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39bVu"><bdo id="06395481"><caption id="aZmYA"></caption></bdo></pre>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二章 开学
        漫长的假期过去终于开学了,林爸林妈忙得不可开交,送完这个女儿送那个女儿。

         林妈连着几天做出了两床被子,林婷婷一边帮忙一边劝,别做了,到学校买也行。

         林妈埋怨着,你懂什么,就要开学了也不早点说,你妈我是那种不通情理的人吗,现在褥子做不出来了吧。

         林婷婷点头说着是,望着两床厚厚的被子,觉得带走很困难。

         **

         林新晨拉着行李在走在学校的大道上,到处都是新生和接待新生的学长学姐们,欢迎新生的横幅随处可见。

         有学姐引导者走进去,好久走到一个圆形湖边,各个学院专业的遮阳大本营沿湖围了一圈,蔓延到大道两旁。

         大学确实很繁华,很美丽,那是和专门读书死气沉沉的高中不一样的地方,是真正的青春活力。

         林爸看着周围很满意的点头,林美夕知道,爸爸以前很向往大学,现在他的心愿也算是在儿女身上实现了吧。

         林妈因为要在家套被子,没能一起来,为此埋怨了林婷婷好久。

         新鲜感过去,拉着行李箱在路上走着的林新晨只觉得大学实在太大了,由天心湖走到寝室足足走了用了半个多小时,引路的学姐说她寝室离天心湖还是挺近的。

         各个公寓一幢一幢都长的一样,道路也互相穿插。林新晨不由得想到林婷婷,她个路痴,出了寝室门指不定就回不来了。

         果然林婷婷去了大学,放下行李箱中午跟林爸林妈出去吃了个饭就不记得自己住哪了,觉得四方的天四方的地每条路长得都一样。

         林爸带她来回走了好几次才勉强能记住自己的公寓,林妈深深的担忧,恨不得画张地图给她。要不是林婷婷看不懂地图,指不定就画了。

         林美夕来的早,寝室里就她自己,中午送走林爸赶车,回来的时候寝室里就多了一个人。

         女生一头拉直过肩长发,很瘦,后来体检发现她一米六五的个子刚过八十斤。

         嘴唇有点薄不过挺漂亮,不说话的样子有点难以接近的感觉,但后来相处中发现她的性格个外表有着天翻地覆的变化。

         正整理床铺的女孩抬头门口出现了一个人,看到她头上的纱布愣了一秒,随即主动打招呼:“你好,我叫夏昱覃(qin)”

         这名字好像夏雨晴,林新晨一笑:“我叫林新晨。”

         夏昱覃点头,见林新晨没带行李箱,指着旁边已经铺好的床位,“这是你的吧。”

         “嗯。”林新晨回答,“以后我们就是邻床了。”

         寝室是上床下桌的构造,她们床位相邻。

         一个寝室住四个床位,分配的刚刚好,下午另外的两个也来了。

         一个叫武瑶,肤白貌美,身材匀称,一头厚厚的黑色靓丽长发直垂到腰间,一眼看上去就觉得是校花级别的大美女。

         她的眼睛很大,睫毛很长,微笑里透着善解人意,让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林新晨也有一双带着浓密睫毛的大眼睛,但给人的感觉却是沉重威严,尤其是面无表情看人的时候让人望而却步。

         林茜曾经盯着她的大眼睛看过好一会儿,最后摇着头说:“林美夕,你眼睛长得不错,可缺少了一点灵动。”

         武瑶是本地人,拉着行李箱匆匆的来打了个招呼又匆匆的走了。

         傍晚的时候最后一个也到了,名字叫张宁,是一个很淳朴的女孩,看着大家笑的有点羞涩,看她第一眼大家就不约而同想起一个词,贤妻良母。

         张宁皮肤有点黑,是暑假在饭店打工来回晒的。她和林新晨一样来自农村,普通话说得不太利索,大多时候都是坐在椅子上望着大家傻笑。

         由于林新晨的脑震荡病史和头上未完全愈合的伤口,开学为期两个星期的军训可以免了,但军人精神是必须要学习的。

         她就每天坐在高高的看台上,看同学们一队队从这头走到那头。

         看台上也有各种原因不能参加军训的学生,林新晨认识了一位同乡,叫苏云云。

         她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女孩,耐不住无聊也喜欢交朋友,几天下来看台上的人都熟识了,唯独头上缠着纱布的林新晨。

         林新晨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由于头上的纱布塑造的形象,平常基本没人来答话。

         苏云云观察了两天,慢慢靠过来小心翼翼问:“你是哪个系的?”

         林新晨抬头,“汉语言。”

         “汉语言,那是学什么的?”

         还没开课,其实林新晨也不大懂,她可以说她是报到这个学校被调剂过来的么。

         她原本报了金融,但这个名字听起来很高大上的专业竞争有点大,这个学校不错,以她的分数只能险险的上了,于是当时报专业的时候选了可调剂。于是果然就被调剂了。

         林新晨想了想:“大概是学汉语的吧。”

         苏云云抿住嘴,好歹扯出一个笑容:“我听别人说过这个专业,挺不错的。嗯……我是电科的。”

         林新晨:“嗯,那是学什么的?”

         “是学电的。”

         林新晨点头沉默,她一个文科生对电没有一点研究,倒是林婷婷从小数学好物理好,大学选的专业好像也是跟电有关的。

         “你是哪里人?”苏云云又问。

         林新晨报出了门户,苏云云惊奇又惊喜的说是老乡,是一个市的。

         虽然林新晨的家是属于市里的某县的一个偏远的小村,而苏云云的家就在市区内,但在汇聚了各省学生们的大学里也已经很不容易了。

         有了这一层关系,两人便亲近了起来,也能聊点关于地域的共同话题。

         就这样,她们在这看台上消磨了两个星期的时光。

         军训最后一天大汇演,虽然林新晨在看台上看过几次排练了,但正经起来气氛还是很大不同。

         各个院系不同地方训练的学生们全都汇聚到了带着最大看台的中区操场上,随着音乐齐刷刷走过。

         每个队伍前面都有三个领队的,代表整个院系,必须形象好气质佳,最佳的举着自己院系的牌子走在最前面。

         这样一个个院系演示完,整个学校的美女帅哥们尽收眼底,这是只有看台上的同学们才能享受到的福利。