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八八四九
        林美夕第一次真正见到小九是冬季运动会上。

         学校破天荒的举行一次冬季运动会,大致是为了庆祝刚建好的操场。

         夏季运动会必下雨,冬季运动会必下雪,这似乎是一个惯例。

         运动会只开一天,这被领导们商量了几天才定下来的黄道吉日,突然飘起雪花来。

         学生们都在操场上冻得冷呵呵的,等待着为自己班的运动员加油。

         没多久就开始乱了,学生们聚成一团,随便走着,寻找着自家运动员。

         就是这时,林美夕看到了一个瘦小的女生。

         那女生没有带伞,带着棉袄上自带的帽子遮住了额头,鼻尖被冻得通红。

         她也看到了林美夕,两人站着不动了,纷纷扬扬的雪花在她们中间落下来。

         很久,林美夕先喊道:“晴晴。”

         女孩一笑,跑过来抱住她,宽大的帽子都跑掉了,声音里掩不住的欢喜:“夕夕,真的是你啊。”

         那时候,林美夕想,这场运动会简直是上天的恩赐,让她找回了自己童年时候最好的朋友。

         她们究竟是什么时候认识的,林美夕已经想不起来了。

         记忆中她们总是一起去上学,再早就是一起和稀泥。

         晴晴原本就长的漂亮,后来二年级的时候她爸爸从远方回来赚了好多好多钱,她妈妈肯买寻常农村人家买不起的漂亮百褶裙给她穿,打扮的像动画片里的公主一样漂亮。

         在不懂的情为何物的二年级小学生心中,晴晴是全班男同学的女神,暗恋对象。

         晴晴穿着漂亮的衣服,却一天一天变得不快乐起来,人也不如以前活泼,好似真的变成了文静的公主。

         林美夕知道,最近晴晴的父母老吵架,有几次晴晴实在受不了了晚上就来找林美夕睡。

         后来,晴晴说她父母要离婚。

         那时候离婚是个新鲜词,连村里的人说起来都小心翼翼的。

         晴晴的父母是真的要离婚,为争夺晴晴的抚养权吵破了天,据说还要上法院。

         晴晴来找她睡,半夜肚子咕咕叫,林美夕才知道,原来晴晴晚上都没有晚饭吃。

         她的父母都抢着要她,却不悉心照顾。

         后来,没过多久晴晴便离开了。

         那时候晴晴说她妈妈要带她去很远的地方,再也不回这里了。

         林美夕看着晴晴跟她妈妈上了一辆轿车,之后,晴晴果然就没再回来。

         林美夕没有做到像电视剧里那样追着好朋友的车跑,但却是很难过,发自心底的难过。

         因为晴晴走的时候是不快乐的。

         晴晴的家门前长了好多杂草,后来房子被推倒盖上了一座新的,里面住的却是陌生人。

         后来林美夕才知道,晴晴去的很远很远的地方,原来就是县城。

         只需坐不到一小时的公交车就到了,却像隔了万水千山,将她们一隔隔了那么些年。

         林美夕正疑惑着晴晴原来也在一高怎么都没有见过时,旁边一个女孩气喘吁吁大声道:“小九,原来你在这里啊,八八要开始跑了。”

         林美夕一惊,随后看到晴晴僵住的表情,突然觉得自己的反应伤到她了。

         晴晴不在意的一笑:“对,我就是小九,夕夕,你以后也叫我小九吧。”

         林美夕不想叫也叫不出来,小九又说:“走,去给我男朋友加油。”

         原来晴晴就是那个传闻不断的小九,就是那个敢跟男朋友手牵手在教导主任面前走过的小九。

         那时候林美夕紧紧握住小九的手说:“忘了告诉你,能再见到你,真的很开心。”

         那场不太正规的运动会,两个女生疯狂的为运动员加油,差点喊破了喉咙,成为了全场的焦点。

         一米八八的大高个飞一般的奔跑,三千米的长跑至始至终都遥遥领先,甩出了第二名足足半圈。

         不是高考后晴晴和她男朋友董浩报了同一所大学么,现在也要开学了吧,晴晴怎么会出现在枫林晚?

         林美夕轻轻一抬手,小九猛地醒了过来,欣喜万分:“夕夕,你终于醒了,你吓死我了……”

         话语间还带了哭腔,林美夕忙安慰她,不过醉酒而已,休息一晚这不就好了么。

         小九摇头:“要是你出了什么事,我真的会愧疚一辈子。”

         原来,她不仅仅是醉酒。

         小九早就知道那个黄毛男居心不轨,在酒里下了药,所以跟他们推推嚷嚷,想要离开。

         那些人都是附近的混混,做这种事情不是一次了,要不是林美夕及时赶来,她恐怕就……

         林美夕昏迷后怎么叫都叫不醒,小九急的想报警,本灭绝李拦下了。

         这种混混进警察局是家常便饭,最多关个几天出来,没什么用。

         这倒是让林美夕没有料到,而且她原以为李老师会直接叫家长来接走她,然后开除,至少也免不了记大过。

         没想到醒来她非但没回家,而且还到了李老师的家里。

         “晴晴,你要开学了吧。”林美夕问。

         “嗯,已经开了。”小九说的满不在乎,好像这件事情和自己无关。

         “董浩呢?”

         小九低头掩住眼中的情绪:“他去上大学了。”

         “你们……”

         小九终于忍不住,带着哭腔道:“直到开学前一天我才知道,他偷偷修改了志愿……他说,他妈妈不喜欢我,他叫我在大学忘了他……”

         “夕夕,我从没让人碰过我。以前我以为他不像那些人一样,是真正的爱我、珍惜我。现在我才知道,原来……他是嫌弃我,那晚,他说,”

         小九咬着嘴唇,混乱抹了一把泪水:“他说他妈妈不喜欢这么随便的女人,他其实也很介意……”

         小九哽咽着再也说不下去,林美夕抱住她,一下一下顺着她的背。

         其实,大家口中的坏女孩坏孩子并没有多坏,最多如传闻般那样罢了,根本比不上那些阴暗的、肮脏的私下交易。

         只有林美夕知道,小九根本没有和任何人在一起过,她没有堕过胎。

         之所以会出现在那种专门流产的三流医院,是陪她妈妈去的。

         她妈妈用尽所有力气得到了小九的抚养权,却无力照顾,就是连自己也照顾不好。

         小九时而出现的黑眼圈,不是彻夜狂欢所至,而是整夜照顾她醉酒的妈妈。

         “他为什么要这样啊,介意还跟我交往三年,介意可以分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