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小九
        林美夕喉咙哽咽,说不出话来,她很想许他一个承诺,可承诺这样的东西她一直都很怀疑,都是被用来打破的。

         良久他松开手,默默的抽着烟看她收拾东西。

         工作一年多,他学会抽烟了。

         每每想起这一幕她是真正的后悔,如果还能回到那一刻,她一定认真告诉他:“如果你肯等,我一定不会让你等成一场空。”

         那时候如果她许下了这诺言,他是不是就不会这么早就和别人结婚了呢。

         那日早读结束后她又来找他,他将她压倒在床沿,裤子拉链拉开她又给他拉上。

         “梦梦,相信我,我一定会负责的……”

         她紧紧按住他的手:“安然,我知道你会负责,但这样别人会怎么看我,你的家人会怎么看我,他们会以为我是一个怎样的女人……”

         杜安然终于停下了动作,将头窝在她的肩甲处久久不能抬起:“梦梦,对不起,是我糊涂了……”

         此后她再也没有来过“枫林晚”,透过玻璃门望进去里面的人来来往往,看起来很热闹。

         酒吧这种地方很奇怪,即使人很少也能做出很热闹的氛围,更何况刚开学人很多。

         林美夕刚想离开,却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靠近门口的位置上坐着一个女孩,顶着一头五颜六色的头发,画着浓浓的妆容。

         她看起来喝醉了,桌边还坐了几个男生,叼着烟卷染着黄毛伸出手来拉她,被她跌跌撞撞的闪开。

         几个男生并不罢手,跟她拉拉扯扯起来。

         “小九,你都喝醉了,哥哥送你上去休息。”

         靠的最近的男生一脸坏笑,继续伸手去拽尽力躲闪的女孩。

         女孩却猛地被人大力拉着后退了一步远,那男生一惊,看到小九前面站了一个人。

         来人身着校服,规矩的扎着马尾,看来是一高学校里的好学生。

         她比小九高出了大半个头,倒是将瘦小的小九结结实实挡住了。

         长得还有几分姿色,就是一双大眼睛里流露出的毫不畏惧的目光让人有些心惊。

         “夕夕,是你啊……”

         小九回了神,尽量睁大迷糊的双眼说。

         那男生没有当回事,色眯眯的打量着林美夕,“夕夕,你几岁了?”

         周围的男生都笑起来,点着头:“嗯,这个也不错……”

         林美夕不理会他们,拉起小九就走。

         “这就走了,她请我们喝酒还没结账呢!”

         那男生一使眼色,立刻一个男生拦住她的退路。

         吵吵的声音引来了酒吧老板,这酒吧不大,老板即是酒保,又是半个服务员。

         小九捂着嘴有想吐的趋势,扶着林美夕艰难道:“你走吧,不用管我!”

         看来不拿钱是走不了了,林美夕问酒吧老板:“多少钱?”

         老板看了她一眼,又看了一眼桌上的酒瓶,“一百三。”

         面前的男生调笑起来:“小妹妹,一百三付的起吗?”

         对于一个两周生活费一百二的穷学生而言,一百三确实是不小的一笔钱,尤其对林美夕而言。

         小九被她紧抓着的手开始挣脱,想要推她离开。

         林美夕摸着口袋,猛甩出一沓钱,“啪!”的一声摔在桌子上,“这些够了吧!”

         周围的男生们一惊,看清钱后都大笑起来,那些钱五块的最大,一块的居多,竟然还有五毛的。

         酒吧老板拿起钱点起来。

         林美夕不自觉握紧拳头,直至酒吧老板点完钱说:“够了。”才松了一口气,拉起小九就要往外走。

         “等等!”

         那领头的男生不甘心,截住她们。

         “想闹事不要在我这里闹,这是规矩。”说话的是酒吧老板。

         来酒吧的人鱼龙混杂,这酒吧能在这三不管地带开上这么几年,老板是有些能耐的。

         小混混们都不敢再说话,领头的黄毛男指着桌上的酒杯说:“她还欠了我们一杯酒。”

         手腕粗的杯子里装了整杯白酒,小九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林美夕便端起来一气喝下,喝完拉起小九走出酒吧,竟无人敢拦。

         林美夕一向不擅长喝酒,尤其是白酒,嗓子跟火烙般难受。

         出了酒吧跟小九相互搀扶着一边咳着一边往外走,还没走出胡同就觉得头重脚轻。

         “夕夕……别停……”

         小九也好不到哪去,跌跌撞撞拉着她往前,急出了满脸的泪水。

         好不容易拉扯着到了胡同口,林美夕尽力抬头,心口一凛:坏了!

         面前的人冷冷的看着她俩,连小九都感觉到了压力。

         能有这么大气场的,不是班主任灭绝李是谁?

         失去意识前,林美夕觉得这样也行,灭绝李眼里揉不得沙子,这高四她就是想读也读不下去了。

         林美夕醒来时,小九正在床边睡着,浓妆在脸上一塌糊涂,还有两道长长的泪痕,看样子是哭过。

         这个在外人眼里天不怕地不怕,作死作到家的女孩其实很脆弱。

         算起来,小九应该是她的绰号。

         这几年,“九”字好像很受欢迎,像什么九妹九哥九爷,总给人很牛逼又很神秘的感觉。

         小九能得来这个绰号,却只是因为她身高一米四九。

         别人面前叫她小九,背后叫她四九。没人记得,她原本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做夏雨晴。

         小九在县一中的时候就很有名气,真正让她名声大噪的是刚升入高中一个月不到,她就交了一个一米八八的男朋友。

         这让全校学生唏嘘不已,尤其是女生们,私下里谈论起来总有种酸酸的或故作蔑视的意味。

         在别人眼里,他们总是不相配。

         小九却一点都不在意,与男朋友手牵手在校园里招摇过市,连老师都拿他们没办法。

         林美夕高一时曾见过他们一次,男朋友搂着小九的肩走进食堂。

         从背影看,女孩瘦瘦小小的,好像连男朋友胸口都不到。林美夕知道,这就是传闻中的八八和四九了。

         小九行事如此高调,被人谈论的久了,她在一中的传闻也被人一件件扒出来,不知是真是假,传的沸沸扬扬。

         早恋什么的已经不算稀奇了,她如何如何抢别人男朋友,在监控下面与人接吻都传的有声有色,更有甚者,说她偷偷堕胎。

         连方静说起来都不屑一顾,“她啊,别人还叫她方便面,谁愿意泡谁泡。”

         就是这么被人不屑一顾的小九依然活的骄傲,将她那不被人看好的恋情从高一继续到了高三,也让人慢慢闭了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