪林婷婷一起走了。

         开学后整个年级的氛围都和年前不一样了,离高考还有三个月,大家基本上都是处在过一天少一天的感觉之上

         林美夕诧异,这一年的复读竟也过的这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